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一群乌合之众。”

    看着一个个匍匐倒地的流寇,樊狗儿眼睛里流露出不屑之色。

    在他看来,这些流寇明显缺乏训练,装备也是破旧。

    只要他愿意,他一个人就能将他们屠尽。

    先天高手,都是百人敌,而且是那种训练有素的军队。对付这种流寇,樊狗儿可以轻松的斩杀数百人。

    樊狗儿看出了对面的深浅,其他游侠自然也明白。

    脸上陡然都流露出轻松之色。

    啾!

    啾!

    啾!

    又是几声弓弩响,数个衣着寒酸的流寇被钉死在地上。

    这些流寇还没等靠近车阵,就已经流矢射死了数十人,还有不少重伤倒地,不停的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看的山坡上的头领不由的眼角崩裂,心头大为痛惜,就算蛮荒人命不值钱,一次性的死亡这么多,对他们来说,也是不小的损失。

    更何况,流寇根本就没有接近车阵。

    但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就算心中再是痛惜,他们也不得不挥舞手中的令旗,让更加精锐的流寇出动。

    “杀!”

    “杀!”

    “杀!”

    樊狗儿等人对视一眼,都从藏身之处冲去。

    樊狗儿是先天武者,曹无伤等人略差一筹,但也都是武师境巅峰,以一敌十的存在。

    也真不知道,刘季是如何将这么多人才聚集在一起,只能说气运雄厚。

    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这些人才没有成为他大业的基石,反而白白的便宜了司徒刑。

    “杀!”

    樊狗儿前进一步,手中的流星锤抡圆,带着巨大的力量砸落。

    轰!

    数个流寇躲避不及,被流星锤砸个正着,顿时血肉模糊,眼见是活不成了。

    “杀!”

    一个流寇见樊狗儿的流星锤砸落,身体一滞,以为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身形跳跃而起,好似狸猫一般向樊狗儿扑去。

    但是他却小瞧了樊狗儿。

    只见落在地上的流星锤在铁索的牵引下,陡然好似活了过来。巨大的铁球在牵引力的作用下,快速的向前撞击。

    那个流寇看着眼前越来越大的铁球,不由的流露出绝望之色。

    嘭!

    铁球撞在流寇的身体上。

    巨大的力量不仅破坏了他的脏器,并且好似保龄球一般,将他的身体重重的击飞。在空中留下一道道血痕。

    弱!

    实在是太弱了。

    这些流寇在常人看来都是穷凶极恶的存在。

    但是在武师境和先天武者面前,却好似婴儿一般脆弱。

    就算他们徒手也能轻易的格杀数十人,甚至百人。

    “嘭!”

    “嘭!”

    “嘭!”

    其他游侠,虽然不如樊狗儿强悍,但也都是武师境强者,共同出手,那些流寇根本就没有反击的能力。

    嘭!

    一个流寇被曹无伤一脚踢飞,他的身体在空中好似风车一般翻滚。站在地上的流寇躲避不及,瞬间被砸到两三个。

    嘭!

    嘭!

    嘭!

    曹刿手中的长剑化作一道道白光,一个个流寇捂着自己的脖子,满脸的绝望。

    他们的脖子不知何时被长剑划破,炽热的鲜血好似决堤的江水奔涌而出,瞬间染红了地面。

    嗷!

    全身肌肉隆起,好似巨人一般魁梧的周柯巨大的拳头好似打桩机一般落下。

    一个个流寇的胸骨被打碎,身体瞬间干瘪。

    一丝丝黑色的鲜血,还有内脏碎片从口鼻处渗出,说不出的恐怖。

    杀戮!

    不停的杀戮,十多个游侠好似不知疲惫的机器,他们或者用锤头,或者是用长剑,或者用拳头,结束了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看着一个个沐浴在鲜血中的武士,流寇第一次感到了恐慌。

    “魔鬼!”

    “这些人才是魔鬼!”

    恐惧的情绪在他们当中蔓延,别说是他们,就连站在高处密切观察战局的头领们也流露出恐惧之色。

    他们能够成为头领,除了心狠手之外,就是实力强悍。

    但是按照他们的实力,也不过是武师境。

    和先天武者有着云泥之别。

    一个先天武者可以轻易的斩杀十个武师境!

    他们彼此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恐惧和退缩。

    就算他们倾巢而出,也战胜不了一个先天武者。

    更何况,其他的游侠无一不是武师境。

    面对这样的力量,他们没有任何取胜的把握。

    残酷的现实,好似一盆冷水,泼在他们的头上。

    心中的贪婪顿时消失于无形。

    他们现在考虑的是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

    大头领面色难看的注视着战场,不过是茶盏功夫,流寇已经死伤大半,但是对方却没有一个伤亡。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再多的蚂蚁也咬不死一头大象。

    轰!

    樊狗儿手中的铁锤横扫,巨大的力量将数个流寇撞飞,巨大的铁链横飞,更有几人躲避不及,被缠绕住,巨大的铁链好似蟒蛇一般收缩。

    坚硬的骨头在这样的巨力面前,发出令人心酸的声音,最后轰然断裂。没有骨头支撑的流寇好似一个个破碎的麻袋,瘫软在地上,没有了任何声音。

    “流星锤!”

    看着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尸体,流寇首领的眼睛中流露出愤恨之色,但是他却不敢上前。

    流星锤是一门奇门兵器,很少有人能练到出神入化。

    但是能够将这门兵器练到出神入化境界的,无一不是高手中的高手。

    就算同阶,也难以战胜。

    曾经有人问李小龙,拳击和中国功夫有什么样的区别?

    李小龙说,拳击就像是棍棒,是直来直去的。而中国功夫就像是流星锤,他可刚可柔,还能伤人于无形。

    这是非常高的一个评价。

    是对中国功夫的赞誉,也是对流星锤的赞誉。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就算在大乾这个武道昌隆的世界,真正能够将流星锤练好的人并不是太多。

    樊狗儿能有这样的境界,不得不让人感到心折。

    他的境界还比樊狗儿差上不上,定然不是对手,所以他不敢上前,只能站在高处,恨恨的咒骂。

    司徒刑站在机关车的顶部平台,看着游侠儿如同出匣猛虎一般收割流寇性命,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赞赏之色。

    这些游侠儿不仅实力强悍,而且都是见过血的。

    无一不是精英,自己获得这些人的效忠,真是佼天之幸。

    也是因为自己刚刚得到状元,获得了人王敕封,气运正隆的缘故,否则按照自己的气运,真未必能够收服。

    想到这里,他看向樊狗儿的目光越发的满意。

    樊狗儿真是自己的福将。

    不仅自己实力强悍,更是带来了这十多个游侠,让自己的羽翼变得丰满起来。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