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战乱!”

    “烽火!”

    “乱世!”

    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的人都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每一个人都从彼此的眼睛中看到了震惊,害怕,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们实在难以想象,一向安定的大乾竟然会有战乱爆发。

    李子轩仰望空中,看着一幕幕的推演,以及大乾的烽火,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担忧。

    “大乾从此多事矣!”

    “只是不知,究竟为何,竟然会有战乱爆发!”

    “百姓承平日久,军队也是如此,早就没了血气阳刚,一旦爆发战争,恐怕局势堪忧。”

    嗡!

    嗡!

    嗡!

    嗡!

    嗡!

    嗡!

    文钟六响,但是人们却没有爆发出欢呼,整个贡院陷入诡异的安静。

    很多人面色苍白,眼睛闪烁,显然是在权衡利益得失。,在未来的乱世安身立命。高门大族中有能力,有野心的则是考虑怎么提前布局,在未来攫取利益。甚至还有人眼睛中流露出兴奋之色。

    各种情绪交杂,但是却没有人说话,故而气氛十分诡异的沉闷。

    一身青袍的深山老狐和龙族太子对视一眼,两人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震惊,惊讶之色,当然还有着一丝隐藏的窃喜。

    人族的乱象,对妖族来说并不是坏事,反而是一种好事。

    因为人族越强大,对妖族的威胁就越大。而一个混乱,四分五裂的人族,对妖族的未来发展是十分有利的。

    这无怪乎道德高低,而是种族的利益。

    缓过来也是一样,人族也是期盼妖族的衰落,四分五裂。

    侧塌之旁,岂容别人安睡?乾帝盘绝对不允许一个强大妖族的出现,为此人族没有进行小动作,甚至是在两族的边境爆发了数次大规模的冲突。

    虽然现在两族都比较克制,但是仇恨嫌隙的种子早就埋下。

    “乱吧!”

    “乱吧!”

    “越乱越好!”

    “人族的强大已经让妖族辗转难眠。”

    “爆发内乱,对妖族和龙族都是有利的。”

    想到这里,两人快速的交换了一下眼神,他们都从彼此眼睛中看到了兴奋之色。

    “此事必定要禀告妖王和龙王。”

    北郡总督霍斐然面色铁青的看着空中,他的官职最高,掌握的机密也最多,故而和其他的人迷茫不同,他多少能够猜测出双方的身份。

    但正因为如此,他的心中充满了说不出的愤怒。

    “乱臣贼子!”

    “真是乱臣贼子!”

    “竟然敢拥兵自重,竟然胆敢违背圣意,竟然敢造反!”

    “他们怎么敢?”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别说只是削掉你们的兵权,并没有减少尔等的俸禄富贵,就算要尔等性命,那也如何?”

    “本都定然要上陛下,让尔等这等乱臣贼子都死物葬身之地。”

    想到这里,面色阴郁的北郡总督霍斐然来到房,取出笔墨,奋笔疾将今日推演的内容如数记下,并且以秘密渠道投递。

    不过盏茶功夫,这一封加急的密奏就出现在乾帝盘的案头。

    乾帝盘看着霍斐然的密奏,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将左右屏退之后,他眼神幽幽的看着立柱。只见大殿立柱之上有着乾帝盘亲手所的几个大字。

    削藩!

    宗门!

    外族!

    这几个大字是乾帝盘登基之初所,目的是为了提醒他。

    大乾尚未安定,尚有番邦,宗门,外族之祸。

    所以日夜不敢懈怠。

    也正是这个原因,乾帝盘终日乾乾,被誉为“中兴之主”,“小太宗”,“圣君”。

    乾帝盘的视线重新落在奏折之上,霍斐然所说的番邦之祸,他也早有预料。

    这些功勋大多都是骄兵悍将,手握重权。

    一个个都是桀骜不驯,自己自世之时尚能压制。

    太子性子温和,又无军功,恐难服众。

    也正是这个原因,自己才要削掉这些功勋,藩王的军权。

    但是没有想到,这些藩王竟然如此大胆,竟然真的敢聚众造反。

    想到这里,乾帝盘的眼睛陡然变得阴郁,肃杀。

    “传令下去,调卫壁大将军,还有镇魔大军秘密入京!”

    “诺!”

    乾帝盘的话音刚落,一个全身穿着黑衣的武士陡然出现,拿到乾帝盘的令牌后,好似泡沫一般消失于无形。

    “镇魔军是朝廷最精锐的部队!”

    “卫壁又是年轻的武道圣者!”

    “借助神都的百丈城墙,就算有百万军队围攻,朕有信心撑到勤王之师到来。”

    “朕倒要看看谁敢造反,谁能造反!”

    乾帝盘下达圣旨之后,心中有些放松,但是眼睛阴郁之色不仅没有退去,反而肃杀之气更浓,他好似一只张开大书包网.bookbao2的蜘蛛,静静的等着猎物自投罗书包网.bookbao2。

    “人族真是人才济济,老狐狸自叹不如!”

    “青丘山还有些琐事,老朽告退!”

    深山老狐狸文绉绉的和众人告退。龙族太子走的更是洒脱,身形向上一纵,化作龙身,借助乌云的遮挡,瞬间消失于无形。

    两人急切的想要赶族中,将此事告知族长,龙王。

    李子轩等人也不阻拦,今日之事,恐怕不出数日整个天下都会得知。

    就算他有心阻止,也不会有任何效果。

    。。。

    极乐童子看着空中的异象,眼睛中流露出一丝焦急。

    不论是司徒刑还是安乐先生,都完成了文章,而且产生了诺大的动静,他的速度要明显慢上不少。

    而且不论开篇还是立意,都要比两人差上一筹。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他虽然是上古遗民转世,但是对命运之道的研究,比两人真的要差上不少。

    故而,就算他绞尽脑汁,也没有办法和他们两人抗衡。

    正如众人预料的那样,极乐童子的文章虽然引用了大量的圣人之言,并且写的繁花锦簇,但是不论立意,还是内容上,和两人都有不小的差距。

    五寸!

    他的文气堪堪突破五寸。

    如果是在往年的科举当中,五寸的文章足以问鼎。

    但是可惜,这一次不仅有司徒刑这样的妖孽,还有安乐先生这样几十年前就名满天下的大儒。

    有两篇六寸珠玉在前,他的文章就显得有些索淡无味了。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他的文章虽然形成五寸文气,气象也是惊人,但是不论监考,还是儒生都没有将目光从天空中挪开。

    “战乱啊!”

    “大乾从此乱矣!”

    极乐童子面色阴郁,接连的失利让他的心境有了很大的起伏。现在他只能将所有的期望都放在策论之上。

    希望可以逆转乾坤。

    当然,他自己心里也是明白,一连两次失利,和司徒刑等人的差距越来越大。

    这次状元桂冠必定落不到他的头上。

    但是想到要屈居在司徒刑之下。

    他心中还是有着说不出的不甘心,还有一种淡淡的不服气。

    我可是上古遗民转世。

    怎么可能输?

    怎么可能输给一个弱冠之人。

    他要搏一把!

    他要迸发出自己全部的实力。

    就算不能成为折桂成为状元,也要成为榜眼。

    想到这里,极乐童子那稚嫩的小脸上,流露出肃穆的神色,他生有双瞳的眼睛更是在不停的闪烁,一个个文字在快速的推演。

    削藩论!

    一个个智慧火花碰撞,一个个文字浮现,最后组成一篇宏伟的文字。

    司徒刑和安乐先生虽然不如极乐童子这般急切,但是也知道春闱进行到了最后阶段。

    到了此时,谁也不敢保存实力,司徒刑的眼睛中也有一个个字符闪现。

    六次雷劫好似水晶玛瑙一般的念头不停的发出轰鸣,一个个念头不停的碰撞,迸发出一个个巨大的火花。好似灿烂的烟火,在火花当中,他好似看到了一篇前所未有的文章。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