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听着外面好似战鼓一般越来越沉闷的雷声,还有鲍牙和绣娘的惊呼。以及街上众人略带恐惧的喊声。

    司徒刑的眼睛不停的闪烁,他有一种直觉,成功就在眼前,否则天地之间也不会有电闪雷鸣,鬼哭狼嚎的异象。

    传说,鱼玄机顿悟“存天理,灭人欲”之时,天地为之悲戚,鬼神为之震惊。

    司徒刑想要创造一门比“理学”更加完善的体系。

    自然也会被天地所妒,出现种种劫难。

    天空中的铅云如墨,而且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赤红。仿佛苍天已经被激怒一般,北郡的人都下意识的抬头看着天空,他们的心仿佛被一只大手攥住,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憋闷难受。

    比人类更加敏感的猎犬,家猫等早就趴伏在地上,尾巴下垂,好似被打断筋骨一般,不停的悲鸣哀嚎。

    阴世之中也发生难言描述的混乱,一个个鬼神好似惊惧一般趴在地上,不停的嚎叫叩拜,任凭鬼兵鬼差棍棒抽打,他们不仅没有停止,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一身赤色官袍的北郡城隍面带忧愁之色的看着空中。眼神中流露出忆的神色。

    上次阴世出现这种情况,还是鱼玄机体悟圣道之时。

    难道人间又有人体悟到了天地至理,从而引发了天地悲戚,落笔鬼神惊的异象?

    人族不愧是这个纪元的主角,气运雄厚。非鬼神,妖族能够比拟。

    北郡总督霍斐然,武道圣人,还有成郡王等都走出自己的居所,直面着堂皇的天威,顿时都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究竟是怎么事?”

    “怎么会如劫云?”

    “难道有宗门之人在此渡劫?”

    “难道他不知道,这样会招惹来雷电,击毁民居么?”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仅他们迷惑,坐立不安,就连隐藏在黑暗中人也都被惊动。他们或者亲自探查,或者派出自己的暗谍,想要第一时间弄清楚城中的变化。

    一身白衣,撑着白伞,满脸病态的吴起站在高塔之上,面色凝重的看着空中有些发赤的雷云,在高塔的下方,一道道黑影仿佛流水一般被撒了出去。

    “查!”

    “一定要查清楚,究竟是谁,竟然胆敢在北郡雄城内渡劫。”

    “朝廷和宗门早有默契,是谁胆敢破坏规矩,真是胆大妄为,他们就不怕伤及无辜么?难道是造化道的人?刚刚接收玉清道的势力,行事就如此的张狂。真是岂有此理!”

    整个北郡都被惊动了,所有人都想要迫切搞清楚,北郡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突然之间就会有雷劫降临。

    而且阴司中的鬼神也都被惊动,发出凄厉的叫声。

    身穿青色道袍,胸口绣着葫芦的造化道人也是一脸的迷茫,他们有些搞不明白眼前的状况。

    如果不是在北郡的道人全部到齐,就连他们自己恐怕也要怀疑,是不是自己宗门的人这里渡劫,引来漫天的雷霆。

    雷劫!

    是每一个宗门的人都要直面的。

    让每一人对他都是又爱又恨。

    宗门的阴神是纯阴的,随着修为的提升,念头中的阴性慢慢的化为纯******据转换情况的不同,分为阴神境,地仙境,天仙境,纯阳等等。

    雷霆是天地间的纯阳之物,本是宗门阴神的克星,但是它也能淬炼念头,让阴神的念头转为纯阳。

    宗门修士每次境界的提升,在春天雷霆初响之时,都会放开自己的心神,主动用念头经历雷劫的淬炼,获取造化。

    雷劫共有九次!

    根据实力,也有不同的境界划分。

    当念头度过一次雷劫是出窍。念头可以出窍,附在草木,岩石,或者是生人的身上,但是此时的神魂最是脆弱,风吹在身上,就好似钝刀割肉一般痛苦。被阳光晒到,就好似落在火炉之中。

    当念头度过两次雷劫是夜行,不再畏惧月光和风霜,但是还畏惧烈日,只能在夜间出窍,夜行八百。

    念头度过三次雷劫是日行,不再畏惧阳光,可以在白日显形,还能在阴间建立自己的福地,庇佑信徒。

    这一重境界也叫地仙。

    当念头度过六次雷劫的时候,念头会好似红玛瑙一般晶莹剔透,别说是日光,就连普通的雷霆都伤害。阴间福地会升到天上去,成为洞天。

    世人称呼他们为天仙,排山倒海,法力无双,就连朝廷也轻易不敢得罪。

    度过九重雷劫,全部的念头都转为纯阳,这时候的念头好比钻石,是不朽的存在。除了时间,世间没有什么力量能够让他损坏。

    他们是超脱的存在,是不朽的存在,是媲美破碎虚空的存在。

    所以,总督霍斐然和成郡王等人见到劫云,第一念头就是有宗门之人在北郡渡劫。

    一头白发,身穿带有葫芦标志青袍的悟道道人,一脸凝重的看着空中。赤色的劫云,让他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本能的想要远离。

    “总督府,还有成郡王府都派人过来诘问,是不是我们的人在渡劫?”

    一个身穿青袍,脸色如玉的造化道年轻道士看了一眼空中的劫云,有些苦笑的说道。

    “真是奇怪!”

    “究竟是哪家修士竟然如此胆大妄为,竟然在人口如此稠密之地渡劫,就不怕误伤百姓,被大乾朝廷通缉么?”

    头发有些花白的悟道道人看着空中的劫云,眼睛中流露出一丝狐疑之色。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他的宗门长辈,就没有警告过他么?”

    青年道士仿佛想到了什么,面色陡然变得倨傲,有些傲慢,又有些倨傲的说道:

    “定然是散修出身。”

    “有宗门长辈悉心教导,怎么可能会犯如此常识性的错误。”

    “只有那些没有宗门,没有道统传承的散修,才会做出这等莽撞之事。”

    “只是牵连本宗,被总督府和成郡王误解。”

    头发花白,脸上有着沟壑,身穿青色道袍的悟道想到两府的问责,红润的脸上不由的一丝无奈的苦笑,有些悻悻的说道:

    “如果你们不是都在老道身边,就连老道也要怀疑宗门,今日之事,倒也怪不得他们。”

    “树大招风,在所难免。”

    “希望此事早点结束,宗门也可以尽早在北郡展开布局。”

    年轻的道士眼睛不由的一滞,脸色幽幽的说道:

    “希望是吧!”

    “不知为何,我竟然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仿佛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

    头发花白的悟道道人没有说什么,只是他脸上的愁苦之色变得更加浓郁。

    他何尝没有这种感觉。。。。

    司徒刑两耳不闻窗外事,自然不知外面的变化,他的全部心神都放在眼前的笔尖之上。

    他手中的毛笔是一支普通的狼毫笔,但是不知为何,却好似出奇的沉重,司徒刑每一个比划都要耗尽千钧之力,写的异常的困难。

    一撇!

    一横!

    一横!

    树撇!

    。。。

    随着好似蜗牛爬动一般缓慢的写,一个方块字被艰难的组装起来。

    看着异常熟悉的字体,司徒刑的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兴奋。

    成了!

    随着这个字体慢慢的形成,阴世之中的鬼神好似被皮鞭抽打一般,嚎叫之声更加的惨烈,更有甚者抱着头颅在地上不停的打滚,还有的试图逃脱阴世的束缚,北郡城隍,判官也亲自出手镇压,才没有出现大的灾祸。

    “落笔鬼神惊!”

    “究竟是谁,竟然有如此的境界?”

    北郡城隍一脸的震惊,他实在想不到,北郡之中,究竟是哪位大儒竟然有落笔鬼神惊的神力。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