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司徒刑虽然没有和成郡王那般显现出拳意,但是全身的气血不停的鼓动,气势却好似海浪一般,节节攀升。

    嘭!

    嘭!

    嘭!

    成郡王的拳意中有五种不同的力量互相交错,变化多端,更蕴含上古五位帝王的道,占据堂皇之势。

    好似一重重的海浪不停的撞击,不论是高楼,还是群山,都会被海浪淹没。

    又好似火山喷发,说不出的猛烈。

    司徒刑则好似老龟盘踞在深海,又好似种子深埋地下,全身的生命都被锁在身体之内,看似落于下风,实则以静制动。

    成郡面色有些古怪。司徒刑的身体好似棉花,又似滑不留手的游鱼,虽然他的气势好似江河一般狂暴,但是竟然有一种丝毫不受力的感觉,好似重重的一拳击打在空气中,胸中反而有着几分憋闷。

    “杀!”

    “杀吧!”

    “把我们都杀光!”

    “你就算杀的了我等,也堵不住天下众生悠悠之口!”

    “肆意妄为!”

    “我等功名,岂是尔等权贵一言予夺?”

    “若是如此,我等还考什么功名?”

    “这个科举不考也罢!”

    见成郡王强势,不顾儒生的请愿反对,一意孤行想要以“莫须有”的理由剥夺司徒刑的功名。

    本来作壁上观的儒生也被激怒。

    成郡王的行为虽然看似是和司徒刑的私人恩怨,但是实际上触碰了儒生们的底线,如果权贵可以随意剥夺儒生的功名。

    那么儒生阶级的特权将会荡然无存。

    正如司徒刑所说,今日成郡王可以剥夺他的功名,来日别的郡王,亲王是不是也可以随意剥夺他们的功名?

    那他们还十年苦读干什么?

    就算他们心中对司徒刑有再多的不满,今天他们也必须站在司徒刑一边。

    司徒刑看着同仇敌忾,群情激愤的儒生,还有面色铁青的成郡王,眼睛深处不由的闪过一丝得意。

    春闱将近,儒生齐聚北郡。

    在司徒刑看来,这些人就好似后世的愤青,最喜欢激扬文字,抨击政治。

    而且极易被引导,好似火药桶一般,只要一朵火花,就能爆炸。

    也正是因为整个原因,整个北郡外松内紧,到处都是暗探和衙役,唯恐出现群发事件。

    “不考也罢!”

    “不考了!”

    “这样的王朝不值得我等效力!”

    更有唯恐天下不乱的儒生摘掉头顶象征身份的文巾,重重的摔在地上。

    “大逆不道!”

    “真是大逆不道,你们怎么敢如此?”

    当文巾摔落在地上的那一瞬间,成郡王的脸色不由的变得铁青。文巾是儒生身份的象征,也是朝廷的恩典。

    只有通过童子试的人才有资格佩带。

    某种程度上,这一枚小小的文巾也象征了朝廷。

    现在有儒生将文巾扔在地上,对家天下的成郡王来说,无异于用手掌掴打他的面部。

    “你们!”

    “你们竟然敢摘掉文巾。本王一定要剥夺你们的功名!”

    “真是大逆不道!”

    成郡王见一个个儒生扔掉头上的文巾,并对他口诛笔伐,眼睛不由的收缩,脸上更是流露出赤红,全身气血不停发出咆哮,五指收缩,拳头被捏的嘎巴作响,他有自信,只需要轻轻的一下,他就能将眼前好似苍蝇一般围绕的家伙全部击杀,但是他的拳头却不敢挥出。

    为何?

    儒生这个群体实在是太特殊了。

    就算是乾帝盘在处理他的事情上,也是小心翼翼,如烹小鲜,生恐引起大乱子。

    “够了!”

    “胡闹!”

    “都把头巾捡起来!”

    “寒窗十年苦读,不就是为了今朝一举成名,岂能轻言放弃!”

    “就算你等视功名利禄为粪土,但是也要考虑家人的感受,获得功名不仅能够封妻荫子,还能光耀门楣。”

    北郡总督霍斐然的声音很轻,但是却好似在每一个人耳边轻喃,出奇的清楚。

    “休要胡闹!”

    成郡王面色赤红的看着,眼睛中充满了愤怒。霍斐然轻描淡写的一句胡闹就将所有的事情一揭过。

    儒生们脸上都流露出思索之色,想到家中的父母妻儿,情绪也变得稳定不少。

    北郡总督霍斐然见众儒生情绪变得稳定,陆陆续续有人从地上捡起文巾,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满意。

    这才转向面色赤红,眼睛中有着恼怒之色的成郡王,有些训斥的说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大乾什么时候莫须有的罪名就能剥夺人的功名?”

    “你!”

    成郡王被北郡总督霍斐然训斥,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诧,在他的印象中,霍斐然此人暮气沉沉,好似被打磨好的手把件,根本没有棱角。

    更不要说锋芒。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而成郡王和他的性格则恰恰相反,年轻,霸道,以乾帝盘为榜样做任何事情都力求完美。

    因为性格的关系,两人难免发生冲突。

    但是成郡王政见相左的时候,霍斐然都会忍让,退避三舍。

    在成郡王有心经营之下,以至于,有一段时间,北郡只知有郡王,不知有总督。

    但是,今日霍斐然竟然锋芒毕露,好似一把出鞘的宝剑,在大庭广众之下训斥敲打自己。

    “这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变化?”

    成郡王难以置信的看着霍斐然,仿佛刚刚认识一般,眼睛中有着说不出的陌生和惊诧。

    霍斐然还是那样,身体枯瘦,两鬓白发,但是他的眼神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再混浊,不再暮气沉沉。

    反而像鹰隼一般锐利,更有一种难掩的雄心。

    他实在没有想到,司徒刑的一首诗词竟然让霍斐然的心中重新燃烧起熊熊斗志。

    “哼!”

    “司徒刑目无主上,诽谤君主,自然应当被剥夺功名,以儆效尤。”

    成郡王愣神之后,眼睛也变得锐利起来,毫不畏惧的盯着霍斐然的双眼。

    “神龟虽然十分长寿,但生命终究会有结束的一天;腾蛇尽管能腾云乘雾飞行,但终究也会死亡化为土灰。年老的千里马虽然伏在马槽旁,雄心壮志仍是驰骋千里;壮志凌云的人士即便到了晚年,奋发思进的心也永不止息。人寿命长短,不只是由上天决定;调养好身心,就定可以益寿延年。真是幸运极了,用歌唱来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吧。”

    “哪里有大逆不道?”

    “莫须有吧。。。”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北郡总督霍斐然眼睛好似鹰隼,双臂张开,好似金雕展翅。周身气势更是暴涨,丝毫不落下风。

    “你!”

    霍斐然寸步不让,体型虽然干枯,但是声音却出奇的洪亮,整个人好似斗牛,成郡王的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烦躁,全身的气场也不停的拔高,头顶的蛟龙发出愤怒的吼声。

    霍斐然头顶气运中的赤色麒麟也不甘示弱,发出惊天怒吼。

    “司徒刑大逆不道,当剥夺功名!”

    “莫须有!”

    两人眼睛对视,好似斗鸡一般对峙,一股股众人看不见的气流更是在空中对撞。

    噗!

    噗!

    噗!

    地上的花草,小石子等在气流中不停的摇摆和滚动。

    成郡王面色阴冷的看着总督霍斐然,以及全身干枯,但是精神却出奇旺盛的司徒刑。

    北郡总督霍斐然和司徒刑也怡然不惧,面色如常的敬。

    成郡王眼光阴冷,好似一头被激怒的蛟龙。

    北郡总督眼光炽热,好似愤怒的麒麟,仰天长啸。

    司徒刑的眼睛坚定,他论血统不如成郡王高贵,论官职不如北郡总督显耀,但是他一路走来,披荆斩棘,永不言弃。就连在天劫之下,都敢胜天半子,大势已成。全身上下有着一种刚烈不败的气场。

    成郡王和北郡总督霍斐然身上的气场虽然强大,但是却不足以撼动他的意志。

    “司徒刑,今日之事孤王会上中枢。”

    “目无君父,当诛!”

    “我们走!”

    成郡王见一时奈何不了霍斐然,脸色不由变得更加的阴沉。冰冷的目光在司徒刑的脸上停留半晌,仿佛要将他的脸颊牢牢的印在心中,这才带领儒生等人转身离去。

    “哼!”

    总督霍斐然的脸上也升起一丝冰冷,见成郡王威胁司徒刑,不由的也冷哼一声。

    “今日之事,本都也会上中枢。”

    “成郡王以莫须有的罪名剥夺如上的功名,僭越了!”

    成郡王的步伐不由一滞,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羞怒之色。但是他很快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绪,头也不的继续前进。

    几个儒生满脸灰色,有些灰溜溜的跟在成郡王身后,显然今日之事让他们折了锐气,对他们打击也是不小。

    “一波三折!”

    “逆转!”

    “我还以为司徒刑要被剥夺功名了呢?”

    “是啊!”

    “谁能想到,成郡王竟然奈何不了一个童生。”

    “那是因为北郡总督霍斐然力保的关系,如果是一个普通的童生,怎么可能抵挡住成郡王的权势?”

    “谁说不是,这些权贵实在是太放肆了!”

    “竟然敢以莫须有的罪名剥夺儒生的功名!”

    “谁说不是!”

    就在众人以为事情已经结束,北郡总督霍斐然悍然出手,力压成郡王一头,北郡局势渐渐明了之时。

    一个非常突兀的声音陡然响起。

    “成郡王,请留步!”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