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公子休要担忧!”

    “司徒刑文武双璧融合,固然力量大增,气运昌隆,但是对我等未尝不是一个机会。”

    石崇坚摸着有些滚烫的上古神器紫薇星斗,感受着星辰的运行轨迹,眼神幽幽,若有所指的说道。

    “司徒刑是天机反噬所生,更是天地之间最大的变数。”

    “别说是本公子,就是成郡王在他的手上也是屡次吃亏。”

    “现在一篇推恩令,更是搅动天下风云,让天下藩王恨之入骨。无数的功勋欲除之而后快,弹劾他的奏折好似雪花一般,摞起来得有数尺高,但就是如此,乾帝盘还是钦定了他的状元。”

    “气运之强,一时无双!”

    “文武融合之后,他的实力会更加强大。气运更加的浓郁,想要罢黜他,斩杀他更是困难,对本公子有害无益。怎么会是好事?”

    张玉阶看着智珠在握的石崇坚,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讶之色,有些迷茫的问道。

    石崇坚的眼睛中闪过几道星痕,组成一个复杂的六角星符号,他的嘴角更是慢慢上翘,流露出自信的笑容。过了半晌,才幽幽的说道:

    “文曲星和武曲星融合,固然是前所未有的机缘。”

    “但也是前所未有的危机。”

    “文曲星和武曲星如同朝堂上的文武二臣,天生对立,强行融合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爆裂!”

    想到即将出现的爆裂场景,石崇坚的嘴角不由升起一丝得意邪恶的微笑。

    “这怎么可能?”

    张玉阶眼睛大睁,一脸的难以置信。

    “不说上古,中古,就说本朝,霍卫大将军就是文武双璧的命格。所以为武帝开疆拓土,立下不世功勋。”

    “死后更是获得武帝的追封,成为一方大神!”

    “就算现在,在大乾北域,临近外域的地方,也有很多霍卫大将军庙。”

    石崇坚没有因为张玉阶的怀疑而生气,而是淡淡的点头,表示赞同之后才幽幽的说道:

    “霍卫大将军在母体中感应天星,他的命格是先天的,和司徒刑后天点燃有着本质的区别。”

    “并且饶是如此,霍卫大将军也是英年早逝!”

    “现在民间有很多推测,有人说霍卫大将军是征战之时,受了暗伤,又没有好好调理,这才英年早逝!”

    “哼!霍卫大将军是武道圣者,对气血经络的了解早就入微,怎么可能受了暗伤不知道?”

    “所以这个说法根本站不住脚,不过是外域人为了抬高自己说的弥天大谎!”

    石崇坚想到荒诞的流言,嘴角不由的升起一丝不屑,一脸嘲讽的说道。

    “还有人说,霍卫大将军功高盖主,遭武帝所忌。”

    “这个流言更是荒谬!”

    “武帝虽然不如乾帝盘,但也是一代雄主。”

    “怎么可能做出这种自毁长城的蠢事。”

    “而且霍卫虽然功勋卓著,但是远远没有到赏无可赏的地步。”

    “在这种情况下,武帝怎么可能派人加害大将军霍卫。”

    石崇坚想到某种流言,嘴角不由的升起一丝不屑,他的话语虽然带有明显的情绪,但是分析的入丝入扣,合情合理,就算张玉阶也挑不出半分毛病。

    “如此说来,霍卫大将军还真不是死于暗伤,也不是死于暗算之下。那么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呢?难道真的是病死?但按照他的武道修为,阳寿最少也得有二百岁!”

    张玉阶眼睛微微收缩,一脸的诧异。有些请教的问道。

    “霍卫大将军不过弱冠之年,但却已经是武道圣人。”

    “全身气血好似大江大河,五脏更是好似和田美玉,全身生命力旺盛,不亚于两脚蛮牛。他怎么可能病死呢?”

    石崇坚嘴角升起一个弧度,没有任何犹豫的否定道。

    “玉阶愚钝,还请先生赐教!”

    张玉阶面色严肃,整理好衣冠,对着石崇坚深深的行了一个大礼,虔诚的问道。

    石崇坚也没有躲闪,眼睛里闪过一丝得意。这才轻摇着玉扇,好似智者一般幽幽的说道:

    “成也命格!”

    “败也命格!”

    “文武双璧的命格造就了霍卫大将军的传奇,但是也耗尽了他的生命。”

    “故而他才好似流星一般,消失在大乾的夜空之中。”

    “不管是霍卫大将军,古往今来,文武双璧命格的人,都无长寿!”

    “也许是因为天妒英才吧!”

    “这样的人注定光彩夺目,但是也注定不会恒久,如同空中的烟火,又好似那短暂的流星,虽然美丽,但是却出奇的短暂!”

    张玉阶的眼睛不由一滞,随即嘴角也跟着上翘,随即流露出兴奋的笑容。

    “司徒刑本就阳寿不多,在点燃文武双璧的命格,岂不是说他就算侥幸没有因为文曲星和武曲星的冲突而丧命,他的命数也是岌岌可危?”

    石崇坚微微点头。眼睛中流露出笃定兴奋之色。

    “司徒刑必定会因为阳寿耗尽而早夭!”

    “大事成矣!”

    。。。。

    司徒刑面色凝重的看着神庭之中的变化。

    文曲星的白光已经彻底压制了武曲星散发的红光,而且白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吞噬着空间。

    整个文海早不负红白分明的格局。

    现在是白光一家独大,红光不停的萎缩,但是,看局势的发展,武曲星被文曲星吞噬只是时间问题。

    武曲星自然不愿意面对这样的局面。

    本来就吃红星体,变得愈发的鲜艳,好似是赤红的炭火。又好似被压缩到极致的火焰,焰心已经变得发白,司徒刑的心不由的升起一种说不出的不安和恐惧。

    他有一种直觉。

    如果文曲星在吞噬压缩武曲星的空间,必定会引发出难以预料的后果。

    也许,武曲星星核就会好似被压缩到极致的气球,陡然爆炸。也许会像是积蓄万年的火山,陡然喷发一般,释放出难以想象的能量。

    而作为战场的文海将会首当其冲。

    一个处理不当,司徒刑的肉身就会好似破碎的瓷器,瞬间变成碎屑。

    “可怕!”

    “实在是可怕!”

    想到即将出现的局面,司徒刑的身体不由变得紧绷,后背上的汗毛根根竖起,眼睛中更流露出恐惧之色。

    “我不甘心!”

    看着好似即将爆炸的星核,司徒刑的眼睛不停的收缩,他知道,星核一旦爆炸,产生的威力会将他瞬间撕碎,故而内心中充满了不甘。

    当然,除了不甘,还有着一丝淡淡的畏惧。

    就算司徒刑将生死置之度外,当真正面对生死的时候,他心中还是有着一丝说不出的畏惧。

    “不!”

    “不!”

    “我不能坐以待毙!”

    “一定还有办法的!”

    看着被压缩到极致,星核内部已经变得发白的武曲星核,司徒刑的眼睛中重新燃烧起了希望的火焰。

    经过六次雷劫好似玛瑙水晶一般的儒家半圣念头高速的旋转起来。

    一次!

    两次!

    三次!

    。。。。。。

    无数种可能被他推演。

    但是,最终的结果都是武曲星经受不住文曲星的压力,好似一个抵达极限的气球,再加一丝力量,就会超过极限瞬间爆炸。他将会瞬间被炸的尸骨无存。

    不行!

    不行!

    不行!

    无数次的否定。

    司徒刑的精神也越来越紧张,因为武曲星核在文曲星的压迫中,发出一种让人感到牙酸的声音。

    “不能在这样下去了。”

    “否则武曲星必定会爆炸!”

    “到时候,别说点燃文曲星,成就文武合璧的命格,炼成大丹,恐怕自己也会变成一滩碎肉,成为古往今来的笑柄!”

    司徒刑眼神中充满了焦急,但是他的心却越发的冷静。

    他好似一头月下独狼,又好似深藏在深海的老龟,将全身的气血收拢起来,就连他的心脏搏动也变得可有可无起来。但是,他的六次雷劫念头却在高速的运转。

    突然,他本来有些灰败的眼睛中陡然射出一道欣喜的光芒。

    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存在。

    那就是衔尾蛇!

    衔尾蛇是光明和黑暗同时存在的象征。

    众所周知,光明和黑暗是对立的,有光明的地方就不会有黑暗,有黑暗的地方就不会有光明。

    但是,常人不知道的是,光明和黑暗虽然对立,但是却也相生。

    毕竟,没有光明就没有黑暗。

    同样的道理,没有黑暗也就没有光明。

    这也就是中国太极力量的强大之处,要远远超过西方的相对论。

    阴阳对立,阴阳互根。

    这里的根,是根本,也是生长的意思。

    所以按照这个理论来分析,光明的根在黑暗,黑暗的根在光明。

    文武之争,看似对立。

    实则是互为根本!

    乱世的时候,重武功!

    盛世的时候,重文功!

    本就没有高下。

    大乾三百载,承平已久,故而现在文道昌盛,武道衰落。

    但是如果变成乱世,这种情况就会瞬间发生逆转,变成武道昌隆,文道衰落。

    这是阴阳变化之道。

    也是天道运行的根本。

    “文治武功本就是一体!”

    “没有武功开疆拓土保家卫国,自然也不会有大治之世。正如满清晚期,经济全世界第一。但是因为没有强大的武功,结果任人宰割。”

    “同样道理,战争需要服务于政治,就算有大将,更有战无不胜的军队,但是没有文臣的配合,也是没有办法开疆拓土,毕竟战争的本质拼的是经济,拼的是国力。”

    “因为国库空虚,或者后方不稳,而导致战争失败,或者是没有取得圆满的,不在少数。”

    “其中最出名的,恐怕就要是风波亭的岳飞元帅,以及秦桧的莫须有吧?”

    司徒刑的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明悟,也正是这一丝明悟,错了!

    原来所有人都错了!

    朝堂上的文臣和武将眼界还是太窄,太有局限性。

    故而才会陷入争斗之中。

    将相不和,让外域看了笑话。

    廉颇,蔺相如才是真正体悟了文臣武将之道。

    懂了文臣和武将的争和不争之理。

    可惜,这个道理,至今都没有多少真正的明白。

    司徒刑眼睛里流露出欣喜之色,六次雷劫念头更是发出轰鸣之声,不时有着文字翻腾,最后竟然凝聚成了三篇脍炙人口的短文。

    完璧归赵!

    渑池之会!

    负荆请罪!

    廉颇者,赵之良将也。赵惠文王十六年,廉颇为赵将,伐齐,大破之,取阳晋,拜为上卿,以勇气闻于诸侯。相如者,赵人也。为赵宦者令缪贤舍人。

    赵惠文王时,得楚和氏璧。秦昭王闻之,使人遗赵王,愿以十五城请易璧。赵王与大将军廉颇诸大臣谋,欲予秦,秦城恐不可得徒见欺;欲勿予,即患秦兵之来。计未定,求人可使报秦者,未得。

    宦者令缪贤曰:“臣舍人蔺相如可使。”王问:“何以知之?”对曰:“臣尝有罪,窃计欲亡走燕。臣舍人相如止臣,曰:‘君何以知燕王?’臣语曰:‘臣尝从大王与燕王会境上,燕王私握臣手,曰:愿结友。以此知之,故欲往。’相如谓臣曰:‘夫赵强而燕弱,而君幸于赵王,故燕王欲结于君。今君乃亡赵走燕,燕畏赵,其势必不敢留君,而束君归赵矣。君不如肉袒伏斧质请罪,则幸得脱矣。’臣从其计,大王亦幸赦臣。臣窃以为其人勇士,有智谋,宜可使。”

    。。。

    随着这三篇短文的形成,让司徒刑的文海中有了很大的变化。

    文曲星和武曲星的中间仿佛有一条大蛇的虚影!

    他用头颅和尾巴连接了两颗星宿,也正是他的连接,文曲星和武曲星在对立的同时,竟然产生了一丝共融。

    噗!

    好似烈日一般的文曲星好似被某种力量牵引,四射的光芒陡然一滞,并且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的收缩。

    而另一端的武曲星好似得到了某种

    没有了压制的红光向四周扩散,很快就收复了失地。并且和文曲星的白光形成了一种平衡之势。

    将相和!

    看着文曲星和武曲星悬浮在文海上空,仿佛日月一般,形成了一种平衡之势。

    司徒刑的心中陡然升起一丝明悟。

    将相和!

    这才是治国之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