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知北县虽然面积不大,人口也不是很稠密,但是地理位置十分的重要,是连接外域和大乾的门户。

    也是司徒刑的第一块领地。更是他的起家之地,也是他的根基。

    自然不能大意马虎,再接到圣旨的几日里他连续给金万三还有杨寿传。

    一个个机关信鸽落在总督府。

    司徒刑对知北县的现状也有了一个细致的了解。

    按照他现在掌握的信息分析,知北县的情况不容乐观,甚至要比想象的还要糟糕。

    因为玉机子和城隍大战的关系,整个知北县的水气都抽干,整个知北县颗粒无收。知北县的大户,还有粮商趁机搜刮周边县市的粮食,囤积以待高价。

    还有无生教趁机传道,宣扬“天下男子为兄弟,天下女子为姐妹”的理论,蛊惑民心,想要趁机作乱。

    更有恶神趁机作乱,向民众索要血食。

    外域的一些流寇和藏在深山中的巫族也趁机掠夺,更是在边境之上建立堡垒,好似钉子一般契在大乾的土地上。

    整个知北县就好似一个即将喷发的火山。

    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认知,胡不为才趁机挂印而去。

    现在的知北县在傅举人,胡庭玉等人的把持镇压下,勉强没有出现大的乱子。

    但是如果不妥善解决,知北县必定会出现暴乱。

    巫族和外域趁机入侵,大乾必定疲于应付,说不得就可能吃个大亏。

    到那时,就算司徒刑有心拨乱反正,恐怕也是不容易。

    司徒刑眼神幽幽,不知为何,他从中嗅到了阴谋的气息。

    诸神大战,耗尽水气,可以说是巧合!

    粮商趁机囤积,可以说人性本恶!

    无生教妖言惑众,蛊惑民心,乃是民心不稳。

    一件事是巧合!

    两件事是巧合!

    但是巧合的多了就不是巧合了。

    司徒刑仿佛看到了一只大手,正在背后操纵着一切。虽然不知他的目的是什么,但是知北县按照这个发展必定会乱起来。

    “必须尽快履新!”

    “将混乱的局面镇压下来!”

    “否则必定会出的大乱子!”

    司徒刑想到随时可能失控的局势,眼睛里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焦急。

    有了这个认识的司徒刑自然不会在北郡多呆,而且,圣旨上对于他履新也有要求,显然朝中诸公也闻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故而命令司徒刑火速继任。

    当然这有可能是功勋的阴谋,毕竟知北县现在是一个巨大的火坑。他们恨不得司徒刑马上置身其中。

    。。。。

    不论是阴谋,还是现实,都由不得司徒刑拖拉。

    没有几日,总督府门外就出现了一个长长的车队。

    打头的是数匹骏马,披着铠甲,手持流星锤,身体魁梧好似铁塔一般樊狗儿端坐其上,眼睛如刀的看着前方。

    曹刿,曹无伤,周柯等十数人都穿着轻甲,分布在车辆的左右前后,隐隐形成保护的姿势。

    司徒刑端坐在中央最大的机关车之上。

    这辆机关车是总督府的珍藏,通体用熟铁打造,泛着乌光,侧壁更是出奇的坚固,就算被巨大的飞石撞上,也不会崩塌。

    整个机关车外表狰狞,两个巨大的撞角好似洪荒魔牛的犄角直冲云霄,看起来好似一头来自远古的凶兽。

    当然机关车优良与否,除了坚固安全之外,最主要的还是速度。

    机关车中有一个巨大的燃烧反应炉。

    赤色好似玛瑙的晶石在反应炉中熊熊的燃烧,释放出难以想象的光热。

    这些光和热被传动系统传递到机关车的每一个角落,形成强大的动力。

    轰!

    轰!

    轰!

    反应炉燃烧,释放出难以想象的力量。大量好似云雾的气体从机车的孔隙中排出,看起来好似魔牛的鼻息。

    红色的宝石亮起,好似魔牛的两个猩红巨眼。

    机关车在反应炉的推动下,开始慢慢的移动起来,刚开始他的速度很慢,但是随着反应炉的燃烧,越来越度多的力量被释放。

    在这源源不断的的动力推动下,机关车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据说此机关车全速行驶,可以日行千里,夜行八百。

    速度远远在普通马匹之上,而且机关车和骏马不同,他根本不知道疲惫,只要能够确保晶石充足,机关车可以永远的运行。

    这是骏马没有办法做到的。

    司徒刑端坐在巨大的车厢内,面前的食案上放着水果,酒水等物,但是他却没有取用的性质。

    昨夜总督霍斐然和他促膝而谈。

    说的最多的就是知北县的局势,知北县在胡不为那个贪官的治理下,已经糜烂到骨子里。

    内忧外患之下,局势非常的不好。

    随时都可能崩溃,霍斐然已经开始调动军队,一旦有风吹草动,大军就会好似江河之水一般倾泻。

    但是到了那时,不论是外族,还是巫族,或者是百姓,都要遭受刀兵。

    可以预见,等霍斐然的大军横扫,必定是知北县前所未有的劫难。

    该死的人不少,但是不该死的人更多。

    饿殍遍野!

    血流成河!

    这两个成语将不再是形容词。

    而是会真实发生。

    想到未来即将发生的惨事,饶是司徒刑两世为人,也感觉自己的后背一阵阵的发麻,不寒而栗。

    总督霍斐然也是一脸的沉重,数次规劝司徒刑。

    不要去知北县履新!

    他会上人王,或者是在北郡为他安排一个职务。

    但是司徒刑都毅然的拒绝了。

    一则,这是人王的圣旨,代表了人道的威严。即使如同霍斐然所说,但是必定会给人王留下不堪重用的想法。

    第二,他也有着一丝期盼,希望自己能够尽快拨乱反正,把局面控制下来,从而保住一县性命。

    “希望来的及!”

    “为了这一县人的性命!”

    “吾不介意杀戮!”

    司徒刑的眼睛微眯,流露出刺骨的煞气。四周的温度不由的一低,围绕在马车四周的游侠儿脸上不由的流露出惊诧之色,但是他们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好似众星捧月一般,将机关车围绕在中央。

    “驾!”

    “驾!”

    机关车的速度很快,很快就消失在北郡的街头。这也代表着司徒刑在北郡的传说暂时告一段落。

    成郡王和张玉阶等人也可以长松一口气,继续自己的谋划。

    但是司徒刑,真的会如同他们预想的那样沉沦么?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