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知北县县尉牛泓先是和主簿李博伦会面。

    又在倚翠楼喝酒到深夜,直到日上三竿,整个人还懒散的趴在床上,不过他早就醒了过来。

    眼睛有些直勾勾的看着空中的帷幔。

    近日发生的事情,在他的脑海中不停的闪现。

    司徒刑的上任,让他有一种措手不及之感,不仅李博伦等人担忧害怕,就连他也多少有一些忌惮。

    否则他也不会和李博伦等人联手,同进退。

    不过和李家上蹿下跳不同,他却要淡定的多。

    他背后站着的是成郡王。

    别说,司徒刑只是一个知县。

    就算是知州!

    也得多少给几分颜面。

    最主要的是,他和李博伦等人不同,他手里紧握兵权。就算有人想要动他,也要认证的衡量一二。

    毕竟,真把他逼急了。

    做出出格的事情,谁的脸上都不好看。

    想到这里,他的心彻底的放在肚子里,眼睛中也没有了担忧之色。

    司徒刑新官上任三把火,怎么也烧不到自己的头上。

    想到昨日的翻云覆雨,他的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味和得意。

    这个小浪蹄子!

    这是要把老子榨干啊?不过,老子喜欢。今晚是不是来一次一龙双凤?

    想到妙处,知北县县尉牛泓的眼睛中流露出猥琐的笑容,在外堂正在梳洗的姑娘听着那猥琐的笑声,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几分厌恶。

    “猪一样的东西。。”

    “如果不是有几分权利,老娘能让你进身才怪,真把自己当风流倜傥的公子了?”

    “听说,新来的县太爷不仅是有名的才子,更是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如果能够和他共枕,就算不要钱,也是极好的。”

    如果司徒刑知道勾栏之女心中所想,定然会哭笑不得。

    不知是不是想到了妙处,那个勾栏女子脸色竟然变得几分潮红,双腿下意识的摩擦。眼睛中呈现出迷离之色,嘴巴微微张开。

    显然正在想不可言喻之事。

    这也应证了那句话,哪个少女不怀春。

    司徒刑想不到的是,有朝一日,他竟然成为诸多少女,妇女的怀春对象。

    如果他知道,恐怕脸色定然会更加的精彩。

    一言不合就开车?

    还有没有天理可讲?

    你妹的!

    你不要钱。。。

    我要钱。。。

    不,这事情给钱也不能做啊。

    。。。

    就在这时,翠娥听到背后传来一阵西索之音,脸上的潮红陡然退去,眼睛中更快速的复了一丝清明。

    强忍着心中的厌恶,脸上表情陡然变得生动起来,声音好似清泉一般甘甜腻人,主动将自己的身子挂在牛泓的身上,有些撒娇的说道:

    “牛爷!”

    “怎么这么就起了。”

    “昨夜真棒,今天早晨奴家差点下不了地!”

    牛泓的眼睛扫过胸口那一抹耀眼的雪白,脸上流露出难掩的得意。

    “小骚蹄子!”

    “知道你家牛爷的厉害了吧?今天晚上,多找几个姐妹一起来伺候牛爷。”

    “牛爷定然也要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牛威盖世!”

    翠娥的眼睛中流露出崇拜之色,好似迷妹一般说道:

    “牛爷的功夫举世无双!”

    “整个知北县,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牛泓有些丑陋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倨傲和得意,看着全身婀娜的翠娥,眼睛中不由的射出一**色。

    那翠娥也是欢场好手,怎么可能不知道牛泓的想法。

    将欲迎还拒发挥到了极致,不时的撩拨,让牛泓眼睛中的!

    就在两人即将干柴烈火之时。一个士卒有些莽撞的冲了进来。

    “牛爷!”

    “牛爷!”

    “大事不好了。”

    “张火儿被新来的县令打了。”

    “什么!”

    刚吃了点甜头,准备骑马纵横的牛泓听到下人的禀告,不由的豁然站起,一脸的难以置信。

    “究竟是怎么事?”

    “启禀牛爷!”

    “新来的县太爷突然到了大营,标下从山上下来的时候,整个大营都响起了鼓声。”

    牛泓顾不得半推半就的翠娥,从床榻上拿起披风,裹住自己黑黝黝粗糙的身体,眼睛中流露出怒火升腾之色。

    “聚将鼓!”

    “他司徒刑虽然好大的名声。但终究只是一员文官,谁给他的权利,谁给他的胆子,竟然敢升帐点卯?”

    “军营中,就没有人反对么?那三个校尉干什么吃的?”

    牛泓披着斗篷,有些烦躁的在屋子里踱着步。突然间好似想到了什么,有些诧异的问道。

    “大人!”

    “校尉大人们不是没有提出异议!”

    “但是那司徒刑不仅有乾帝盘亲赐的令牌,手段更是老辣。还有牛犇作为内援。。。”

    士卒见牛泓好似红眼的公牛,又好似随时可能爆发的火山,生恐招来毒打,不敢怠慢,急忙上前说道。

    “牛犇!”

    “真是条养不熟的白眼狼!”

    “如果不是看在同族的份上,老子早就将他弄死。”

    “没有想到。。。。他竟然和司徒刑搅和到了一起。”

    牛泓听说军法官牛犇参与其中,眼睛不由的一缩,鼻息越发的粗重。面色有些赤红的说道。

    轰!

    想到生气之处,牛泓巨大的拳头重重的砸落,上好的木桌,被瞬间砸的四分五裂。吓得翠娥不由的浑身哆嗦,但是她也不是没有眼力劲的,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

    士卒也被牛泓的行为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后撤。满脸的恐惧。

    牛泓看着士卒那畏畏缩缩没有出息的样子,心中的怒火不由的不打一处来。身体豁然上前,对着那士卒胸前重重的就是一脚。

    那士卒没有想到牛泓会骤然发难,就算想到了也不敢躲避。只能稍微侧身,躲避开要害位置,但就是这样,身体也是被瞬间抛起,好似肉球一般重重的砸落。

    “竟然胆敢欺辱到老子头上。”

    “自然是集合队伍,去找他算账。。。”

    “真是混账。”

    “老子在战场浴血奋战的时候,他还是个娃娃呢。竟然胆敢给老子下马威。”

    牛泓有些狂躁的怒声吼道。

    “诺!”

    “诺!”

    “诺!”

    其他人见牛泓鼻息粗壮,眼睛赤红,看起来好似疯牛。那里还敢多言,急忙低下脑袋,一脸顺从的说道。

    “集合队伍!”

    “老子定然要让那个娃娃好看!”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