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司徒圣人!”

    “竟然是司徒镇国!”

    “司徒八斗到了。”

    就在这时,众多儒生也认出了司徒刑的身份,有些兴奋的说道。

    “北郡儒生第一人怎么可能抄袭?”

    “就是。”

    “别浪费时间了!”

    负责搜查的甲士有些为难的看着青袍官员。

    青袍官员看着四周的儒生,还有好似青松一般的司徒刑,眉头不由的微微皱起,眼睛中显露出一丝不渝。

    司徒刑转头环顾四周,微微的点头,主动上前,请兵甲仔细搜查。

    一个个儒生有些好笑的看着甲士,甲士显然也听过司徒刑的名声,眼睛中也都流露出一丝好笑,但是职责所在,还是非常认真的上前检查。

    “食盒没有问题!”

    “杂物没有问题!”

    刘文海隐藏儒生当中,看着司徒刑的一件件私人物品被取出,他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着急之色,他在等。

    而且他有绝对的自信,这一次一定要让司徒刑身败名裂。

    “没有问题!”

    兵甲脸色带着微笑,小心的将司徒刑所有的食盒,笔墨全部归拢,和前面的冰冷凶恶判若两人。

    “司徒先生,,还要检查一下衣衫。”

    “没有问题!”

    司徒刑没有任何犹豫的站起身,将衣衫解开,请甲兵仔细一点点的检查。

    隐藏在人群中的刘文海眼睛不由的一亮。

    “外衫没有问题。”

    “内衣没有问题。”

    “儒服没有问题。”

    “行囊没有问题。”

    甲士举着火把,借助火光仔细的检查。

    刘文海看着司徒刑一件件衣物落在地上,但是并没有纸条之类滑落,他的眼睛不由的收缩,脸上更是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没有纸条?”

    “明明我已经放了进去!”

    刘文海实在想不明白,究竟中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司徒刑的内衣中没有纸条。

    “难道是司徒刑发现了什么?”

    “不可能的!”

    “自己尽得盗门传承,手法无双,怎么可能被发现?”

    刘文海一脸的诧异。

    “没有问题!”

    “通过!”

    “司徒先生,预祝您旗开得胜,一举成名!”

    两个兵士将一件件衣服拾起来,细心的帮司徒刑穿上,一脸谄媚的弯腰笑着说道。

    “那还用说,司徒先生可是文曲星转世,必定能够一举成名!”

    另一个甲兵也是一脸的自豪,有些阿谀的说道。

    “谢两位吉言!”

    “这里有一点碎银子,两位拿去喝茶!”

    司徒刑一脸微笑在两个兵甲的服侍下的穿上衣服,从香囊荷包中掏出两块足足有二两大小的碎银。

    两个兵甲眼睛不由的一亮,但是下意识的看向青袍官员。

    那个青袍官员看着司徒刑微微的点头,身体扭转过去。好似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两个兵卒隐晦的对视一眼,他们都从彼此的眼睛中看到了欣喜之色。

    “谢谢司徒先生!”

    “谢谢司徒先生!”

    “司徒先生定然高中。”

    “司徒先生定然能跨马游街!”

    两个甲士一脸欣喜的高声喊道。

    司徒刑微微一笑,也没有在意,提着食盒,背着行李跨过龙门,走过长长的走廊,进入贡院内部。

    因为春闱的关系,贡院内部的被打扫的一尘不染。

    青石地面上更被喷洒了清水,显得格外的明亮。

    贡院内早就有衙役等候,见他过来,急忙上前,有些谄媚的点头打过招呼之后,看过他的号牌之后,主动将司徒刑手里的行礼接过,带着他绕过几个照壁,来到一个干净铺着稻草,放着一个桌,条件看起来有几分简陋的号房。

    “司徒先生!”

    “号房的条件有些简陋。”

    “但是这个号房早就给您打扫的干干净净,小的还在里面撒了一点硫磺,绝对不会有蚊虫叮咬!”

    见司徒刑的眼睛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满意,这才上前好似邀功一般说道。

    “有心了!”

    司徒刑微微点头,随手从怀里掏出一块碎银扔了过去。

    那个衙役小心的将银子收好,手里轻轻的一垫,少说也有三四两,而且是成色很好的官银,能够八九分的购买能力,眼角不由的下弯,就连脸上的笑容也变得真诚不少。

    司徒刑没有管衙役的心思,轻轻的推开号房的栅栏,号房有些简陋,一个不高的土房子,三面都是墙壁,只有正前方是栅栏。

    考生进入号房后,门窗都会上锁,只有如厕或者是离去时才会被打开。

    这样也能最大程度上避免考生作弊。

    不得不说,这个手段要比后代先进,也有效的多。

    司徒刑将随身携带的兽皮铺在床铺之上,现在虽然是初春但是晚上还是极冷的,兽皮不仅能够保暖,而且最是防潮。

    很多没有经验的考生,因为没有携带防潮御寒之物,往往会被春寒冻伤,或者是因为寒冷难以入眠,从而影响发挥。

    司徒刑虽然也是第一次参加春闱,但是王侍郎已经做了仔细的交代。

    司徒刑不仅准备了被褥,还准备了备用的毛笔,砚台等,避免因为砚台因为寒冷而结冰。

    。。。

    就在司徒刑在小心的磨着墨,修剪笔锋,准备考试的时候。

    龙门处的检查也进入了最后的阶段,中间又有数人被摘了文巾,削除学籍。

    “上前!”

    一个甲兵从卷宗中抽出刘文海的画像,仔细的对比之后,暗暗的点头。

    “姓名!”

    “刘文海!”

    “籍贯!”

    “郭北县!”

    “年龄!”

    “二十有二!”

    甲兵抬头又端详了一会,这才点头说道。

    “验明正身!”

    “是考生本人。”

    青袍官员仔细的看了一会画册,这才轻轻的点头,声音肃穆的说道。

    “搜查!”

    “都打起精神来,越是最后越不能马虎。”

    “出了事情你我都担待不起。”

    两个士卒本来有些疲惫的身体陡然绷直,眼睛中冒出精光,大声称诺道。

    “诺!”

    “诺!”

    刘文海面色自然,但是心中有着说不出的烦躁。他实在想不明白,司徒刑究竟是如何蒙混过关的。

    定然是兵卒偷懒,否则怎么可能一无所获。

    因为心中有事,刘文海没有言语,好似木头人一般将胳膊高高的抬起,任凭兵卒仔细的检查。

    “食盒没有问题!”

    “行礼没有问题!”

    “文房四宝没有问题!”

    “外衣没有问题!”

    “内衣没有问题!”

    “儒服没有。。。”

    突然,一个白色纸条从刘文海衣服的缝隙中滑落。

    正在检查的兵卒眼睛不由的一凝。

    神游天外的刘文海眼睛不由的收缩,脸上更是浮现出难以置信之色。

    “这怎么可能?”

    “这张纸条不应该在司徒刑身上么?”

    “我明明将纸条塞到了他的怀中,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出现自己的身上?”

    刘文海虽然没有打开纸条,也没有看到文字,但是他有一种直觉。

    这个纸条定然是他塞到司徒刑怀里的那张。

    “大人!”

    “大人!”

    “发现了一个纸条!”

    “有一个纸条,疑似夹杂!”

    站在龙门前,眼神有些迷离的青袍官员,听到兵卒的汇报,脸色不由的一变,懒洋洋的神色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好似一只发现猎物的狸猫,全身迸发出难以置信的气势。

    “真是大胆!”

    “竟然还敢夹杂!”

    刘文海一脸难以置信,眼神呆滞的站在龙门之前。好似精神失常,又好似疯癫一般,不停的自言自语:

    “为什么会这样?”

    “这张纸条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怀中?”

    “司徒刑!”

    “定然是司徒刑用了偷梁换柱的手段。”

    “枉我自诩盗门中人,终生大雁,没想到却被大雁啄瞎了眼睛。”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