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嗷!”

    司徒刑身体下蹲,大腿和地面形成九十度的夹角。

    嘭!

    司徒刑的身体好似重型皮卡,又好似两足蛮牛,地面竟然承受不住的巨大的力量而开裂,一道道裂痕像蜘蛛书包网.bookbao2以他脚底为圆心向四周扩散,他的身体更好似装上了火箭推动器瞬间上升,他的声音好似虎豹,好似龙吟,但是在众人听来更像是深山老猿,

    “贼老天!”

    司徒刑的身体跃到空中,双手伸出虚握,手中仿佛有一根看不见的千钧棒。只见他眼睛收缩,两只手臂高高举起,仿佛是抱着一根千钧棒重重的砸落。

    “可怕!”

    “实在是可怕!”

    看着爆发出全部战力,全身笼罩在气血拳意当中,看着好似疯猴子一般的司徒刑,每一个人的心都不由的震颤。

    就连站在空中,心态好似古井,从来没有一丝波动的武道圣人脸上也第一次有了色彩的变化,眼睛也收缩成一条直线。心中竟然升起一丝惊惧。

    “如果面对如此疯癫,好似疯猴的司徒刑,他有没有把握全身而退。”

    看着好似疯癫一般对天长啸的司徒刑,每一个人的内心都有一种惴惴不安。

    这是一种本能。

    他们本本能的感到恐惧。

    司徒刑意识有些不清,但是现在的他才是最可怕的。

    甚至,比他清醒的时候,还要可怕。

    那个巨大的眼睛看着好似疯猴的司徒刑。以及他头顶直冲空中,好似棍棒的精气狼烟,微不可查的收缩了一下,但是他好似总算完成了长期的准备,眼睛中充满了冰冷。

    “雷劫之眼要出手了!”

    “天道总算要出手了。”

    众人看着明显准备妥当的雷劫之眼,眼睛都下意识的收缩,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一脸倔强不屈,好似疯猴一般的司徒刑。

    他们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担忧,但是不知为何心底深处竟然有着一丝说不出的轻松。

    特别是成郡王,他好似心中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又好似放下了千钧重担。

    也许,他们都被司徒刑的疯吓到了吧。

    噗!

    没有惊天动地的动静,随着一声好似破布撕裂的闷响。

    一根细如毛发,颜色有些发白的闪电,在空中好似没有重量羽毛,又好似风中的蒲公英轻轻的飘落。

    “这就完了!”

    身穿校尉服饰,全身隐藏在黑暗中的汉子一脸呆滞的看着空中,他实在难以想象,天劫酝酿那么长时间,造成那么大的破坏,最后竟然只有一根好似毛发的雷电落下。

    “这也反差太大了吧。”

    不知为何,他心中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憋闷,恨不得冲出藏身之地,对天怒吼。

    这也太不负责,太儿戏了吧!

    不仅仅是他在内心疯狂的吐槽,其他隐藏在暗处的人也都忍不住身形一晃,感觉气血逆流乱窜,更有的因为站立不稳从高处摔落。

    好在他们都是武者,身体强壮。别说高塔房顶,就算位于几千英尺的高空,也不会伤及性命。

    但是剧情的反转,让所有人都有些始料未及。

    噗!

    一个武者心绪波动太大,气血乱窜,一时没有压制住,竟然喷出一口鲜血。

    但是武道圣人,北郡总督霍斐然,还有那个脚踩金雕,头发花白的老者面色却出奇的凝重。看着那一根好似发丝粗细的雷霆,他们的眼睛中甚至有了一丝难掩的恐惧。

    司徒刑的面色也是出奇的凝重。

    轰!

    他没有任何犹豫的释放了神庭穴中积蓄的气血,汹涌的气血瞬间涌入他的血管,炽热的金色血液让他全身充满了爆发性的力量。在雷霆的光影中,司徒刑全身看起来好似金铸,他的眼睛出奇的明亮,他面目狰狞中带着不屈,双手虚握,仿佛抱着一根巨大的柱子,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天空重重的砸落。

    站在金雕之上,面色古朴,头发雪白的老者看着空中好似金猴的司徒刑,以及那根通天千钧棒,心中不由的一颤,狼毫笔在白色的纸张上滑过。

    留下一个个足以流传千古的文字。

    “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轰!

    司徒刑拳意凝聚千钧棒和天上好似发丝一般的雷霆撞击在一起,发生了强大的爆炸。巨大的能量波向四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推进,房屋,土地,假山,巨石,这些在能量波面前,都好似纸片一般脆弱。

    好在武道圣人,还有大乾军队早有准备,他们全身气血升腾,更结成阵势,好似一个巨大的盾牌,用自己的血肉之躯遮挡住了爆炸的冲击。

    这才避免了更大的损失,饶是如此,北郡城内也是一片狼藉,更有受伤的正在哀嚎。

    身穿官袍的北郡总督霍斐然眼睛不由的收缩了一下,但是,他很快就将头扭了过去,将注意力放在空中。

    霍斐然在看司徒刑,但是没有人知道,司徒刑此时已经陷入天人交战之中。

    不论时间还是空间在这一刻都好似静止。就连正在下落的雷霆,巨大的千钧棒,肆虐的能量波也好似被冻住一般。

    北郡总督霍斐然,武道圣者,成郡王,张玉阶,石崇坚,乃至躲藏在暗处观察这场战斗的大能,贩夫走卒。

    他们的时间都仿佛静止在这一刻,他们动作各异,表情各异,仿佛是蜡像馆里的蜡像,静的诡异。

    司徒刑并不知道这一切的发生。

    他被天道拉进了另一片时空,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平原,黑黝黝的土地上长着无数的花草。蜜蜂,蝴蝶不停的飞舞,说不出的静谧美丽。

    在不远处是几条不知从哪座高山上流下的大河,河水干净清澈,泛着白光,好似一根根白色的长龙。

    从空中俯视,就会发现,平原之上的河流纵横交错,形成一个巨大横纵阡陌的棋盘。

    横十九!

    竖十九!

    一个个山头,巨石就是棋子。

    白子黑子仿佛是两条巨龙纠缠绞杀在一起。

    围棋不同于象棋,他没有帅,车,兵,卒,他只有黑白两种棋子,代表了天地阴阳,也代表了天生的对立。

    看似简单,实则最为复杂。

    故而南怀瑾老先生曾经说,最简单的就是最复杂的。

    司徒刑化身棋手,捏着一个黑色的棋子面色凝重。而他的对手不是人,而是天道。

    如同天局中的混沌,,此时他在和天下棋!

    在他的对面,没有人,但却有一个巨大的轿子,轿帘垂下,让人看不清里面的虚实。

    一个有光环缠绕,好似神圣的手臂轻轻的探出,一个个棋子随着他手臂的移动而变换位置。

    司徒刑的黑子好似一条魔龙,不停的咆哮。而天道所代表的白子就像是水,看似柔软,实则无处不在。

    两人接连下了几十手,棋局瞬间进入了焦灼状态。

    但是形势对司徒刑却越发的不利,因为天道的棋路堪称鬼手,总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下出妙手。

    司徒刑的眼睛不停的闪烁,六次雷劫好似玛瑙的半圣念头不停的鸣叫,仿佛有些不堪重负。

    司徒刑此时也顾不得那些,不在怜惜念头的损耗。

    一个个棋谱被他推演,一个个可能被否定。

    不行!

    不行!

    不行!

    司徒刑的手捏着一个黑色的棋子,眼睛中流露出犹豫之色。因为经过他的计算,不论怎么落子都会被天道钳制。

    那根有数个光环,光彩夺目的手臂停在那里,仿佛根本没有任何着急的情绪。

    “一定还有办法的!”

    司徒刑的眼睛中不停的闪烁神光,好似玻璃一般的念头不停的碰撞,智慧的火花四处迸射,呕血局,玲珑棋局,伤官谱。。。他前生今世所看过的棋谱被他一个个分解推演。从而获得其中蕴含的智慧。

    司徒刑甚至有一种感觉,他现在不是一个人在下棋,在他的旁边有身穿儒服高冠的贤达,也有身穿布衣的百姓,甚至还有贩夫走卒之辈,勾栏卑贱之人。

    但是无一例外,这些人都是古往今来,棋道上的大家。

    但是,就算集合了古往今来棋道大家的智慧,司徒刑还是感觉力有不逮。

    天道无情,以众生为棋子,算无遗漏。

    那些古往今来的棋道大家,面色灰暗,一脸的挫败。儒雅的生摘掉了自己的纶巾,披头散发,身穿布衣的百姓焦急的乱转,结果被石头绊倒摔倒在地上说不出的狼狈。勾栏之中的女子及也顾不得美丽,跌倒在地上嚎啕大哭。

    仿佛所有的人都已经绝望,认输。

    但是司徒刑却没有,静静的坐在那里,不停的推算,因为强大的推演耗费了他大量的心血,也不知过了多久,司徒刑头上乌黑发亮的长发竟然诡异的变成了雪白。

    一夜白头!

    不论是儒生,还是贩夫走卒,或者是勾栏妓女都一脸震惊的看着司徒刑。

    但是司徒刑好似未觉,这一刻,他的眼里只有棋局,再也容不下其他。

    “定然还有办法的。”

    “大道五十,其衍四九,就算是天意不可改,也会给人道留下一线生机。”

    “定然是还没有注意到什么!”

    司徒刑站起身形,俯视整个棋盘,突然他的脸色大变,眼睛中流露出一丝狂喜。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