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身穿黑色皮甲,背后背着一人高巨弓的李陵站在中军大帐之外,怔怔的发呆。

    如果是往常,定然会有亲兵上前驱赶。

    中军大帐岂能有人窥视?

    但是,今天却没有人上前驱赶,因为有这样表现的并不只是他一个人。

    一身银甲,面如冠玉,手里握着沉重的方天画戟,好似吕奉先在世的薛礼,还有身穿红衣,手持棍棒的火头军,也是在那怔怔的发呆。

    而让他们这些人发呆的,则是贴在辕门之外,异常一张看起来异常轻薄,仿佛随时可能被风吹破的告示。

    不论出身!

    只论武功!

    比武夺印!

    。。。

    纸张上的内容很少,但是却异常的丰富。更好似一块巨石扔到了平静的深潭之中,形成了难以想象的惊涛骇浪。

    “这是真的么?”

    不论是李陵,还是薛礼,亦或者自认为怀才不遇的人,心中都充满了悸动。

    当然在他们的内心,还有着一丝狐疑。

    这是真的么?

    真的不看资历,不看背景,只看能力么?

    这可能么?

    一个!

    两个!

    三个!

    十个!

    二十个!

    一个个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司徒刑的告示,让他们看到了机会。

    “某家这次定要夺个伍长当当!”

    “呸!”

    “看你那没有出息的样子。”

    “告示上可是说了,伍长,队正,营正,校尉,只要你有本事,尽可来夺。”

    “变天了!”

    “这次真是要变天了。”

    “谁说不是,真不知那些校尉怎么想的,竟然同意如此。。。”

    军营中三大校尉从营帐缝隙中向外看去,见整个营地都沸腾了,无数身高体重,或者是自认为搏击高超的人都在摩拳擦掌,脸上更流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

    更有几人眼睛阴郁,挑衅的看着他们,显然对校尉的职位有觊觎。

    几人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睛中看到了一丝苦涩。

    他们何尝不知此举的危害。

    司徒刑实在太狠辣了,一张轻飘飘的文,就将他们全部的努力化为虚无。

    不论是基层的士卒,还是中层的将官,谁不想要升官发财?

    谁不想要得到重用?

    如果他们胆敢出来阻挠,就算是他们心腹也会毫不犹豫的拔出长刀,并且重重的劈向他们。

    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

    这句话可不是说说而已。

    而且他们有把柄落在司徒刑的手上,只能听之任之。将希望寄托在牛泓身上,希望他来能够扭转局面。

    但是当他们看到帐篷外面人高昂的情绪,炽热的眼光之后,心中暗暗的将这个念头湮灭。

    杨寿面色冷酷的站在中军大帐之外,他的手掌就从来没有离开过刀柄,好似一头机警的野兽,小心的观察着四周的一切。

    但有风吹草动,他手中的宝刀就会出鞘。

    “打开!”

    确定没有任何危险之后,他这才这才重重的点头说道。

    “诺!”

    身穿黑衣的武士急忙上前,将几口沉重的大箱子打开,一道金光陡然射出,靠在前面的李陵,薛礼等人都下意识的用手掌护目。

    “金饼!”

    “银锭!”

    “竟然全部都是金饼,银锭!”

    “这几口木箱中,少说也得有千两。。。。”

    一个个士卒看着在阳光中散发着耀眼金光的金饼,银锭,眼睛中陡然流露出震惊之色,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更有人的眼睛里流露出贪婪之色,这是一笔巨富!

    更是一笔横财。

    财宝动人心,如果不是在军营之中,又有杨寿和樊狗儿两大先天高手威慑,说不得会出些什么乱子。

    “司徒大人有令!”

    “有过者罚,有功者赏!”

    “明日行营狩猎,猎物最多者官升三级,次之升两级,再次之,官升一级,赏钱万。。。。。。”

    一个身体魁梧,满脸横肉,眼睛中闪烁着凶光的士卒一脸震惊的看着杨寿,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大人的意思是,这些都是我们的赏银?”

    杨寿地垂下头,横了一眼,认真的点头说道:

    “想要升官!”

    “想要发财!”

    “那么就拿出实力来。。。”

    “这可少说得有千两银子,真的全部是我们的赏银?”

    那个士卒好似还是不十分相信,重重的说道。

    “呱噪!”

    “司徒大人,岂会诓骗尔等。”

    “赏银已经在此,尔等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杨寿斜视一眼,有些不耐烦的训斥道。

    那身体魁梧,满脸横肉的士卒也不生气,一脸的傻笑,过了半晌,他的眼睛中陡然射出一道凶光,恶狠狠的看着四周,好似威胁的说道:

    “这些银子是老子的了!”

    “谁也不要和老子抢!”

    这个士卒在军营中素有恶名,不少人畏惧他。被他凶狠的眼睛直视,有些体弱的士兵下意识的低下脑袋,但也有不畏惧他的。

    听到杨寿肯定的答,不少人望向赏银的眼睛都变得炽热起来,那可是金饼银锭啊,不用多,就算获得一个,也可以潇洒数个月。甚至是一两年。

    要知道,按照大乾的消费能力,四两银子足够三口之家吃上数月。

    这些银锭,少说也得有十两,而且看其火候,都是八分新的官银。购买力更是恐怖。

    “马老二!”

    “休要说那狂话!”

    “别人畏惧你,老子可不怕你。”

    一个身体粗壮,好似铁塔的汉子从人群中走出,看着眼睛中带着凶光的马老二,一脸不屑的说道。

    “就是!”

    “这些银子,各凭本事!”

    “没有那本事,得不到赏银,也不要怨天尤人。”

    被称作马老二的汉子见有人拨了他的颜面,眼睛不由的收缩,更有凶光闪烁,好似是一头饥饿已久的野狼。

    那人也不怕他,和他对视。

    “刘蟒!”

    “老子可是伍长!”

    “你竟然胆敢和老子如此说话!”

    “我看你是皮痒了!”

    刘蟒的气势不由的一弱。按照军营中的等级,他的确不如马老二,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经常被压制。但是他的眼睛随即一亮,有些毫不在意的说道:

    “马老二,明日之后,谁是伍长还说不定呢。”

    “你!”

    马老二眼睛不由的一缩,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刘蟒说的对。

    比武夺印。

    能者上,弱者下!

    给很多人带来了危机,但是却给更多人的带来了机遇。

    如同马老二,刘蟒这样的人不再少数,他们一个个都摩拳擦掌,虎视眈眈。

    。。。。

    背着长弓的李陵,看着远处的群山,眼睛中射出一道希冀的光芒。

    “只要自己在狩猎中一鸣惊人,必定能得到司徒刑的赏识,就算不能成为三个校尉。能够成为一个营正也是极好的。”

    “李兄,也是心动了?”

    一身银甲,手持方天画戟的薛礼不知道何时站在他的身后,声音幽幽的说道。

    “薛兄不也是如此。”

    对于薛礼的到来,李陵的脸上没有任何意外之色,声音淡淡的说道。

    “薛兄!”

    “我知道你素有大志,但是明日夺印,还要各凭本事。”

    薛礼看着一脸认真的李陵,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会心的笑容。

    “这也是薛某来此的目的。”

    “明日夺印,各凭本事,还请李兄竭尽全力才好。”

    李陵郑重的点头,一脸肃穆的说道:

    “这是自然!”

    “我敬薛兄是一个英雄!”

    “自然会竭尽全力!”

    “好!”

    “好!”

    两人默契的伸出手掌,重重的握在一起。

    巨大的力量捏碎空气,发出好似鞭炮一般的闷响。

    薛礼和李陵两人目光交错,他们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惺惺相惜之情,嘴角不由的升起一丝淡淡的笑容,最后更是变成了狂笑。

    “不论结果如何!”

    “你我还是兄弟!”

    “不论结果如何!”

    “你我还是兄弟!”

    两人的眼睛中流露出一丝温色,重重的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