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不可能的,他不过是一个正七品。哪里来的胆量?竟然胆敢将成郡王不放在眼里,谁不知成郡王是北郡的天,就算总督在他面前也要矮上三分,定然是在虚张声势!”

    张火儿看着面色狰狞,好似两尊门神的樊狗儿和曹无伤,眼睛不由的收缩,有些求救的看向四周的同袍。

    希望众人能够为他张目,在他想来,法不责众,司徒刑刚上任,定然不敢将这么多军官统统得罪。

    只要阻拦一会,等牛泓来,司徒刑也就不足为虑。

    但是,却没有人理会他的眼神。

    也许是被司徒刑的气势所摄,或者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竟然没有一个人胆敢上前阻止。不论军卒还是军中营正,竟然眼睁睁的看着张火儿被缉拿。

    等他们过神来,想要上前的时候,张火儿已经被按倒在地,背后的轻甲被剥掉,露出因为喝酒有些赤红的后背。

    “打吧!”

    “叫一下,不是英雄好汉!”

    “司徒刑,等我姐夫来,定然让你好看。”

    张火儿被按在地上,眼睛赤红,脸上流露出羞辱之色,有些愤恨的咒骂道。

    曹刿见张火儿到现在还不知收敛,眼睛不由的一冷,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根木棒,当做刑杖狠狠的砸下。落在他光裸的后背之上。

    噗!

    噗!

    噗!

    曹刿恨张火儿口无遮拦,自然不会手下留情,成人手臂粗的木棍破开空气带着风声重重的落下,好似混铁一般打在张火儿的后背之上,发出一阵阵好似击打破布闷声。

    “啊!”

    张火儿只感觉全身骨头好似断裂,全身肌肉因为疼痛不停的收缩痉挛。他的眼睛更是不停的收缩,黄豆大小的汗珠瞬间布满脸颊。

    刚开始他还想忍耐,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但是三杖之后,他所有的坚持都消失于无形,嘴巴大张,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吼声,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好受一些。

    校尉等人听着好似击打在棉花或者破布上的声音。不由的诧异的抬起头,当他们看着全身不停痉挛的张火儿,眼睛中显露出古怪之色。

    怎么声音这么小?

    怎么可能如此的疼痛?

    这表演的也太夸张了吧?

    看来司徒刑也是一个银枪镴枪头。他也害怕牛泓,以及成郡王的权势,这才让人故意放水。

    张火儿如果知道校尉等人心中所想,必定会破口大骂。

    谁装了!

    你全家才在那装!

    你们从哪里看出他放水了?背后这个孙子下手实在是太狠了。

    看似动静不大,也没有用太大的力量,但是却都是内伤。

    用的暗劲,直接商机五脏。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全身肌肉痉挛,根本不顾颜面的大声惨叫。

    “啊!”

    “等我姐夫来,定然饶不得你!”

    “疼死老子了!”

    “你们是死人么?还不赶紧过来救老子!”

    张火儿感受着后背火辣辣的疼痛,以及一股股暗劲在体内肆虐,眼睛不由的怒睁,好似疯虎一般挣扎。

    “这表演的也太夸张了吧!”

    “又不是很痛!”

    “至于么?”

    看着不停挣扎,面色扭曲,眼睛圆睁,血丝好似蚯蚓一般突出的张火儿,几个和他平常有龌蹉的人有些不屑的说道。

    “就是!”

    “张火儿这个家伙虽然官职不高,但也是武徒,全身皮肤好似牛皮一般。这样的力气落在他的后背上,恐怕不会被蚊子叮咬重。”

    “竟然如此夸张。。。”

    “真是!”

    “谁说张火儿是一个混人?”

    “这表情,简直比勾栏院中的表子还是夸张。。。”

    几个军伍之人听着张火儿凄厉的叫声,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讽刺之色。

    但是几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军法司的人看着樊狗儿等人堪称专业的手法,眼睛不由的收缩。脸上更是流露出惊惧之色。

    这哪里是高高的举起,轻轻的放下,这是要将张火儿直接杖毙啊!

    要知道,都是杖刑,但是里面却有很大的学问。

    这也是很多人会提前贿赂衙役的原因。

    棒子高高的举起,声音很大,其实对身体不会形成多大的伤害,最多也就是皮外伤。但是,最害怕的就是这种闷响。

    看似力量不大,实际上却是内伤,对五脏六腑以及骨头等伤害最大。

    樊狗儿这是真的下了死手啊!

    别看张火儿身体壮硕,还有甲胄在身,但是别说三十棒,就是十下,张火儿也要扛不住昏死过去。

    狠!

    真狠!

    这位县太爷定然是一个狠角色。

    这哪里是畏惧牛泓和成郡王的权势,这完全是不死不休。

    正如他们预料的那样,不到十棍棒,张火儿就因为忍受不住疼痛昏死过去。

    曹刿抬头,对着司徒刑投去询问的眼色,司徒刑好似未见,继续向前行走。

    曹刿眼睛不由的闪过一丝厉色,手中的棍棒丝毫不见停顿,重重的砸落在张火儿的脊背上,一股股暗劲在他的体内肆虐。不停的破坏经络,以及内脏。

    一丝丝暗红的鲜血从张火儿的嘴巴中溢出,在这样打下去,必定会被活活的杖毙。

    围拢在四周的士卒以及校尉眼睛中都流露出一丝不忍,但是司徒刑全身气势好似龙虎一般,说不出的威严。

    竟然没有一个人胆敢上前求情。

    嘭!

    嘭!

    嘭!

    曹刿的棍棒不停的下落,张火儿的后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血肉模糊。就在众人以为张火儿会被活活杖毙的时候。

    司徒刑轻轻的举起自己的手掌,示意曹刿停下。

    众人不由的在心中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张火儿背后的伤势十分吓人,没有几个月的静养别想下床,但是命总算是保住了。

    “前进!”

    司徒刑斜了一眼血肉模糊的张火儿,面色不变的继续前进。

    也许是因为被他的威势和冷酷所摄,竟然没有一人胆敢上前阻拦,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司徒刑已经到了中军大帐之外。

    中军大帐是整个军营的核心,在整个军营的最中央位置,四周有几个军帐环抱,成保护的姿态,更有十几个亲兵,十二时辰不停的巡逻。

    守卫中军大帐的士卒见司徒刑靠近,本能的想要举起长枪阻挡。

    “大胆!”

    “这是知北县的现任主官司徒刑,尔等岂敢阻拦?”

    胡庭玉面色阴沉的走出,手掌按在长刀之上,大声怒吼道。

    “中军重地!”

    “没有令谕!”

    “没有手,任何人不能靠近,否则以冲击中军论处!”

    守卫在中军的牛犇看着司徒刑还有胡庭玉,眼睛中流露出一丝犹豫,但是仍然恪守自己的职责,丝毫不让的说道。

    “这是县尊!”

    胡庭玉看着长枪竖起的亲卫,眼睛中流露出震惊之色,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就是县尊!”

    “没有令牌也不能通行!”

    牛犇看着身穿青衣的司徒刑,眼睛收缩,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国有国法!”

    “军有军规!”

    “请不要为难标下!”

    司徒刑看着身体挺拔,好似青松一般,就算面对胡庭玉和自己也没有任何动摇的牛犇,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奇光,有些好奇的问道:

    “你在军中担任什么职务?”

    胡庭玉一脸头疼的看着牛犇,见司徒刑发问,这才有些无奈的说道:

    “他本是军法官!”

    “因为不合群,被牛泓发配到这里到守卫!”

    “不合群!”

    司徒刑看着好似青松,面色冷峻的牛犇,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玩味:

    “是太坚持原则了吧!”

    胡庭玉见司徒刑看破,也不隐瞒,轻轻的点头。

    “的确如此!”

    “他曾数次顶撞牛泓,并且上,希望上峰能够制裁。”

    “但是都石沉大海,不知道为何,这件事传到了牛泓的耳朵里。”

    “这才有了今日!”

    司徒刑脸色幽幽,有些冷冷的的说道:

    “排除异己!”

    “打击报复!”

    “咱们这位牛大人,背景很深,连军法司都奈何不得!”

    “军法官守护中军大营,这恐怕不是重用吧?”

    “这是羞辱!”

    “这是赤果果的羞辱!”

    跟在司徒刑身后校尉等人,面色不由的一变。

    不知为何,他们心中竟然有着一丝不好的预感。眼神下意识的看向大寨方向,希望牛泓得到消息,可以赶紧赶。

    当然,他们也知道,这只是一种奢望,就算牛泓得到消息,从勾栏到这里,少说也得半个时辰。

    这半个时辰,足够司徒刑做很多事情了。

    “大人虽然是县令,但还请出示令谕或者是圣旨,否则末将职责所在,不能让大人靠近中军大帐!”

    牛犇身体挺得的笔直,认真的看着司徒刑,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

    军法官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他实在是没想到司徒刑不仅没有生气,反而问他的姓名。虽然诧异,但还是如实说道。

    “末将牛犇!”

    司徒刑不仅没有因为牛犇的行为感到生气,反而轻轻的点头。眼睛中流露出赞赏的神色,他的手掌轻轻的伸到怀中,将一枚用青铜铸造,雕刻着篆,在边角有着龙纹,有着说不威势的令牌高举。在众人看不见的空中,一丝丝赤色的龙气升腾起来,竟然在空中形成一道道龙纹。好似神龙一般在空中翻滚,好似正在翻云覆雨一般。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