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命运的力量!”

    司徒刑的脑海中十分突兀的多了一份传承。

    这份传承来自于命运。

    大命运术!

    这是截取自命运的拳术,他可以掌控命运,利用命运的能力,让对手死物葬身之地。

    饶是司徒刑的心好似磐石,也不由的被这一门拳术震撼到了。让他不由的想到了后世曾经看过的电影死神来了。

    在命运的左右下,对手的死法真是千奇百怪,被从天而降的陨石砸死,被突然暴涨的河水淹死,甚至是陡然掉落深坑摔死,被猪猡队友坑死,甚至吃丹药被噎死。

    这哪里是大命运术,简直就是大诅咒术!

    司徒刑的眼睛中闪过一丝丝文字,这篇非常突兀出现的传承被他快速的分解笑话。

    噗!

    一朵充满命运力量扭曲的火焰升腾。

    一直没有动静,好似顽石的武曲星星核在光点亮起的刹那,瞬间被点燃,释放出难以想象的光和热。

    黑漆漆的空中陡然出现了一颗斗大的星辰。

    这颗星辰和司徒刑之间仿佛有着某种联系,当司徒刑全身力量爆发的时候,这颗星辰也射下一道光柱。

    让司徒刑的力量突破了某种极限。

    “嗷!”

    司徒刑全身射出金色的光芒,在空中看起来好似战神。双手虚握,拳意所化千钧棒在武曲星力的作用下已经实化。

    轰!

    司徒刑眼睛收缩,嘴巴大张,脸上流露出狰狞之色,好似疯猴,他手中的棍棒被高高的举起,重重的砸落。

    千钧棒所过之处,不论是劫云,雷霆,还是空间都变为虚无。

    “强大!”

    “太强大了!”

    “这一拳已经不亚于武圣全力一击。”

    “他是怎么做到的?他明明没有武圣的实力?难道这就是星辰入命的威力?”

    武道圣者脚踏虚空,双臂伸展,好似一堵铜墙铁壁遮挡在北郡的前方,巨大的能量波还没有靠近他的身体就被他的气息震碎。

    但是,他此时的眼睛却不在不停的收缩,一脸的震惊。

    因为司徒刑的战力已经远超过他的预计。

    特别是最后这一击,迸发出的能量更是让他胆寒。

    如果说武道圣人是震惊,那么其他人就是恐惧。全身金色的司徒刑在他们的眼中,就好像是一个脚踏七彩祥云,身披黄金锁子甲的战神。

    身穿粗布衣衫,头戴破旧文巾,一脸沟壑的老者,面色激动的在纸上勾勒着。

    身穿锁子甲,头顶朝天冠,面似猢狲,火眼金睛,手持千钧棒。

    “大圣!”

    “与天同高!”

    “齐天大圣!”

    轰!

    司徒刑疯狂的拳意和空中好似发丝的雷霆撞击。发出众人难以想象的暴击,一股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向四周扩散。

    武道圣人和武道宗师结成阵势,护在北郡上空,好似磐石,又好似钢墙,将好似海浪一般的冲击波抵挡。

    “胜天半子!”

    司徒刑全身的望月犀牛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裂分解,身上的皮肤在爆裂的雷霆之中也开始出现焦黑。

    白色的雷电好似蚯蚓,又好似小蛇一般在他的身上乱窜。让他的肌肤一阵阵战栗。

    但是他却坚持了下来。

    轰!

    司徒刑的拳劲好似江河一般汹涌,就连那白色细如发丝的雷霆也没有办法抵挡,最终好似烟火一般湮灭在水中。

    “度过雷劫了!”

    “我儒家又将多一位圣人!”

    北郡总督霍斐然看着空中好似金甲战神一般的司徒刑,以及湮灭于无形的雷电,眼中不由的流露出欣喜振奋之色。

    大儒陈九璋面色古怪的看着司徒刑,有欣喜有羡慕有妒忌还有着一丝的不甘,但是不论他怎么想。司徒刑和他之间的距离只会越来越大。

    司徒刑从论语和孟子中体悟出“知行合一”,并且经过了雷劫的考验,就和当年的鱼玄机一样。以及有了开宗立派的资格。

    只要司徒刑深入经典,在框架的基础上,不断的补充,必定能够将“知行合一”发展成一个流派。

    “他注定会成就圣人!”

    “他是我们儒家新的希望,和他为敌,是不智之举!”

    “如果有必要,儒家会为他清理一切障碍。”

    北郡总督霍斐然的声音幽幽,若有所指,又好似敲打的说道。

    大儒陈九璋的脸色不由大变,眼睛中也流露出羞辱挣扎之色。他如何听不出总督霍斐然话语中的威胁敲打。

    他不相信,这个决定是总督霍斐然一个人做出的,毕竟他也是大儒,在圣山上也不是无根浮萍。

    霍斐然虽然地位比他尊贵,但也不敢随意的敲打羞辱他。

    唯一的答案就是,圣山的鸿儒,半圣已经关注到这里,并且做出了一个最冷酷,又非常现实的决定。

    那就是全力栽培司徒刑,从而让他阐述圣道,成就圣人,庇佑儒家数百年辉煌。

    任何阻碍司徒刑成长的人,都会是儒家的敌人,不死不休。

    就算他是大儒,也不能阻碍司徒刑,

    否则,他也会被放弃,镇压,诛杀!

    真是现实。

    前几日他还是儒家的明日之星。

    过了半晌,陈九璋好似想明白了什么,不由的长出了一口气,好似自嘲的说道:

    “争什么,抢什么,到头还不是土一堆!”

    看着一脸暮气,好似顿时苍老的陈九璋,总督霍斐然眼睛里流露出一丝不忍,但是很快就变得冰冷起来。

    击溃雷霆之后,司徒刑的身体并没有落下,反而继续拔高,

    千钧棒横扫,重重的砸在天劫之眼上。巨大的力量肆虐,就连劫云也被冲散不少,露出一个圆形窟窿,炽热的阳光从高空射下。

    正好落在全身金色的司徒刑身上,折射出七彩的光线。

    在下方看去,司徒刑仿佛是身穿黄金战甲,脚踏七彩祥云一般。好似神圣,有一种说不出的霸气和威风。

    站在下方的霍斐然眼睛发直的看着空中,仿佛有一种力量在他的心头肆虐。

    他的眼睛里一切都凝固了。

    只有一头身穿黄金战甲,手持千钧棒,脚踏七彩祥云的魔猿。

    画下来!

    一定要画下来。

    千钧棒落下,天劫之眼仿佛承受了什么难以忍受的痛苦,瞳孔不停的收缩,青色血液更是一滴滴的滴落。

    天劫之眼恼怒愤恨的看了一眼司徒刑,眼睛深处更隐隐有雷霆浮动,但是他终究有所顾忌。好似泡沫一般破碎消失,不知道隐遁到那个空间。

    “嗷!”

    司徒刑不管天劫之眼的痛楚,也不在乎天劫之眼的愤恨,手中的千钧棒挥舞好似风车旋转,不论是劫气还是乌云都被他好似风卷残云一般打散,

    一道道明亮七彩的日光,因为没有了黑幕的阻挡,再次落在大地之上。

    五彩斑斓的花朵,碧绿青翠的小草摇曳着自己的身姿,在风中不停的低头,好似在感谢苍天阳光的恩赐。

    那种压抑人心,好似天崩地裂的感觉,也随着散开的乌云而消失于无形。

    黄色的小鸟飞上枝头,叽叽喳喳不停的叫着,池塘着的青蛙也浮出水面,跳在斗大的荷叶上,开起来了个人演唱会。

    正在河边吃草的大黄牛,时不时发出哞哞的叫声,好似打着节拍,又好似在大声加油。

    居住在北郡雄城中的人,看着空中久违的阳光激动的叫喊着,仿佛要通过喊叫将心中的恐惧摒除。

    “嗷!”

    司徒刑手持千钧棒,头颅高昂,全身肌肉隆起,嘴巴大张,深深的吸气。

    他的嘴巴好似漩涡,又好似无底的洞窟,不仅空气被他吸入腹中,就连白色的云朵也被他撕裂。好似棉花糖一般吃掉。

    大约过半晌,司徒刑的腹部已经微微鼓起,他才停止吸纳。

    “嗷!”

    司徒刑的嘴巴大张,腹腔,胸腔,鼻腔三腔形成共鸣,一道道声波好似涟漪一般从他的口中喷出。

    他的声音好似虎狮,好似龙吟,又好似深山老猿,说不出的清幽古朴。

    噗!

    噗!

    噗!

    一朵朵云彩直接被搅碎,变成一缕缕白烟。最后消失于无形,最后流露一片蔚蓝色,看起来没有一丝杂质,纯净的好似蓝水晶一般的天空。

    “真纯净!”

    “真美!”

    “天空怎么可能有这么美丽?”

    “我发誓,这是我一辈子看到最美丽的天空。”

    “我也是!”

    每一个仰望天空的人,都被这种美丽震撼到了。

    好似蓝色的水晶,没有一丝杂质的天空,在他们看来,是那么的纯净,那么的美丽。

    这份美丽的背后,更蕴含着一份感动。

    一个人!

    两个人!

    三个人!

    十个人!

    百个人!

    千百个人!

    人们不知为什么要感动,但是莫名其妙的就想要哭泣。

    司徒刑站在空中,看着蔚蓝色,好似没有一丝杂质的天空。他的眼睛里也隐隐有着泪花。

    在他看来。

    这片蔚蓝色的天空就是梦想,而空中的乌云就是命运。

    少年时代,每一个人都有一片蔚蓝色纯净的如同水晶一般的天空。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命运让天空的变得扭曲,乌云遮盖天空,人们也屈服于命运,好似牵线木偶一般生活,整个世界变得到处都是灰蒙蒙的。

    那片纯净好似水晶一般蔚蓝的天空也只能出现在梦中。

    “人要有梦想!”

    “万一实现了呢?”

    司徒刑身披破碎的战甲,伤口好似婴儿嘴巴一开张合,鲜血已经凝固结痂,全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惨烈。但是他的嘴角慢慢的升起一丝微笑,这一丝微笑仿佛有着说不出的魔力。

    天空中的阳光越发的明亮。

    众人看着蔚蓝色的天空,还有身披金色战甲,面露微笑的司徒刑。

    他们心中那根脆弱的弦被人拨动。又好似黄钟大吕在他们的耳边响起,童年的梦想仿佛是一个个美丽的气泡挣脱了命运的束缚,从他们记忆最深处,也是最不愿意碰触的地方升起。

    一个身穿绸缎,抱着酒坛醉生梦死,一脸轻浮浪荡之气,年近中年的公子哥眼神怔怔的看着空中,往昔的一幕幕浮现在他的心头。

    “我要读!”

    “我要成为父亲那样的人!”

    “我要成为诗词大家,我要青史留名!”

    旁边的侍女见公子哥眼睛发呆,有些担忧的问道。

    “两个少爷呢?”

    中年人过了半晌,眼睛中重新恢复了神光,有些好奇的问道。

    侍女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中年人,但还是如实的说道。

    “两位少爷正在先生那里读!”

    中年人没有管侍女眼中的惊诧,语气笃定的说道。

    “明日准备一张新的桌,我要跟两位少爷一起读!”

    “啊!”

    侍女难以置信的看着中年人,并且下意识的看了看天空,这是怎么了?难道太阳今日是从西方升起的?

    一个穿着粗布,站在肉案前方,浑身油污的屠夫,看着空中蔚蓝色好似水晶一般纯洁的天空,以及浑身金光四射的司徒刑。

    他好似下了某种决心,毅然站起,不再管肉案上的猪肉,以及光亮如新的菜刀。

    他不再想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下去了。

    他有一个强者的梦想!

    他要成为一位让人尊重的武者。

    看着蔚蓝色好似水晶一般纯净的天空,一个不停织布的妇人,停下了手中机杼,她的心被触动了,过了半晌她豁然起身,在杂物堆里找出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剑,虽然笨拙,但却异常认真的舞动着。

    。。。

    一个梦想!

    两个梦想!

    三个梦想!

    十个梦想!

    千百亿个梦想!

    这些梦想汇聚成了令人感到恐惧的力量。

    咔!

    一个个命运锁链被斩断。

    一个个人释放了心中的梦想,并且为之而努力。

    命运恐惧的看着空中,一脸的狼狈,好似泼妇一般尖声叫道。

    司徒刑站在空中,好似金人,又好似一盏明灯,他用自身的努力,打破了命运的束缚,也让世人看到了打破命运的希望。

    这股力量虽然好似小草一般脆弱,只要轻轻的一脚就能把他踩扁。又好似灯火一般,仿佛只要轻轻的一口气,就能将他熄灭。

    但是这股力量却出奇的坚韧,就连在太阳中沉睡亿万年不曾苏醒,的几个古老不朽的存在都有了苏醒的迹象。

    在太阳最深处,有数个巨大超过数百米的光球。

    这些光球不是肉身,全部由仿若实质的念头组成,每一枚念头都是纯阳,都是不朽的存在。是天地的主宰。

    他们已经沉睡了亿万年,今日被梦想的力量冲击,竟然有了一丝丝苏醒的迹象。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