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樊狗儿的眼睛中流露出震惊之色,下意识的抬头,仿佛要确定司徒刑是不是和让他开玩笑。

    其他人也是如此,谁也没有想到,司徒刑竟然请樊狗儿这个贱民做他的护卫。

    这一切听起来就好似一个笑话,但是却真真的发生在眼前。

    要知道护卫在军中就是亲兵,不是心腹不能担任。

    司徒刑不介意樊狗儿的出手,将提拔成护卫,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就连老谋深算的刘季也没有想到。

    他眼睛大睁,嘴巴微张,一脸的惊讶之色。

    “这怎么可能?”

    但是他随即又流露出兴奋之色。

    以他和樊狗儿的交情,只要樊狗儿飞黄腾达,定然会提挈于他。

    到时候他也够英雄有用武之地。

    “这!”

    樊狗儿看着司徒刑真挚的眼睛,心中不由的掀起波澜,想要答应,却还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刘季,投去询问的目光。

    这纯粹是一种习惯,也可以看出两人之间的真实关系。

    樊狗儿虽然肉身强大,乱军之中可以斩将,但是真正做主拿主意的却是刘季。

    司徒刑看着面色中流露出一丝喜色的刘季,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玩味的神色。

    刚才他也从侧面了解过刘季。

    此人是北郡豪族出身,祖业颇丰,因为排行老三,故而有刘三郎的美誉。

    刘季早年也曾经求学读过诗,但却没有读的根器,蹉跎到中年也没有考取功名,更不要说外放做官。

    而且刘季这个人交友广阔,上至达官贵人,下到黎民百姓,竟然都能和他称兄道弟。

    因为正因为这个能力,刘季纠结了一批游侠,呼啸北郡,经常做那些强梁生意,倒也有几分颜面。

    世人都将刘季视为地痞无赖。

    认为他是没有出息的废人,但是司徒刑却不这么认为。

    因为他在刘季身上看到了一种潜质。

    或者是他性格中的本性,那就是极度功利者,为了目标他可以不择手段,抛弃所有。

    哪怕是自己的父亲,妻儿都在所不惜。

    无毒不丈夫!

    量小非君子!

    这样的人在太平盛世,不过是一个钻营小人,但是如果在乱世,未必不能打拼出一天地。

    但是司徒刑从心里看不上刘季。

    因为刘季的手段太过龌龊,而且根本没有人性。

    这种人就是农夫于蛇中的蛇,的东郭先生中的狼。

    “狗儿,还不谢谢司徒先生赏识。”

    “这样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

    看到樊狗儿询问的眼神,刘季眼中流露出一丝精光,将失落的情绪掩盖于无形,满脸春风的说道。

    刘季不傻,确切说刘季比绝大数人都聪明,而且最善于的就是察言观色,揣摩人心。

    司徒刑并没有掩盖自己的情绪,他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司徒刑眼里的厌恶。

    但是,他的心中又有着几分得意。

    司徒刑定然不知道樊狗儿对自己的信任和依赖。

    在他看来,樊狗儿不论如何发达,都会对自己言听计从。

    故而,他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并且怂恿樊狗儿答应下来。做司徒刑的贴身护卫,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机遇。

    等司徒刑飞黄腾达,樊狗儿必定水涨船高。

    到那时候,按照自己对樊狗儿的影响力,很多事情都会水到渠成。

    樊狗儿见刘季点头,心中不由的涌现出一丝窃喜,急忙上前一步,学着戏文中的动作给司徒刑单膝跪倒,一头触地,大声唱喏道:

    “樊狗儿拜见主公!”

    “樊狗儿必定为主公效死!”

    司徒刑看着好似半截铁塔一般的樊狗儿,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欣喜之色。

    因为就樊狗儿效死的那一瞬间,他的气运竟然诡异的拔高了一节。

    这也说明,这也证明这位樊狗儿气运很是不凡。

    更说明樊狗儿这人忠义,是真心投靠,否则司徒刑的气运不会提升如此之多。

    按照司徒刑的推测,樊狗儿的气运应该和杨寿相似,但是两人在战场上却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

    一个运筹帷幄的帅才!

    一个是冲锋陷阵的猛将!

    有了这两人效力,司徒刑感觉自己的羽翼渐渐丰满起来。心中也渐渐的多了几分安全感。

    太祖曾经说过,枪杆子里出政权。

    在大乾,手里没有一支强兵,终究就是无根浮萍,就好似朝中的那些文臣一般,只需要乾帝盘的一道旨意,就能让他们抄家问罪。

    而手握重兵的武将则不然。

    他们手握重兵,而且军中亲信遍布,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造成兵变。

    就算乾帝盘这样的强势之主,也不得不投鼠忌器。

    “好!”

    “好!”

    “好!”

    司徒刑半步上前,用手掌轻轻的拍打着樊狗儿隆起的肌肉,眼睛中流露出欣喜之色。

    “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贴身亲卫!”

    “等本大人履新之后,必定给你安排一官半职。”

    “也让你脱了奴籍,也让你的后世子孙感念你这个祖辈的恩德!”

    司徒刑的话语虽然不多,但是却句句说在樊狗儿的心上,特别是让樊狗儿脱离贱籍,后世子孙不再是屠户之语,更是让他从内心感到振奋。

    值了!

    这样的主公值得真心效死!

    如果能够让后世子孙脱离贱籍,就算赔上这条性命又能如何?

    刘季看着樊狗儿因为激动变得赤红的脸颊,以及眼睛中难言的感激之色,心中不由的一突,今日他好似做了一件赔本的买卖。

    司徒刑笼络人心的手段竟然出奇的高明。

    樊狗儿这人最是忠义,而且没有心机,只要司徒刑真的让他脱离了奴籍,并且真心待他,樊狗儿必定誓死相报。

    “还是要想些办法!”

    “樊狗儿虽然愚痴,但是却是一员难得的猛将。放在战场上就是百人敌,千人敌。”

    “自己也是机缘巧合才发现这等人才,岂能被司徒刑三言两语就拐骗走。”

    想到这里,他的眼睛不由的一转,瞬间有了主意。

    但是还没等他张嘴,司徒刑的眼睛就落在他的身上,淡淡的说道:

    “刘季!”

    “刘老太公是北郡的德高长者,素有美誉。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