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里怎么可能有铁背苍狼?”

    听着身后传来的动静,知北县县尉牛泓的身体不由的一僵,脸上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铁背苍狼好似也知道,他的潜行被牛泓发现,好似子弹一般弹出,血盆大口好似尖刀一般直插他的脖颈。

    “好畜生!”

    知北县县尉牛泓感受到背后的恶风,眼睛里不由的闪过一丝狠辣。只见他的身体陡然下蹲,铁背苍狼的嘴巴陡然落空,身体好似流矢一般在他的头顶划过。

    牛泓眼睛中陡然射出一道厉色,手掌握拳,好似炮弹一般重重的向上方砸出。

    轰!

    硕大的拳头击破空气,发出一阵脆鸣!

    更重重的砸在铁背苍狼的腹部。

    铁背苍狼是蛮荒中有名的妖兽,他们不仅善于合作,团队狩猎,更有铜头铁背的美誉,平常的兵器根本无法伤害他们。

    当然,他们也不是没有弱点。

    那就是柔软的腹部。

    铁背苍狼的腹部出奇的脆弱,哪怕是一个没有武道修为的男子,以巨力攻击铁背苍狼的腹部,也会有可能将他们击杀。

    所以,铁背苍狼也有铜头铁臂豆腐腰之说。

    牛泓常年生活在野外,自然知道此点,所以他才趁着铁背苍狼扑杀的时候一拳轰出。

    砸在铁背苍狼的腹部。

    巨大的力量好似洪水一般在铁背苍狼的腹部肆虐,内脏瞬间被搅碎。

    嗷!

    铁背苍狼的身躯不由的一僵,鲜红的血液从他的口腔中喷涌而出,还有一些黑色的碎块。那是内脏被击碎的表现。

    嘭!

    铁背苍狼的尸身好似枯木一般重重的砸落在地上,溅起一片灰尘。

    但是牛泓的眼睛里并没有欣喜之色,因为他知道,铁背苍狼是不会单独行动的。在这里遇到铁背苍狼,也就意味着四周必定有一个狼群。

    嗷!

    嗷!

    嗷!

    正在四周摇曳追捕猎物的铁背苍狼突然好似感觉到了什么,竟然同时停住了脚步,头颅扭转看着牛泓的方向发出愤怒的啸声。

    “不好!”

    “被发现了!”

    “铁背苍狼最是团结,而且报复心极重,自己刚才打死了一条苍狼,必定会遭到报复。”

    想到这里牛泓的脸色不由的变得苍白。不敢有丝毫的耽搁,身形好似炮弹一般轰出,在地上留下一道尘土组成的长龙。

    轰!

    轰!

    轰!

    一头头铁背苍狼也好似发现了正在逃逸的牛泓,发出一声愤怒的吼声,身体好似机车一般骤然启动。

    在空中留下一道道残影。

    。。。

    轰!

    牛泓的身体好似猿猴一般在山野之间攀爬,他身上威风凛凛的盔甲早就破碎,而且手背处还有几道明显的抓痕。

    “真他妈的晦气!”

    “这里又不是蛮荒,怎么可能有大族群的铁背苍狼!”

    “这运气实在是。。。”

    牛泓爬到一棵几人合抱的参天巨树之上,看着远方留下一地尸体,慢慢退却的铁背苍狼,有些庆幸,又有些抱怨的说道。

    “幸亏老子机警,对四周的地形又很是熟悉,否则还真这些畜生包了饺子。”

    啪!

    就在这时,牛泓脚下好似成人大腿粗细的树枝竟然发出断裂的声音。

    牛泓的身体没有了支撑陡然下落,好似铁块一般砸向地面。

    牛泓听着耳边传来的声音,他的眼睛不由的一缩,全身肌肉更是绷紧,他本能的伸出自己的大手抓向树干。

    嘭!

    牛泓的手掌重重的击打在树干上,他也借来了一丝力气,下落的趋势陡然一滞。

    但是还没等他眼睛中流露出轻松之色,空中就有一只好似苍鹰一般的大鸟对着他伸出了锐利的鸟喙。

    啪!

    牛泓的身体陡然下滑,苍鹰坚硬的鸟喙重重的啄在树干之上,

    那棵生长不知几百年,经历过无数风霜,全身磨砺好似钢铁一般坚硬的树干,竟然被这个鸟喙轻易的啄出一个大洞。

    如果是人的血肉之躯,后果可想而知。

    “铁翼苍鹰!”

    “这种鹰不是应该生活在蛮荒中心位置么?”

    “这里怎么会有?”

    “而且,铁翼苍鹰不是饥饿的时候,是不会攻击人类的。”

    “这是怎么事?”

    牛泓看着在空中盘旋,随时可能下扑的铁翼苍鹰,眼睛中流露出迷茫之色。

    正在这时,空中一个被枯草干枝搭建的鸟巢从树干上落了下来,几只还没有孵化出的鸟卵跌落。

    牛泓的脸色陡然变得僵硬,有些恐惧的看着树干。

    原来,他刚才的一掌竟然非常凑巧的砸在铁翼苍鹰的鸟巢之上,也正是一掌让鸟巢倾覆。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啾!

    铁翼苍鹰看着跌落的鸟巢,不停的发出悲鸣,然后好似轰炸机一般俯冲,好似刀锋一般锐利的铁翼拍打。

    “误会!”

    “真的是误会!”

    看着暴怒的铁翼苍鹰,牛泓的脸色陡然变得古怪起来,这运气也实在是太差了吧?

    刚摆脱铁背苍狼,这又遇到了一个护巢的铁翼苍鹰。

    不过,现在不是他考究的时候,暴怒的铁翼苍鹰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他们的速度极快,而且两根翅膀好似刀片一般锐利,只要被他们扫中,必定会头断血流。

    。。。

    “该死的!”

    “这里怎么会有独角蛇!”

    。。。

    “该死的!”

    “今天是怎么了?”

    “那里来的蛮牛??”

    。。。

    逃命!

    逃命!

    逃命!

    全身铠甲破碎,衣服被撕成碎片,说不出狼狈好似乞丐一般的牛泓不停逃命,最令人感到诡异的是,不论他如何的小心小心在小心,总是会出现一些小的状况。

    这些小的状况,必定会触怒一个或者数个实力强大的妖兽。

    在这些妖兽的追逐下,他早就偏离了以前制定的路线,在山林瀑布之中晕头转向。

    到太阳西落之时,他才豁然发现,自己竟然迷路了。

    最可怕的是,在他的不远处,竟然亮起数十个好似鬼火一般的眼睛。

    “妖兽!”

    “而且还是数量不少的妖兽!”

    “不过这些妖兽却十分的克制,并没有立即扑杀。”

    这种情况也让牛泓多少有些心安,并且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急忙补充体力。

    想今日的遭遇,牛泓的脸上挂满了苦涩。

    惨!

    实在是太惨了!

    今日的好运气好似已经全部被用光,很多事情看似合情合理,但是却透着诡异,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他甚至有一种感觉。

    那就是整个天地对他都一种深深的恶意。

    真是倒霉透顶!

    “丢他老母!”

    “怎么这么多畜生!”

    “都是披毛带角之辈。怪不得不的圣人教化。。。”

    心中充满了抑郁之气的牛泓,再也忍耐不住,站起身形,伸出手指着不远处的幽光,怒声骂道。

    “人类!”

    “本想招待一下你这远方的客人,没想到你竟然胆敢侮辱妖族。”

    “今日必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藏在乌云中的月亮有些娇羞的露出婀娜的身姿,大地上也重现光明。

    牛泓借助月亮和星星的微光,发现这才在妖兽的上方,竟然端坐一个身材婀娜,面如寒霜的少女,她手中拿着把纯银打造的酒壶,还有一个好似宝石雕琢的酒杯。

    正如她刚才所说,她正在准备招待牛泓这个原来的客人。

    但是没有想到,牛泓竟然辱骂妖族。而且言辞十分的难听。

    “。。。。。”

    牛泓看着随着少女命令,全部站起,流露出攻击姿态的妖兽。他内心无比的崩溃,一时间竟然不知说什么才好。

    最后只能满脸绝望,希冀的看了一眼少女手中的酒壶,跑了整整一日,水米未进,他是真的想要喝上几口。

    但是他也知道,这一切都因为他的话永远变成了奢望。

    艰难的将自己头颅扭了来,吞咽了一口唾液,牛泓的身体好似子弹一般弹出,数十头妖兽发出愤怒的吼声,紧随其后。

    好似跗骨之蛆,不停的撕咬。

    “丢他老母!”

    “实在是太衰了。。。”

    牛泓眼睛赤红,鼻息粗重,好似蛮牛一般在荒山野岭中奔逃,几十头妖兽紧随其后,随着动静的变大,时不时有新的妖兽加入,牛泓背后的妖兽竟然有越绝越多的趋势。

    。。。

    司徒刑短租在文案之前,处理着一份份文。

    这些文都是军营中的公务,牛泓实在是太过懈怠,导致很多公务堆积。

    不过,这也让司徒刑对军营事物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

    杨寿挎着宝刀,立在司徒刑的身前,好似护卫一般,樊狗儿,司徒府的武士还有北郡游侠儿好似大书包网.bookbao2一般撒出,将整个中军大帐团团围住。

    别说牛泓一人,就算整个大营哗变,凭借他们手中的力量,也足以保护司徒刑突围而出,如果结合地形的优势,甚至有可能将这些士卒全部歼灭。

    这就是武者的厉害之处。

    一个武徒能赤手搏杀十人!

    一个武师能够赤手搏杀百人!

    像杨寿和樊狗儿这样的先天武者,就算被千人围住,也能够突围而出。

    杨寿看了一眼正在灯光下批改公文的司徒刑,嘴巴轻微的颤动,好似有话要说。但是最后他还是理智的闭上了嘴巴。

    “你有话要说?”

    司徒刑的头颅并没有抬起,但是他对大帐内的一切却好似了如指掌,就连杨寿的表情变化也没有瞒过他的眼睛。

    “大人!”

    “牛泓那里真的不需要处理么?”

    杨寿头颅低垂,眼睛中闪过一丝寒光,有些隐晦的说道。

    司徒刑抬头诧异的看了一眼杨寿,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他的嘴角陡然翘起,有些好笑又有些得意的说道:

    “不用!”

    “因为已经处理过了。。。”

    杨寿眼睛中流露出茫然之色,据他所知,樊狗儿等人都在军营之中,他更是守卫在司徒刑身边,寸步未离,他实在想不到,究竟何人能够去处理牛泓。

    难道是白猿?

    想到今晚和士卒们喝酒,全身醉醺醺的白猿,他不由的将这个想法抛出脑海。

    不可能的!

    那么这些人都不可能出击,究竟是何人帮司徒刑处理的?

    司徒刑见杨寿眼睛中流露出狐疑之色,也没有解释,只是轻轻的摇头。

    气运之说玄之又玄!

    就算他和杨寿解释,他也未必能够明白。更何况这里面还涉及他最大的秘密,那就是法家的身份。

    好在,杨寿也不是没有分寸的人。见司徒刑不愿意多说,他就紧闭嘴巴,好似木桩一般站在那里。

    李陵和薛礼看着高升的月亮,还有黑漆漆的山林,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苦涩之色。

    这个牛泓实在是太狡猾了。

    做了很多布置,就算他两人联手追击,也没有见到他的踪影。

    就在两人准备放弃之时,薛礼的眼睛不由的圆睁,脸上更是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

    “这怎么可能?”

    推荐朋友的:

    刘大师的悠闲生活

    非常不错,值得一看。

    虽然现在还不是很肥,但可以好好的养一养。。。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