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轰!

    轰!

    轰!

    听着青铜巨鼓,带着苍凉,带着鸿蒙的声响,龙族太子眼睛中流露出一丝狐疑。

    但是那面青铜巨鼓不是在神魔大战中遗失了么?

    贡院之中为什么会迸发出蛮荒青铜巨鼓的响声?

    难道这面巨鼓最后被人族所得?

    龙族太子的眼睛流露出忌惮之色。

    在他血脉的记忆中,就因为这面铜鼓的关系,才会爆发上古神魔之战。

    也正是因为这面巨大的青铜巨鼓的关系,妖族才会没落,传承断绝,人族才会崛起。

    也正是因为这面巨鼓,天穹才会被打破,神灵统治大陆的时代结束。

    也正是因为这面巨鼓,无数的大能横渡星域,到更高等级的位面修行。

    青丘野狐也在看着贡院方向,不过他的血脉中却没有关于神魔大战的记忆。

    这也说明,青丘野狐的血脉要比龙族太子差上不少。只要龙族太子不夭折,未来的成就必定会在青狐之上。

    青狐虽然不知道青铜巨鼓的来历。

    但他的眼睛也是在不停的收缩,脸上充满了惊讶之色。

    因为他发现,这苍凉来自鸿蒙的鼓声,不是来自真的巨鼓,而是笔锋落划破纸面的声音。

    这也太令人感到震惊了。

    究竟是什么人,在法之道上竟然有如此的造诣?

    在他看来,此人在法上的造诣不再安乐先生的“妙笔生花”之下。更在自己的“入木三分”之上。

    人族什么时候有如此多的大才?

    难道是司徒刑?

    想到司徒刑的相貌,青丘野狐不由轻轻的摇了摇头,将这个念头抛出脑外。

    不可能的!

    司徒刑不过弱冠之年,缺乏人生的阅历,就算他是天才,也不可能体悟到法的精髓。

    更不会有如此惊人的气象。

    有北郡第一公子美誉的张玉阶,学问诗词不如司徒刑,而且年岁也是不大,也是不可能写出如此气象的文字。

    那么既然不是司徒刑,也不是张玉阶。

    “莫非是极乐童子?”

    青山老狐狸的心中出现了一个瘦小,眼中有着双瞳的身影,但是他很快就将这个想法抛出脑海。

    这怎么可能!

    他不过是一个黄口小儿,怎么可能写出这样气象万千的文字。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除了安乐先生以外,北郡还隐藏着未知的斑斑大才。

    在青丘老狐狸的印象中,能够在法之道上有如此成就的,必定都是两鬓花白,满腹经纶的老者。

    “人族真是兴旺啊!”

    “不愧是天地的主角!”

    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青丘老狐狸不得不承认。

    “妖族不如。”

    在青狐先生想来,极乐童子不过是垂髫稚子,没有丝毫的人生阅历。根本不可能体悟到法的真谛。

    但是,世上的事情就是那么奇妙,最认为不可能的人,往往就是最可能的人。

    正是因为这种思维误区,惯性思维,才导致很多人被有意或者是无意的被打脸。

    西方称为墨菲定律。

    佛家称这种现象为知障。

    。。。

    好似童子一般稚嫩的极乐蹲在胡凳之上,他手中的毛笔划过纸张,发出一阵阵好似雷声,又好似青铜巨鼓雷响的声音。

    每一个字落在纸面,都好似钟鼓齐鸣。

    一个个文字浑圆,看起来竟然好似一个个巨大,带着蛮荒气息的青铜战鼓。

    苍凉,鸿蒙的声音,正是这些战鼓发出。

    轰!

    又是一个文字落下!

    纸面上的文字形成共振,发出更加宏伟的声音。

    轰!

    轰!

    轰!

    到最后巨大的声音好似实质,形成肉眼可见的涟漪。

    啪!

    啪!

    啪!

    正在考试儒生好似遇到地震一般,案上的笔墨纸砚好似精灵一般跳跃起来。有的木屋更是发出痛苦的声音,好似随时都可能崩塌。

    “怎么了!”

    “这究竟怎么了?”

    一个个儒生看着到处乱窜的笔墨,以及看起来即将坍塌的木屋,眼睛中都流露出惊诧恐惧之色。

    “地牛翻身了么?”

    “我的天!”

    胆子小的儒生面色惶恐,有些凄厉的乱喊乱叫。看的李子轩等人眉头不由的皱起。

    这样的性子怎么可能为民造福,为国分忧。

    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不喜,并且将这些人的号牌在心中记住。

    那些儒生还浑然不知,他们有些恐惧的捶打着门窗,试图逃离。守卫在外面的士卒急忙上前,阻挡他们,但是已经乱了心智的儒生,好似没头苍蝇一般到处乱撞,场面显得格外的混乱。

    “哼!”

    李子轩眼睛微眯,不由的冷哼一声。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好似雷霆一般,混乱惊恐的儒生的身体不由一僵,只感觉被一盆冰水当头泼下。神智陡然恢复清醒。

    “噗!”

    空中的神灵站起,全身神光四射,扔下一个好似书包网.bookbao2兜,又好似灯罩的法器,将极乐童子的木屋罩在其中。

    巨大好似涟漪一般的音波撞击在书包网.bookbao2兜之上,顿时消失于无形。

    外面的震颤这才消失。

    极乐童子下意识的抬头,只见房屋四周竟然出现一道看不见,好似水幕的薄膜。强大好似浪潮一般的音波,竟然被这个看似脆弱的薄膜吸收。

    站在空中的神灵,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神色。幸亏这个法器能够吸收音波,否则影响到科举,

    恐怕他们这些神灵还有监考官都要受到责罚。

    现在因为他出面将灾难化于无形,不仅没有过错,反而有功劳。

    见不再影响别人。

    极乐童子不再停顿,毛笔好似龙蛇一般落下,形成一个个浑圆的文字。

    一面面青铜大鼓发出震彻云霄的声音。到最后更是化为一个巨大无比的青铜战鼓,屹立在天山之上,一丝丝音波好似水中的涟漪,不停的向四周扩散。

    那个好似灯罩书包网.bookbao2兜的法器也好似承受不住如此强大的力量,好似破裂的玻璃出现一道道裂纹。

    看的那个神灵心中不由的一阵阵肉疼,但是他却不敢迁怒于极乐童子。只能不停的增加法力,希望法器能够支撑到极乐童子写完毕。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