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竟然舍弃狼魂,自己逃跑了!”

    “也算有些手段!”

    看着落在地上的衣服,手鼓,还有不知道所踪的狼头祭祀,司徒刑狠狠的淬了一口,有些咒骂的说道:

    “这次算你跑的快!”

    “如果下次遇到,必定将你斩杀于刀下!”

    。。。

    没了狼头祭祀的指挥,狼群顿时大乱,在白猿和樊狗儿合力驱赶之下,留下一地狼尸,溃散而逃。

    樊狗儿等人也不追赶,将伤者包扎,死者掩埋,留下标记,等以后有能力的时候在拾骨迁坟。

    司徒刑看着新增的坟头,心中怅然,眼睛里流露出幽幽之色,最后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

    昨日还在一起喝酒!

    鲜活的生命就这么没了,真是让人唏嘘无常。

    倒是樊狗儿等表情要淡然不少,他们是游侠,本来过的就是刀口舔血的日子。

    有争斗!

    就会有伤亡!

    也许明天死亡就会降临到自己的身上。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活好每一天。

    车队在白猿的带领下继续前进,也许因为刚才的杀戮,路上的野兽,妖兽已经死伤大半。

    直到营地,都没有再遇到袭击。

    营地是商道上的特殊存在。

    这里不仅有物资补给,还有少量的人类士兵驻扎。

    妖族和巫族对此也早有默契,那就是可以袭击商道上的行人,但是却不能袭击营地。

    也正是这个原因,营地相对来说要安全不少。

    商人或者行人,大多会选择在营地过夜。

    当司徒刑的车队抵达营地的时候,月亮已经上了柳梢。

    营地是一块平摊的岩石,离对面足足有数丈高。上面有几栋相对简陋的建筑,可以供来往的行人休息。

    在平台的中央,是一个巨大的篝火。十数个商人打扮的行人,还有武士围坐在篝火旁,天南地北的聊着家常。

    红彤彤照亮半片天空,在黑暗中显得格外的刺目。

    几头好似铁背苍狼的妖兽徘徊在营地四周,但是却不敢攻击,只是时不时发出一阵阵让人胆寒的呜咽。

    除了铁背苍狼,黑暗中更仿佛还有一些的别的妖兽在不停的撕咬,时不时发出刺骨的叫声。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但是营地里的人显然对此已经早就习以为常,毫不在意的在篝火旁烤着牛肉,羊腿等物,还有的商旅,拿出甘冽的白酒,大口的朵颐,说不出的豪爽。

    因为有驻军的关系,妖兽是不敢袭击营地的。所以,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害怕的神色,反而眼睛里隐隐有着一丝不屑。

    当司徒刑的车队到达的时候,正在吃喝的商人下意识的抬起头,眼睛中都流露出惊讶之色。

    一则,夜晚的蛮荒危险无比。很少有人会选择在夜间赶路。

    二则,司徒刑的机关车实在是太过扎眼。用铁木制作而成,好似蛮荒巨兽一般的机关车,别说是蛮荒,就是北郡也是少见。

    能够拥有这样机关车的人,定然非富即贵!

    绝对不是常人。

    感受着刺骨的杀意护卫商人的武士不由的面色大变,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兵器,仿佛只有那一丝冰冷,才能让他们感受到久违的温暖。

    更有人调整好姿态,如果司徒刑等人胆敢有什么不轨,他们必定会暴起杀人。

    “什么人!”

    “可有通关文?”

    一个身穿甲胄的军官站在高台上俯视车队,当他看看到巨大好似蛮兽一般的机关车时,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艳羡之色,但还是满脸警戒的问道。

    “北郡状元,大乾镇国司徒刑大人,正在赴任途中!”

    樊狗儿上前,将一份文从寨门缝隙中递了过去,大声说道。

    “司徒镇国!”

    “竟然是司徒镇国!”

    “没想到在这荒山野岭竟然能遇到司徒镇国。”

    “真是我等的造化!”

    守门的将军还没有做出反应,围坐在篝火旁的商人却好似炸锅一般,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谁说不是!”

    “出发前听说,司徒先生要去知北县为官。”

    “没想到在这里能够遇到。”

    “如此说来,咱们和司徒先生正好同路。”

    “司徒先生担任知北县的县尊,掌控北郡和大乾的门户,真是少年有为。”

    守门的官兵验证文之后,不敢为难,急忙打开大门,请司徒刑等人进来。那几个商人也识趣的让开位置,让游侠儿在火堆旁烤暖冰冷的身体。

    更有人拿出美酒,请众人品尝。

    但是游侠儿的情绪还是有些低落,就连最喜欢喝酒的曹无伤都没有饮酒。今天的伤亡,对他们触动不小。

    也让众人再一次见识了蛮荒的残酷。

    在这里没有法律,没有道德,有的只有实力。

    实力不够强大,注定会被淘汰。而淘汰的结果就是死亡。

    如果,今日自己的实力再强大那么一点点,是不是结局就会发生改变?

    每一个人的眼睛中都燃起了仇恨的火焰。

    变强!

    变强!

    变得更为强大!

    让敌人绝望的强大!

    在现实的刺激下,不论是樊狗儿,还是曹无伤等都暗暗的攥紧拳头,一脸的倔强。

    血仇!

    只能用血来洗刷!

    司徒刑感受着众人心态的变化,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唏嘘,还有着一丝说不出的满意。

    有人伤亡是悲伤的。

    但是伤亡却激发了众人心中的斗志。好似一个鞭子,不停的鞭策众人前进,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又是好事。

    但是如果让司徒刑重新选择,他还是希望这样的悲剧不要在发生了。

    毕竟在司徒刑的眼中,生命是最宝贵的,也是最值得敬畏的。

    司徒刑没有下车,白猿因为是异类,唯恐引起没必要的误会,司徒刑的车厢又足够的大,司徒刑索性让他在自己的车厢内休息。

    晚上所需的茶饮,吃食,自然有人送到车厢之内。

    司徒刑也接着这个功夫,和白猿进入了深入的交流。

    也让司徒刑对蛮荒的形势有一个全新的认识,妖族,巫族,妖兽!

    这三股势力主宰着蛮荒。

    今日袭击自己的,就是巫族!

    而且还是一位以诡秘著称的巫族祭祀!

    他们拥有强健的体魄,炫目的战技,更有着神秘莫测的巫术。

    今日自己斩杀如此多的铁背苍狼,并且逼迫狼头祭祀燃烧狼魂才得意保命。

    按照巫族睚眦必报的性格,以后定然还会趁机报复。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