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沙漏中的最后一粒金沙落下。

    牛犇的手掌慢慢的举起,浑厚好似雷音的鼓声也彻底的停息。好似从来就没有被人敲响过一般。

    聚将鼓停!

    “军法官!”

    “点名!”

    “不到者,杖刑三十!”

    不论是跪倒在地的士卒,还是身穿校尉铠甲的军官都下意识的抬头,看向正在看着花名册,眼睛迷离,好似假寐的司徒刑。

    “诺!”

    牛犇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称诺,将手中的花名册打开。

    声音清越的大声念了起来。

    “牛泓!”

    “李百岁!”

    “刘大红!”

    “韩千山!”

    一个个名字被抑扬顿挫的声音读出,有人答道,也有的没人应答,随着没有应答的人越来越多,司徒刑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现场的空气顿时好似凝滞,竟然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沉重。

    “刘老四!”

    “薛礼!”

    “李陵!”

    “牛犇!”

    也不知道进行了多久,厚厚的花名册越来越薄,不仅是司徒刑的脸色变得难看,就连跪倒在地上的校尉等脸色也变得惴惴起来。

    离岗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花名册上的人竟然有三分之一不在。

    这不到的三分之一,有伤病也有在外面寻欢作乐的,但是更多的却是空饷。

    此事固然是县尉牛泓一手操作,但是他们这些校尉多少也能分润到不少好处。所以,司徒刑这样突然袭击,让他们多少有一些措手不及之感。

    想到可能面临的后果,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格外的不平静。

    担忧!

    害怕!

    狐疑!

    司徒刑静静的坐在那里,眼睛落在花名册之上,但是他眼睛的余光却将所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

    不过,司徒刑还从一些校尉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不屑。

    没错,是不屑!

    在他们看来,司徒刑和以前的文官没有什么区别。

    在军中的影响力根本没有办法和根深蒂固的牛泓相提并论,

    最终定然会灰溜溜的离去。

    所以,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担心。

    “再敲!”

    司徒刑眼睛微眯,流露出一丝冷色。

    “诺!”

    牛犇重重的点头,大声称诺。

    巨大的铜鼓被再次敲响。

    轰!

    轰!

    轰!

    几十个眼睛猩红,衣冠不整的士兵有些狼狈的从帐篷中爬出,跌跌撞撞的汇聚到中军大帐之前。

    当他们看到衣冠整齐的众人,还有面色冷峻的司徒刑,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迷茫之色。但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军法司的士卒就如狼似虎的扑来,将他们按到在地,倒背双手用绳索捆绑。

    “这!”

    “这是怎么事?”

    “你们凭什么捆绑老子?”

    几十个士兵也不是束手就擒之辈,趁军法司大意,竟然偷袭击伤几人。

    他们是获得了短暂的自由,但却惹怒了牛犇和曹无伤等人。

    这些边军虽然见过血,都是好手。

    但他们怎么可能是曹无伤等人的对手,没有几下,就被击倒。

    对于其中几个撺掇最厉害,都下了重手。筋骨被打折,不修养几个月,别想要下床移动。

    其他人识的厉害,一个个好似鹌鹑一般蹲在那里。任凭军法司的人将他们捆绑。

    “应该如何处置?”

    司徒刑看着下面被捆绑的士卒,眼睛中流露出一丝复杂之色,过了半晌他才幽幽的说道。

    “按照军纪,应当杖刑六十!”

    牛犇看着跪倒在地上,双手倒背,好似犯人一般的士卒,眼睛中也流露出心痛之色,还是声音冰冷的说道。

    “恩!”

    司徒刑轻轻的点头,他的眼睛中流露出思索之色,就在众人以为他会高高的举起,轻轻的落下之时,司徒刑的手掌慢慢的伸向放在桌面上,赤色的木头令牌。

    “这怎么可能?”

    “他怎么敢真的这样?”

    “难道他不知道法不责众的道理么?”

    “不过是一介文官,他有什么资格?”

    一个个士卒抬起头,看着司徒刑缓慢却异常坚定的手掌,眼睛中都流露出震惊,还有难以相信的神色。

    “他怎么敢!?”

    “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儒生,竟然胆敢如此放肆!”

    “岂有此理!”

    “真是岂有此理!”

    这也是文官很难领导武官的原因所在。

    武官从内心排斥文官。

    他们认为,文臣都是那种风花雪月,无病呻吟之辈。

    和他们这些在战场上拿命相搏的人有着本质的区别。

    司徒刑从众人的眼睛中看到了不屑,看到了傲慢,看到了桀骜!

    不过他并没有生气,反而心中有着一丝欢喜。

    军人本该如此!

    如果没有这种血性,那才是最大的悲哀。

    “你们感觉很不服气?”

    “你们是不是认为,本官的惩罚过重?”

    司徒刑的眼睛在每一个人脸上划过,过了半晌他才淡淡的说道:

    “你们是不是认为你们都是功臣!”

    “你们为了国家戍边,受过伤,流过血,所以你们就应该受到优待?”

    司徒刑的眼睛好似鹰眼一般,说不出的锐利,又好似有一种刺破人心的力量,被他眼睛盯着的人心中都不由的一突。高昂的头颅都不由自主的垂了下来,一时间竟然没有人胆敢和他对视。

    “抬起头来!”

    “你们不是看不起文人么?”

    “在你们心中,文人都是那种只知风花雪月,将功劳占为己有的硕鼠!”

    “都抬起头来,你们不都是英雄么?”

    “怎么却没有人胆敢和我对视?”

    司徒刑的话好似一把把尖刀扎到众人的心头,其中不乏有勇气的,抬起头,目光炯炯的注视着司徒刑,试图证明自己的勇气。

    但是当他们和司徒刑眼睛直视之时,好不容易激发的勇气,瞬间消失于虚无。

    冷!

    冷酷!

    司徒刑全身的煞气不停的翻滚,他的眼睛更是无比的冷酷。

    杀气!

    黑色的煞气弥漫在四周,就连空气中的温度也好似瞬间降低了不少。受到这股煞气的影响,空中的飞鸟有些惊慌的向四周逃窜。

    司徒刑仿佛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魔王。全身上下都笼罩在一种黑雾当中。

    “强!”

    “实在太强了!”

    “这位大人究竟是什么出身?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煞气!”

    一个个校尉低垂着头,眼睛中有着说不出的惊惧。更在心中暗暗的揣测。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