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乾帝盘端坐在龙椅之上,眼睛中显露出幽光。突然,他看到了站在那里,好似标枪一般的势指挥使,好似无意的问道。

    “对此事,你如何看?”

    势指挥使脸色不由的一僵,眼睛中流露出挣扎之色,最后嘴唇紧抿,闷闷的说道:

    “春闱乃是国之重器,非陛下不能乾坤独断,微臣不敢妄言!”

    “哦!”

    乾帝盘有些诧异的抬头,看着嘴唇紧抿,面色僵硬的势指挥使,言语之中不由的多了几分好奇:

    “是不敢妄言,还是不想明言?”

    势指挥使看着乾帝盘玩味的眼神,全身的肌肉不由的紧绷,汗毛更是根根倒立,嘴唇微动。就在众人以为他即将敞开心扉之时,他最终还是轻轻摇了摇头。

    “陛下,不要为难微臣了。”

    “春闱只有陛下才能乾坤独断,微臣进言就是僭越。”

    “你追随朕多少年了?”

    看着全身紧绷,脸上有着沧桑之色的势指挥使,乾帝盘的眼睛中流露出一丝暖色,有些唏嘘的问道。

    “启禀陛下!”

    “臣是甲子年的武科进士,细细数来已经二十多个年头。”

    乾帝盘的眼睛里也流露出忆,感慨的神色。过了半晌,他的眼睛重新变得锐利,好似雄鹰,又好似独狼。

    乾帝盘死死的盯着势指挥使的双眼,语气中有着说不出的威严和霸道:

    “是啊!”

    “二十多年了!”

    “当年一无所有的武举人,变成了今日权倾天下的势指挥使!”

    “时间过的真快啊!”

    “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很多人永远的离开了。也有很多人再也找不来了。”

    “官场磨平了你的棱角,冰冷的你的血液,现在你就连对朕说实话的勇气都没有了么?”

    “当年那个全身充满力气,天不怕地不怕的勇士那里去了?”

    乾帝盘眼睛如刀,直直的盯着势指挥使的眼睛,声音洪亮的说道:

    “甲子年,朕刚继位,朝中大权被辅政大臣把持。”

    “最严重的时候,圣旨出不了宫闱。”

    “当年如果不是你们辅佐朕,除掉了那些权臣逆臣,也就没有今日的大乾。”

    “你们是朕最信任的人,也是朕的肱骨之臣!”

    “难道连你们都不和朕交心了么?那朕岂不是真的变成了孤家寡人了么?”

    “陛下!”

    “臣有罪!”

    “陛下!”

    势指挥使眼睛中流露出激动忆之色。脸上流露感慨之色,跪倒在地,顿时泪流满面。

    甲子年的时候,他还是一个武举人,因为长得魁梧,被乾帝盘看重留在宫中担任了侍卫。

    乾帝盘年轻的时候十分好武功,不仅喜欢拳术刀兵,而且在宫中设立了布裤营,整日和武士操练玩闹。

    就连朝政也都全部委托给辅政大臣,丝毫不过问。

    众人只以为是小皇帝玩物丧志,渐渐的也就对这位小皇帝丧失了警惕。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年。

    就在众人只知辅政大臣,不知有皇帝的时候。

    这位在别人眼中玩物丧志,软弱可欺的小皇帝陡然亮出了自己的獠牙。

    他趁着单独召见权臣的时机,悍然出手。

    利用提前布置的伏兵,将那位武圣权臣诛杀在大殿之中。

    然后借助朝中权利出现真空的空挡,将大权收手中。成了名副其实的帝王。

    也是因为诛杀权臣的事情,才让人重新认识这个看似在胡闹的皇帝。

    他的每一个举动都是有深意的。

    不论是布裤营,还是习武胡闹,亦或者是放弃朝政,都是他有意为之,目的就是为了麻痹那么权臣。

    他好似一条隐藏在草丛里的毒蛇,收敛自己的獠牙,时刻准备爆发出致命一击。

    也正因为诛杀权臣的经历,势指挥使成为了乾帝盘的心腹。慢慢的,随着功勋的增多,他的职位也越来越高。

    就在几年前,他更是一跃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三法司指挥使。

    权柄无双!

    但是,每当单独面对乾帝盘的时候,他心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畏惧。

    也不光是他。

    满朝文武都有这种感觉,如芒在背。

    乾帝盘太过圣明。

    仿佛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任何事情能够瞒得过他的眼睛。

    每一个大臣,都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整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敢有丝毫大意。生恐一个不慎,就招来杀身之祸。

    这也是越来越多大臣倒向太子杨泰的原因。

    毕竟没有一位大臣,希望永远这样战战兢兢的生存。

    太子杨泰的仁慈软软,耳根子弱,这些在乾帝盘看来都是弱点的存在,但是在大臣眼中却是了不得的有点。

    仁慈念旧情,就不会轻易的诛杀大臣。

    软弱不强势,大臣们手中的权柄就会大大增加,而且不用如此战战兢兢。

    耳根子软,说明他们有机会影响皇帝,施展自己胸中的所学抱负。

    “朕赦你无罪!”

    “但说无妨!”

    乾帝盘见势指挥使流露出感慨之色,嘴巴微动,眼睛中也流露出一丝难得温情,笑着说道。

    “既然陛下让微臣进言。”

    “那么微臣就斗胆说上两句。”

    势指挥使眼睛中流露出坚定之色,好似做了某个决定给乾帝盘行礼之后,朗声说道:

    “请问陛下,这位李大人现在官居何职?”

    乾帝盘诧异的看了一眼势指挥使,李子轩虽然不是名动天下的才子,也不是国家柱国,朝中栋梁。但是乾帝盘不相信,三法司没有他的记录。

    明知故问,必有蹊跷。

    想到这里,乾帝盘看了一眼随侍的太监。

    那个太监也是玲珑之人,急忙上前说道:

    “李子轩大人现任礼部左侍郎,春闱期间,被陛下委任为北郡主考!”

    “那么某家请问公公,礼部左侍郎可有监督百官之责?”

    势指挥使听完小太监的答后,拱手行了一礼,继续问道。

    “无!”

    那个小太监没有任何犹豫的摇头说道。

    “那么礼部左侍郎可有弹劾百官之责?”

    势指挥使再次发问道。

    “无!”

    小太监十分干脆的说道。

    乾帝盘面色幽幽的看着势指挥使,不知他在搞什么明堂,但是他也没有打断。只是静静的看着。

    好在,势指挥使也没有让他多等,在获得肯定的答后,转身向乾帝盘行了一礼后,面色肃穆的说道。

    “春闱,陛下可曾授予李子轩权宜之责?”

    “未!”

    乾帝盘虽然眼睛里有着疑惑,但仍然面色清冷的说道。

    “陛下,在臣看来!”

    “李大人的弹劾不无道理。但是却僭越了!”

    乾帝盘的脸色不由的一僵,眼睛中流露出思索之色,用手示意势指挥使继续说。

    “春闱!”

    “春闱乃是国之重器,只有陛下才能乾坤独断。”

    “李大人越俎代庖,这是第一个僭越!”

    “春闱乃是祖制,开科取士,唯才是用!”

    “李大人论德不论才,这是第二个僭越!”

    “百官言行不一,自然有三法司查处,或者有御史大夫上。”

    “司徒刑虽然不是官身,但也有功名在身。”

    “李大人既不是三法司,更不是御使大夫,更没有获得陛下的旨意,但却抨击旁人私德有亏,并且随意剥夺考生的功名,此乃第三个僭越。”

    势指挥使面色肃穆,声音洪亮的说道。

    “臣奏请,卸掉李子轩的职责,由三法司进行调查!”

    听的乾帝盘不由暗暗的点头,势指挥使的三条僭越有理有据。从这个角度来说。

    李子轩在春闱中刻意打压,并且上欲要剥夺司徒刑的功名,的确是僭越了。

    旁边的小太监面色古怪的看着势指挥使,背后的汗毛根根倒立,心中不由的一哆嗦。

    三法司那是什么地方?

    别说是李子轩这等京官,就算是圣人进去,也要背负骂名出来。

    如果陛下同意,这个李子轩的前途必定尽毁。

    小太监知道这个道理,乾帝盘自然也明白其中的诀窍。

    以前有数个喜欢和他唱反调的大臣,就是在三法司大牢中畏罪自尽的。

    如果大乾官员有什么最害怕的人和地方,那定然是三法司还有三法司的大牢。

    这个李子轩虽然有很多问题。

    但也是一个大儒,更是一个难得才俊。

    如此将他毁掉,委实有些可惜。

    乾帝盘看着皇榜,又看了看站在下方,一脸恭敬的势指挥使,心中有了几分不决。

    “报!”

    “灵州急奏!”

    “梧州急奏!”

    “泰州急奏!”

    “青州急奏!”

    就在这时,一个个身穿灰色大氅小太监急匆匆的向大殿跑来,留下一道道黄色的长龙,端坐在龙椅上的乾帝盘思绪被打断,不由的皱起眉头。眼睛也流露出一丝狐疑,究竟是什么事情,竟然让如此多的诸侯,藩王上。

    难道是外域入侵?

    还是满足作乱?

    亦或者发生了什么大的灾害?

    但是钦天监并没有示警,而且江河社稷图中也没有什么反应。

    当他将所有的奏折打开,不由的大吃一惊,因为所有的奏折竟然都是弹劾司徒刑的。

    “狂生司徒刑,不过一介布衣,竟然也敢妄议朝政,离间臣等和陛下的关系,当斥责。”

    “司徒刑狂生,妄议朝政当责罚!”

    。。。

    乾帝盘一脸铁青的将厚厚的奏折看完,眼睛中充满了冰冷。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