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司徒刑端坐在大帐之中,杨寿和樊狗儿好似两个金甲力士站在左右,眼睛如刀的看着营帐四周。

    因为营寨的情况有些出乎司徒刑的预料之外。

    杨寿,还有他训练的武士也被紧急的调拨过来。这些人和游侠儿共同取代了中军大帐的亲兵。

    在司徒刑的面前,是一封封文。

    这些文都是牛犇搜集。

    虽然不知道其中的内容,但是看众人难看的表情,就知道,其中定然蕴含着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甚至是对很多人来说,会是把柄的存在。

    几个身穿校尉服饰的军官站立在高台之下,眼帘低垂,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好似生恐惹怒台上之人。

    “贪污!”

    “空饷!”

    “军纪松懈!”

    “任人唯亲!”

    “国法军纪何在?”

    司徒刑的声音很轻,但是在校尉们的耳中却好似炸雷一般。

    随着一份份文被朗读。

    空中象征着军纪国法的天书包网.bookbao2不停的颤抖,司徒刑的气运中的斩仙飞刀更好似活了过来。

    三对翅膀挥舞,两个好似绿豆一般的眼睛中射出一道白光。

    在斩仙飞刀的注视下,每一个校尉的脖子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寒冷,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正在注视着他们。

    只要他们稍微有点异动,就会人头落地。

    “哼!”

    “硕鼠!”

    司徒刑居高临下,一脸的阴沉。看着下面战战兢兢的校尉,眼睛中有着说不出的厌恶。

    “窃据高位,庸碌之辈。”

    “垃圾!”

    司徒刑的话好似一个个看不见的鞭子抽打在他们的身上,让他们浑身的肌肉不由的绷紧,好似一头头受到惊吓的野猫。

    他们一个个头颅低垂的厉害,恨不得将自己的脸庞埋在胸前,或者是地上有一条裂缝,自己钻进去。这样司徒刑的目光就不会落在他们的身上。

    “垃圾!”

    司徒刑的眼睛好似鹰隼一般锐利,逼视每一个的人的眼睛

    “我说,你们在座的诸位都是垃圾!”

    校尉脸上的表情不由的一僵,眼睛中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司徒刑竟然能够说出如此侮辱性的词汇。

    有的人更是眼睛圆睁,手背上的青筋隆起,如果不是顾忌司徒刑的地位,还有杨寿和樊狗儿的强大,他们定然要让司徒刑付出代价。

    司徒刑眼帘下垂,看似在看着文,实则他的余光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众人的脸颊。当他看到众多校尉眼睛里的不服气时,嘴角不由的上翘,流露出一个嘲讽的神色。

    “贪污!”

    “受贿!”

    “吃空饷,喝兵血!”

    “除了垃圾,我不知用什么来形容各位。”

    一个个校尉低垂着头,眼睛中流露出羞辱的神色,性格冲动的校尉,面对司徒刑的辱骂,面色不由的变得扭曲起来,拳头攥的空气爆裂,发出一声声闷响。

    但是他却不敢挥舞拳头,不仅高台上的杨寿,樊狗儿给他一种说不出的压迫感。

    “牛犇!”

    “你是军法官,告诉他们,按照他们的罪责,应该如何处置?”

    “诺!”

    身穿校尉铠甲的牛犇从司徒刑的背后走出,这些材料都是他以前搜集的。因为牛泓的势力太大,而且在军中关系错综复杂,所以一直没有上报。

    司徒刑到来,用雷霆手段整理了军纪。并且利用“杀威棒”打掉了那些兵痞的傲气,痞气,让他们重新敬畏军法。

    这让他看到了希望。

    为了心中的信仰,他毫不犹豫的将这些累年的文取出,作为进身之阶。

    司徒刑也没有让他失望,以雷霆手段,趁着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火速的撤换了大营四周的亲卫,全部换上了自己信任的游侠儿,以及火速支援的武士。

    在两个先天高手的镇压下,本来有别样心思的人,也都瞬间偃旗息鼓。

    两个先天高手!

    产生的破坏力会远远大于一加一等于二,他们会发生聚合反应,从而产生十倍或者是数十倍的战斗力。

    在这种压制性的战力面前,别说他们数个武师境,就算是几十个武师境围攻,也没有把握将他两人击杀,最后只会白白便宜别人。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司徒刑虽然看起来文弱,但是对他们的威胁程度要远远超过两人。

    这是他们在战场上淬炼出的直觉。

    凭借这种直觉,他们摆脱了数次必死,才有了今日。

    所以,他们异常相信这种直觉。

    不得不说,这些从沙场上存活的人,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

    正是因为这种诡异的直觉,救了他们的性命。

    如果他们胆敢动手,必定会死的很惨。

    “启禀大人!”

    “按照军法,这些人全部应该被削职查办!”

    牛犇好似没有看到三大校尉威胁的目光,语气冰冷的说道。

    “牛犇!”

    “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

    “有朝一日,必定要将你斩尽杀绝!”

    三大校尉不敢放肆,只能在心中暗暗的发狠。但是,牛犇岂能害怕,不说这些人今日能不能逃脱惩罚。

    就算侥幸保住性命,自己有司徒刑为靠山,他们又能耐自己何?

    “你们不服气?”

    司徒刑看着站在下方,一脸憋屈和不甘心的校尉,有些嘲讽的说道。

    “不服气,你们就讲!”

    “不要和娘们似的憋在心里。”

    “一群没有卵蛋的家伙,在北郡的时候,听总督大人说,知北县的戍军都是见过血,经过战场锤炼的,可以以一敌十,是整个北郡中最精锐的。”

    “是北郡的旗帜!”

    “但是我看不然,你们就是一群软蛋!”

    司徒刑的话很粗鲁,甚至有很重的羞辱意味,但是校尉们的脸上却流露出得意之色,眼睛中更有精光冒出。

    因为司徒刑的说话方式,让他们感到了一种亲切。

    粗鲁!

    粗俗!

    但是却很亲切。

    在他们听来,这样的话,比文绉绉的文章,好上数倍,数十倍。

    “末将不服!”

    一个校尉被司徒刑的言语所激,有些不服气的站出身形,大声说道。

    “说!”

    司徒刑抬起头,看了一眼,将这名长的魁梧,满脸虬须的壮汉相貌记在心中,声音清脆的说道。

    “大人!”

    “我们是有很多问题。”

    “但是我们边军都是一等一的汉子。”

    这名满脸虬须的汉子得到司徒刑的示意后,大声说道。

    其他人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脸上都流露出赞同的神色。我们边军,虽然没有御林军那样的威武,更不如镇魔军那样名传天下,但是都经历过生死的战士。

    要比中原腹地的军队精良的多。

    自古最能打的就是边军。

    司徒刑如此的贬低他们,他们怎么能够甘心?

    “我说你们垃圾,说你们是废物,你们不服气?”

    司徒刑的眼睛微眯,居高临下,直视边军校尉的眼睛,好似天上的神灵,又好似朝堂上的君主,全身气势好似泰山一般浑厚,一字一顿的大声问道。

    “那你们怎么证明自己?”

    “不想要当垃圾!”

    “那就证明自己吧!”

    边军的三大校尉,本能的感到一阵不好。

    他们交换了一下眼神,都从彼此的眼睛中看到了担忧。

    陷阱!

    必定是陷阱。

    司徒刑前面的雷霆手段,以及循循善诱,就是为了这件事。

    必定有古怪。

    想到这里,每一个校尉的脸上都流露出苦笑之色。

    但是虽然知道事情反常,但是他们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请教。因为司徒刑抓到了他们的把柄,如果不顺从,必定会被大做文章,所以明知是坑,也得闭着眼睛跳。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