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两道金光直射云霄,将云彩都染得金黄。

    “金色的瞳孔!”

    “天子望气术!”

    身穿铠甲的校尉一脸震惊的看着司徒刑,今天他真的被吓到了。

    传说中,神都大内有一门宗师境的武功,名天子望气术,人王凭借此术登上高塔可以瞭望九州气运变化。

    如果有瘟疫,战乱,饥荒等,都逃脱不了他的双眼。

    也正是因为此功法,乾帝盘才能随时掌握九十九州的动静。让天下诸侯不敢有丝毫异动。

    而天子望气术最典型的外部特征就是金色的瞳孔,甚至有传言,不是皇族血统,没有天子龙气,是没有办法将天子望气术修炼大成的。

    据他所知,就连成郡王这位乾帝盘的幼子,也没有将此功法推演到最高境界,更没有办法像司徒刑这样射出百尺金光。

    也正是这个原因,身穿铠甲的校尉眼睛中才流露出震惊狐疑之色。

    难道,这位司徒先生是沧海遗珠?

    否则,他怎么会有金色的瞳孔?

    难道这就是成郡王欲除司徒刑而后快的原因?

    如果司徒刑知道他心中所想必定会嗤笑一声。这是“开辟天庭,炼气化神”,气血反哺精神,眼睛才呈现出这种金黄之色。

    因为开辟神庭异常的困难,修行者十不存一,而且就算侥幸活下来,能够真正大成,修炼成金色瞳孔的更是凤毛麟角。

    不夸张的说,外域有一万人修行“枯木功”,但是能够活下来的不过百人,而真正能够大成的不过一掌之数。

    司徒刑能够在天劫的威压修成此法,那是因为修行上古的秘法,一法通百法明,当然最应该感谢的天劫。

    在天劫的威压下,他侥幸的获得了武道圣人的战力,对气血和穴道的控制达到了精微,并且在六次雷劫儒家半圣念头的推演下,才误打误撞之下,开辟了“神庭”。

    真是佼天之幸。

    在外域,拥有开辟天庭穴,拥有金色瞳孔的修士,炼气化神,神念都晶莹好似水晶,大脑的智慧远远不是常人能够相比,所以外域称呼他们为智者,也有人将他们称为离神灵最近的人。

    他们无不被尊为天人,更有人将他们称为神之血脉。

    更有很多美丽的神话传说,认为他们都是神和人类结合后而生下的孩子。并且这种血脉可以遗传。

    因为他们的子嗣,有一定几率继承金色的瞳孔,智慧异于常人。

    王公贵女都以嫁给开辟神庭,金色瞳孔的人为荣耀。

    因为这样,她们不仅可以为家族获得一个智者强援,更有可能改善家族的血脉。

    现在外域的强大家族,多少都有神血。

    根本不是什么天子望气术,他更没有什么天家血脉。

    成郡王想要除掉他,那是因为司徒刑数次坏了成郡王的好事,落了他的颜面,为了向外界传递强势不可欺的态度,他也必须要除掉司徒刑。

    轰!

    轰!

    轰!

    就在校尉眼睛狐疑,心中百转千之时。

    黑色如铅似墨的劫云再次有了动静,它经过长时间的蓄势酝酿,气势越来强,给众人的压迫也越来大,在天威面前,不论是身穿甲胄的校尉,还是互相搀扶的鲍牙夫妇都好似蝼蚁一般卑微,没有人能够直面硬抗天威。

    他们的身体好似风中的浮萍,不由自主的倒退出一百多丈,仿佛只有这样,他们才这才能够承受巨大,不可言表的压力。

    不仅是他们,数个黑影从隐身之地的窜出,或者是踏上高处的楼台,或者是窜上数丈高的大树。

    他们身手矫捷,好似狸猫,显然都不是常人。

    所有人都眼睛不停的收缩,面色恐惧的看着空中。

    太可怕了!

    就在刚才,他们有一种心脏停止,喘不过气的感觉。

    司徒刑金色的眼睛不由的闪烁几下。

    这些人非请自到,潜伏在司徒府邸中阴暗处,显然不是友善之辈。如果不是场合不对,自己定然要将他他们打死,以正念头。

    漆黑如墨的劫云好似铅块,又好似一个黑色的锅盖重重的压了下来。

    天如锅盖,地如棋盘。

    司徒刑看着好似锅盖一般的苍穹,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压力,他的眼睛不由的收缩了几分。

    他的身体在天道之下显得那么的渺小,高空的压力好似九霄之上的银河倒灌,他的身体望月犀牛铠已经微微变形,好似被压扁了的铁皮罐头,就连司徒刑的个头比刚才看起来也好似矮了足足一头。

    身体枯瘦,脸庞蜡黄,在巨大的压力面前身形更是变得佝偻。身上的铠甲破碎,一道道伤痕遍布周身,早就没了那翩翩公子的风度,看起来更像是一只巨大的马猴。

    但是却没有人嘲笑他,反而心中都升起一股子敬佩。心中还有这一丝惊惧。

    换地自处,自己能够做到么?

    司徒刑面色发白,身上早就被汗水湿透,他异常艰难的站在那里,无穷的压力从高空垂落,好似瀑布一样冲击着他的肉身,在这种巨力面前,就连他的骨骼都发出令人感到牙酸的声音,好似随时都可能被折断一般。

    他本来挺直的腰背不由自主的弯曲,显得有些佝偻,双臂更是不自然的下垂。

    但是他的头颅却没有垂下,反而异常的高昂,他目光疯狂的看着天空,声音有些疯癫的吼道:

    “天要压我,我就把天捅破!”

    “地要欺我,我就把地凿沉!”

    司徒刑眼睛中冒出疯癫之色,他仿佛是一头想要将天捅破的大泼猴。全身上下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疯狂。

    “疯了!”

    “真的疯了!”

    “司徒刑竟然要将天捅破!”

    “他以为他是谁啊!”

    一个个武者,一个个修士看着面色狰狞好似疯癫的司徒刑,眼睛里都流露出震惊,嘲笑之色。

    就连那些号称“顺则人,逆则仙”的修士,也是一脸的古怪。显然对司徒刑的言论并不是认可。

    “真是捅破天了。”

    “嗷!”

    司徒刑眼睛收缩成一直线,眼中更有金光射出,他的头颅高傲的昂起,好似战神又好似野兽一般对天长啸,发出好似炸雷的吼声。

    以肉眼可见的声波好似一圈圈涟漪向四周扩散开来,不论是残垣断壁,还是燃烧的火焰,只要在声波笼罩范围之内都被崩飞炸裂。

    司徒刑的气势也升到了最高,头顶的精气好似一根粗壮的柱子直冲天际,仿佛要把这个黑漆漆的天给捅破。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