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力牛魔拳!

    大乾的基础武学,可以练皮,大成之后有十牛之力。这牛可不是耕牛,也不是黄牛,而是全身披着厚厚铠甲,力可生撕虎豹的洪荒蛮牛。

    后来被大乾太祖普及民间,人人皆可习练,但是真正大成的则少之又少。

    穷文富武,并不是所有的家庭都顿顿有肉。

    司徒刑也是顿悟法理之后,在秘境中又获得了大量的珍惜药材,这才将大力牛魔拳推演到最高境界。

    他的每一拳,每一脚都有十牛之力。

    在司徒刑观想大力牛魔拳功法的时候,武曲星核中陡然出现一头浑身披着鳞甲,头上有着尖锐扭曲螺旋状的牛角。眼睛猩红的上古魔牛。

    牛魔顶角!

    牛魔踏蹄!

    牛魔头!

    那头上古魔牛做出一个个古怪却威力十足的招式。

    随着上古魔牛的摇头摆尾,好似顽石一般的武曲星核四周陡然升起一丝肉眼可见的火焰。

    但是那块星核真的好似顽石一般,不论如何炙烤,都没有丝毫变化。

    “牛魔大力拳虽然已经圆满,但是终究是低等基础武学,里面的拳意不足以将武曲星核点燃。”

    司徒刑看着没有任何反应的武曲星核,眼睛中流露出了然的神色。没有任何犹豫的继续观想。

    “老龟敛息功!”

    老龟敛息功是司徒刑在黑山秘境中所得,是一个战死的儒家随身之物。通过观想深藏海底万丈之下的老龟,从而起到封闭穴道毛孔,收敛气息的奇效。

    凭借此功,司徒刑曾经躲避过兵家首席段天涯的追杀。近期,更是凭借此功的敛息功能,鱼目混珠,隐藏自己的身份,在玉清福地中大肆掠夺。

    武曲星核中陡然出现一片汪洋大海,蓝色的海浪卷着浪花,不停的肆虐。和海面的波涛汹涌不同,海底却出奇的宁静,在一个万丈深的海沟深渊中,有一头磨盘大小的老龟静静的趴伏在那里。

    它全身的龟甲上堆积满了泥沙,还有厚厚的水藻,好似枯木,又好似磐石,一动也不动的趴在那里。

    手指粗的小鱼,还有海中的霸主鲸鲨游过,甚至数次和他都是擦肩而过,他们竟然都没有发现这里有一头沉眠的老龟。

    如封似闭!

    坚若磐石!

    。。。

    噗!

    武曲星核中燃烧起了第二朵火焰。

    这一朵火焰的温度要比牛魔大力拳的高,颜色也要深上不少。

    但是,武曲星核还好似陨石一般静静的躺在那里,根本没有丝毫变化。

    天刑十四势!

    司徒刑再次观想是一把锋利的长刀。

    这次是司徒刑在黑山秘境,被心魔迷惑时获得的刀法,共十四势,乃是沙场武学,最重杀戮。特别最后一势代天行刑,威力更是巨大。

    按照司徒刑的推演,此刀法狠辣足亦,但是却缺少一种堂皇之气,应该残缺法门的还缺少核心,但就是一门残缺的刀法,也能让武者进阶先天。

    如果是圆满的刀法,定然是宗师之上。

    嗤!

    只听一声清脆的刀鸣,星核之中陡然出来一阵阵刀光剑影。

    一个武者手持长刀做出一个个攻击的姿势。

    刀光剑影!

    刀刀见血!

    刀随人转!

    。。。

    代天行刑!

    噗!

    一朵更强的火焰升腾,火焰的颜色也从橘红色变成了赤红色。

    滋!

    滋!

    滋!

    星核好似阳光下的雪花,竟然有着一丝溶化的迹象。

    但是任凭火焰如何炙烤,就在也没有任何变化。司徒刑没有任何气馁,反而充满了激昂斗志。

    九幽鬼爪!

    司徒刑的脑海中陡然出现一个完全有骨头组成的大手,在手指骨节出一个个冤魂在痛苦的嚎叫。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这个邪门的功法是墨家弟子陈虚彦修炼的魔功,据说来自魔界,由魔尊重楼以武圣的指骨为笔,以武圣的黄金血液为墨汁,写在一个先天武者的皮肤之上,因为是魔尊亲笔手,故而诞生了一尊头上长着犄角,背后有着三角尾巴,全身肉嘟嘟,看似好似婴儿一般纯真可爱,实则是魔中之魔的心魔。

    这尊心魔没有惊天动的力量,也没有排山倒海的法力,但却最善蛊惑人心,能够将人心底的欲望无限的放大。

    也就是凭借这个能力,它将无数的人引上了歧途。

    为了力量,他们不惜屠戮众生。就连陈虚彦这种宗门核心,也被勾引堕落。

    不仅将自己改造成不人不鬼的人墨,还将数个村落,老少几百口人屠戮,犯下滔天罪孽。

    如果不是司徒刑恰巧有东珠这等镇定人心的宝物,必定会被心魔所诱惑,从而落入万劫不复之地。

    最终变成只知杀戮的机器。

    按照心魔所说,这篇功法是魔界魔尊重楼所作,魔尊重楼是万魔之王,他的一个眼神就能让秘境崩溃。

    他的境界定然是超越了武道圣者。

    在司徒刑想来,应该是破碎虚空,或者是成就阳神的存在。

    就算不如中古的至圣孔丘,第一圣人老冉,也足以媲美墨子,公输班,扁鹊等人。

    他郑重其事写在先天武者皮肤上的功法自然珍贵无比。

    但是经过司徒刑获得六次雷劫半圣念头之上,经过了无数次的推演,最后得出一个可笑的结论。

    那就是心魔撒谎了。

    这篇功法只是恰巧记录了魔尊重楼的一丝虚影。

    根本不是魔尊重楼呕心泣血所著,九幽鬼手的最高境界不过是武道宗师。而且双手也会变得好似枯骨。

    鬼气森森!

    鬼爪凌空!

    鬼斧神工!

    。。。

    这本秘籍中的招式充满了鬼气。在武曲星核中也出现了一道鬼影,这道鬼影不停的飘忽,在黑暗中更有一双赤红好似鲜血的鬼手不停的探出。

    噗!

    一朵黑色,鬼气幽幽的火焰陡然点燃。

    遮天魔手

    这是以九幽鬼手为模板,结合自己的感悟,在心魔幻境中推演出的一门武学。

    司徒刑曾借助心魔幻境将此功推演到最高境界。

    也就是一手遮天!

    但是随着眼界的提升,以及对武道体悟的增强,他心中又有了不少新的想法。

    他对武道的理解化作一团团火焰。不停的炙烤着好似顽石的星核。

    上古大教秘传天蛇吞息功,以及道家祖师老冉亲笔所的太上宝鼎经,这两门功法都能够肉身成圣。

    而且比当今流传的功法更加的全面,更加的强大。

    他不论气血,还是战力,都已经脱离了先天武者,直追普通的武道宗师。

    点燃!

    一丝丝心得化作火焰,司徒刑虽然没有将两门功法全部吃透,但是因为功法境界的原因。

    产生的火焰异常的猛烈,而武曲星星核就好似熔炉中被烧红了的煤块。

    竟然有着即将被点燃的迹象。

    “快了!”

    “快了!”

    “马上就要点燃了!”

    看着好似马上就要燃烧的星核,司徒刑的眼睛中流露兴奋之色。

    燃烧!

    燃烧吧!

    但是现实却异常的残酷,如同九十九度的水,差一度永远不会沸腾。

    星核和火焰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平衡。

    司徒刑现在缺的就是临门一脚,只要在来一点温度,武曲星核就会好似被点燃的火柴,又好似抵达燃点的煤炭。

    迸发出让人难以想象的热量。

    轰!

    沉寂已久的劫云发出一声闷响,好似苏醒过来,又好似积蓄了足够的力量。

    “没时间了!”

    “真的没有时间了!”

    “就差临门一脚!”

    司徒刑看着空中开始翻滚的劫云,还有一声声好似拍打棉花的闷响,他的眼睛不停的收缩,全身肌肉更是因为紧张而变得紧绷。

    一丝丝冷汗,从他的后背夹脊出流下,落在地上摔成碎片。

    “怎么办!”

    “怎么办!”

    司徒刑修行武道不过十数年,而且都是自己摸索。根本没有宗门大派那么深厚的底蕴,能够有这么多武道见识心得已经是佼天之幸。

    别说是他,就算很多老牌宗师都未必有这么多的底蕴。

    毕竟天蛇吞息功和太上宝鼎经都是千载难求的奇宝典,常人获得起其中一本,都足以笑傲当世。

    “怎么办!”

    感受着近在眼前的雷霆,司徒刑的心中也升起了一丝焦躁。

    “我不甘心!”

    身穿校尉铠甲,身体藏在阴影当中,好似潜伏毒蛇随时可能爆发致命一击的中年汉子,有些好奇的看着司徒刑。

    他虽然不知道司徒刑在做什么,但是他却能感受到司徒刑的焦急。

    这也是他最想看到的。

    再他看来,按照司徒刑现在的状态,他定然撑不住汹涌的雷暴。

    “和王爷作对,那就是逆天。必定要死于雷霆之怒。”

    身穿铠甲的校尉,看着好似热锅上蚂蚁一般,坐立不安的司徒刑,嘴巴不由的上翘,流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

    “死吧!”

    “死在雷劫之下,免得某家出手。”

    “一定还有办法的!”

    看着天空中的劫云已经完全的变成了黑紫色,在雷劫之眼的附近更时不时有电光闪现,司徒刑没有放弃,他在不停的鼓励自己。

    神念中的那一枚经过六次雷劫精通剔透好似水晶的念头更是好似高速马达一般,不停的高速运转。

    一个个隐藏在念头最深处的记忆被挖掘了出来。

    一个个和武道有关的碎片被他快速的推演,但是现实给了他当头一棒。

    常日不烧香,临时抱佛脚是行不通的。

    一个个碎片好似泡沫一般破碎,没有一朵武道之火被点燃。

    “一定还有办法的!”

    司徒刑的眼睛猩红,眼角崩裂,看起来好似一个输光了全部身家的赌徒。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最后一把赌局上。

    赢则翻身,败则殒命。

    看着天空中静止不动,好似铅墨一般黑暗的劫云,还有眼睛大张,里面有着无数雷霆攒动的雷劫之眼。

    司徒刑突然感觉,不论时间和空间在一刻都静止了。

    他仿佛能够听到天道的声音。

    放弃吧!

    现在放弃,一切都来的及。

    心学为世人打开了一扇门户。对人族来说是大喜,但是对天道来说,却是逆天而为。

    只要你放弃,雷劫便会结束。

    否则你定会陨落在雷劫之中。千百年后,又有谁会记得一个殉道者。

    司徒刑的眼神幽幽,心中有了一丝犹豫。这也是雷劫的厉害之处,他能够从人最脆弱的地方入手,最终瓦解人的斗志。

    “放弃吧!”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不是智者所为。”

    “你是智者,不是莽夫!”

    “你还年轻,还没有领略到人生的精彩。”

    雷劫之眼的声音好似有某种魔力,荡在司徒刑的心中,试图瓦解司徒刑的斗志。

    司徒刑的眼睛开始变得迷茫。

    心中的斗志被一点点的瓦解。

    他仿佛被雷劫之眼说服,全身的肌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松弛下来。

    雷劫之眼中流露出一丝满意之色,雷电开始慢慢的消散,就连空中也出现了一丝清朗。

    就在众人以为一切即将结束的时候。

    司徒刑低垂着的脑袋陡然抬起,露出洁白如玉的牙齿,看着空中的雷劫之眼,有些意味深长的问道:

    “你知道矫健的天局么?”

    天劫之眼中流露出一丝迷茫,他有些难以理解的看着司徒刑。

    司徒刑手臂高高的举起,好似疯子一般看着空中。全身的气血汹涌的燃烧起来,本来丰盈的肌肤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枯萎。

    他如同矫健天局中的混沌,执着的压上自己的一切,甚至是自己的性命,只为了胜天半子。

    当年他看天局的时候,他曾经感动过,也曾经讥讽过。

    他认为混沌太过愚痴,不仅是一个棋痴,更是一个傻瓜,否则怎么可能年近四十还是孑然一身。

    否则又怎么可能做出为了胜天半子而搭上自身性命的荒唐之举?

    但是今日,司徒刑也要效仿混沌,做那么一个傻子。他也要胜天半子,哪怕是搭上自己的性命。

    牺牲他所有的一切,也在所不惜!

    这一刻他才真正的体悟到天局的内涵。

    道之所在,虽九死而不悔!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