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鬼斧神工!”

    “非人力所能为。”

    “神迹!”

    “这定然是神迹。”

    “我等应当将此谱拓印,以供后人观赏。”

    几人摇头晃脑有些感慨的说道,勾栏之女没有说话,她的眼睛余光从来都没有离开过那块象形的石头。

    虽然不知道为何,她心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那块石头就是和天对弈的人。

    鲍牙和绣娘直愣愣的站在倒塌的房屋之前,看着四周汹涌燃烧的火焰。他们的脸上都流露出肉疼之色。

    “快救火啊!”

    “好好的怎么会有雷火。这可是我们全部的家当!”

    绣娘面色赤红,顾不得抛头露面,用尖细的声音竭嘶底里的吼道。

    “快动啊!”

    “你是死人啊!”

    见鲍牙还直愣愣的站在那里,绣娘有些不满的喊道。

    “来了!”

    “来了!”

    鲍牙快速跑动起来,但是他总是下意识的看向司徒刑消失的地方,好像缺了一些什么。最后只能化作一声怅然所失的叹息。

    站在外围的士卒,也在军官的带领下开始营救伤者,一切在他们看来都是那么的自然。

    那位想要刺杀司徒刑校尉,摇晃了几下脑袋,诧异的看着手中已经上了弓弦的箭弩。他不知自己为何要剑拔弩张。

    “老三!”

    “别发呆,快点救人!”

    听到有人呼喊,他没有任何犹豫的答应道,将箭弩收好后,一个踏步就迈出数丈距离。

    被关在大牢之中,全身布满伤痕,面色有些呆滞的司徒朗,眼睛不由的一滞,他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的环境。

    不知自己为何身陷囹圄?

    “放我出去,我是司徒家主。你们竟然敢囚禁我,真是好大的胆子!”

    司徒朗有些暴怒的看着手上和脚上的铁链,大声吼道。

    身穿黑色皂衣的刘峰等人,有些茫然的看着五花大绑,全身布满伤痕的司徒朗。

    好似宿醉断片一般,他们竟然一时想不起司徒朗是因为何入罪。

    蛮荒之地

    一座用木头,石块堆砌的寨子横亘在高山之上。

    数百个身穿兽皮,身体粗壮的蛮族在道士的驱赶下,正在卖力的修建道观。

    一头白发的碧藕道人和大长老盘膝坐在村中大殿之中。在他们的四周,还有数个年龄很轻的道士,或者是身体强壮的武士。

    一张用兽皮做成的画像悬挂在大厅之中。

    画中是一个青年生,眉宇,眼神,以及神态都像极了司徒刑。

    “你是说,玉清道覆灭,都是此子一手策划?”

    看着兽皮上神态自若,说不出潇洒的司徒刑,想到惨死的弟子,以及宗门的没落。大长老的脸色阴沉,眼睛更是冰冷,有着无穷的火焰在熊熊的燃烧。

    “是!”

    一头白发的碧藕道人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说道。

    “虽然没有证据表明,袭击福地的是他。但是老道有一种说不出的直觉,此事定然和司徒刑脱不了干系。”

    大长老面色阴沉,有些咬牙切齿的吼道:

    “司徒刑!”

    “你毁我宗门,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噗!

    就在大长老怒吼之时,悬挂在大厅中央的兽皮画竟然诡异自燃起来。

    “这是怎么事?”

    大长老和碧藕道人眼中都流露出惊讶之色。

    但是他们的惊色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他们脑海中关于司徒刑的一切记忆都被人强行的抹掉。

    就如同被橡皮擦掉的铅笔字,不留一丝痕迹。

    “刚才这是怎么了!”

    大长老实力最高,故而最先恢复过来。他看着有些呆傻站立的碧藕道人,以及挂在大厅中央空无一物的兽皮。

    眼睛中流露出茫然之色,刚才他和碧藕好像正在讨论某人。但是当他想要忆的时候,却没有任何记忆。

    知北县

    一身青袍白发的傅举人正满心欢喜的和女儿傅蔷薇对弈。

    司徒刑在北郡的所作所为已经传知北县,让他个座师也倍感荣焉。

    不愧是千里马,不愧是谢家玉树。

    自己没有看错人。

    当年的一时恻隐,竟然收下这么一位天骄。

    真是此生足矣!

    想到这里,傅举人眼中得色更浓,那个黄文峰虽然学问比自己好,境界比自己高,但是却有一个愁人的儿子。

    不思进取,整日流连于勾栏之所,被人耻笑。

    连带着他父亲黄文峰的文名也受到损伤。

    哪里比的了自己,生了一个乖巧懂事,善于棋奕,被棋道圣人称为天才的女儿,又收了一个天资横溢,注定成圣的学生。

    就凭这两人,自己也注定会被青史留名。

    想到得意之处,傅举人的眼中不由的闪过一丝兴奋。

    一身红色衣服的傅蔷薇眼睛落在棋盘之上,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的扣着冰凉温润的棋子。

    想到司徒刑那俊朗的外貌,温文尔雅的谈吐,以及让人赞叹的学识,不由的痴了。

    就在这时,一道青光闪过。

    两人脑海中关于司徒刑的一切陡然浮现,然后好似泡沫一般崩裂消失。

    身穿粗布衣服,头戴破旧文士巾的老者站在金雕之上,若有所失的叹息一声。

    他敞开的籍上,记录着一句小诗:

    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但是,当他试图忆时,却再也没有任何的印象。仿佛这两句小诗只是他无意中写下。

    张玉阶,石崇坚,杨寿,金万三,就连在深宫之中,全身紫气冲霄,好似神灵的乾帝盘,他们关于司徒刑的记忆全部被抹杀删除。

    药王谷

    那个身穿麻衣,头发雪白,被木簪随意扎着,头顶额头处有一个丹鼎胎记的老者,正在专心致志的炼丹。

    因为是上古神器转世的缘故,他在丹道上的造诣很高。

    甚至是远超诸代谷主,被誉为最有可能超越药王孙思邈的存在。

    药王一脉,在药鼎的手中必定会发扬光大。

    突然一阵白光闪过。

    药鼎脑海中的记忆陡然消失,因为心境受到影响,控火没有把握好,丹炉中的灵药全部被烧成了灰烬。

    药鼎有些震惊的看着丹炉中黑色的药渣。眼睛里闪过思索之色,但是不论他如何忆,仿佛这个时空根本就没有一个叫做司徒刑的人。

    不仅是他们,就连高居在圣山之上的圣人,他们的记忆也被篡改。

    白鹿院

    身穿儒服,头戴冠帽,脸色清癯的鱼玄机,手背上的血管一根根的突出,脸色阴沉的坐在大厅之中。

    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是他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他心中的一段记忆被大法力的强者强行剔除。

    命运有些得意的看着天下苍生。

    在他面前,不论是普通人,总理山河的乾帝盘,还是高高在上的圣人,都是被命运操作的玩偶。

    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篡改他们的记忆,以及他们的生命轨迹。

    “哎!”

    “哎!”

    “哎!”

    深宫之内,圣山之上,传来了几声弱不可闻,,怅然所失的叹息声。还有一种难言的恼怒。以及被命运操纵的无奈。

    。。。

    在无尽的虚空,以及无尽的黑暗当中,有一头不知几万里长的巨蛇,他成之字形盘绕,好似一个巨大的道字。

    不论是星辰,还是陨石,只要阻挡了他的道路,就会被湮灭成尘埃。

    如果司徒刑在此,定然能够认出,这条巨蛇,正是上古的纪元之子,大道的化身天蛇。

    中古第一圣人老冉就是机缘巧合观看了他的身姿,才体悟大道。

    司徒刑修行的天蛇吞息功,就是上古大教的教主根据天蛇的伟岸,天蛇的伟大,以及天蛇身上的道韵,推演出的一门镇派功法。

    身体足足有数百丈粗细,数万里长的天蛇正在沉睡,巨大好似岩石的眼帘垂下,遮挡着他好似黄金的眸子。

    一个宏伟无比的大陆在他的梦中出现,高高的山川,湍急的河水,一个个充满异域特色的建筑。

    以及穿着白纱,头戴面巾,头上顶着水罐,肤色黝黑的妇女。

    身体枯瘦,肤色黝黑,额头中央点着朱砂的男人。

    他们正在庙宇中朝拜,而庙宇正中央供奉的是一尊高大的神像。

    王者衣冠,肤色绀青,佩戴宝石、圣线和粗大的花环,四臂手持法螺、轮宝、仙仗、莲花、神弓或宝剑,他的座下更有一朵巨大的莲花。

    毗湿奴。

    是天蛇在这个世界中的化身。

    传说毗湿奴躺在大蛇阿南塔盘绕如床的身上沉睡,在宇宙之海上漂浮。

    每当宇宙循环的周期一“劫”之始,毗湿奴一觉醒来,从他的肚脐里长出的一朵莲花中诞生的梵天就开始创造世界,而一劫之末湿婆又毁灭世界。

    毗湿奴反复沉睡、苏醒,宇宙不断循环、更新。

    因为他是这方世界的创造者,也是主神,故而庙宇众多。

    这一男一女,是神子。

    也是帮助毗湿奴管理世界的天神。在他们的管理呵护下,这个从莲花中诞生的世界越来越强大,里面的生灵也越来越多。

    突然一道青色的光芒闪过,大蛇的记忆竟然有些混淆。

    就在这时,天蛇那亘古闭着的双眼竟然出现了一丝微动,仿佛即将醒来。

    高山,大河,以及峡谷,好似多米乐骨牌一般倒塌。

    穿着异域服饰的男女对视一眼,他们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惊讶。

    天蛇每次沉睡,都会有四十三亿两千万年。也就是一劫,但是现在明明还不到时间,他怎么可能醒过来?

    “可恶,竟然是谁胆敢激怒天蛇?”

    “可恶!”

    “竟然有人胆敢滋扰天蛇,打扰他的睡眠。”

    感受着天蛇内心的愤怒,两个身穿异域服饰的天神也愤怒了。

    “不要醒来,不要醒来!”

    感受着大地的震颤,以及天蛇内心的愤怒,一个个身穿外域服饰的百姓跪倒在庙宇的外面,不停的祈祷。

    祈祷天蛇不要醒来!

    因为天蛇惊醒,也就意味着劫的到来,这个世界会被推倒,将会出现新的文明,诞生新的生灵。

    而他们这些上个文明的生灵,都会湮灭成尘埃。或者是变成养料,滋养下一个轮的生灵。

    天蛇的眼睛慢慢的露出一丝缝隙,金色冰冷的眸子中有着无尽的愤怒。

    噗!

    那一丝白光好似冰冻住,挂在无尽虚空当中,最后更是好似玻璃一般破碎,变成碎屑,永远的湮灭。

    端坐在青色轿子当中,脸上挂着得意的命运,眼睛不由的一凝。

    他的法术竟然被人打断了。心中说不出的惊诧,最令他感到恐惧的是,他的脑海中非常突兀的多了一段话:

    “他是我的传人!”

    “不要伤害他!”

    “否则,就算踏遍诸天,吾也要将汝斩杀!”

    命运面色僵硬的坐在那里,好似一个木偶,感受着那未知虚空中强大的存在,他的心中竟然充满了未知的恐惧,这还是他从诞生到现在第一次看到摆脱命运的生灵。

    过了半晌,他才声音有些干涩,又有些谦卑的问道:

    “我是命运,你又是谁?伟大的存在。”

    “我是万物的起源,我是大道的化身。”

    “我是道,不要伤害他,否则,吾必定将汝斩杀!”

    因为距离实在太过遥远,天蛇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但是,命运还是明白了天蛇要表达的意思。

    那就是,司徒刑是天蛇的隔代传人,两人虽然素未谋面。

    但是早就有看不见的因果联系,也正因为这个联系,他的法术才会跨越不知多少个时空,施加在正在沉睡的天蛇身上。

    “伟大的存在!”

    “听从您的吩咐!”

    “命运再不会戏弄这个男人。但是如果他被别人斩杀呢?”

    命运虽然看不见天蛇的本体,但还是恭恭敬敬的鞠躬。

    天蛇没有立即答,两人的交流也陷入了尴尬。就在命运心中惴惴不知如何自处之时,那个伟大的声音再次在他的心底响起。

    “那是他的气运不够。不足以成长!”

    “吾乃是他的护道者!”

    “如果你们这些不朽的存在胆敢出手,就算踏破诸天,吾必定也要将你们斩杀!”

    天蛇的话好似说给命运听,又好似说给别人听。

    但是不管如何,命运心中惴惴,再也没有勇气向司徒刑出手。因为他的护道者太过强大,强大到身为命运的他,也从内心感到恐惧。

    他有一种直觉,如果天蛇愿意,必定能够将他轻易斩杀。

    噗!

    噗!

    噗!

    随着命运话语的落地,仿佛是一个个泡沫破灭,一个个记忆好似光点一般飞。

    司徒刑在命运长河中的光点再次明亮起来。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