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霍斐然的藏颇丰,不仅有儒家典籍,还有天文地理,兵家,阴阳等诸子百家的学问,更有很多孤本,珍本,禁本,每一本在外面都是难得一见。

    司徒刑好似一个海绵,疯狂的吮吸。

    他天庭穴里的经过六次雷劫好似水晶玛瑙一般的儒家半圣念头,每日都在高速运转。每日耗费大量的心血。

    也幸亏,司徒刑在玉清道洞天福地中所获颇丰,各种滋养气血的药材应有尽有。

    而且总督霍斐然担心司徒刑的身体,每日都让下人为他按照华平留下的方子熬制滋补的膏药。

    不过短短十数日。司徒刑就将总督霍斐然的藏看了大半,并且做了厚厚的笔记。

    不论眼界,还是见识都提高不少。

    司徒刑在“知行合一”的基础上,结合了霍斐然藏中的大学等儒家经典思想精华,又进行了深入的推演。

    并且以表字阳明,将和霍斐然交流时候的对话摘录,,以问答形式写了一本阐述心学核心思想的典籍大学问。

    “问曰:“大学者,昔儒以为大人之学矣。敢问大人之学何以在于明明德乎?”

    阳明子答曰:“大人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者也。其视天下犹一家,中国犹一人焉。若夫间形骸而分尔我者,小人矣。大人之能以天地万物为一体也,非意之也,其心之仁本若是,其与天地万物而为一也,岂惟大人,虽小人之心亦莫不然,彼顾自小之耳。是故见孺子之入井,而必有怵惕恻隐之心焉,是其仁之与孺子而为一体也。孺子犹同类者也,见鸟兽之哀鸣觳觫,而必有不忍之心,是其仁之与鸟兽而为一体也。鸟兽犹有知觉者也,见草木之摧折而必有悯恤之心焉,是其仁之与草木而为一体也。草木犹有生意者也,见瓦石之毁坏而必有顾惜之心焉,是其仁之与瓦石而为一体也。是其一体之仁也,虽小人之心亦必有之。是乃根于天命之性,而自然灵昭不昧者也,是故谓之“明德”。小人之心既已分隔隘陋矣,而其一体之仁犹能不昧若此者,是其未动于欲,而未蔽于私之时也。及其动于欲,蔽于私,而利害相攻,忿怒相激,则将戕物圮类,无所不为其甚,至有骨肉相残者,而一体之仁亡矣。是故苟无私欲之蔽,则虽小人之心,而其一体之仁犹大人也;一有私欲之蔽,则虽大人之心,而其分隔隘陋犹小人矣。故夫为大人之学者,亦惟去其私欲之蔽,以明其明德,复其天地万物一体之本然而已耳。非能于本体之外,而有所增益之。”

    司徒刑跪坐在草席之上,手中握着一支青玉灵毫笔,面色凝重。一个个文字好似行云流水一般在纸张上流淌。

    一丝丝白气升腾,最终化作一道光柱直冲云霄。

    过往路人无不侧目,然后化作会心的一笑。

    司徒圣人正在著立传,整理心学,其中不乏毛遂自荐的儒生,想要帮助司徒刑完成这项宏伟的工程。

    对于这些沽名钓誉之辈,司徒刑都是婉言谢绝。

    也有人主动上门,将家中的藏送给司徒刑。

    其中不乏外面难得一见的古本。司徒刑没有在谢绝,来者不拒,统统收下。也因为这个的缘故,北郡总督霍斐然的房规模扩大了不少。

    藏数量也从数千册变成了近万册。

    在征得霍斐然的同意后,司徒刑打算以后将这些籍全部捐献,建成一个类似后世图馆性质的机构,允许寒门儒生到此借阅。

    时光如梭,司徒刑闭门谢客,天天徜徉在知识的海洋,春闱的日子越来越近,北郡的气氛也变得越来越炽烈。

    一个个外地来的儒生都摩拳擦掌,或者闭门苦读,或者和同年交流,或者是祭拜神灵,祈求高中。

    更有商贩趁机售卖历次考试例题,宗门画的文昌等,生意也是不错。

    司徒刑在鲍牙的陪同下,徜徉在北郡的街头,感受着越来越炽烈的龙气。

    春闱将近,龙气复苏,百神瞩目,不论是妖神,还是被朝廷册封的正神,都不敢放肆,小心翼翼的,生恐出现一点纰漏,从而被人王下旨申饬。

    “先生,前面是涪陵公庙,因为涪陵公生前曾经中过状元,生前位列中枢,披红挂紫,死后被朝廷追封为公,地位尊贵,故而香火很是旺盛!”

    鲍牙看着前面朱红色的庙墙,以及络绎不绝的香客,笑着说道。

    “涪陵公,是前朝的敕封吧?”

    司徒刑眼神幽幽,笑着问道。

    “先生博学。这位涪陵公的确是前朝的敕封。按照道理说新朝鼎立,这些前朝敕封的神灵,都不会得到国家公祭,慢慢的就会湮灭,但是这位涪陵公则不然,他生前公正廉明,在北郡素有清名。故而百姓自发祭祀,而且太祖开国平定天下时。这位也曾主动勤王,并且立下过大功,故而太祖亲封他为公爵,享受新朝龙气庇护。”

    鲍牙眼睛一滞,有些佩服的说道。

    “这些人中多儒生,难道这位涪陵公还掌管北郡文运?”

    司徒刑看祭拜的香客中不乏身穿青衣,头戴文巾的儒生,不由好奇的问道。

    “这位涪陵公不掌管文运,但是礼多人不怪!”

    鲍牙谄笑一笑,有些神秘的说道。

    “也许这位和文昌帝君有交情也说不定。”

    司徒刑诧异的看了一眼鲍牙,没有吱声,随着人群慢慢的进入神庙。

    涪陵公的庙宇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故而显得比较沧桑,几棵高大超过两人合抱粗细的大树好似伞盖一般遮住天空,阳光射下,留下斑驳的阴影。

    司徒刑随着人群进入涪陵公的大殿。

    大殿非常开阔,烟火缭绕之中端坐着一尊身穿红色官袍,手里抱着玉笏,面色威严的中年大神。

    涪陵公!

    几个面色稚嫩,身穿青袍的儒生正手捧高香祭拜。

    一个年老的庙祝站在高台之上,轻轻的哼唱着祭文。司徒刑侧耳倾听,无非是祈祷高中,文运昌隆之类。

    还有几个儒生竟然从怀里掏出自己的诗作,在大殿之中朗诵起来。站在高台之上的庙祝听到妙处,竟然时不时的点头。好似附和。

    其他的人对这种情况竟然好似司空见惯,竟然没有任何惊讶之色。

    “这是做什么?”

    司徒刑转头,有些诧异的小声问道。

    “这位涪陵公生前做过状元,更位极人臣,极好诗词。所以,很多儒生都喜欢在他面前读诵,传说诗词做的极好的,会被邀请到福地做客。”

    “据说,能去福地做客的,定然都是榜上有名,故而没当春闱将近,很多儒生都会在大殿之中朗诵自己的诗作。”

    “庙祝也是会择优将这些诗词抄录,悬挂在大殿之***后来人品鉴。”

    鲍牙竟然对这里的一切颇为熟悉,笑着为司徒刑介绍道,并且将他引到悬挂诗词的墙壁前面。

    司徒刑仔细打量,的确发现了不少诗词,其中不乏很多让人耳目一新的。

    但是观其文气多是两寸,三寸,只有一两首超过四寸。被庙祝悬挂在最显眼的位置。

    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

    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

    “好诗!”

    “好诗!”

    司徒刑看着挂在最显眼位置的诗词,不由暗暗的点头。这个叫做程林的生诗词之道已经颇见功夫。

    只要气运不是太弱,今次科举必定榜上有名。也怪不得被庙祝挂在最显眼的位置。

    就在司徒刑打算转身离去之时。

    站在高台上的庙祝也发现了司徒刑。

    见司徒刑穿体面,气度更是异于常人,身后更有小厮侍奉,定然是非富即贵。眼睛不由的一滞微眯起来,满脸笑意的点头上前。

    “春闱将近,公子可是求问功名?”

    “涪陵公虽然不掌管文运,但也是法力无边,只要公子诚心祷告,必定会有响。”

    司徒刑脸色不由的一僵,本能的想要避,他对鬼神之事向来是敬而远之。故而他很少去神庙祭拜。

    今日也是恰巧走到这里。又见涪陵公庙香火旺盛,更有很多读人聚集在此,他才进入一观。

    没想到庙祝甚是热情,竟然主动迎了上来。让他想要转身的身躯不由的一滞。

    见四周众人都在祭拜,显得有些太过突兀,反而不美。

    “涪陵公生前为国为民,是一个难得的清官,当值得一拜!”

    司徒刑轻轻的点头,从庙祝的手中接过高香,点燃之后,就要祭拜。

    但是正在这时,神庙后堂之中陡然出来一老者,有些惊恐的上前,挡在司徒刑面前,看着面色还有几分枯黄的司徒刑,一脸苦笑的说道:

    “使不得!”

    “使不得!”

    “这位先生有大气运在身,涪陵公虽然是朝廷敕封的正神,但也经不住先生一拜。”

    刚才接待司徒刑的庙祝也是面色大变,他在神庙已经几十年,从来没有见过这等奇事,不由的用好奇震惊的眼色打量司徒刑全身上下,仿佛要看出他和常人有什么不同。

    司徒刑的脸色也不由的一僵,有些诧异的看着神像,不知涪陵公为何有如此大的反应。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