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一身青衣,头戴斗笠的白猿发黄的眼睛中也流露出凝重之色。

    他好似受到了某种惊吓,身形竟然倒摔,手中长剑好似下意识的挥舞,但是就这样一个看似随意的举动。

    却打在曹无伤剑法的某个节点上。

    曹无伤的剑势竟然好似被打中七寸的长蛇,瞬间没了刚才的威势。

    却将曹无伤的剑势化为无形。

    “运气?”

    “是蒙的的吧?”

    “这怎么可能?”

    曹刿等人看着踉踉跄跄,好似随时可能跌倒,手中长剑无意识的乱挥,但却总能将曹无伤的剑法化于无形的白猿。

    眼睛不由的大睁,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

    但是他们随即否定了这种想法。

    一次可能是运气!

    两次可能是运气,但是都是如此。那就不是运气的缘故了!

    则是实力!

    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头看似站立都站立不稳的猿猴,竟然有如此的实力。

    “繁星点灯!”

    曹无伤的长剑快到了极致,空中陡然出现无数的光点,好似繁星,又好似万家灯火,众人的眼睛里不由的流露出迷醉之色。

    美!

    实在是太美了!

    但是如同自然界中的毒蛇,越是色彩斑斓,那么其中蕴含的危险就越发恐怖。

    曹无伤的剑法就是如此。

    他的剑法好似繁星,又好似万家灯火!

    能够唤醒人们心中对美最纯真的渴望。

    但是当人们迷醉其中之时,就是被长剑割破喉咙的时候。

    白猿好似醉倒在地,身形在地上翻滚。手中的竹剑以难以想象的姿势探出。

    直刺曹无伤的手腕。

    简单!

    直接!

    却非常有效!

    如果说曹无伤的剑法是由简入繁。

    那么白猿的剑法就是由繁入简。

    简简单单的一个直刺,却让曹无伤漫天的剑雨化于无形。

    曹无伤有些难受的收剑后退。

    他不得不退!

    因为白猿的剑,看似简单,却是攻其必救。

    如果他不放弃后退,手腕必定会被竹剑刺穿。

    繁花似锦!

    曹无伤眼睛中流露出屈辱难受的神色,手中的刚剑震动,发出嗡鸣之音,在空中留下一道道真假难辨的虚影。

    但是白猿好似未见,还是直直的一剑刺出。

    就是这看似普通的一剑,却让曹无伤不得不退。

    他无往不利的快剑,在白猿面前,竟然有一种畏手畏脚的感觉,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憋屈。

    “奕剑术!”

    “如同棋奕之术,料敌于先。”

    “后发而先至!”

    “我们都被他的外表欺骗了!”

    “他擅长的根本不是醉剑,而是奕剑术!”

    司徒刑踏在机关车之上,看着白猿和曹无伤的剑斗,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神采,有些赞叹的说道。

    “大人!”

    “老曹不是对手!”

    “某家请战!”

    樊狗儿看着曹无伤被白猿的剑法压制,处处被动,主动请求出战道。

    “你用的奇门兵器,并非长剑!”

    “那白猿恐怕不会和你比试。”

    司徒刑转头,看着樊狗儿腰间的流星锤,又看了看全身毛发雪白,头戴青竹斗笠,好似老翁一般白猿,笑着说道。

    “那可如何是好?”

    “曹无伤在我们当中剑术最为出众,就算曹刿也没有把握一定胜之。”

    “这白猿剑术独特,好似能够料敌于先,善破各路剑法。”

    “恐怕曹刿出战,也占不到便宜。”

    樊狗儿看着在空地中窜纵跳跃,手中竹剑好似棋奕一般点出,好似闲庭信步一般的白猿。又看了看脸色有些苦涩,眼中流露出难受之色的曹无伤,有些为难的说道。

    樊狗儿在心中衡量再三,最后还是上前硬着头皮跟司徒刑说到:

    “大人,非是属下不尽力,而是白猿的剑法太过独特,恐一时难以拿下,白猿一族最是好酒!”

    “不如就给他些许好酒,打发了就是。”

    “免得误了时间,错过了营地。”

    司徒刑看了一眼面色羞赧的樊狗儿等人,脸上流出一丝奇怪的笑容,反问道:

    “你们这就放弃了?”

    樊狗儿被司徒刑问的一愣,虽然心中还是有着不甘。但是想到白猿剑术的高超,他还是无力的垂下了脑袋。

    “白猿的剑术实在是太高。”

    “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不是对手?”

    “谁说的!”

    司徒刑看着垂头丧气,好似丧家之犬,又好似战败公鸡的樊狗儿,不由好笑的问道。

    樊狗儿诧异的抬头,见司徒刑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竟然一脸的笃定。

    他以为是司徒刑是文官,不懂得武者之间的实力差距,顾不得丢了颜面,认真的解释道:

    “大人!”

    “白猿一族得天独厚。天生就是好的剑客,而且还得到了青莲剑仙的真传。”

    “别看他们是妖族,但是论剑法的造诣,并不在神都有名的剑客之下。”

    “这一头老猿,应该是游历天下,在烂柯山得到过一部分的传承,故而他的剑法中带有一丝棋奕的算计。”

    “也正因为此,曹无伤才被他压制。根本没有反盘的可能。”

    “在我等中,在剑道上造诣最高的是曹刿!”

    “其次就是曹无伤。”

    “但是就算曹刿要想战胜曹无伤,也需要千招以上,并且不会如此的轻松写意。”

    “这等剑法,就算放在北郡,也是一等一的存在。”

    “恐怕也只有剑豪连城能够压他一头。”

    “故而我等剑法真的不是这头老猿的对手。”

    那头通体雪白的猿猴好似也听见了樊狗儿的话语,嘴角不由的上翘,充满了得意。

    当他听到剑豪连城的名字时,眼睛里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不屑。

    仿佛将他和连城的名字放在一起,对他来说是天大的侮辱。

    司徒刑将自己的头颅垂下,看着满脸羞赧的樊狗儿,曹刿等人也是低下自己的头颅,显然对樊狗儿的话十分赞同。

    论剑术!

    这头老猿,真的在他们之上。

    一对一的搏杀,他们根本不是对手。

    一拥而上,那又不符合剑斗的初衷,而且这里是蛮荒,本就是妖族的地盘。如果惹恼了擅长剑术的白猿一族。

    让他们群起而攻之。

    就算司徒刑是朝廷的官员,拥有人王的圣旨,其他游侠儿都是以一敌十的好手,恐怕也难以活着走出蛮荒。

    司徒刑看了众人一眼,没有立即说话,而是从机关车上走下,在路边随着的折了一根树枝,并且用手掌将上面的绿叶分叉去掉。只留下细长柔弱的枝条。

    “这?”

    樊狗儿有些震惊的看着手拿柳树枝条,好似乡间童子一般随意挥动的司徒刑,不知他要做什么?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