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格老子的!”

    “这些龟儿子都打鸡血了?”

    “今日这么如此的拼命训练?”

    一身戎装,从县城急匆匆赶的牛泓看着热火朝天的军营,眼睛中充满了诧异之色,面色有些古怪的说道。

    “就是!”

    “诡异。。。”

    “真是诡异,平日让他们训练,不是找这个借口,就是找那个理由,今天这是如何。。。”

    牛泓背后的心腹也是一脸的诧异,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牛泓看到了正在抓紧训练的士卒和将官,将官自然也能见到他们。

    往常和他相熟的将官,嘴巴微张,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当他们看到四周虎视眈眈的目光之后,理智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正如校尉们所说,现在整个营地都沸腾了。

    无数的人想要凭借功勋身手更进一步,或者是得到金饼,银锭的赏赐。

    谁胆敢坏了好事,恐怕不用司徒刑出手,就会被愤怒的士卒和将官撕碎。

    “这是怎么事?”

    牛泓看到了那几个亲信的眼色,但是他并没有多想。

    这座军营他已经经营了数年,亲信心腹遍布,更因为背后是成郡王的缘故,牛泓称王称霸已久,怎么会将司徒刑这个黄口小儿放在眼里。

    “黄口小儿,竟然胆敢趁着牛爷不在,在这里撒野,一会定然要让你好看!”

    想到司徒刑,牛泓的眼睛不由的收缩,鼻孔放大,有些生气的哼道。

    “格老子的!”

    “都聚集在这里干什么!”

    “都给老子散开!”

    一个士卒躲避不及,被牛泓重重的踹了一脚,好似滚地葫芦在地上不停的翻滚。跟在牛泓背后的人,对这样的事情好似早就司空见惯,没有任何停留的继续向前。

    围拢在中军大帐附近的士卒见牛泓到来,不由恐惧的四散,生恐走的慢了,惹到县尉,从而给自己招惹灾祸。

    “牛!”

    “牛什么!”

    “哼!”

    “等老子比我夺印之后,定然要让你好看!”

    几个自恃武艺出众的将官看着牛泓的背影,眼神中流露出复杂之色。

    “哼!”

    “草包一个!”

    “不过仗着成郡王的势。”

    。。。。

    薛礼和李陵对视一眼,眼睛中都流露出担忧之色。

    牛泓来,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他们心中还是有着担忧,牛泓粗鲁跋扈,贪婪无度,军中之人无不痛恨。

    但是牛泓却是知北县的县尉,统领兵士!

    大乾是三权分立制度!

    县令是一县之首,下面有县尉和主簿二人。

    县尉乃是武官,统领兵士,负责戍边安民等。

    主簿是文官,负责文,资料收集,提升民生之责。

    县尉和主簿虽然在县令之下,但是手中的权限也是不小,素来有三驾马车的美誉。

    而且牛泓和一般的县尉还有很大的不同,他是成郡王的亲卫,和成郡王关系素来优厚,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历任县令都需要仰起鼻息。

    如果说司徒刑是北郡状元闻名天下的才子,是过江的猛龙。

    那么牛泓就是一条背景深厚的地头蛇。

    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

    两人真的有些担心,怕司徒刑压制不了牛泓这厮。

    想到这里,两人紧紧的握了握手中的兵刃,隐晦的交换了一下眼神,如果有必要,两人也会悍然出手。

    定然要将牛泓这厮击杀!

    。。。

    牛泓面目铁青,眼睛中充满了震怒和狐疑之色。

    他虽然草包,但也在行伍中历练多年。

    今日军营的气氛,还有站在中军大帐外,面目生冷从未见过的武士,都让他感到了一丝淡淡的不安。

    “牛大人!”

    “请止步!”

    “没有司徒大人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踏入中军一步!”

    牛犇面色生硬的从中军大帐中走出,斜视了牛泓一眼,有些奚落的说道。

    “大胆!”

    “牛犇,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如此和将军说话!”

    牛泓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他身后心腹好似被踩到了尾巴的野猫,瞬间蹦出,又好似疯狗一般向前撕扯。

    “这里是中军大帐!”

    “本官乃是知北县的县尉,统领军事,为何不能靠前?”

    牛泓看着牛犇,眼睛中流露出危险的神色,好似一头被激怒的雄狮,又好似捍卫自己领地的狼王。

    “这是司徒大人的命令!”

    “司徒大人乃是县尊,是一县之首。牛大人不会不知道尊卑吧?”

    牛犇面色清冷,也不畏惧,眼睛中带着奚落的说道。

    “司徒大人什么时候有暇?”

    “如果大人公务繁忙,本官明日再来拜访也是可以的。”

    牛泓眼睛不停的收缩,眼睛的余光不停的在杨寿,樊狗儿等人的身上流转。他虽然没有见过杨寿和樊狗儿等人。

    但是强者的气息做不得假。

    先天武者!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司徒刑的实力竟然如此的强大。

    两个先天武者为他守卫。

    这是他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而且,不知道为何,他心中总有一种惴惴的感觉,仿佛眼前的中军大帐就是一个巨大的陷阱。只要他敢踏入,必定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牛大人来了!”

    “请进来吧,司徒大人要见你!”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还是有人通传。一个身穿黑衣的武士中军大帐中走了出来,倨傲的看了牛泓一眼,轻轻的点头,肃声说道。

    “这个。。。”

    牛泓看着身穿黑衣的武士,还有虎视眈眈的游侠儿等人,不知道为何,竟然有一种心虚害怕的感觉,背后的汗毛更是根根的立起,一丝丝白毛汗瞬间爬上脸颊。

    “司徒大人舟车劳顿。”

    “下官就不打扰了,等司徒大人休息之后在来拜访!”

    那个中年武士没有想到牛泓会推脱,但是他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用好似鹰隼一般的眸子,死死的盯着的他。

    “这位大人!”

    “牛某突然身体有些不适,还请转告司徒大人。”

    “下官明日再来拜访!”

    牛泓见那武士满脸冷酷的神色,眼睛中的不安越发的强烈。眼睛不停的闪烁,突然,他的脸上流露出痛苦之色,黄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滚落,脸色更是变得煞白。

    “大人!”

    “大人!”

    “你没事吧!”

    跟在牛泓背后的心腹急忙上前,搀扶着他一脸关心的问道。

    “本官突然惊厥!”

    “你们速速送我去县城医馆。”

    牛泓好似正在承受着什么难以忍受的痛苦,声音有些断续,好似随时可能昏厥一般。

    “诺!”

    “诺!”

    虽然不知道牛泓为什么突然间如此。但是他的手下却不敢怠慢,急忙称诺,搀扶着牛泓就要往辕门方向走。

    一步!

    两步!

    三步!

    四步!

    五步!

    被众人搀扶着,眼睛紧闭的牛泓,感受着身体的颤抖,在心中慢慢的数着步伐数,随着离开大帐的距离越来越远。

    牛泓的心陡然放了下来,全身的肌肉也不是那么紧绷。

    “幸好!”

    “幸好!”

    牛泓在心中有些侥幸的想到。但是就在他以为即将逃脱虎口之时。

    一个冷峻的声音从他们的背后传来。

    “诸位真是急糊涂了。”

    “县尉牛大人晕厥,这可是急症。此地到县城足足有大半个时辰,现在天气更是酷热,牛大人如何能够忍受?”

    “军中有军医,虽然医术不如县城中的高妙,但也可以应对急症,诸位不若将牛大人送到营帐之中。”

    几个营正看了看天上的烈日,又看了看双目紧闭,好似昏厥的牛泓,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犹豫之色。

    正如这人所说,牛泓晕厥乃是急症,到镇上最少也需要一个时辰,恐怕会耽误病情,还不如请军中的医生进行诊断。

    闭目好似死尸的牛泓身体不由的一僵,脸上更是流露出恐惧之色。顾不得被人发现他是在装晕,陡然转醒急忙大声说道:

    “快走!”

    “快走!”

    “莫要停留!”

    “今日就是那戏文中的鸿门宴,中军之中必定埋伏有刀斧手,我等不冲出去,今日必死!”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