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陛下早有旨意?”

    站在朝堂之上的大人眼睛不由的收缩,心中快速的权衡利弊。然后下意识的看向尚省大臣。

    好似在说,既然陛下早有决断,你为什么不知声?

    尚省大臣一脸的淡然,老神在在的站在那里,好似根本没有看到众人不满的神色。

    “陛下既然早有决断,为何还要在朝会上议司徒刑的任命?”

    “难道这一切都是陛下有意为之?”

    收受功勋贿赂,心中有鬼的大臣眼光不停的闪烁,心中不由的升起惊惧之感。

    不要说他们,就连那皓首大儒,还要功勋卓著之辈,心中也都是惴惴,不知乾帝盘究竟有何寓意。

    “陛下有旨意!”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没有管诸位大臣的心理变化,挺直腰板,面色肃穆的宣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北郡状元司徒刑文才兼备,是难得的人才,特着令其为北郡知北县县令,正七品!”

    知北县是司徒刑的原籍,到原籍做地方主官,也算是衣锦还乡。

    武勋们彼此对视一眼,他们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兴奋和得意。

    知北县县令虽然是正七品,比翰林院行走高一个品阶,但却是北郡苦寒之地,远离中枢。就算司徒刑惊才艳艳,短时间内也进入不了朝堂。

    这正和了他们的心思。

    头发花白的大儒则是一脸的难以置信,嘴巴微动,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旁边的人狠狠的拽了他一下,乾帝盘已经下了圣旨。

    这代笔了帝王的威严,是绝对不可能更改的。

    现在反对,除了让人王厌恶以外,不会有任何益处。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站在高处,将众人的脸色变化尽收眼底,有兴奋的,有难过,还有事不关己的。

    但是不论如何态度,司徒刑这个名字已经深深的印入他们的脑海。

    司徒刑应当自傲,因为他还没有步入朝堂。

    朝堂上的诸公已经已经将他的名字记在心中。

    “御赐状元及第匾额,属地之内拥有先斩后奏之权!”

    见众人的眼睛全部落在他的身上,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这才声音抑扬顿挫的说道。

    “先斩后奏!”

    “统领军政!”

    “知北县,岂不是成了他的一言堂,家天下!”

    “虽然是一个县令,但是权利不亚于一方诸侯!”

    功勋们对视一眼,眼睛中都流露出惊讶之色。

    乾帝盘的这道圣旨,的确是出乎他们意料之外。

    按照这道圣旨,司徒刑的权利不是一般的重,恐怕已经不亚于一方诸侯。

    但是,随即他们又流露出不以为然之色。

    北郡知北县他们多少也有耳闻,那是一个很小的县城,人口不足数万,经济更是落后,和内陆的富庶之地根本是天壤之别。

    如果不是因为临近外域,是战略要塞,恐怕根本入不了朝中诸公之耳。

    而且听说北郡知北县现在遭受了人祸,土地干涸,生灵涂炭。上一任县尊胡不为挂印而去,现在整个知北县可以说是乱作一团。

    在众人看来,那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让司徒刑前去,倒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儒家的人脸上也流露出满意之色,司徒刑虽然远离朝堂,被发配边疆,但是御赐状元及第匾额,这可是无上的荣耀。

    而且还统领军政,儒家的实力不减反增,这样的局面也不是不能接受。

    “钦此!”

    见两边的大臣脸上全流露出满意之色,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这才暗暗点头,笑着说道。心中对乾帝盘充满了敬佩。

    陛下就是陛下!

    不论是功勋还是儒家大臣!

    在陛下的眼睛里都是棋子。

    一道圣旨,不仅将儒家和功勋推到了对立面,他自己成了裁决者。

    而且,还试探了大臣们的心思。

    最关键的是,他借助大臣们的手,完成了自己的布局。

    让司徒刑去北郡知北县,一则看似给了功勋颜面,对推恩令有一定的交代。以后在推行的时候,阻拦的力量会大大减少。

    二则,让司徒刑在边陲历练,也符合乾帝盘的心思。

    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自磨砺出。

    等司徒刑能力见识都足够了,继任之君,只需要一道圣旨,就能将他宣到中枢,因为这个知遇之恩,司徒刑岂敢不效死?

    最后的状元及第,统领军政,看似给了儒家颜面,何尝不是乾帝盘想要看看司徒刑的能力?

    一石三鸟!

    均衡了所有人的利益。并且完成了自己的构想。

    高!

    实在是高!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心中除了这个字以外,不知道如何来表达自己的钦佩之情。

    “臣等奉命!”

    “臣等奉命!”

    不论是功勋还是儒家大臣,对于乾帝盘的安排都没有异议,故而都低头行礼说道。

    “中省行印!”

    “门下省派发!”

    身穿灰色大氅的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将眼睛落在中省大臣,门下省大臣的脸上,声音尖细的说道。

    “诺!”

    “诺!”

    两省大臣见儒家大臣和功勋对此圣旨都没有异议,自然不会横加阻拦,低头出列,点头应下。

    不论是功勋还是儒家大臣,见中省没有异议,心中的大石头不由的落地。

    要知道,这道圣旨能不能生效,除了乾帝盘的玉玺之外,还要有中枢的行印。

    如果中枢的意见和皇帝相左,是有权利驳的。

    这样的事情在过去不是没有先例。

    前朝的一个皇帝,想要重用亲信,但是又恐中枢不同意,在骑缝之中用墨汁写的名单。

    暗示中省通过。

    但是中枢省不仅没有给他颜面,反而见这件事抖了出来。

    不仅皇帝颜面扫地,就连被他重用的那些人被世人嘲笑为“骑缝官吏”,斯文扫地。

    就连本朝也有这样的例子。

    乾帝盘刚登基的时候,想要册封自己的生母为圣母皇太后,结果遭到大臣的一致反对。

    中省数次驳皇帝的圣旨。

    到了最后,以至于圣旨出不了宫廷。

    朝中辅政大臣气焰嚣张,根本不将皇帝放在眼里。

    一直两年之后,乾帝盘才拨乱反正。

    就在中枢行印之后,正在北郡的司徒刑顿时心有所感,因为一股强大的龙气竟然从天而降,他的命格更好似突破了某种瓶颈。

    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天地。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