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头战马和普通的马匹有着很大的区别。

    不仅体型要比普通战马高出一头,而且身上还有一块块瘢痕好似鳞片,不过最奇特的还是战马的牙齿,竟然锋利,不论是粗壮的腿骨,还是坚硬的排骨,都能被他轻易的撕成碎片。

    “不愧是吃肉喝酒的龙马!”

    “参见大人!”

    “参见大人!”

    众人被司徒刑的声音惊醒,急忙转身行礼。

    轰!

    轰!

    轰!

    突然辕门方向又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一身轻甲的杨寿,拖着一个将近数十米,足足有水桶粗细的长蛇,巨大的马蹄敲打在地面之上,飞溅起黝黑的泥土,好似风驰电掣一般。

    “蛮荒巨蟒!”

    “这种蟒蛇不仅体型要比普通的蟒蛇巨大,而且体内还有着一丝龙族血脉,只要长出独角,经过天劫,就能化为蛟龙。”

    “虽然在龙族中还是最低等级的存在,但已经是十分了不起的了。”

    “这头巨蟒头上已经有凸起,只要在有一点机缘,就能破茧成蝶,成为蛟龙。但是可惜遇到了人劫,被杨寿斩杀!”

    “这个青脸汉子实力怎么这么强!”

    看着地上足足有数十米长,头顶更有凸起的白蟒,众人的眼睛不由的收缩,脸上更是流露出震惊之色。

    。。。。

    轰!

    轰!

    轰!

    中军大帐前的两个巨鼓被敲响,巨大的鼓声好似雷音一般在山谷之间荡。

    司徒刑面色肃穆的登上高台,眼睛如刀的环视四周,等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之后,他才声音清越的说道:

    “奉人皇圣喻,本官节制知北县的文武!”

    “有过必罚!”

    “有功必赏!”

    “把赏银抬上来!”

    司徒刑见士卒们的眼睛中流露出期盼之色,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诺!”

    “诺!”

    几个身体高大,身穿甲叶的士卒跪倒在地行礼之后,转身将两个巨大的铜箱抬了上来。

    “打开!”

    “诺!”

    两个士卒没有任何犹豫的将铜箱子打开,阳光斜斜的射入铜箱子,金饼和银锭将光线反射而出,落在人身上,格外的璀璨,离得最近的那两个士卒全身更好似金银铸就一般。

    “金饼!”

    “银锭!”

    看着整整齐齐,在阳光散发着金光的金饼银锭,不论是军官还是士卒的眼睛都陡然大睁,脸上更流露出迷醉之色。

    “金饼!”

    “银锭!”

    “发达了!”

    “真的发达了!”

    每一个人的鼻息都变得粗重起来,更有人咬着自己的嘴唇,或者是使劲的攥着自己的拳头,如果不是军纪,他们恐怕早就欢呼起来。

    但是就是如此,每一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振奋欢喜之色。司徒刑眼睛微眯,看着每一个人脸上浮现出的笑容,不由在心中暗暗的点头。

    就在这时,牛犇等人也完成了清点,对着司徒刑轻轻的的点头。

    “开始吧!”

    司徒刑的嘴角慢慢上翘,流露出会心的笑容,笑着说道。

    “诺!”

    收到司徒刑目光的牛犇,挺胸上前,脸上挂着肃穆之色。而他的手掌中拿着的,就是本次狩猎的清点结果。

    也是本次奖赏的依据!

    牛犇见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的落在他手中的文上,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振奋和得意。

    “经过军法司全体成员反复核查,本次狩猎的成绩如下。”

    “杨寿,蛮荒巨蟒一条,计三个大功!”

    “樊狗儿,蛮荒犀牛一头,三个大功!”

    “薛礼,古山狼王一头,两个大功!”

    “李陵,苍天飞鹤一头,两个大功!”

    突然牛犇的话语竟然不由的一顿,脸上流露出犹豫之色。

    他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向司徒刑的方向。

    站在下方的士卒脸色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诧异,不知究竟是什么样的变故,竟然让牛犇如此的为难?

    司徒刑看了一眼牛犇,脸上也流露出诧异之色,上前几步,视线在牛犇手中敞开的文上划过,他的眼睛里不由的也流露出一丝诧异之色。

    袁空,赤火蛮牛一头,三个大功!

    怪不得牛犇如此的为难。

    原来,白猿不知何时偷偷的出手,在山林之中掠夺一头赤火蛮牛。

    这种赤火蛮牛,不仅身体强壮,而且还能够喷出火焰,头顶的赤红色的长角,蕴含着一丝先天火精。

    在能够巧匠的雕琢之下,能够成为一件不错的法器。

    所以,经过军法司的众议,决定给他记上三个大功。

    但是,白猿并非人类。

    如果给他记上三个大功,如何奖赏又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司徒刑眼睛中也流露出思索之色,但是他的犹豫并没有持续多久。

    “白猿袁空斩杀赤火蛮牛,三个大功!”

    袁空的眼睛大睁,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司徒刑。

    他斩杀赤火蛮牛,只是要向樊狗儿等人证明,他的实力丝毫不弱于他们。

    他从来没有想过会被记功。

    他是妖族!

    和人族是两个种族!

    而且在大乾,妖族向来被人族所排斥。

    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司徒刑竟然真的给他记上功劳。

    “这!”

    “大人,这不合适吧!”

    牛犇的表情不由的一僵,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司徒刑,小声的说道。

    “袁空只是一个畜生!”

    “怎么可以给记功劳!”

    “太滑稽了。”

    “司徒刑做事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这等披毛带角之辈,有什么资格和我等并列。”

    司徒刑环视四周,将众人的表情全部尽收眼底。

    有惊讶的!

    有难以想象的!

    还有嘲讽的!

    还有心事重重的!

    司徒刑的这个决定,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

    好似一块巨石被扔进了平静的深潭当中,顿时掀起了惊天骇浪。众人无不色变,就连最沉稳的杨寿,眼睛中也流露出一丝惊色。

    “为什么不给他记功?”

    司徒刑等众人情绪有些平复一些之后,才朗声说道。

    “为什么不给他记功?”

    “袁空的实力不足以服众?”

    “还是赤火蛮牛的价值不足三个大功?”

    “亦或者他有什么罪行?”

    司徒刑的声音越来越高,到最后更是好似山峦一般浑厚,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压力。

    牛犇被司徒刑的气势所摄,身体不由的一僵,嘴巴喏喏,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嘴巴却好似被胶水封上一般。根本发不出一丝声音。

    “不是!”

    “这些的都不是理由!”

    “真正的理由只有一个!”

    “那就是袁空并非人族,乃是异类!”

    司徒刑的脸色陡然变得阴沉,眼睛中有着寒芒收缩,全身气势好似江河一般汹涌,不论是薛礼等将才,还是普通的士卒,在他的眼睛逼视下,竟然都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

    “你们认为,人族是尊贵的。”

    “妖族是卑贱的。”

    “所以,他们没有资格获得封赏!”

    嘶!

    嘶!

    嘶!

    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谁也没有想到,司徒刑竟然如此的直接。

    没有任何的犹豫,也没有任何的遮掩,将他们心中这些见不得人的念头直接暴露在阳光之下。

    一个个人在司徒刑的逼视下,低下了自己的头颅。

    正如司徒刑所说,在他们的心中,的确存在这种念头。

    人族高贵!

    其他种族,不论是妖族,还是巫族,都是卑贱的存在。

    司徒刑看着低垂着脑袋的众人,眼睛中流露出一丝不渝,但是他并没有发怒。

    这种事情非常常见。并不是个别现象。

    现在整个大乾,都充斥着一种“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思想。

    妖族在他们的眼中,就是蛮夷,是比奴仆还卑贱的存在。

    这样卑贱的存在,在战场上,也只能成为炮灰。

    怎么可能获得军功呢?

    别说是异族,就算是本族。

    人族之中也有贵族和寒门!

    贵族看不起寒门,寒门仰视贵族。

    为了保持血统的纯正,贵族和寒门之间甚至禁止通婚。因为这个规矩,不知道多少有情人最终劳燕分飞。

    这种在司徒刑看来是病态的思想,已经持续了数千年,已经深入到很多人的骨髓。

    也正是因为这种思想,他们才会从心里看不起,排斥不如自己的种族和阶级。

    就算在后世也不能避免。

    可以说是种族歧视,但也可以说是一种非常极端的民族自豪感。

    所以,他们有这种反应,司徒刑一点也不感觉奇怪。

    但是,司徒刑理解,并不认可。

    以前他没有能力,也没有办法去改变。他现在是一县之首,因为知北县远离大乾的关系,他手中的权柄之大,已经不在某些弱小的诸侯之下。

    他自然要改变这种不公平的制度。

    “我知道你们心中是怎么想的!”

    “但是!”

    “这里是军中。”

    “这里的每一个将士都是袍泽!”

    “是生死托付的兄弟!”

    “在这里,不问出身,只论功绩!”

    “不论是氏族,还是贫寒之辈。”

    “只要有功就赏!”

    “只要有过就罚!”

    “本官不能给你保证绝对的公平,这个世界上也不存在绝对的公平,但是本官定然会营造出一个相对公平的环境!”

    “只要你有本领,只要你肯努力,伍长,队正,营正,校尉,以及更高的将领,累积功勋都可以获得晋升!”

    “白猿袁空斩杀赤火蛮牛有功,记三个大功!”

    “论功之后,另有赏赐!”

    白猿袁空愣愣的看着司徒刑,他没有想到,司徒刑竟然真的顶着压力给他进行褒奖。

    其他人也是一脸的呆滞。

    满脸的难以置信!

    他们听到了什么?

    司徒刑刚才说,不论出身,不论种族,只要有功就会得到褒奖,只要有过就会被惩处?

    公平!

    这是真的么?

    这真的可能么?

    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每一个人都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同僚,但是他们看到的是同样震惊的眼神。以及一种掩藏不住的兴奋!

    公平!

    每一个人的心都被触动了!

    因为过错被赶出军营,更被打落奴籍的杨寿豁然抬起头,那张有着青色胎记,看起来有几分丑陋的脸上流露出震惊之色以及难言的兴奋。

    寒门出身,一直被牛泓压制,得不到重用的薛礼,好似寒星的眸子中陡然闪过一丝说不出的炽热。

    屠户出身,名在贱籍,没有资格读春闱的樊狗儿,面色激动,眼睛好似太阳一般散发出炽热的光芒。

    曹无伤!

    曹刿!

    李陵!

    一个个人的眼睛陡然亮起,整个军阵中仿佛陡然多了无数个炽热的太阳。在他们的注视下,空气中的温度都好似陡然提升不少。

    无数的人在心中无声的呐喊!

    公平!

    公平!

    公平!

    这两个十分简单的汉字,仿佛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魔力,让无数的人,无数的热血变得炽热起来。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