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轰!

    轰!

    轰!

    中军大营外的聚将鼓敲响。

    “这是?”

    几个面色潮红,衣冠不整,一看就是宿醉未醒的士卒有些诧异的看着中军方向。

    “聚将鼓?”

    “这怎么可能?”

    “现在一没战事,二没骚乱,中军怎么可能敲响聚将鼓?”

    “我一定是没有睡醒!”

    其中一个士卒睁开有些迷离的眼睛,看着中军方向,小声的嘟囔道。

    “是那个兔崽子在乱敲!”

    “牛将军现在定然在温柔乡,怎么可能敲响聚将鼓?”

    旁边那个被吵醒的士卒,一脸的不渝,小声的嘟囔道:

    “别让老子知道是谁干的,否则定然要让他好看!”

    身穿红色衣服,手持铁铲正在做饭的薛礼,听到外面一声接着一声的聚将鼓,面色不由的微变。

    顾不得灶上还有火,他急忙穿戴整齐,招呼其他人急匆匆的向中军大帐方向跑去。

    “那个火头军在干什么?”

    一个走路摇摇晃晃的士卒看着疾行的薛礼等人,有些诧异的问道。

    “他们不会真的以为那是聚将鼓吧?”

    “真逗!”

    “就是!”

    “火头军还真把自己当兵了。。。。”

    “真逗!”

    “不过是一群伙夫,还真把自己当人物了。”

    跑在前方,身穿红衣的薛礼听到后方的议论,步伐不由的一滞。

    轰!

    轰!

    轰!

    聚将鼓没有像大家想的那样,随意的敲几下就停止,而是一声接着一声。

    “出大事了!”

    到了这时,不论是薛礼,还是其他人的脑子都出现了这么一个念头。

    出大事了!

    定然是出大事了!

    否则,鼓声不会如此的紧密。

    快!

    快!

    快!

    到了这时,不论是宿醉的士卒,还是一脸抱怨的士卒都不敢耽搁,赶紧穿戴好轻甲,向中军大帐集合。

    整个知北县军营顿时好似炸锅一般,一个个军卒快速的穿戴整齐,在队正的带领下向中军大营聚集。

    司徒刑面目肃穆的端坐在文案之后,樊狗儿和曹无伤等人分列两边。在他的面前放着一个花名册,里面记载了全营官兵的姓名,还有一个巨大的沙漏。

    一粒粒沙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跌落,也意味着时间正在一分一秒的度过。

    “慢!”

    “实在是太慢了!”

    “知北县的军事实在是太松懈了。”

    “如果异域来攻,或者是出现叛乱,后果将不堪设想!”

    司徒刑看着沙漏中所剩无几的沙漏,以及空荡荡的操场,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不喜之色。

    正在这时,一队身穿红衣,背着锅铲的伙头兵竟然最先到达,他们在一员年轻将领的带领下整齐的站在那里,全身上下竟然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锐气。

    樊狗儿等人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诧异之色。

    火头军虽然也是军人,但是在他们心中,就是做饭的厨子。

    没有想到今日,最先到达的竟然是一只火头军,的确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司徒刑的眼睛中也闪过一丝意外,但是他很快的就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对着站在最前方,面如冠玉的年轻将领轻轻的点头。脸上流露出赞赏之色。

    “大人!”

    “此人姓薛名礼!”

    “是一个伙头兵。不过别看他只是一个伙头兵,本领却是不小。武师境巅峰,只差一点机缘就能够成就先天。”

    “牛泓嫉贤妒能,一直压制着他。”

    “到现在还只是一个火长!”

    牛犇见司徒刑的眼睛中流露出赞赏之色,急忙上前说道。

    司徒刑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好似青松一般挺拔的薛礼,面色古怪的说道:

    “用武师境巅峰做伙夫!”

    “真是。。。。。。”

    樊狗儿等人的眼睛中也流露出震惊之色,牛泓的行为,让他们感到震惊的同时,还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难以置信。

    按照薛礼的本事,就算不当兵,在县城也定然能够名扬四方。

    他们想不明白,薛礼为什么如此的坚持?

    “要说这个薛礼也是个汉子!”

    “他和那帮伙头兵是生死弟兄,并且将他们都训练成一支强兵。”

    “现在整个大营,要说战力最强的,不是先锋营,而是薛礼的火头军!”

    “也许是因为他们,薛礼才没有挂印而去吧!”

    牛犇仿佛看出众人心中的疑惑,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恩!”

    司徒刑轻轻的点头,在花名册薛礼的名字后方画了一个圈。

    牛犇不由羡慕的看了一眼薛礼,这是要被重用的节奏啊。

    薛礼遇到大人这样的明主,也算是苦尽甘来。

    站在下方的薛礼,不知众人心中所想,他眼睛的余光看着中军大帐,心中充满了疑惑。

    因为今日坐在帅位上的不是好似黑塔,面容丑恶粗鲁的县尉牛泓,而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一位年轻人。

    平日面色古板,刚正的牛犇站在旁边,有些讨好的为他不停的介绍,虽然隔着很远,但他还是隐隐的听到了自己的和伙头兵名字。

    就在他感到诧异的时候,其他的兵卒也在队正的带领下,来到了操场,不过他们的队伍松散,而且还有很多兵卒并没有穿着轻甲,显然是刚从被窝中爬起来,还有些睡眼朦胧。

    轰!

    轰!

    轰!

    司徒刑看着桌面上已经落尽的沙漏,以及下面混乱的队形,眉头不由的皱起,眼睛中更是流露出一丝不渝。

    松懈!

    实在是太松懈了。

    虽然早有预料,但是见知北县的军备如此松懈。

    司徒刑的心中还是流露出一丝不渝,以及后怕。

    幸亏自己今日视察,如果任凭发展下去。

    知北县军备必定会糜烂到骨子里。

    一旦发生战事,后果定然不堪设想。

    司徒刑的心中又升起一丝愤怒,对那尚未谋面的县尉牛泓,充满了不喜。

    樊狗儿等人看着好似涣散的士卒,眼睛中也流露出一丝不屑。

    这样的军备。

    如此的涣散!

    根本没有战力。

    自己只需要几百人就能将他们全部冲散。

    “这是!”

    几个没有见过司徒刑的校尉,看着端坐在上方的司徒刑,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诧。

    以及一丝说不出的莫名其妙。

    这个家伙是谁?

    怎么胆敢坐在帅位之上,而且还敲响了聚将鼓!

    “诸位将士!”

    “这位是知北县新上任的县尊司徒大人。”

    “还不上前参见!”

    牛犇得到司徒刑的授意,急忙上前,面色冷酷的扫视一圈之后,声音清朗的说道。

    几位校尉对视一眼,眼睛中都流露出犹豫之色。

    县令的官职远在他们之上,而且有统领军政的权利。

    但是,军中事务向来是县尉负责。

    他们都是牛泓的心腹,向来只知县尉,不知县令。

    今日司徒刑突然来袭,让他们顿时有一种措手不及之感。

    这也是因为牛泓不在军营之中,他们好似没了主心骨一般。

    一时间竟然不知是不是应该上前参见。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几个校尉隐晦的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都从彼此的眼睛中看到一丝犹豫。

    一时拿不定主意,他们索性当做不知,有意拖延。

    司徒刑对这种情况早有预料,知道他们在等牛泓营,轻轻的点头。

    樊狗儿小心翼翼的将一枚令牌举过头顶。声音冷冽的大声喝道:

    “御赐的王旗铁牌在此!”

    “诸位还不拜见,想要造反不成?”

    随着樊狗儿的呼喝,曹无伤等人的长剑豁然出鞘,周围的空气都为之一滞,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冷冽。

    “王旗铁牌!”

    “王旗铁牌!”

    “这可是人王乾帝盘亲赐!”

    “见官大一级!”

    “别说是县令亲自降临,就是一介奴仆拿着这枚铁牌,我等也必须恭迎!”

    几个校尉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睛中看到了惊诧。还有一丝说不出的恐惧,以及无奈。

    他们没有想到,司徒刑竟然有王旗铁牌互身。

    他们虽然是牛泓的心腹,更以牛泓马首是瞻,但是并不代表他们想要造反。

    他们也不敢造反!

    知北县孤悬海外,虽然和大乾之间交通不便。

    但是毕竟只是弹丸之地。

    如果他们胆敢造反,恐怕根本用不了几日,就会被天兵平定,或者是大乾的武道宗师或者是圣人轰杀!

    王旗铁牌象征了人王的威严。

    象征了朝廷的威严。

    不可等闲视之!

    就算牛泓今日在此,他也不得不上前叩拜。

    如果司徒刑出示“王旗铁牌”之后,他们还不上前参见。

    那就是大不敬。就是造反,司徒刑完全可以诛杀他们,甚至会连累背后的家族。

    “放肆!”

    “见到王旗铁牌还不拜见!你们想要造反不成?”

    胡庭玉早就见他们不顺眼,见他们还在犹豫,不由的怒声呵斥道。

    几个校尉,看着带有龙纹,说不出威严的令牌,还有面色铁青,手掌已经按在刀柄之上的胡庭玉,那里还敢怠慢。

    急忙上前叩拜。

    跪倒在地,以头触地,一脸的恭敬。

    校尉都跪倒在地,大礼叩拜,士卒自然不敢站立,不大一会,地上就黑压压的跪倒了一片。

    “我等恭迎大人!”

    司徒刑好似没有看到,继续翻看花名册。

    几位校尉知道,这是司徒刑再给他们下马威,但是却不敢多言,只能苦笑一下,彼此头颅低垂,一脸恭敬的跪在那里。丝毫不敢乱动。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