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因为年岁的关系,极乐童子的身体还没有长开,十分的矮小,故而桌对他来说显得有些高大,只能蹲坐在胡凳之上,非常的别扭。

    但是极乐童子好似未觉,目光炯炯的看着纸张,眼睛里仿佛有上古鸿蒙的倒影,锐利的笔尖好似刻刀一般划破纸面,在桌面上留下一个个浑圆,看起来好似青铜大鼓的文字。

    轰!

    每一个文字落下,纸面上都发出战鼓一般的轰鸣。

    如果青丘老狐狸看到此幕必定会眼睛圆睁,一脸的难以置信,写出这样文字的人,竟然不是一个耄耋老人,也不是沉浸文字数十载的大儒。

    而是一个年岁不过十的垂髫稚子。

    “妖孽!”

    “真是妖孽!”

    “没有想到,他在法之道上竟然有如此高深的领悟。”

    “而且字里行间充满了古朴苍茫,好似远古重现,真是令人感到诧异。”

    主考官李子轩和其他几位交换了一下眼神,每一个人眼中都挂着惊诧之色,实在是太令人感到震惊了。

    不过是一个垂髫稚子竟然有如此的体悟。

    不过这也从侧面验证了那个传闻。

    那就是极乐童子定然是上古大贤转生,否则字里行间必定不会有如此重的上古之风。

    大帝闲吹破冻风,青云融液流长空。

    天人醉引玄酒注,倾香旋入花根土。

    湿尘轻舞唐唐春,神娥无迹莓苔新。

    老农私与牧童论,纷纷便是仓箱本。

    一寸寸文气开始升腾!

    空中更是出现种种异象。

    仿佛有一尊身材高大好似山峦的神灵屹立在天地之中,他轻轻的吐气将寒风吹散,也因为如此,天地开始春。

    他的酒壶打翻,晶莹如玉的酒水洒落。

    滋养了大地,润绿了草木。

    地上的尘土升腾,好似宫娥在跳舞,又好似神女在嬉戏。

    老农和牧童见到大地春,春雨洒落,不由的都流露出喜悦之色。。。。

    众人看着空中神灵的投影,眼睛不由的收缩,并流露出恐惧之色。

    好大的场面!

    好强的气势!

    这个神灵虽然早就陨落,而且还只是一丝投影,但是他身上的气势却每一个人感到恐惧。

    举手投足之间就能毁天灭地。

    春夏秋冬不过是他们的万物,

    大儒,武道圣人,还是隐藏在暗处保护贡院的地仙,天仙大能,心中都升起一种难言的恐惧。

    太强大了!

    他们已经算是人族中顶尖的存在。就算人王也要给他们礼遇。

    但是在这些远古神灵面前,他们却好似孩提一般脆弱。仅仅是远古诸神的一个投影,就让他们如坐针毡,心如惴惴。

    如果真是的远古诸神苏醒复活,恐怕只要一个眼神,就能将他们洞穿。

    司徒刑眼睛微眯的看着空中,上古神灵的强大,让他的心感到震颤,但是他的心智并没有受到影响。

    因为这些神灵固然强大,但是比天蛇比起来还是要差上不少。

    否则上古神战,这些神灵也不会陨落或者是陷入永无休止的沉睡。

    正如天蛇所说,大乾位面传承丧失,整体实力才如此的孱弱,在上古时代,武道圣人只是武道的起步。

    武道圣人之上还有人仙!

    还有破碎虚空的存在。

    而且根据天蛇投影的强大,司徒刑大胆的推测,天蛇定然已经超越了破碎虚空。

    或者是破碎之上还有道路。

    极乐童子抬头看着天空,他那稚嫩的脸庞上流露出忆之色,眼睛里更是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沧桑。

    此时的他看起来根本不像童子,反而更像一个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

    “上古!”

    “强者的黄金时代!”

    “多么希望,能够逆转时空,重新到那个时代!”

    就在众人心思各异的时候,诗筏上开始升起一缕缕文气。才开始文气好似夜间的露水,看起来并没有多少。但是时间的推移,水气凝结成水滴,汇聚在一起。

    到后来更是好似喷泉,汹涌的文气不停的喷涌。

    在源源不断的文气支撑下,极乐童子诗筏上的文气也好似芝麻开花一般,节节拔高。

    一寸!

    两寸!

    三寸!

    四寸!

    五寸!

    空中神灵的虚影随着文气的升腾,开始变得凝实,酒壶中的玄酒洒落,变成一滴滴的晶莹的水珠从空中跌落。

    几个农夫打扮的人仰望天空,并没有和上两次那样欢呼。

    一连数次降雨,让干涸的土地变得湿润。田垄之间还积蓄了不少水分。

    他们对雨水的渴求也就没有刚才那么迫切了。

    啪!

    啪!

    雨滴落在地上,溅起一丝丝涟漪。

    突然一个农夫鼻子耸动,看着空中的雨水,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酒!”

    “空中的是酒水!”

    “琼浆玉液!”

    其他农夫对视一眼,他们都从彼此的眼睛中看到了惊讶和难以置信。随即流露出嘲笑之色。

    “李老二,你是不是大早晨又喝酒了。”

    “酒虽然能够解忧,但是多喝误事。”

    “就是!”

    “大早晨起来说胡话。”

    “天上怎么可能下酒水!”

    “想喝酒想疯啦!”

    一个个农夫面色古怪的看着他,不停的嘲笑。那个农夫也不着恼,一脸贪婪的张着嘴巴,吮吸着空中的雨水。

    不大一会竟然面色变得赤红,眼睛迷离,好似真的喝醉一般。

    “这真的是酒!”

    突然一个年轻的农夫笑着附和道。

    众人的表情不由的一滞,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酒鬼,又好似在看一个疯子。

    “这酒从天上来,定然是传说中的琼浆玉液。”

    “让李老二在这里慢慢享用,我们该家的家。”

    “如果他的浑家问起,咱们就说他在喝皇帝老儿的琼浆玉液,让她快走两步,说不得也能尝上一口。”

    那年轻人见众人看着他,面色憋着坏的说道。

    “你这个后生。”

    “真是!”

    几个年老的农夫比划着,笑着指点说道。

    “谁人不知道李老二浑家脾气暴躁,李老二最是惧内!”

    “如果李老二的浑家知道他又发疯,定然不会让他晚上不好过!”

    “不过,李老二喝醉了躺在这里也是不好,是应该告诉他的浑家。”

    “嘿嘿!”

    几人想到接下来可能出现的情景,嘴角不由的升起一丝坏笑。

    “咯!”

    李老二对外面的一切都好似浑然不知,他硬邦邦的躺在地上,嘴巴不停的开合,贪婪的喝着雨水,突然他胸腔中升起一股气流,竟然打了一个大大的酒咯。

    “不会是真的吧?”

    “难道天上真的下酒了?”

    几个农夫都闻到一股喷香的酒气,不由的对视一眼,虽然感觉有些天方夜谭,但还是忍不住伸出了自己的舌头。一股酒水特有的辛辣清香直冲鼻腔。

    “酒水!”

    “真的是酒水!”

    几个农夫也顾不得其他,身体平躺在地上,脸庞向天,嘴巴大张,贪婪的吮吸。

    “好酒!”

    “真的好酒!”

    “琼浆玉液!”

    “这是天上的神灵才能喝到的美酒。”

    不仅是田间地头的农夫,整个北郡的好酒之人都疯癫了。他们不顾形象的躺在大街小巷,嘴巴大张,不停的吮吸美酒。

    喝醉了就躺在地上,或者狂笑,或者悲戚,或者酣睡。

    也有人取出酒具,承接美酒。

    不过说来也怪,这雨水入口是琼浆玉液,但是一旦用金铁五行之物承接,马上就变成了普通的雨水。

    “酒水!”

    “竟然是琼浆玉液!”

    须发雪白的青山老狐狸有些贪婪的吮吸着空中的雨水,他的修为深厚,方圆几米的雨水竟然被他瞬间吸干。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