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法士!”

    司徒刑眼睛中流露出一丝奇光,经过一年多的努力,他不仅成功的考取了功名,获得了官身,而且他的法家境界也达到第二级“法士”。

    法士虽然和法子只有一层境界的差别,但是司徒刑感觉,却有着天壤之别。

    毕竟法子只是获得了真法种子,获得了法书包网.bookbao2的认可,成为了“法家”中的一员,可以借助飞法书包网.bookbao2的一部分力量,或者是借助斩仙飞刀的锐利而进行斩杀。

    但在司徒刑看来,这种借用的力量十分的有限。

    更像是程序员在系统中预留了后门,从而能够让法家弟子暂时获得某种权限。但这种方法虽然诡秘,但是终究不是正道。

    但是法士则不同。

    因为取得法士成就的法家弟子,必定是镇守一方,或者是获得了某种权柄。

    如果说,法子的权限是后门系统。

    那么法士的则是光明正大,更像是系统的主人。只是比一般的主人不同,司徒刑在程序方面跟更是半个专家,故而能够将系统的性能优化到最高。

    轰!

    随着最后一丝法家力量被吸收,司徒刑识海中的真法种子好似饱和一般,不停的摇晃,好似喝醉了,又好似正在打着饱嗝。

    一抹好似嫩芽的翠绿从真法种子的裂痕中探出,和普通的嫩芽不同,这一抹嫩绿上有着很多好似锁链的图案。更有着肉眼可不见的秩序之力在嫩芽四周震荡。在空中形成一道道好似涟漪的波纹。

    也正因为真法种子的异变,司徒刑感觉他和法书包网.bookbao2的关系越发亲密,就连空中的龙气也对他流露出亲昵之色。好似丝带一般缠绕在他的身上。

    。。。

    就在司徒刑成就法士的一瞬间。

    不论是正在巡检衙门的胡庭玉,还是在学政府的傅举人,亦或者是吕家,王家等高门大户的家主,心中都不由的升起一丝惊惧。

    他们都下意识的看着空中,虽然没有任何发现,但是他们心中却有着一丝奇妙的感觉。

    那就是知北县不再是以前的无主之地。

    现在的知北县已经有了新的主人,如果他们胆敢继续放肆,必定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怪哉!”

    “怪哉!”

    “真是怪哉!”

    “这种情况前所未有,究竟是为什么?”

    站在自己家后花园,穿着儒服,须发洁白的吕公看着空中,眼睛中流露出迷茫之色,有些震惊又有些狐疑的说道。

    “老爷,我还以为这个世上,就没有你不知道事情呢?”

    一头银发,脸色和煦的吕老太看着面色中流露出迷茫之色的吕老太公,有些打趣的说道。

    “吾虽然善卜,更善观人,但终究不是神佛。怎么可能无所不知?”

    “不过,今日之事真是怪异。”

    “不知为何,老夫心头竟然有惊惧之感。”

    “真是怪哉。”

    吕老太公看着打趣的发妻,也不生气,笑着解释道。

    “刚才听下人说了,新上任的县尊已经到了县衙。”

    “你说是不是因为他的缘故?”

    吕老太有些好奇的说道。

    “老夫也听说了!”

    “应该是如此。”

    “不过上次,胡不为上任之时,也没有这等威势。不知,这位新任的县太爷有何能耐,竟然让老夫心中升起波澜?”

    吕老太公眼睛中流露出思索之色,过了半晌才认真的说道。

    “找个机会。”

    “老夫定然要为他相上一相。看看他的气运运道究竟如何?”

    吕老太有些无语的看着吕老太公。

    吕老太公什么都好,就是痴迷于相法,他不仅喜欢给别人看相,也喜欢给自己的家人看相,但是让吕老太最难以接受的是,吕太公竟然说自己的大女人有凤命!

    因为这个缘故,吕老太公竟然替大女儿推掉了数门亲事。

    用吕老太公的话说,那些男子根本没有资格娶自己的女儿,如果强行娶之,定然会夭寿,他可不想让自己的女儿背负克夫的名声。

    这可是逾制,更是大逆不道之言。

    如果被三法司的人听到,轻则会流放,重则全家都要问斩。

    好在,吕老太公也是精明之人,从来未曾在外面说过。

    倒是因为女儿的亲事,得罪了知北县数个豪族,其中就有知北第一公子之称的李承泽!

    也不知道李承泽从哪里知道,自己家女儿生的貌美贤惠,主簿李大人数次托人向吕太公说媒。

    按照吕老太的意思,李承泽家境优越,而且文章也是不错,虽然年前因为人妻的事情有些污名,但是只要真的把心思放在家里,也是一个良配。

    但是吕老太公死活就是不同意,并且断言,李家的富贵持续不了多久,李家父子都有断头之难。

    他是不会同意将女儿嫁给将死之人的。

    有道是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也不知道是怎么事,这句话就传到了李氏父子耳中。

    不仅亲事没有结成,还结成了仇家。

    想到李氏父子的刁难还有私下的小动作,吕老太的眉头不由的轻轻皱起,有些唏嘘的说道:

    “当家的!”

    “我们现在还是想怎么避开李家才是。”

    “李家是城里的名门大户,在知北县已经经营数代,枝繁叶茂。而且李博伦还在衙门当差,位列主簿。”

    “我们吕家根本斗不过他。。。”

    吕老太公想到李家父子的刁难,脸色不由变得黝黑,有些愤恨的说道:

    “哼!”

    “李家不过是一个地方小族!”

    “如果不是我吕家落难,他安敢如此放肆!”

    吕家老太见吕太公面色难看,急忙安慰的说道:

    “当家的!”

    “仅是不同往日!”

    “现在不是先秦!”

    “我们吕家也不是当年的相国府!”

    “吕相之后,我们吕家的荣光早就不在。”

    吕老太公的脸色更加的难看,过了半晌他才幽幽的说道:

    “哼!”

    “妇道人家懂什么!”

    “我们吕家虽然没落,但也曾经是最顶尖的豪族,岂是李家这种破落户能够高攀的。”

    “而且雉儿,命格尊贵,将来必定能够母仪天下!”

    “嫁给他李家,岂不是明珠蒙尘?”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