<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吕府

    因为吕老太公六十大寿的缘故,整个府邸都被重新粉刷一新。

    管家吕才带着几个佣人正在张灯结彩,在门楼的两旁挂上彩灯。

    “那个寿字向左面再偏一点!”

    看着一个佣人正在张贴寿字,吕才站在他身后,仔细的观察比较,让他将寿字摆正。

    “这个富贵牡丹不要放在这里,要放在大厅之中。”

    见寿字摆放规整之后,他又脚步离地的跑到其他区域,指示其他家丁做着前期的准备工作。

    吕府寿宴,大半个知北县都被惊动,据说新上任的县尊司徒刑也会屈尊。

    屈尊!

    没错!

    吕府以前虽然很是风光,曾经出过吕尚这样破碎诸天的圣人,也曾经出过吕不韦这样权倾一时的宰相。

    但是吕府毕竟是没落了。落了毛的凤凰不如鸡。

    现在还有几人将吕府放在眼里?

    司徒刑能够参加吕太公的寿宴,的确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

    也正因为司徒刑即将参加吕太公寿宴的缘故,很多本不打算参加的人,也都确认出席。

    吕太公寿宴不论等级还是规模,都因为司徒刑的缘故提升了不少。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整个吕府都变得异常的忙碌,他们不停的打扫卫生,张贴对联,修缮府邸。

    而吕太公也没有闲着,在吕雉的陪同下,拜访了昔日的故友,陶腾来不少的金银器皿,精美摆件,用来充当门面,支撑着吕府最后的荣光。

    时间过的飞快,日月如梭。这日就到了吕府寿宴之时。

    “大人!”

    金万三怀里抱着一副卷轴,低眉顺眼的站在司徒刑的案之前,小声的问道。

    “外面的车架已经准备妥当!”

    “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去吕府赴宴?”

    司徒刑慢慢的抬起头,看着外面大亮的天光,眼睛中流露出恍然之色,没想到他竟然枯坐一夜。

    不过这一夜也不是没有收获,他将知北县的卷宗已经阅览大半,并且平反了数个冤案。

    “好!”

    司徒刑活动了活动筋骨,站起身,虽然枯坐一夜,但是他的精神还是非常的旺盛,毕竟他可是先天境的高手,就算三天三夜他也不会感到一丝疲惫。

    司徒刑随着金万三的虚引出了花厅,从县衙的正门走出,县衙门口已经准备好了车马,并且有数个县衙高举着避牌。

    在官轿的正前方还有一个衙役,手里持着一面铜锣。

    鸣锣开道!

    这是官人出行的特权。

    只要听到铜锣声,百姓都要避。

    “大人,请!”

    金万三急忙上前,挑开轿子门帘,笑着说道。

    但是司徒刑并没有上前,而是眉宇之间流露出一丝不渝。

    “这次吕府寿宴乃是私事。”

    “哪用如此兴师动众!”

    金万三眼睛中流露出诧异之色,但还是按照司徒刑的意思将四人抬的官轿换成了两人的小轿,另外的衙役等人放了他们的半日假期。

    诸位也许疑惑了,放假都是放一日,这里为什么放半日呢?

    因为大乾的官员是半日工作制。

    县衙县太爷只有上午才会升堂,下午就是私人时间,或者呼朋唤友,或者吟诗作对。非常的悠闲。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就连县衙的衙役也是半日工作制。

    如果论悠闲舒服,后世的公务员真没有办法和大乾的官员相提并论。也正是这个原因,很多童生寒窗苦读十年,甚至数十年都要考一个功名。

    “诺!”

    “诺!”

    “诺!”

    衙役们虽然心中诧异,有些难以理解,但对多了半日假期还是很高兴的,脸上都流露出欣喜的笑容。

    金万三也趁着这个功夫,出去找来一个外表十分普通的青色小轿,并且雇佣了两个看起来比较老实可靠的脚力。

    就在他雇佣的时候,他多少琢磨出司徒刑的几分心思。

    官轿,衙役,以及避牌太过扎眼。

    而青色的二人小轿则不同,穿梭在大街小巷,司徒刑可以看到最真实的知北县。

    这是微服私访!

    对!

    司徒刑就是在进行微服私访!

    希望不会有不开眼的人惹到司徒刑头上。

    金万三在心中暗暗的说道。

    “大人!”

    “请上轿!”

    这次司徒刑再也没有推脱,抱着卷成轴的字画登上外表有几分老旧的二人小轿。

    在轿夫的吆喝声中。轿子慢慢的离开地面,在知北县的大街小巷之中穿梭,司徒刑也从轿帘,以及窗户中看向外面。

    知北县他非常的熟悉,因为他虽然没有生在这里,却是长在这里。

    在这里,他学习文章典籍,在这里他考取了童生,在这里他获得了天蛇吞天功,在这里他觉醒了法家,凝聚了文胆!

    可以说,到现在他有接近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之知北县度过的。

    按照道理说,知北县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他都应该非常的熟悉,根本不需要如此大费周章的微服私访。

    但是,知北县在司徒刑眼睛里又非常的陌生。

    地位不同,角度不同,现在的知北县,在他的眼睛里完全是另外一幅陌生的模样。

    “老爷!”

    “这就是王家的粮号。”

    “前些日子还是一斗米两文钱,现在已经是十文,整整翻了五倍,但就是这样百姓还经常买不到粮食。因为他们在囤积,根本不想开仓。”

    当路过一个挤满人的粮号门前之时,金万三贴近轿帘小声的嘀咕道。

    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一滞,轻轻的掀开一丝轿帘,挑目望去,只见粮号门前排了数十米的长龙,一个个百姓都拿着布袋,正在排队,几个好似小二打扮的人正在用小斗向外放粮。

    在粮号的门前挂着一个大大的牌子,上面写着今日粮价,十文每斗!

    这个价格是正常年份的五倍!

    在这么高的粮价面前,很多人都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几个穿着比较寒酸的,看着挂着的铜牌,不由的摇头叹息,脸上充满了苦涩。

    昨日十文钱还能买一斗五升粮食,今日却只能买一斗米!

    这粮食价格真是一日一涨,在这样下去,只能因为买不起粮食而被活活的饿死。

    想到这里,他们的脸上不由的升起一丝悲色。

    “掌柜的,昨日还是六文一斗,今日怎么就变成了十文?”

    ps:

    打赏一百点后,不要忘记去领夏季饮品。

    有抽奖,有赠币!

    而且六个饮品可以抽奖,十五个饮品可以抽奖!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