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过了半晌,太子杨泰慢慢从兴奋中清醒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魏先生,一脸温和的说道:

    “刚才是泰失礼了,还请先生不要见怪!”

    “这个司徒刑,真是本太子的福星!”

    “上次就是因为他,导致成郡王被父王申饬,剥夺了两府兵马。”

    “这次又因为他的一纸策论,让父皇下决心削藩。”

    “真是一员福将。”

    “本太子定然要重重厚赏于他!”

    太子杨泰有些兴奋的说道。

    “殿下说的是!”

    “这个司徒刑的确有些能耐!”

    “不过是一个童生,就能让成郡王数次吃瘪!”

    魏先生也仿佛想到了什么,有些玩味的说道:

    “成郡王在神都之中已经变成了笑柄!”

    “名望受损很是很严重,因为此事,数位大人已经脱离了他的阵营。”

    太子杨泰眼睛中流露出一丝惊讶,随即涌现出一丝喜色,笑着问道: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看来孤王实在是有些闭塞!”

    “的确是如此!”

    魏先生笑着点头说道。

    “先生,你说本王赏赐他点什么好?”

    太子杨泰看着自己案上的物件,有些为难的问道。

    。。。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好似一头老猫,了无声息的站在乾帝盘身后。不过今日他却没有打盹,而是眼睛中流露出复杂的神色,一脸的欲言又止。

    “神都中可有什么消息?”

    正在假寐的乾帝盘仿佛感觉到了他的心思,声音幽幽的问道。

    “成郡王!”

    “忠勇伯!”

    “彦亲王!”

    “阴虚伯!”

    “黑山侯!”

    “上柱国!”

    “共有数十位藩王上,推恩之举虽然是仁政,但是有悖于祖制,为了江山社稷安稳,请求皇帝收成命,并且重罚司徒刑这个狂生!”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见乾帝盘询问,不敢隐瞒,小声说道。

    乾帝盘脸上并没有意外之色,嗤笑一声,不屑的说道:

    “打蛇打七寸!”

    “这些藩王坐不住也是情理之中!”

    “这个司徒刑也着实了不得,不过是一介童生,却让这么多藩王坐立不安,可所谓前无古人!”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弓着身体,眼睛中流露出倾听之色,想到这些藩王的窘态,脸上不由的升起一丝莞尔。

    “陛下说的是!”

    “这些藩王骄横日久,向来不将朝臣放在眼里。”

    “没有想到最后竟然被一个童生所制。”

    乾帝盘端坐在龙椅之上,冷哼一声,毫不在意的问道:

    “朝堂之上可有什么反应?”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眼睛中神光一闪,没有任何停顿的说道。

    “户部的李维雍,礼部的王而归,工部的李思等诸位大人上,请陛下维持祖制,以江山社稷为重。”

    乾帝盘听到几人的名讳之后,脸上的不屑之色更浓,嗤笑一声:

    “维护祖制,以江山社稷为重。”

    “查一查他们!”

    “看看他们拿了藩王多少冰炭银子!”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眼神不由的一滞,脸色陡然变得冷酷起来,轻声应诺之后,仿佛老猫,又好似幽灵一般消失在宫殿之中。

    “真是不知死活!”

    “竟然在此事上出头!”

    “真以为陛下年迈,心变软了么?”

    乾帝盘见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离开,他的眼睛直勾勾的落在龙案之上。

    皇榜!

    龙案上平铺的竟然是本次科举的皇榜!

    司徒刑的名字也赫然印在上面。

    不过,出乎乾帝盘的意料之外的是,司徒刑的名字竟然不在三甲之列。

    状元:安乐先生

    榜眼:极乐童子

    探花:张玉阶

    “这是怎么事?”

    乾帝盘的眉头不由的轻轻的皱起,脸色陡然变得阴沉铁青。他是有打算闲置打磨司徒刑的打算,但是并不代表别人可以如此的欺骗他。

    春闱是朝廷的根本,关系到开科取士,更关系大乾的千秋万代。

    不论是谁,都不能伸手,更不允许出席舞弊窝案。

    这是乾帝盘的逆鳞,触之必死。

    而司徒刑跌落三甲之外,让他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这是有人想要找死!

    好!

    真的很好!

    竟然有人胆敢将手伸到了科举!

    竟然有人胆敢欺上瞒下,朕还没有老,朕还没有死,就敢如此。

    真是胆大包天!

    这是要造反啊!

    既然想要找死,朕就成全你们。朕要用你们的脑袋和鲜血,正一正朝堂上的风气!

    想到这里,乾帝盘的眼睛陡然变得冰冷。声音肃杀的说道。

    “宣三法司势指挥使上殿!”

    “诺!”

    旁边伺候的小太监见乾帝盘震怒,那里还敢拖延,急忙答应,低头倒退而出。

    大约过了茶盏功夫,身穿朱袍的势指挥使就面带风尘之色的出现在大殿之外。

    显然他也乾帝盘震怒,不敢有丝毫耽搁,快马加鞭的赶了过来。

    “宣!”

    乾帝盘的眉头没有松开的迹象,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皇榜,淡淡的说道。

    “诺!”

    随身侍候的太监好似逃难一般跑出大殿,乾帝盘怒火正炽,全身气息浮动,整个大殿都好似暴风雨中的小舟,空气中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憋闷压抑之感。

    如果不是紧咬牙关,小太监差点崩溃。

    实在是太可怕了!

    乾帝盘这次真的是动了真怒,不知谁要倒霉了!

    “宣势指挥使觐见!”

    随着太监尖细的声音响起,一脸肃穆,眉宇之间有着悬针纹的势指挥使在侍卫的带领下进入了大殿。

    当他见到坐在龙案之后,面色阴沉的乾帝盘的时候,心中不由的咯噔了一下。急忙上前行礼问安。

    “起身吧!”

    乾帝盘好似有着心思,也没有为难他,轻轻的点头说道。

    “你看看这个。”

    乾帝盘抬起头,示意势指挥使上前。

    势指挥使虽然得到乾帝盘的口谕,但是也不敢逾越,身体根本不动,用眼睛看了一眼侍奉的小太监。

    那个太监也是机灵之人,否则也不会在上房行走。急忙上前,小心的将龙案上的皇榜双手捧着递到势指挥使的近前。

    “这个是北郡拟定的春闱皇榜!”

    “状元安乐先生!”

    “榜眼极乐童子!”

    “探花张玉阶!”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