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胆!”

    “真是好大的狗胆!”

    “僭越!”

    “真是僭越!”

    “功勋和藩王勾结,蛇鼠一窝。”

    “竟然胆敢逼宫,就不怕朕砍了他们的脑袋?”

    “真是好大的胆子!”

    看着眼前厚厚的奏折,乾帝盘好似被彻底的激怒,压抑在心中的火焰在也控制不住,好似火山一般爆发出来。

    一个个奏折被他撕碎,一个个物件被他摔在地上。

    他好似一头饥饿已久的老虎,又好似一头被激怒的苍龙,眼睛如刀,好似想要吃人一般。

    “朕难道真的老了?”

    乾帝盘眼睛冰冷的看着下方一片狼藉,侍奉的太监跪倒了一地,战战兢兢,丝毫不敢出一点声音。好似在问势指挥使,又好似在反问自己。

    “陛下正是千秋鼎盛之时,自然不会老。”

    势指挥使感受着彻骨的寒意,身体不由的一僵,急忙笑着说道。

    “朕应该是真的老了!”

    “如果朕没有老迈,怎么敢有如此多的人勾结在一起,形成朋党?”

    乾帝盘眼睛冰冷之色更浓,全身上下好似一块千年玄冰,散发着刺骨的寒意。一丝丝冰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四周扩散,不论是龙案,奏折,还是垂幔上都结了一层厚厚的坚冰。就连地上也布满了寒霜。

    “如果朕没有老迈,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藩王胆敢冒犯朕的威严?”

    “如果是二十年前,他们敢么?”

    “你告诉朕,那时候他们敢么?”

    势指挥使不敢躲避,站在寒气当中动也不动一下,朱红色的朝服上很快就挂满了白霜。他低垂眼睛中流露出一股摄人的寒光,他的声音好似寒冰一般在众人的心头流淌而过。

    “启禀陛下!”

    “二十年前,没有人胆敢如此!”

    站在远处的小太监诧异的抬头,脸上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全身挂着寒霜,好似冰块一般的势指挥使竟然抬起头,面色狂热毫不畏惧的看着乾帝盘。

    “好!”

    “很好!”

    “看来朕真的是老了!”

    乾帝盘的眼睛中也流露出一丝惊讶,他没有想到势指挥使的眼睛在他的注视下没有任何躲闪。

    乾帝盘不由的怒极反笑,有些絮叨的说道:

    “看来朕是真的老了!”

    “二十年前没有人胆敢如此。”

    “现在却有这么多人胆敢违背朕的意愿!”

    势指挥使好似不知自己的冒犯,眼睛收缩,直视乾帝盘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

    “并非陛下变的老迈!”

    “而是陛下变得仁慈了!”

    “世人都称陛下为仁君!”

    “正因为陛下是仁君,故而大臣藩王,天下人都不害怕陛下了。”

    乾帝盘好似听到了什么非常可笑的事情,脸上顿时流露出古怪之色。

    “他们如此,竟然是因为朕太过仁慈了?”

    势指挥使毫不畏惧的站在那里,肯定的点头说道:

    “是的,陛下!”

    “陛下重用儒家之后,行王道之后,越来越仁慈了。”

    “仁慈的让他们记不住谁才是这个天下的主人。”

    “陛下以前曾经教导过微臣,那就是这个东西我可以给,但是你们却不能要。”

    “现在的臣子显然不明白这个道理。”

    乾帝盘有些愣愣的坐在那里,他的眼睛中流露出思索之色,过了半晌他的脸上竟然流露出恍然。

    “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

    乾帝盘的嘴角上翘,慢慢的笑了起来,他的笑容越来越大,但最后更是变成狂笑,但是他的心和眼却越来越冷。大殿之中的温度不仅没有提升,反而有完全冰封的迹象,不论是殿门还是窗户上都挂满了冰棱。

    “仁而不威!”

    “仁而不威!”

    “古人诚不欺朕!”

    “朕行王道,你们竟然认为朕年老可欺,那朕就行霸道,朕让世人明白,谁才是天下的主人。”

    乾帝盘眼睛中有光芒射出,全身上下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气势,就连势指挥使也不得不后退几步,才稳住身形。

    看着好似怒狮一般的乾帝盘,势指挥使的眼睛好似天上的星斗越发的明亮。

    “传旨!”

    “三法司调查李子轩和北郡春闱,朕要看看,究竟是谁,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

    “一经查实,全部革职。如果有另案,并入一起共同审理!”

    势指挥使单膝跪倒在地,一头触地,声音振奋的大声称诺。

    “诺!”

    “陛下放心,微臣定然让他们学会恐惧,让他们不敢在有冒犯天颜之心。”

    乾帝盘有些满意的点头,但是想到众人的逼宫,他的怒火就压抑不住。

    “真是该死!”

    “灵州,泰州,青州,北郡,金华,一个个藩王,一个个功勋都上了折子,想要剥夺司徒刑的功名!”

    “这是要逼宫啊!”

    “朕还没有死,他们就敢如此。”

    “如果朕死了,他们岂不是要造反?”

    “朕实在是太过仁慈了!”

    “是该让他们感到一些畏惧了。”

    看着暴躁,好似欲要吃人的老虎一般的乾帝盘,势指挥使低垂着头,但是眼睛中却有着一丝说不出的振奋还有冷酷。

    “那个霸道,杀伐果断的乾帝盘又来了!”

    “不知道多少人会因此人头落地。但那又如何?”

    “胆敢毁司徒刑的前程。”

    “那么本指挥使就让你们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查!”

    “定然要一查到底!”

    “朕不相信,李子轩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做出如此悖逆之事。”

    “他的背后定然还会有人。”

    乾帝盘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但是他眼睛里的煞气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有越来越浓的趋势。看的众人不由的不寒而栗。

    “好!”

    “很好!”

    “非常好!”

    “你们不想要司徒刑获得状元阶位,朕就偏要他成为新科状元!”

    乾帝盘怒极反笑,一个个藩王上,形成逼宫之势,想要让他罢黜司徒刑。

    但是却让他的心越发的坚定。

    “朕才是这个天下的主人!”

    “你们不过是朕的走狗,安敢放肆?”

    乾帝盘有些枯瘦苍老的手掌探出,从龙案上提起朱笔,没有任何犹豫的将张玉阶的名字划掉,并在安乐先生名字前方以小字楷追加了几个龙飞凤舞的文字。

    “新科状元司徒刑!”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