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知北县

    吕老太公眼睛中显出迷离之色,一脸震惊的看着空中。

    一道道龙气在空中凝聚,变成一道道好似云锦,又好似赤霞的云气,隐隐其中仿佛有真龙正在酝酿。

    “气成五色,有龙盘虎踞之形。”

    “这是先祖中记载的王气!知北县只是一个边陲小城,怎么可能有王气,难道是有贵人降临?”

    “或者说此地是龙兴之地?”

    吕太公看着空中,眼睛中流露出震惊之色,一脸的难以置信。

    也不怪吕太公如此的震惊失态。

    而是因为王气实在是太过重要。

    太祖争龙之时,曾有善望气者云:太祖头顶之气成五彩,有龙吟虎啸,必定是帝王之具。

    为了此事,项王曾经派人诛杀太祖。想要将他的气运败坏。

    太祖提前处置,使人重金买通项王身旁的侍卫,这才得以脱身。

    中古之时,有一座雄城名为石头城。

    乃是古国越的边城,更是上古大神象的封地。

    而那时,先秦尚未兴起,天下的宗主国还是大楚。

    楚王身旁有善于望气之士,登高望气,见有五彩之气升腾于越地。

    急忙向楚王进言,说石头城有望气,百年后必定会有王者出。

    楚王大惊,担心有王者影响他的基业。急忙命人将石头城改名为金陵,并且在城池内埋下金银,以泄石头城的王气。

    后百年,果真有王者在此兴起。

    又百岁,先秦一统天下,风头无双。

    秦帝政乘兴游览至此,有谋士为他进言,金陵有龙气,五百年后有王者出。

    秦帝大怒,命人开凿江堤,因淮河之水倒灌,泄尽金陵王气。。。。

    “究竟是什么?”

    “怎么会有王气?”

    吕家太公一脸诧异的看着空中,好似无人一般喃喃自语。

    就在他偷窥龙气的时候,那道龙气也好似发现了他的存在,赤色的龙目中陡然射出一道厉色,不停的怒吼。

    长长的尾巴更是好似开山巨斧一般劈落。

    噗!

    吕老太公下意识的闭上双眼,可就是这样,他的眼角也是出现了一丝殷红。胸口更隐隐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隐痛。

    反噬!

    龙气乃是天下至阳之刚之物,乃是神物。岂容别人窥视?

    司徒刑的气运当中有当朝太祖亲笔所的约法三章铜牌镇压,又有状元气运,和大乾连为一体。

    尚且遭受反噬之力。

    吕老太公虽然是吕氏之后,但是在当朝没有任何功名。

    以一介白身,这么窥视龙气。

    赤龙岂能没有反应?

    “不是王气!”

    “不是龙兴之地!”

    “如果是龙兴之地,老夫窥测天机,这一对眼睛肯定要保不住。”

    吕太公强忍着胸口的剧痛,将眼角的鲜血揩掉,眼睛中流露出了然之色,有些振奋的说道。

    这样的事情,在以前不是没有先例。

    神器自晦!

    龙兴之地关乎未来天下的兴衰。

    故而被天机所庇护。非王者,任何人不得窥视。

    阴阳家的高人有时无意发现龙兴之地,无一例外都会被反噬弄瞎双眼。或者有嘴不能言,有手不能。

    他的眼睛没有事情,这也说明这龙气并不是王地散发。

    “究竟是谁携带了御赐之物?”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青布的家丁急急忙忙的从外面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有些焦急的说道:

    “老爷!”

    “老爷!”

    “县令大人今日一早就出门,已经去了西郊军营。”

    吕老太公的眼睛不由的一滞,他刚才看到的那团王气,正在从西方升腾,他本能的将这两者联系在一起。

    “县太爷真的去了西郊?”

    吕太公唯恐出现纰漏,再次认真的确认到。

    “老爷!”

    “没有错!”

    “小的已经仔细的核实过了!”

    “县太爷带着护卫,在胡大人的陪同下,一起去了西郊。按照路程计算,现在恐怕已经在大营之中。”

    那个家丁重重的点头,一脸肯定的说道。

    “好!”

    “老夫知道了!”

    “你到账房去领些赏银!”

    吕太公面色如常的点头,让人捉摸不透他心中所想。

    “诺!”

    那个家丁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但也没有多想,一脸兴奋的退下,心中捉摸,是不是拿了赏钱就去燕归楼喝上几两小酒。

    “西郊!”

    “司徒刑!”

    “龙气!”

    “这位大人隐藏的够深的。。。”

    “真是不简单那!”

    吕太公看着下人退去,眼睛微眯,流露出思考的神色,过了半晌才有些自言自语的说道。

    。。。

    “王牌!”

    “陛下亲赐的王牌!”

    “不知本官现在是否有资格踏入中军大帐?”

    司徒刑将手掌中的令牌高高举起,让在场的每一个军卒都看到的清清楚楚,这才幽幽的说道。

    这个令牌是乾帝盘亲赐,是对司徒刑的获得北郡状元的褒奖,也是给儒家的一个交代,毕竟按照大乾的惯例,状元都要去翰林院。

    只要熬上几年,自然能够平步青云。

    乾帝盘借着功勋的手,将司徒刑发配到边疆,儒家和司徒刑虽然没有表明什么,但总是心有芥蒂。

    所以乾帝盘除了圣旨之外,还赏赐了一面王牌。

    司徒刑凭借这枚王牌在知北县见官大一级,并可以行使“先斩后奏”之权!

    这个铁牌是给司徒刑的褒奖,也是给儒家一个台阶。

    因为这枚令牌是乾帝盘亲赐,故而上面盘绕着一团纯粹的大乾龙气。也正是因为一团纯粹的大乾龙气,竟然让吕太公以为大地有王者兴。

    牛犇有些诧异的抬起头,他的眼睛中流露出震惊之色。

    王旗铁牌!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司徒刑的身上竟然有王旗铁牌。

    这枚王旗铁牌象征是大乾朝廷,别说是他,就算牛泓见到也得恭迎。

    “恭迎大人!”

    想到这里,牛犇不敢怠慢,急忙躬身行礼。其他亲兵护卫更是不堪,直接跪倒在地,以头触地,眼睛中流露着震惊,难以置信的神色。

    王旗铁牌!

    竟然真的是王旗铁牌!

    凭借这个令牌!

    司徒刑的权利要远大于胡不为,甚至远超历代县令。

    如果司徒刑经营好,完全可以借助地利优势,将知北县变成自己的独立王国。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