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天蛇金色冰冷,好似没有任何人类感情的眸子穿过无数的空间,落在司徒刑所化身的磐石之上。

    司徒刑虽然化身磐石,全身念头都被湮灭,彻底的神魂俱灭,但是至死他都愤怒的挥舞着双臂,一脸不屈的看着天空。

    不甘!

    不屈!

    不畏!

    不弃!

    虽然只是一颗磐石,但是天蛇还是在上面看到了数种情绪。

    “真是一个倔强的家伙!”

    “快点成长吧,我在更高的维度等你。这方世界的终究太小!”

    它那冰冷无情的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见的暖色。过了半晌,他才幽幽的说道:

    “燃烧全身的精血,最后更是化身棋子。也要和天道抗争,真是一个执着的家伙!”

    “形神俱灭!”

    “肉身损坏,念头湮灭,就算圣人在世也没有办法。”

    “如果我知道他是您的传人,就算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冒犯!”

    命运有些恐惧的看着不知几万里长,身体盘曲,好似之字形,又好像是大道化身的天蛇。仅仅是一个投影,就让他感到恐惧,如果是真身降临,恐怕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让他湮灭。

    太强大了!

    强大的有些让人难以置信。

    他也是不朽的存在,否则也不会操纵众生的命运。更第一时间将司徒刑这个变数镇压,让他神魂俱灭。

    但是他和天蛇之间的差距大到让他感到绝望。

    为什么会这样?

    天蛇仿佛感受到了命运心中的不甘和恐惧,脸上升起一丝不屑。幽幽的说道:

    “大乾在你们眼里很大,有九十九个州,亿兆生灵。但是在我等眼中,大乾就好似沧海一粟。”

    “如果有一个鱼缸一般狭小!”

    “鱼缸之中怎么可能有大鱼?”

    “外面的世界要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大,是星辰大海,是无穷的位面。”

    “那里一拳击碎星辰的武者,有一个念头创造位面的修士。更有体型有山峦一般高大的异兽。”

    随着天蛇的描述,命运面前仿佛出现了一个无比广阔的宇宙,里面有无数的星辰,每一个星辰都比大乾要广袤无数倍。

    更有无数的强者,武道圣者在他们眼中只是武道的起始。

    他以前的眼光还是太狭隘了,太局限了。

    “神魂俱灭,那又如何?”

    看着司徒刑和化身的磐石,还有局促不安,生恐自己发怒的命运。天蛇的脸上再次流露出一丝不屑。

    “时光倒流!”

    天蛇的投影陡然直立,耀眼的金光从他的身上射出,将四周的云朵都染成了金色,在云朵当中有一条白色的河流蜿蜒好似巨蛇。

    命运看着空中的河流,眼睛不停的收缩,脸上陡然流露出惊惧之色。

    “时光长河!”

    “这是时光长河,那条比命运河流更加神秘的存在,据说只要领悟其中的奥妙,就能不生不老不灭,天地灭而我不朽,达到真正的不朽。”

    “时间的操纵者!”

    命运看着空中的时间长河,眼睛不停的收缩,脸上更是升起恐惧卑微的神色。

    没错!

    是卑微!

    在天蛇这样强大的存在,就算他掌握命运,也不敢正视天蛇的眼睛。

    因为天蛇象征着道,更是时间的操纵者。

    就算是同阶的存在也不愿意招惹他。

    只要他愿意,完全可以逆转时空,到达几百年前,或者是几千年前,斩杀还是弱小的自己。

    天蛇没有在意命运的惊诧和惊恐,在他看来,命运之力根本束缚不了他。

    在他面前,命运好似孩提一般稚嫩。

    如果不是他利用命运的力量想要抹杀司徒刑全部的存在,从而影响到他的睡眠,恐怕他根本不会注意到他。

    那条不停向前,好似无数萤火虫组成的,说不出瑰丽的时光河流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缓慢,最后竟然开始逆流。

    “时光逆转!”

    随着时光长河的逆流,覆盖在司徒刑身上的岩石开始诡异的分解消失。

    脚面重重踏在地上,身体好似弹簧一般跳出,全身覆盖校尉盔甲的老三好似电影倒带一般,身形开始诡异的倒退。

    刚落下一个棋子的傅举人的手开始后撤,那颗落在天元的棋子也被重新收棋盒之中。

    正在挑着水,准备救火的鲍牙,身体也开始倒退,挂在身上的扁担,和水桶里的水都被放了原位,最终他静静的站在那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司徒刑消失的方向。

    。。。

    这个世界的一切都仿佛存档一般,被重新读取。

    直到司徒刑完全恢复身躯,湮灭的念头重生,全身金光四射,双手虚握,仿佛抱着一根通天巨柱,高高的跃起。

    仿佛是一头疯癫的金猴,挥舞着千钧巨棒,想要将天空捅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身穿粗布衣,头戴破旧头巾,头发花白的老者站在金雕之上,面色兴奋的看着空中,他的手激动的在白纸上写到:

    “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雷劫之眼开始酝酿,直到现在,时光倒流才完全结束。

    “嗷!”

    看着在武道之火中没有任何动静,好似陨石的武曲星核,司徒刑心中不由的流露出失望。

    “终究还是差上一丝!”

    “可惜了!”

    “但是就算如此,也别想让我妥协,别想让我低头。”

    好似做出某种决定,他的眼中带着疯狂,带着决绝,直接向空中撞去。

    天蛇看着司徒刑枯瘦,但是却充满斗志的身影,眼睛中流露出一丝欣慰,他本来睁开一丝缝隙的眼睛慢慢的闭上。

    那个投影也好似泡沫一般慢慢消散。

    看着天蛇的眼睛慢慢闭上,命运的心中也不由的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在天蛇面前,他就好似婴儿一般脆弱。

    在天蛇的注射下,他好似走进狮群的绵羊。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恐惧。

    好在天蛇又将陷入无穷岁月的沉睡,不到四十三亿两千万年他不会再次苏醒。

    就在他以为万事大吉的时候,天蛇那即将闭上的眼帘,陡然停止,宏大的声音在次在命运的心头响起。

    “虽然是无意冒犯,但是终究是冒犯了,卑微的命运,你要为自己愚蠢的行为付出代价!”

    命运的眼睛不由的一滞,有些恐惧的看着遥远的星空,虽然隔着无数的位面,但是他还是能够感受到那位伟大不朽存在的意志。

    他的意志没有人胆敢违背。

    因为违背他意愿的人都彻底的消失在时间长河当中。

    “攫取!”

    随着天蛇的意志再次降临,象征着命运,蜿蜒曲折好似长龙的命运之河竟然诡异的颤动起来。

    命运之河中无数的锦鲤想要高高的跃起,趁机摆脱命运的束缚。

    但是命运岂是那么好打破的。

    他们高高跃起之后,看似摆脱了命运,但是终究还会落在命运的河流之中。

    啪!

    蜿蜒的命运长河陡然断裂,其中一块好似被天蛇直接攫取。

    命运感受着来自自身的撕裂,全身疼痛好似衰糠,豆粒大小的冷汗更是好似流水一般滴落。

    但是他心中却不敢有丝毫的怨恨。

    因为这就是实力!

    他可以肆无忌惮的欺辱,镇压司徒刑,因为他的力量强大。

    而天蛇也可以肆无忌惮的欺辱,镇压他,因为天蛇的力量更加的强大。

    天蛇看着那一节命运之力,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好奇,用自己的神念探查半晌后,他的眼睛里竟然出现了命运长河的倒影。

    显然是刹那间,就参透了命运的秘密。

    “去吧!”

    那一节蕴含命运之力的长河被他压缩好似一个萤火虫的光点,化作一道流光直奔司徒刑的额头。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