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身穿校尉服饰,全身笼罩在甲胄之中的男人看着空中巨大的字体,以及耳边宏伟的声音,步伐不由的一滞。但是他的眼中很快就闪过一丝坚毅之色,手掌毫不犹豫的按在刀柄之上。

    他的脚步很轻,好似狸猫一般,每次落地都没有一丝声音。但是他的速度却很快,不论残垣断壁,还是燃烧的火焰都组挡不住他的脚步。

    嘭!

    嘭!

    嘭!

    他的脚底仿佛安装了一个巨大的弹簧,轻轻的一踏,身体就瞬间窜起,身体出奇的灵活。

    守在外面的士卒穷极目力,也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道黑影。

    好快的速度!

    定然是先天境界以上的高手。

    这样的高手在军中,无一不是校尉级,手握实权。就算在北郡这样的大城,也是位高权重。

    不知这位隐藏在黑暗中人,是八大校尉中的哪一个?

    身穿队正服饰的军官面无表情的看着闪躲腾挪说不出灵巧的黑影,好似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

    但是他眼睛深处,还是有着一丝难掩的忧色。

    希望场面不要难以收拾,连累到某家。

    。。。

    知行合一!

    这是司徒刑经过无数次推演,得出最完美的答案。

    虽然只有四个字,但却是无数经典的融合。

    大学讲“致知”,孟子讲“良知”。

    司徒刑把大学和孟子拼接在一块儿,提出了“致良知”说。

    孟子曰:“人之所不学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虑而知者,其良知也”,良能、良知这两个“良”字都是本有、固有、本善的意思。

    “良知”何指:第一、明善恶道德。

    第二、辨是非智慧。良知就是一个好恶之心,

    “只好恶就尽了是非,只是非就尽了万事万变。”良知就是一个知是知非的心。“尔那一点良知,是尔自家的准则。”“它是便是知,非便非,一点瞒它不得。”

    第三、归本原万物一体。

    “致”为何意:唤起、体认、践行、扩充、光大、达到、实现。

    “致良知”就是:唤起、体认、践行、扩充、达到、实现人皆有之、与生俱来的自性、本心、善根、智慧,最终达到万物一体、与宇宙同化的圣贤境界。

    司徒刑面色肃穆,神色庄重的大声宣读圣道。逐一为众生讲解“知行合一”的含义。天地间也有一个宏大的声音再为众生宣读圣道。

    这个声音好似在众生的心底响起,超越了语言的障碍,不论是大乾儒生,外域蛮族,还是深山中的妖族都能够瞬间理解。

    他们眼睛中不再迷茫,他们的心中好似有无限的光明。

    这一刻,他们和圣人之间的距离,前所未有的近。仿佛只要他们保持本心,和圣人,和宇宙都是一体的存在。

    吧嗒!

    吧嗒!

    吧嗒!

    一个穿着儒服,头戴儒冠,全身长满白毛的深山老狐眼睛里滚下一滴滴热泪。

    历经数十载,他终于开悟了!

    现在就算有人将他杀死,他也会没有任何怨言。

    朝闻道,夕可死。

    呜呜!

    一个个儒生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一滴滴热泪滚落。

    他们仿佛看到了中古诸圣,他们仿佛和整个宇宙同化。

    这一刻前所未有的美妙。

    无数的人对着司徒刑所在的方向叩头,他们只能用这种最原始,最朴素的方式来表达心中的感激。

    嗡!

    嗡!

    嗡!

    文庙中的百圣雕塑依次震动,并且冒出尺长的白光,中古诸子在空中显露出身形,他们的目光中充满了欣喜。

    仿佛司徒刑的理念是对他们道的概括和提升。

    “天地玄音!”

    “百圣震动!”

    “知行合一得到了天地和百圣的印证!”

    “这是真正的圣道!”

    “只要持之以恒,必定能够达到诸圣的高度。”

    知行合一理念的出现,让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成道的希望。

    “司徒圣人!”

    “司徒圣人!”

    “司徒圣人!”

    越来越多的人大声呼喊道。他们的声音好似一滴滴水汇聚成小溪,小溪汇聚成河流,河流汇聚成大江大河,最终形成一个无比宏大的声音。

    这个声音是民声,也是天心。

    在这个声音面前,不论是北郡总督霍斐然,还是成郡王,亦或者是大儒陈九璋,一个个在北郡风流一时的儒生武者,都黯然失色,显得那么渺小。

    “民心所向,大势已成!”

    北郡总督霍斐然听着外面民众的高呼声,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过了半晌才幽幽的叹息道。

    “和他生活在同一个时代,是我们的幸运!”

    “和他生活在同一个时代,也是我们的不幸!”

    “也许未来,只有鱼玄机,梦神机等人才能和他一争高下,其他人对他来说,不过是萤火虫和皓月。”

    空中的劫云没有因为知行合一的出现而消失,而是更加的黑暗,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那颗巨大的眼睛已经完全睁开,冷漠无情好似天道一般。但是它此时好似正在哭泣,一滴滴血红的雨水滑落。落在地上,汇聚成红色的溪流。

    看起来说不出的恐怖。

    “不好!”

    司徒刑好似被毒蛇盯上的猎物,尾椎陡然升起一缕寒气,全身更是出现了一个个细小的疙瘩,汗毛倒立,眼睛中升起一丝迷离。

    黑色的劫气好若实质。好似毒蛇一般缠绕着司徒刑,任凭他如何拍打,躲闪都没有任何效果。

    生死大劫!

    这是生死大劫才有的现象。

    九死一生!

    这次大劫必定是九死一生!

    司徒刑的眼睛不停的收缩,全身肌肉紧绷,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僵硬起来。好似一头被踩到尾巴的野猫,怒发冲冠的对着空中咆哮。

    轰!

    轰!

    轰!

    在这种极限危险的情绪刺激下,司徒刑顾不得藏拙,身体内的每一丝力量都被他调动出来,甚至是在恐惧危险的情绪刺激下,他的身体透支潜力,迸发出难以想象的战力。

    “嗷!”

    司徒刑的心脏好似即将爆炸一般,气血好似岩浆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温度。

    望月犀牛铠好似活了过来,在铠甲的正中央出现了一个成人两个大小的心脏的虚影。

    嘭!

    嘭!

    嘭!

    心脏有力的跳动,发出沉闷充满力量的声音,铠甲表面一根根好似血管的纹路竟然诡异的充盈起来,仿佛里面真的有血液在流淌。

    头盔上弯曲好似明月的独角更是发出乳白色的光芒。

    好似望月犀牛铠在天威的刺激下正在慢慢的苏醒!

    感受着望月犀牛铠有力的心跳声,司徒刑全身的血液以更快的速度崩腾。

    轰!

    轰!

    轰!

    司徒刑和望月犀牛铠的心跳声融为一体,发出好似战鼓一般的轰鸣声。

    在气血的推动下,司徒刑身上的肌肉一块块的隆起,他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丰盈。仿佛是一个小号的巨人,身体内更是蕴含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嘭!

    司徒刑的拳头刺出,空间被打出一个黑洞,一丝丝好似蛛书包网.bookbao2一般的裂痕向四周延伸。

    嘭!

    嘭!

    嘭!

    空中气血中诡异的出现了一头身体强健,好似山峦一般,气势竟然的犀牛。他头顶的独角发出夺目的光辉,仿佛是一轮明月。

    “望月犀牛!”

    “武道宗师!”

    “不,是超越武道宗师的力量!”

    躲在暗处的校尉看着司徒刑头顶好似狼烟一般的精气,还有空中好似实质的望月犀牛,他的眼睛不停的收缩,面色中带着恐惧,有些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精气狼烟!”

    “气血旺盛到极致,才能形成这种精气狼烟!”

    “这是武圣的标志!”

    “他怎么可能有如此强大的战力!”

    “不可能的,他必定是使用了某种秘法,才能短时间内获得如此强大的力量。”

    “定然是这样!”

    想到了某种可能,躲藏在暗处的校尉慢慢的安定下来,但是他的身体还是慢慢的向后挪动。

    武道圣人,那可是无敌的存在。

    哪怕司徒刑这个武道圣人是消耗自身潜能,是一个催熟的水货,那也不是他能够抗衡的。所以他本能的想要离去。突然,他的脚步竟然停了下来。

    因为久久没有动静的雷劫之眼,经过漫长的酝酿,爆发出令人感到震惊心寒的力量。四周的建筑好似积木堆砌,瞬间被夷为平地。

    焦黑的大地开裂,露出一个个黑色的豁口,一人合抱粗的大树被连根拔起,好似长蛇一般的树根被瞬间搅碎。

    凉亭,石凳,假山,花草,瞬间被一股说不出的力量牵引,到处乱飞乱撞。

    就连他自己也感受到了一种来自骨髓的恐惧。身体在这强大的力场内,好似孩提一般脆弱。

    嘭!

    他的大腿弯曲,身体不停的下垂,双手死死的抓住一块坚硬的石壁,才没有被巨大的吸力吸走。

    但饶是如此,他全身的甲叶也出一阵阵悲鸣。

    鲍牙抱着绣娘快速的后退,好在他们距离司徒刑的距离够远,才没有被巨大的力量所吞噬。

    “好强大的力量!”

    “真是天怒!”

    一身甲胄,隐藏黑暗中,身体带着狼狈的校尉,看着空中巨大的雷劫之眼,他的身体本能的感到战栗,但是他眼睛中却充满了兴奋,使劲攥着拳头,对天暗暗的怒吼道。

    “就算是武道圣人,也没有办法对抗天怒!”

    经过一段时间的孕育,劫云已经变得黑红,巨大的雷劫之眼中时不时血色的雨水滴下,仿佛苍天在悲戚。

    狂暴的力量已经恢复了平静,诡异的平静。

    每一个人的心都被狠狠的揪着,因为他们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

    空中的压抑越发的强烈,司徒刑身穿犀牛望月铠,全身气血升腾,好似一杆刺破天穹的标枪,直直的站在那里。头顶的精气升腾,在空中凝而不散,好似狼烟,就算九天之上的罡风也不能让他动摇半分。

    “精气狼烟!”

    “北郡什么时候又有了一位武道圣者。”

    “难道这一切都是这位武道圣人造成的?”

    身穿将军甲胄,全身好似山峦一般强壮的武道圣人看着空中的精气狼烟,眼睛不由的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其他武道宗师的表情更加的夸张,眼睛圆睁,嘴巴大张。

    这个世界简直太疯狂了。

    什么是武道圣人好似大白菜一般廉价?

    竟然随意就能撞到一位武道圣人。

    “不对!”

    “他还没有成就武道圣者!这只是用秘法刺激潜能,还有借助外力,暂时成就了武道圣者。”

    “如果是真正以本身的力量证得武道圣者之位,力量不会仅限于此。”

    嘭!

    仿佛是为了验证自己的推测,武道圣人的心脏发出轰鸣声,一根更加粗壮凝固的精气狼烟腾空,和司徒刑的精气狼烟交相呼应,好似两根擎天玉柱。

    “两个武道圣人!”

    “两个擎天玉柱!”

    “两个柱国!”

    因为武道圣人的精气狼烟好似擎天玉柱一般,而且圣人在朝,妖孽不生。

    故而为了表示尊重,朝廷会敕封武道圣人为柱国。

    虽然没有实权,但是地位很是尊贵。

    大儒陈九璋,成郡王等人也是脸色大变,另一位武道圣人的存在,必定能够影响到北郡的局势。

    想到这里,成郡王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难以掩饰的渴望。

    如果能够获得一位武道圣人的效忠,或者是帮助,就算自己被剥夺了军权,也能够最快的时间内在北郡站稳脚跟。甚至有可能变不利为有利,反过来压霍斐然一头也不是不无可能。

    但是武道圣人都是站在顶峰的人。都是心高气傲之辈,岂是那么好招揽的?

    就算人王坐拥天下,也只获得了少数武道圣人效忠。

    想到这里,成郡王的心底升起一丝疯狂。

    不惜一切代价,定然要将这尊武道圣人招揽。

    只是不知,如果他知道这尊武道圣人正是他欲要除之而后快的司徒刑时,会是怎么样的表情?

    张玉阶站在军营瞭望塔上,看着空中凝而不散,风吹不动的精气狼烟。眼睛也流露出惊色。脸色有些苍白的石崇坚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上古神器紫薇金斗的冰冷,已经压抑不住他心中的恐惧,北郡的形势慢慢的脱离了他们的掌控。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