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司徒刑的眼睛好似钢刀一般在每一个的人脸上划过,他虽然没有军旅生涯,但是他却在心魔空间中位列中郎将,手下儿郎数万,更经过铁与血的淬炼,他全身上下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气度。

    也正是这种气度,好似巨石一般压在这些骄兵悍将的心头,竟然不敢放肆。

    “好强的虎威。”

    “好重的煞气!”

    “这位大人究竟屠戮了多少人,才能积攒如此多的煞气!”

    一个个老兵被司徒刑的目光扫过,顿时有一种被蛮荒巨兽盯上的感觉。

    全身肌肉下意识的绷紧,身后的汗毛更是根根炸立,本能的将手掌按在刀柄之上,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感到一丝安全。

    危险!

    危险!

    危险!

    这是一种在战场中磨砺出来的本能。

    他们在司徒刑的眼睛中看到了无穷的杀戮,以及一个笼罩天地的魔王虚影。

    这些从战场上存活下来,不知什么是恐惧的人,好似遇到了命运中的王者,竟然不敢和他对视。

    “这!”

    “这怎么可能?”

    其中几个平日最凶横,在战场上斩杀数十人的功勋看着好似冰块一般寒冷,全身仿佛被黑色笼罩的司徒刑。

    不知为何,他们心中竟然产生了畏惧的情绪。

    “这怎么可能?”

    有人忍不住眼睛微眯,调动全身的煞气,和司徒刑进行对视。试图用凶狠的表情,已经充满煞气的眸子,让司徒刑的眼睛产生一丝波动,甚至是退去。

    但是他们注定要失望了。

    因为司徒刑身上的煞气,要是他们的数倍,数十倍,乃至数百倍。

    毕竟,就算是先天武者,在战场上也不能屠杀数万,乃是几十万人。

    但是,司徒刑却做到了。

    在心魔空间中,怔怔屠杀了数十万人。因为过度的杀戮,都险些入魔,变成为害人间的大魔头。

    司徒刑感受着挑衅的目光,眼睛不由的一滞,但是随即眼睛深处竟然流露出一丝怒色,好似一头被挑衅了的狼王。

    “哼!”

    司徒刑冷哼一声,全身的气血翻滚,周身煞气看起来好似黑云一般缠绕,他头顶气运中象征着律法的铜牌升起。

    一丝丝肉眼看不见的锁链垂落。正在怒目而视的士卒,只感觉自己的心头不由的一紧,身体表面更好似披上了一件看不见的枷锁。

    任凭他们如何挣扎,这种诡异的感觉都没有消失,好似这个无形的锁链,不是落在他们的肉身之上,而是直接将他们的心灵捆绑。

    “这是怎么事?”

    “自己的心中为什么会对他产生畏惧的情绪。”

    “令行禁止?”

    “他不是儒家么?怎么会掌握兵家的力量?难道是一员儒将?”

    就在他们感到诧异的时候,象征着军纪,高大无比,好似须弥山的高山从天而降,重重的砸在众人的气运之上,也让他们刚刚升起的一丝不好的念头顿时消失于无形。

    军纪如山!

    这是司徒刑感触军法之后,才掌控的一门法家技能。

    这个技能也是建立在大乾龙气之上。

    借助大乾龙气还有军法的力量,形成一座看不见的高山,镇压骄兵悍将赴浮动的气运,让他们的心中生不起任何反抗的念头。

    从而做到令行禁止!

    兵家也有类似的能力,所以,众人心中才会诧异,以为司徒刑是儒将。

    司徒刑感受到众人心中的疑惑,也不解释,声音肃穆的说道。

    “执行!”

    牛犇见骄兵悍将身上的傲气被司徒刑镇压,眼睛中不由的闪过一丝精光,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诺!”

    军法司的士卒得到牛犇的指示,好似狼虎一般扑向跪倒在地,双臂倒背的士卒,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任何怜惜的将手掌中的大棒高高的举起。

    “住手!”

    眼见巨大的板子就要落下,其中一个校尉,有些忍不住的大声吼道。

    众人的眼睛不由的一滞,司徒刑的目光也从花名册上滑落,落在那名身体强壮的校尉身上。

    “你有话说?”

    校尉被司徒刑的眼睛直视,心中不由的一突。

    但是,也只能强忍着心中的畏惧,有些狡辩的说道:

    “士卒固然有错。”

    “但是,也应该等牛将军营后,再行处理。”

    “大人此举有些不妥!”

    司徒刑冷冷的看着那名校尉,全身的气势好似江河一般汹涌,四周的人都感到周身一寒,竟然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退半步。

    那个校尉更是不堪,全身不由的一紧,好似被毒蛇盯上一般,心中竟然升起一丝难言的恐惧。

    刚开始他还想要反抗,眼睛圆睁,和司徒刑进行对视。

    但是他很快就为这种愚蠢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因为司徒刑好似一尊从地狱中爬出的魔王,杀戮,欲望,死亡,窒息的气息缠绕着他。

    他仿佛在司徒刑的眼睛里看到了一尊坐在白骨王座上,用武圣颅骨当做酒杯的魔王,他仿佛看到了无尽的杀戮,用白骨铺成的道路,用鲜血浇灌的鲜花。

    他仿佛看到了一个魔域!

    无数的魔头在里面决斗!

    而,司徒刑就那个魔域中最强大的魔王。

    恐惧!

    难言的恐惧!

    他不知道,世上怎么会有司徒刑这样恐怖的人。

    因为他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尊从地狱中爬出的魔王。

    他甚至有有一种直觉,那就是司徒刑杀戮的人,要比他们想象的多的多。

    多到一个天文数字。

    只有这样的人,才会有这么强的煞气。

    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让他本能的感到恐惧。

    好在这种恐惧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在他以为即将撑不住的时候,司徒刑才幽幽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本官僭越了?”

    校尉被司徒刑的气势所压,全身汗水浸透轻甲,好似刚才积水中捞出一般,哪里还有勇气和司徒刑对视。

    看着司徒刑似笑非笑的眼睛,校尉下意识的吞咽了几口唾液,将心中的恐惧压下,声音有些干涩的说道:

    “属下不敢!”

    众人有些诧异的看着那个校尉,不知道他为什么在司徒刑的追问之下变得退缩。

    但是,当司徒刑那好似魔王一般的身形时,心中不有的一突。

    “质疑上官!”

    “杖刑三十!”

    司徒刑眼睛冰冷的看着那名校尉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可心服?”

    那名校尉的脸色不由的大变,嘴巴喏喏,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他当看到司徒刑那冷峻的脸庞时,心中竟然升起一丝说不出的畏惧。

    他心中更有一种直觉,如果自己胆敢反对。

    司徒刑定然会找理由将自己击杀,而且绝对不会手软。因为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心慈手软之人。

    “诺!”

    “下官心服!”

    校尉一脸的屈辱,但还是低头称诺。

    他畏惧了!

    他真的害怕了。

    司徒刑虽然一直没有说什么,但是他全身的煞气,让他感到畏惧。

    先天武者!

    司徒刑定然是先天武者,并且是一名双手沾满血腥的先天武者,的否则不会有这么强的气场!

    更不会让自己的武道之心产生畏惧的情绪。

    其他人虽然不知道这名校尉经历了什么,但他们还是敏锐的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不论是校尉,营正,还是平日的刺头,在司徒刑面前都收敛了自己的羽翼。好似被打断了脊梁的野狗,又好似鹌鹑一般。不敢有丝毫的放肆。

    啪!

    啪!

    啪!

    一个个士卒看着被按到在地,裸露出后背的同袍,眼睛中多少流露出一丝不忍。如果是胡不为等其他官员在此,他们定然要反抗。或者是大声的抗议。

    但是司徒刑好似一座大山,又好似一尊地狱爬出来的魔王,压得他们抬不起头,喘不过气。他的强大,让所有人的心中兴不起任何反抗的念头。

    一!

    二!

    三!

    迟到的士卒被按到在地,剥掉盔甲,厚实的木板重重的落在他们的脊背之上。

    巨大的力量让他们的脊背瞬间变得红肿,不大一会就鼓起老高。

    剧烈的疼痛,让他们的眼睛不停的收缩,脸上更是流露出痛苦之色。

    但是,他们却强忍着疼痛,不发出一丝声音,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高居上位的司徒刑,眼睛中流露出仇恨的神色。

    司徒刑的身体挺直,眼睛下垂,俯视下方,感受着士卒眼睛中的愤怒还有仇恨,他没有半点生气,反而流露出一丝迷之笑容。

    “你们都没有吃饭么?”

    “力量怎么这么弱?”

    “不服气?”

    “那我就打到你们服气!”

    牛犇看着司徒刑的表情变化,急忙上前,从士卒手中接过棍棒,重重的砸落。

    嘭!

    嘭!

    嘭!

    感受着司徒刑和牛犇的愤怒,其他人那里敢留手。棍棒带着风声重重的砸落。

    “狠!”

    “狠!”

    “实在是太狠了!”

    看着活活被打的惊厥过去的老兵,不论是士卒还是校尉,看着坐在上首,好似根本没有表情变化的司徒刑,心中都流露一丝说不出的惊惧。

    铁血!

    这是众人对司徒刑的第一印象。

    他和以前的文官不一样,背景深厚,否则也不会有“王旗铁牌”,胆大妄为,手段也十分的铁血。

    这样的人,根本不像是儒生。

    更像是一个杀伐果断的将领。

    如果说他们以前心中还有几分不服气,但是司徒刑用实际手段,让他们明白了什么叫做铁血。

    “第三通鼓!”

    司徒刑鹰视狼顾的看着四周,他的气势好似一个座巨山,又好似一尊远古的魔王。

    经过看似粗鲁,但是却铁血无比的手段,剩下的这些校尉,竟然没有人胆敢挑衅他的威严。

    被司徒刑气势所压迫,正在低垂着头,一脸恐惧的士卒豁然将自己的头颅抬起,眼睛不停的收缩,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司徒刑。

    “第三通鼓!”

    “他竟然真的敢敲响第三通鼓!”

    “他这是打算赶尽杀绝,他怎么敢如此?”

    “难道他就不害怕哗变么?”

    “难道他就不怕被御使攻讦么?”

    “疯了!”

    “司徒刑他真的疯了!”

    “他竟然打算让军营流血成河,就算他是县尊,也不能如此!”

    别说这些底层士卒,就连校尉,营正等人也是面色陡然变得苍白,眼睛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按照大乾的律令,如果三次鼓不到者,斩立决!

    司徒刑此举,是要将包括县尉牛泓在内的百余人全部推上断头台。

    这可是北郡数十年来前所未有的大事!

    就算以成郡王的跋扈,也不敢随意斩杀百余士卒。

    司徒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正七品县令。他怎么敢如此肆无忌惮?

    难道他就不怕造成不可挽的后果么?

    想到这里,众人怎么可能不震惊,不害怕?

    “大人!”

    牛犇显然也想到了可能发生的后果,眼睛中流露出一丝犹豫,有些为难的看着司徒刑,希望他能够改变主意。

    但是,众人显然低估了司徒刑的决心。

    或者是低估了司徒刑的胆量。

    “军令如山!”

    “擂鼓!”

    司徒刑豁然站起,从文案上拿起一枚红色的令牌,不由任何犹豫的扔出,面色冷峻的说道。

    “诺!”

    看着落在地上,千钧之重的令牌。牛犇没有任何犹豫的单膝跪倒,大声称诺道。

    轰!

    轰!

    轰!

    青铜大鼓再次被敲响,每一个士卒都一脸恐惧绝望的看着。眼睛中更流露出不忍怜悯之色。

    鼓响三通,人头落地!

    这可是军中的规矩,绝非虚假。

    “快点!”

    “快点来!”

    “莫要等鼓声停了!”

    一个个士卒心中无声的呐喊,眼睛下意识的看向大营方向,希望那些没有到达的人能够在鼓声之前到达营地。

    轰!

    轰!

    轰!

    鼓声密集的响着,在群山之中荡。鼓声中的肃杀之气,让整个山川为之静谧,无数的野兽仿佛感觉到了什么,携家带口好似逃命一般四处乱窜。

    一只只飞鸟,组成阵势,黑压压的从空中掠过。遮挡了阳光,在地上形成一个巨大的阴影。

    如果是平日,出现这等景象,士卒们定然要仰头观看,或者是议论纷纷,但是现在他们却没有一丝心情,眼睛中流露出焦急之色。

    他们在为自己的袍泽着急!

    “快一点!”

    “快一点啊!”

    “这次来真的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