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司徒刑看着石崇坚的背影,久久没有说话。

    “老爷,遇到了熟人?”

    鲍牙看着眼神有些发直的司徒刑,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只有商贩还有涌动的人流,根本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有些好奇的问道。

    “没事!”

    “我们去王侍郎的府邸。”

    司徒刑这才收目光,在众人好奇的眼神中进了青色软轿。

    石崇坚面色苍白的行走在人群当中,胸口的隐痛,让他的眼睛不停的收缩。

    纯青色气运。

    气运凝聚成独角的锦鲤。

    并且还有不知名宝物镇压气运。

    难道司徒刑真的是纪元之子不成?

    他的气运怎么可能提升如此之大,上次见到气运还不过青白。

    而且,司徒刑的气运中还有两颗若隐若现的明星。

    难道司徒刑就是文武双璧?

    石崇坚看着四周熙熙攘攘的人群,眼睛中第一次出现了犹豫之色。

    司徒刑不知石崇坚的犹豫,也不知道他内心的煎熬,拜会王侍郎的目的,就是他请他在学业上进行指点。

    王侍郎虽然官职不高,但却是正儿八经的两榜进士出身,而且还在翰林院做过编纂。学识非常的丰富,并且擅长八股文章。

    对于司徒刑亲自登门拜访请教学问,王侍郎不仅没有反感,反而亲自在腹地门口相迎。和司徒刑第一次拜访的倨傲判若两人。

    这就是地位和名望带来的变化。

    司徒刑首次拜访时,不过是一个赶考的童生。如果不是看在傅学政的面子上,恐怕王侍郎都不会接见,更不要说起身相迎。

    而司徒刑现在不仅诗成镇国,获得了乾帝盘的敕封,并且写出“圣人文章”,在北郡文坛有“小圣人”的美誉。

    要论身份尊贵,还在侍郎之上,故而王侍郎才会前倨后恭、

    见司徒刑有请教的想法,王侍郎也不藏私,细细的为司徒刑分析八股文章的写法,破题之法等等。

    说到兴处,他还从房中找出累年双榜文章进行点评。

    王侍郎不愧是两榜进士,曾经在翰林院任职,在文章典籍方面有着独到的见解。

    司徒刑有六次雷劫儒家半圣念头,思维活跃,眼界开阔。

    闻弦而知雅意,尝尝举一反三,让王侍郎天纵奇才。

    如果说,王侍郎刚开始是因为司徒刑的身份,而进行教授。但是随着了解的增多,司徒刑的机敏让他真心的喜欢。

    两人一个有心教,一个虚心学习。

    金乌已经西沉。玉兔已经高升,看到点燃的灯火,两人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不知不觉中夜色已经降临。

    “多谢先生讲解,司徒刑感激不尽!”

    司徒刑眼睛中闪过一丝惊色,他也没有想到竟然请教到夜色降临,实在是入了迷,才会如此的失礼。急忙站起身形,对着王侍郎恭敬的行了一个师礼,一脸感激的说道。

    王侍郎看着恭敬行礼的司徒刑,他的眼睛里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满意,他这次没有躲避,坐在那里,身体挺拔好似青松一般,十分坦然的受了司徒刑的一礼。

    孔圣人曾经说过:三人行必有我师。

    又有圣人曾说:一字足以为师。

    今日他教授司徒刑文章典籍,并且给他讲了很多考试中的技巧。

    深入浅出,细细分析,让司徒刑顿时有一种受益匪浅之感。不仅在文章方面有了不少的提升,就连典籍等方面也进步不少。

    所以他完全有资格受司徒刑的大礼。

    “呵呵!”

    “你生性聪慧,能够举一反三,这次春闱必定能榜上有名。”

    王侍郎轻轻的捋着自己的山羊胡,一脸的欣慰。肯定的说道。

    “谢先生吉言!”

    司徒刑征的同意之后,低头倒退而去。

    王侍郎看着司徒刑的背影,眼睛中的满意之色更浓。过了半晌,他才幽幽的说道:

    “天下文气十斗,君独得八斗。”

    “以前以为只是好事之徒的戏言,今日方知司徒八斗名至实归。”

    正在掌灯的小厮身形不由的一滞,头颅下意识的抬起,看着司徒刑离去的方向,眼睛中流露出震惊之色。

    天下文气十斗,司徒刑独得八斗!

    好高的评价。

    如果说以前司徒八斗之名有些戏谑的成分在内,现在得到王侍郎的印证。

    名至实归!

    以后司徒八斗之名必定会随着他的诗词名扬天下。

    。。。

    司徒刑坐在房之中,抱着一本论语,看似在温读,实则他的心思早就落在别处。王侍郎诗词功夫不如司徒刑,儒家的学问不如傅学政,但是他在春闱中的经验,以及锦绣文章方面,都是司徒刑所不能比拟的。

    甚至说,连他的傅学政也大大的不如。

    否则也不会傅学政名落孙山,王侍郎步步高升。

    经过短短一日的点拨,司徒刑在文章锦绣,和光同尘方面的确有了不少的提升,文章里的棱角被磨平了不少。

    好似温暖玉石一般圆润。

    “人情达练即文章!”

    “这位王侍郎人情练达,玲珑剔透,怪不得能成为言官御使。虽然官职不高,但是奏折却能直达天听。”

    司徒刑有些感慨的说道。

    他眼神幽幽的仰望了一会天空,他仿佛在星空中看到了知北县的傅学政身影。

    傅学政也是两榜进士,学问要远在王侍郎之上,但是因为气运的关系,也有性格的原因,一直没有得到重用。

    到了花甲之年,不过是一个八品的学政。甚至还不如很多青年官员,不得不让人唏嘘。

    他又想到了那位出售宅院的官员。

    寄情于山水,与世无争,熬了一辈子,最后也不过是一个八品致仕,一旦他去世,整个家族一夜之间分崩离析。

    在司徒刑看来,不论是傅学政还是那位官员,都是反面教材。

    都是人情不够练达的关系。

    “哎!”

    司徒刑幽幽的叹息一声,眼睛中陡然升起警醒之色。

    前车之鉴!

    想要在朝廷上立足,固然要有智慧,但是更多的还是要学会人情达练,圆滑老到。

    过了半晌,司徒刑才调解好自己的情绪。拿起桌上平摊着的手札。

    这本手札正是鱼玄机在翰林院时留下的墨宝。

    因为司徒刑经常翻看的缘故,手札的边角已经发黄,更有了一些翻卷。在有些发黄的纸张上,几个大字格外的瞩目:

    存天理,灭人欲。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