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牛将军!”

    “外面酷热,还是帐篷内凉爽。”

    樊狗儿看着瘫软在将士身上,好似昏厥的知北县县尉牛泓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嘲讽之色,声音清越的说道。

    知北县县尉牛泓的身体不由的一僵,后背的汗毛更是根根竖起。他的脸上流露出古怪之色,再也顾不得伪装。整个人如同炮弹弹簧一般,瞬间弹射而出。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他的身体就好似蛮牛一般,在地上留下一个个漆黑深邃的脚印,最终只留下一个淡淡的背影。

    “武师境!”

    “没想到这位牛大人竟然是武师境高手。”

    “而且是武师境巅峰。。。。”

    “别看这位大人身形臃肿,速度可真一点不慢!”

    杨寿眼睛微眯,看着牛泓的背影,不停的咂嘴,好似点评一般说道。

    “恩!”

    “很多人都被他的外表骗过去了。”

    “此人虽然不是心机深沉之辈,但绝对也不是表面上那么的昏庸。”

    樊狗儿轻轻的点头,对杨寿的判断表示赞同。

    “但可惜,他碰到了大人。。。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司徒刑端坐在大帐之中,看着牛泓的反应,嘴角不由的升起一丝不屑的笑容。

    倒也不傻!

    知道鸿门宴,以及瓮里捉鳖。

    但是,他都能想到,自己岂能没有防备?

    李陵和薛礼一脸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牛泓竟然连司徒刑的面都没有见到就狼狈而逃。剧情的发展,和他们预料的有些不太一样。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的判断。

    “不能让牛泓跑了!”

    “否则定然会引起没必要的麻烦!”

    李陵和薛礼隐晦的对视,交换了一下眼神。得到肯定的应后,两人好似离弦的长箭,瞬间窜出。

    中军大帐

    牛泓的出逃,在他的预料之中。

    牛泓虽然是庸才,而且还结党营私,但是他毕竟担任过成郡王的亲卫,性格最是机警。

    司徒刑张书包网.bookbao2已待,非常容易打草惊蛇。

    所以知北县县尉牛泓出逃,司徒刑的脸上并没有流露出惊讶之色。

    也没有火急火燎的命令杨寿等人去追逐。

    牛泓在此地安营扎寨数年,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早就了如指掌。

    而不论杨寿,还是樊狗儿对地形都不是很了解。

    贸然追击,恐怕一不小心就会遭了牛泓的设计。虽然这种可能性不大,但是司徒刑还是不想让众人涉险。

    不让人追击,并不意味着司徒刑放过牛泓。

    “牛泓!”

    “身为知北县县尉,上不思报效皇恩,下不思救济黎民。贪污腐败,任人唯亲,结党营私,按照大乾律,剥夺其官身。。。”

    司徒刑摊开早就写好的文,眼神幽幽的看了半晌,确认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才在最后的位置写上自己的名讳,并且小心的盖上官印。

    轰!

    就在司徒刑官印落下的那么一瞬间,空中的龙气陡然翻滚起来。更有一道看不到的锁链陡然从天而降,好似流矢一般穿过知北县县尉牛泓的身体。

    但是这锁链好似虚无,根本不会对肉身产生伤害。

    牛泓也好似未觉一般,好似双足蛮牛一般在山峦之间跳跃。看着越来越远的军营,他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庆幸的神色。

    随即眼睛中又流露出愤恨恼怒之色。

    “司徒刑!”

    “今日之事,某家必定要上王爷,倒是定要让你好看。”

    牛泓看着夕阳中军营,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不舍,但是他强行将自己的情绪安抚住,好似一头受伤的野兽,在山峦丛林之中跳跃。

    轰!

    他的双足踏在地面之上,留下两深邃的脚印,身体也借助着反弹之力瞬间升高,好似身着滑翔翼一般在低空中滑翔出数十米这才落下。

    轰!

    他的双足踏在枯木之上,身体自然的下蹲,重心落在双足之间。

    轰!

    枯木被他身躯的重量压断,他的身体却好似火箭一般升空。

    几只仓鼠从树洞中钻出,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显然按照他们的智商,实在想不明白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是不论他们想的明白,还是想不明白,今天晚上他们定然要另寻藏身之地了。

    咔!

    随着一声好似玻璃破碎一般轻响传出。

    牛泓头顶气运中好似魔牛,眼睛猩红的神兽被空中代表大乾律令的锁链刺中,发出一声好似老牛的悲鸣。

    好似水晶玉石的身体的表面更是出现一道道好似蛛书包网.bookbao2一般的裂痕,最终破碎化作白色光点消失于无形。

    命格破碎!

    气运剥夺!

    司徒刑利用法家神通,调动了大乾律法的力量,以及大乾龙气,直接剥夺了牛泓的官身,打碎了他的气运,就连牛泓的命格也在秩序之力的作用下崩溃。

    彻底的化成一片虚无。

    就算牛泓这次侥幸保住性命,也是气运丧尽。再也没有翻身之日。

    正在夺路狂奔,身形说不出狼狈的知北县县尉牛泓陡然停住身体,眼睛中流露出怅然所失的神色。

    因为刚才不知为何,他心中竟然升起一丝不舍,还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正在离他而去。

    但是他任凭如何观察四周,都不知这一丝不好来自何方。

    牛泓下意识的向后看了半晌,没有发现任何追踪之人,这才小心的转身换了个方向,抱着一块浮木纵身跳入一条湍急的河流。

    在河流中好似死尸,又好似水中的枯木一般,任凭河水冲刷起伏。

    和汹涌的水流作用下,他的身体在河中旋转,时不时的碰到河堤之上,但是他显然对这样的事情早有准备,并不显得慌乱,反而出奇的放松。

    这样大约行了将近半个时辰,见到了那颗熟悉外型好似蟠桃一般的巨石,他才河流中跃起,沿着一条十分隐秘,非当地人不知道的小路,向另外的一个方向前进。

    “司徒刑!”

    “任凭你奸猾似鬼!”

    “你也想不到,本官早就有安排。就算两个先天武者同时追赶,也休想发现本官的踪迹!”

    牛泓又在几个好似迷宫的山石之间绕了几圈,并且借助山林的优势,将自己的痕迹全部清除之后,这才满脸得意的说道。

    也怪不得他如此的得意!

    为了安排这条退路,他整整耗费了三年的时间。翻越了高山,趟过了河流,甚至是逆流而上爬到过瀑布之巅。

    对这里的每一块岩石,每一棵树木都是了如指掌。

    河流,山林,巨石,流沙!

    甚至是山林中特有的动物,妖兽,都被他算计进去。

    从而制定出这么一个在看来堪称完美的路线。

    河流能够将他身上的气味掩盖,更能帮助他消除足迹。

    动物活动的痕迹,能够混淆破坏他路过的痕迹。

    别说是对知北县一无了解的樊狗儿,杨寿等人,就算是经验丰富,最擅长追踪的猎人,也别想短时间内发现他的踪迹。

    等发现他踪迹的时候,恐怕他早就通过秘密渠道逃离了知北县。

    鸟入天空,鱼入大海!

    就算司徒刑在大的能耐,也别想要将他缉拿。

    想到其中的兴奋之处,他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但是,他今日的运气好似在刚才全部用光一般。

    一声巨大的兽吼从他的侧面传来,一只铁背苍狼跳跃而起,尖锐的牙齿好似匕首一般刺向他的他的脖颈。

    “这里怎么可能有铁背苍狼?”

    牛泓的眼睛中流露一丝惊色,脸上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但是身体还是下意识的后撤。

    铁背苍狼单体的战力并不是很高,但却是群居。

    十几头铁背苍狼相互配合,足以猎杀武师境。

    。。。。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