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北郡

    碧波湖龙王邀请北郡儒生参加盛宴的事情已经传的沸沸扬扬。

    获得邀请的儒生兴高采烈,认为这是一种难得的瑞兆。没有获得邀请的儒生则郁郁寡欢,强颜欢笑,甚至去酒肆勾栏之处买醉。

    不论是庆祝,还是借酒消愁,可忙坏了酒肆和勾栏之所。

    就连官府也被惊动,捕快和士卒加强了巡逻,生恐有人借酒生事。好在他们的担忧是多余的,儒生们都是君子,能动口绝对不会动手。

    张玉阶身穿甲胄,在石崇坚的陪同下走在北郡街头的青石路上,两人都默默无语,但是脸色中却带着一丝说不出的喜意。

    经过游说,还有刻意交往,已经有数个有名望的儒生投靠。

    张玉阶感觉自己的气运顿时增强不少,而且为了在宴会上大放异彩,他更是找了数人捉笔,准备了不少应景的诗词。

    他有自信在盛宴上力压司徒刑一头,博得头彩。

    想到那个被称为“小圣人”,历代北郡年轻一代,好似一座大山一般巍峨的司徒镇国,张玉阶的眼中不由的升起一丝忌惮,还有着一丝不服气。

    不过是一个家族弃子,有什么资格力压本公子一头。

    这次宴会就是一个机会。

    自己一定要一鸣惊人,力压司徒刑。夺以往的荣誉。

    “张公子!”

    “见过张公子!”

    “见过张先生!”

    张玉阶眼睛中闪过一丝神光,挺着胸脯脸上升起一丝和煦的笑容。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之感。让打招呼的几位儒生心底暗暗升起一种好感。

    石崇坚在张玉阶背后眼神幽幽的看着,他的手掌从来就没有离开过紫薇金斗。因为只要碰到星命在身的人,紫薇金斗就会发出轻微的颤动。

    张玉阶的余光看到石崇坚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眼睛中不由的闪过一丝失落。和儒生交谈的言语之中也少了真诚,多了几分应付。

    几个儒生离去之后,张玉阶的脸上的和煦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眼睛中多了几分不耐。

    “上应天星之人怎么这么难以寻找?”

    石崇坚面色不变,仿佛早就有准备,笑着答道:

    “公子稍安勿躁。上应天命之人,都是人中翘楚,自然非普通儒生可比。”

    “诗会之上必定会表现出异于常人之态。”

    张玉阶的脸色恢复不少,过了半晌,他才幽幽的说道:

    “那位司徒镇国可也是异于常人。”

    石崇坚面色也是一滞,眼睛中也多了一丝复杂之色。

    “崇坚明白了。”

    。。。

    四方楼是北郡最大的酒楼,位于北郡的城中心,每日来往的客人不知凡几。因为善于经营,已经传了数代。

    有些古朴的酒楼,肤色服饰各异的酒客,也成了北郡城中的一景。

    石崇坚坐在酒楼二楼,靠近窗户,他好似平常酒客一般静静的抿着小酒,吃着精心烹制的小菜。

    四方楼的小菜都是出自名厨之手,色香味俱全。更有麻椒,花椒等外域特有的调味品,让鲜辣麻香的味道发挥到了极致。

    很多人都喜欢坐在酒楼之中,点上一盘小菜,听上一段小曲。静静的体味百味人生。但是石崇坚却没有这样的心态,晶莹剔透好似水晶的卤肉,在他的嘴中如同爵蜡一般。

    因为他在等人。

    等一个谁也想不到的人。

    那就是司徒刑。

    他要亲眼看看司徒刑的气运。

    想到这里,他的手下意识的放在紫薇金斗上,感受着紫薇金斗特有的冰冷和触感,他的心才慢慢的安定下来。

    他看似无意,但是眼睛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街道,按照密报,司徒刑今日会从这条大街上经过,去拜访王侍郎。

    所以他才早早的在这里等候。

    大约过了半晌,,就听街上传来一阵骚动,一顶青色的轿子从街头慢慢的行来。

    鲍牙跟在轿子的一旁,谦卑的和里面的人说着话。

    两旁知道轿子中人身份的,眼睛里都流露出尊敬之色。

    “司徒刑!”

    “定然是司徒刑!”

    看着越来越近的轿子,他的眼睛已经能够看到挂在轿帘上,随风摇摆的流苏。还有梅兰竹菊的刺绣。

    嘎吱!

    嘎吱!

    轿子上下起伏,清脆的嘎吱声已经清晰可闻。

    石崇坚看着越来越近的青色轿子,不再犹豫,只见他的手指在自己的眼睛上摸过,眼神陡然变得迷离起来。他眼中的世界也陡然大变,不论青色的轿子,还是轿夫都消失于无形,只剩下一股青色的气运。

    在气运之中,有一条长着犄角的红色鲤鱼正在欢快的跳跃着,在鲤鱼的头顶更有两颗星辰。虽然尚未成型,但是的确两颗星辰。

    难道是。。。。

    文曲星!

    武曲星!

    石崇坚的眼睛不停的收缩,脸上更是流露出震惊之色。就在他想要看的再清楚一些的时候。仿佛是感受到了石崇坚的窥视,司徒刑气运中陡然出现闪光,红色的鲤鱼也高高跃起,锋利如刀的尾巴重重的拍下。

    石崇坚只感觉自己的眼睛一痛,他的视线也随之模糊。

    等他再度睁开,眼睛已经有些赤红,趁着众人不注意,石崇坚用手指将眼角的鲜血揩掉,眼神中充满了阴郁。

    司徒刑让轿子停下,刚才他竟然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气运也有些浮动,幸亏有青铜法令镇压,才没有被人窥破虚实。

    究竟是谁?竟然用望气之法窥视自己?

    难道是玉清道的人?

    玉清道人已经陨落,玉清道福地更是在众人的联手之下变成了废墟。剩下的道人不是战死,就是逃亡。哪里敢肆意窥探自己。

    难道是成郡王的人。自从上次得罪成郡王之后,司徒刑也在防备成郡王的报复。

    好在成郡王因为削藩的事情有些自顾不暇,或者是不想在春闱这种敏感的时期对司徒刑下手。

    那究竟是谁?

    司徒刑虽然想的很多,但是他的手脚却出奇的敏捷。好似行云流水一般落轿踏出,目光炯炯的看着酒楼。

    他有一种感觉,目光定然是从酒楼上落下的。

    突然,他看到了一个行色匆匆的背影,虽然没有见到正脸。也没有看到窥探的过程,但是司徒刑却十分笃定。

    就是这个人!

    那人也仿佛发现了司徒刑,有些慌乱的下楼,从后门走出,好似一滴水汇入河流,顿时消失在人群之中。

    等司徒刑想要再次寻找,已经来不及。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