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一丝丝好似牛毛的细雨飘落,路边的植物好似被水洗过一般,格外的翠绿。

    田地的庄稼叶片伸展,好似无比喜悦的在微风中摆动,如果倾心聆听,竟然能够听到植物生长的噼啪声。

    不过半个时辰,地里的庄稼竟然长高了寸许。

    “真是好雨!”

    “田里的庄稼绿油油的,而且长势喜人!”

    一个个经验丰富的农民看着地里的庄稼,脸上不由的流露出衷心的笑容,眼睛里更有着说不出的期盼。

    今年必定是个好年景。

    粮食丰收。对农民来说,就是最的喜事。也正是因为这个,每年粮食丰收之时,农民就会载歌载舞的庆祝。

    因为连绵阴雨不得不停泊的机关车重新踏上了行程,看着干爽的路面,商人脸上的抑郁之色尽去,脸上也露出了衷心的笑容。

    “真是好雨!”

    不论是农夫,还是商贩,都抬头望天,眼睛中流露出喜悦之色。更多的人顾不得身上的湿漉,重新走入雨中,兴奋的嬉戏着。

    更有人拿着钵盂,木盆等物蓄水向旁人泼去,那些人也不着恼,反而脸上露出幸福快乐的笑容。

    “好雨知时节!”

    “当春乃发生!”

    “这两句实在是太妙了!”

    “此是名篇,通体精妙,后半尤有神。”

    李子轩轻轻的拍着手掌,脸上流露出赞叹之色,其他人也是如痴如醉,好似饮了甘醇的美酒,眼睛中都流露出迷离之色,但是全身上下却透着一股子爽利。

    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泼水的大军,整个北郡都洋溢着一种由衷的一朵鲜花!

    两朵鲜花!

    三朵鲜花!

    四朵鲜花!

    。。。

    十朵鲜花!

    十一朵鲜花!

    一朵朵,无数朵鲜花在细雨中绽放,幽幽的香气扑面而来,让人全身上下洋溢着幸福的气息。

    安乐先生端坐在号房之中,看着空中细如牛毛的雨幕,感受着其中蕴含的喜悦之情,眼睛不由的微微收缩,脸上流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妙!”

    “实在是太妙了!”

    “这首诗的立意,还有描写还在自己的之上。”

    “而且这人的字体前所未见,不仅好似龙蛇,更蕴含了光明和黑暗两种力量,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时而仁慈,时而狠辣,让看不清他本来面目。”

    “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极乐童子眼睛也在收缩,因为他发现司徒刑诗筏上的力量越来越强大,攫取文气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他四周的文气竟然被掠夺一空,好似真空一般。

    “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力量?”

    极乐童子难以置信的看着司徒刑方向,只见一个巨大的漏斗横亘在天地之间,白色的文气好似九天之上的银河倒灌。

    五寸一!

    五寸三!

    五寸七!

    六寸一!

    随着一声轻响,文气在众人期盼的眼神中突破了六寸,白色的气柱也变成了金色,光彩夺目。

    “六寸!”

    “镇国诗!”

    “司徒镇国不愧是司徒镇国!”

    看着好似金柱横贯天地的文气,每个人眼中都流露出兴奋之色,随即又流露出理所当然的神色。

    六寸镇国诗对旁人来说,一生能够写出一首,足以自傲。

    但是司徒刑在短短的时间内。有登科后,陋室铭,正气歌等传唱千古的佳作传唱,其中正气歌更是六寸之上的圣文。

    所以,司徒刑做出六寸镇国诗词,在众人看来是理所当然的。

    噗!

    极乐童子一脸恐惧的看着自己的文气,本来已经达到五寸九分的文气,受到冲击,四周的文气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溃散,诗筏上的文气也缺乏后继,而最终停止不动。

    五寸九分!

    仅仅就差一分!

    但是现实就是如此的残酷。

    哪怕只有一分之差,也没有成就镇国。

    极乐童子的诗词,以五寸九分,位列出郡之首。

    “可惜了!”

    “太可惜了!”

    “既生瑜何生亮!”

    “如果不是碰到了司徒刑的春夜喜雨,他的诗词必定能够突破六寸,成为镇国。”

    “真是可惜!”

    看着面色阴沉,眼睛中流露出心痛之色的极乐童子,众人的眼睛里也流露出一丝可惜之色。

    如果不是遇到了司徒刑这么强劲的对手,极乐童子足以笑傲当代。

    不是他弱,而是他的对手实在是太强了。

    力压当代,好似一座巨山,压的北郡儒生抬不起头来。

    可以预见,只要司徒刑不陨落,必定会成为鱼玄机,梦神机那样的天骄。

    “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啊!”

    极乐童子看着文气溃散的诗筏,眼睛大睁,清澈的眼白中浮现出一根根血红的细丝,看起来好似蚯蚓,又好似小蛇,说不出的可怖。

    身上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怨念,仿佛整个人都被一种黑色笼罩。

    “司徒刑!”

    “我和你势不两立。”

    不知名的位面

    巨大宫殿之中祭台之上,已经被打开的棺椁慢慢的关闭,神灵已经睁开的眼睛也慢慢的闭上,好似马上就要再度陷入沉睡。

    但是,青铜宫殿运行轨迹却发生了一丝变化。

    如果以上帝的角度来观察,就会发现,青铜宫殿的运行轨迹和大乾位面进行了重合,青铜宫殿的竟然穿过重重位面时空,向着大乾进发。

    轰!

    轰!

    轰!

    一个个星体陨石被青铜宫殿撞碎,吞噬,青铜宫殿的速度越来越快,好似一个巨大的流星,释放出耀眼的光芒和无比的炽热,看起来好似烈日。

    “大乾!”

    “我会来的。”

    神灵在眼睛完全闭上的瞬间,声音喃喃的说道。他的声音虽然很小,好似蚊鸣,但是里面却有着说不出的自信和坚决。

    极乐童子眼睛欣喜的看着空中,因为他感觉到了神灵的气息,而且这股气息更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向大乾发现移动。

    “当神灵降临之时,就是天地重返上古之日!”

    。。。

    司徒刑不知极乐童子心中的愤怒和期盼。

    他现在全部都在文章之上。

    命运!

    这个命题实在是太笼统,也实在是太大了,也太广义了。

    什么是命运!

    按照字面的意思理解就是命和运。

    命和运是两个独立的个体。

    有命,有运才是一个独立完整人生。

    但如何去论述命运呢?而且乾帝盘以命运为题,又有什么样的深意?

    儒生们盘坐在号房之中,眼睛中闪过一丝迷茫。更有不少人身形晃动,抓耳挠腮起来,显然,这个命题,让他们有一种狮子咬天,无从下口的感觉。

    更不要说如何破题,引申出一篇锦绣文章。

    易经中有天地人三才的说法,天主高,主重,人在天之下,故而君子要安命。

    但是以此破题,又感觉力所不逮。

    极乐童子瘦小的身体盘坐在胡凳之上,稚嫩的小脸皱作一团。好似白玉的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他的思路不停的发散。

    手中的毛笔好似无意识般在草稿纸上留下一个个文字。

    “乐天知命,故不忧。”

    顺天道之常数,知性命之始终,任自然之理,故不忧也。

    知天命者,知己为天所命,非虚生也。盖夫子当衰周之时,贤圣不作久矣。及年至五十,得易学之,知其有得,而自谦言无大过。则天之所以生己,所以命己,与己之不负乎天。故以知天命自任。命者,立之于己,而受之于天,圣人所不敢辞也。孔子学易,乃知天命。吾人虽闻天命,未必能知,须先信赖圣言,以求知之。

    随着思路的理清,极乐童子的眼睛慢慢的亮了起来。

    他抓住了一点灵光,绝对从孔丘的“三知”进行破题。

    孔子在论语尧曰即论语的最后一章里,孔子提出人要“三知”,即“知命”、“知礼”、“知言”,可谓是人生至理名言。

    论语从学习的三个阶段开始,以要达到“三知”的境界终篇,是大有深意的。实际是讲述人生在道德知识与品行全面成长的整个过程。学习是起步阶段,是人生提升自己的唯一手段,当然这种学习包括读学习与社会实践的学习。学习的最后境界便是“知命”、“知礼”、“知言”,而“知命”排在第一位。

    极乐童子以此破题,暗合圣人之言,中规中矩,就算在苛刻的考官也不能提出质疑。只要润色得当,定然能够写出一篇繁花锦绣。

    但正因为是圣人之言,故而此立意并不算新颖,很难出彩。

    最多只能算是中上。

    一丝丝文气升腾,在空中凝聚成云锦。

    不论是监考的李子轩,还是其他儒生都下意识的抬头,锦绣文章!

    锦绣文章是文气达到一定程度的表现。

    但是算不得极好。

    不过极乐童子年幼,见识最是浅薄,能够写出这样的锦绣文章已经很是不易。

    安乐先生已经是耳顺之年,早就过了知天命的年龄,故而他对命运的体悟最深。

    眼睛中时不时有精光射出,他只是稍微思索一会,就从桌案上拿起毛笔,笔尖划破纸张,发出唰唰之音。

    更在雪白的纸张上留下一个个好似繁花的文字。

    “物之大者无若天地,然而亦有所尽也。天之大,阴阳尽之矣。地之大,刚柔尽之矣。阴阳尽而四时成焉,刚柔尽而四维成焉。夫四时四维者,天地至大之谓也,凡言大者,无得而过之也。亦未始以大为自得,故能成其大,岂不谓至伟至伟者欤?天生于动者也,地生于静者也,一动一静交,而天地之道尽之矣。动之始则阳生焉,动之极则阴生焉,一阴一阳交而天之用尽之矣。静之始则柔生焉,静之极则刚生焉,一柔一刚交而地之用尽之矣。动之大者谓之太阳,动之小者谓之少阳。静之大者谓之太阴,静之小者谓之少阴。太阳为日,太阴为月,少阳为星,少阴为辰,日月星辰交而天之体尽之矣。”

    安乐先生的思想受皇极经世影响很大,故而他的思想里面有着浓郁的皇极。

    以天地阴阳之理,阐述王朝更替,时运动荡之机。

    从上古到当世,甚至是未来,都做了一定的推演,可以说是将命运之道发挥到了极致。

    一丝丝文气升腾,一个个念头碰撞。

    但是他的思路还是太过局限,仅仅放在王朝之上。

    或者说这篇文章是给帝王将相看的治世之策,而不是给寻常百姓阅读的劝世之文。

    一丝丝文气升腾,安乐先生的文章比极乐童子的强上不少,很快就突破了繁花锦绣的层次,文气在空中凝聚成了一尊尊帝王。

    皇极,代表的就是帝王之尊!

    更推演了从上古到现在,以及未来的王朝兴衰更替之事。

    巨大的动静让每一个人为之侧目,更有人眼神炯炯直勾勾的看着空中,好似要从中体悟出一鳞半爪。

    “真是太震撼了!”

    “安乐先生不愧是安乐先生!”

    “一篇文章道尽三古,也只能安乐先生才有此能!”

    一个个儒生看着空中的帝王,已经王朝的更替,眼睛中都流露出震撼之色。

    司徒刑也感受到了文气的波动,以及众人的赞叹。但是他没有着急,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好似发呆,又好似走神,脑海中的好似由萤火虫组成的命运长河不停的翻滚着。

    神庭中的六次雷劫好似玛瑙一般的儒家半圣念头在快速计算推演着。

    命运长河他虽然只得到了其中的一节,但是也能让司徒刑管中窥豹,尽数知晓命运的秘密。

    一个个文字组合在一起,形成一篇篇文章。

    但是这些文章不是太过肤浅,就是太过消极。

    司徒刑都不是所喜,故而一直没有动笔。

    轰!

    轰!

    轰!

    六次雷劫念头好似一台高速运转的计算机,那一节好似萤火虫组成的命运长河在不停的分解,一丝丝体悟出现在司徒刑的心头。

    大命运术!

    这是他脑海中突然多出的那一段传承,随着命运长河的分解,以及他对命运体悟的增强,大命运术也变得越发丰满。

    威力更是递增。

    命也!

    时也!

    运也!

    大命运术的核心,就是命,运,时!

    但是最关键的却是最后一个字,那就是时。

    想到这里,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一亮,因为他想到了一篇千古流传的劝世文。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