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北郡已经是华灯初上,从高空俯视一点点灯火好似天上的繁星。在酒楼,勾栏之地更隐隐有着丝竹之音传来。

    “好!”

    “在来一曲!”

    整个北郡都沉浸在欢乐之中,一幅盛世画卷。

    就连很多身穿儒服的士子也深陷其中,推杯换盏,吟诗作赋。

    没有人知道,这份来之不易的平静,只是混乱前的假象。

    大乾国运开始水煎油烹,实则国祚将尽。

    只需要一个契机,大乾就会好似建在沙滩上的城堡,看似坚固,但是只要轻轻一推就会瞬间崩塌。

    战争将会再次降临大地,无数的人将会丧失生命,无数的家园将被铁骑踏破,在妖星的摧残下,摇摇欲坠的大乾将彻底的告别舞台。

    “哎!”

    “天下百姓多难也!”

    石崇坚眼睛中隐隐有着一丝不忍,幽幽的叹息一声。

    “这是他们的命运!”

    “命运注定他们会死于战争,死于灾祸,所以他们必定会死于兵灾!”

    “从他们出生那一刻起,他们的命运就是被注定的,所有的人都必须向命运低头,就算贵为人王的乾帝盘也只是被命运操纵的木偶。”

    “他们又有什么资格摆脱命运的摆布?”

    张玉阶眼睛冰冷的看着下方,他的眼睛中仿佛有一条条别人看不到的命运之线。在命运的安排下,每一个人都会经历生老病死,喜怒哀乐。

    所有的人都是命运的木偶!

    听着张玉阶那个没有任何感情的话语。他仿佛看到了无数的丝线,一个个人在这些看不见的丝线牵引下,上演一幕幕设定好的人生。

    石崇坚的眼睛不由的收缩,看着眼睛中没有任何人类感情的张玉阶,以及天空中的星图,不知为什么,他心中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

    作为命运的信徒,他竟然第一次对命运产生恐惧。甚至内心希望,有人能够真正的超脱命运。

    “我已经能够感觉到战争之神的苏醒!”

    “这个世界将会再次被战争所笼罩,瘟疫,罪恶,死亡,绝望将会再次笼罩大地。”

    “试图摆脱命运的人们,将会再次麻木,再次向命运低头,祈求命运的救赎!”

    张玉阶眼睛冰冷的看着下方好似繁星的灯火,一条象征着命运的长河出现在他的身后,一条条游鱼好似过江之鲫,他们只能听从命运的安排随波逐流。

    就算有一两条想要跃起,看清命运,但是最终也会重重的落在命运之中,终究不能超脱。

    “没有人能够超脱命运!”

    张玉阶面色如水,眼睛冰冷的看着试图跃起摆脱命运长河的鲤鱼,嘴角不由的升起一丝冷笑。

    “这些试图摆脱命运束缚,愚蠢至极的人!”

    “他们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因为没有人能够摆脱伟大的命运。他们以为自己摆脱了命运,改变了自己,其实何尝不是进入了另一种命运模式。”

    “真的没有人能够超脱么?”

    石崇坚看着空中古老的星图一点点的缩紫薇金斗之中,张玉阶的眼睛里也慢慢的有了一丝人类的温度。

    本应是命运信徒的他,竟然心中出现了一丝动摇。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暗暗质问道。

    能!

    肯定能!

    上古人王,中古圣人都曾经打破命运。

    现在虽然比起中古,是末法时代,但是也不是没有打破命运的机会。

    文武合璧就是最后的机会!

    命运将星命合在一起,造就了众多扭曲残暴的星命。

    这些人受到星命的影响,性格也会渐渐变得扭曲残暴弑杀起来,从而爆发战争,将风雨飘摇的大乾推入深渊。

    让无数的百姓无家可归,让无数的人丧失生命。

    让这个富饶的土地再次陷入深渊。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在凶星融合的同时,吉星也在合璧。

    文曲星和武曲星这两个象征着文武的星辰竟然有合璧的趋势。

    文武合璧!

    将会产生难以想象的神力。

    只要是在有一丝龙气眷顾,定然能够变成蛟龙。

    这头蛟龙再有几分运道,度过重重劫难,未必不能击败诸天之主紫微星。甚至有可能击碎命运的力量,成为自我的主宰。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

    “总会给人们留下一线生机。”

    “这一线在宗门被称为遁去的一,也是命运最大的敌人,变数!”

    “文武合璧星命就是当今大争之世最大的变数。只是不知此人身在何方,又是何人?”

    “希望他能尽快成长。”

    “否则天下黎民有难了。”

    石崇坚站在那里看着怀中的紫薇金斗,以及周天星宿,眼睛里流露出一丝隐晦的焦急。

    “崇坚你在想什么?”

    石崇坚豁然惊醒,看着似笑非笑的张玉阶,他急忙将这些念头抛到脑后,仅有的一丝暖色蜕尽,只剩下一丝冰冷。

    “我在想公子的大业!”

    “有了紫薇斗数的预测推演,还有公子自身命格气运的优势。在这次盛宴之上,公子定然能够压过司徒刑的风头,成为北郡青年一代的第一人。届时,必定会有无数的青年才俊投靠,公子何愁大业不成?”

    张玉阶仿佛想到了未来,他以绝对的优势碾压司徒刑,不仅获得了龙王的青睐,更夺了北郡青年第一人的美誉。

    在名望的作用下,无数的人才,资源向他倾斜。

    想到兴奋之处,他的嘴角不由的上翘,流露出兴奋的笑容。最后更是变成狂笑:

    “哈哈!”

    “知我者,崇坚也!”

    “是我的,终究是我的!”

    “这是天命,没有人能够从我手里抢走!”

    “就算他是变数,也不可以!”

    说到最后,张玉阶的脸色慢慢的变得阴沉,眼睛中更有着说不出的冰寒。

    “龙王盛宴必定会考校诗词文章,只要我等提前准备。就算司徒刑有天纵之姿,也不会是本公子的对手。”

    “诺!”

    “崇坚必定竭尽所能,为公子推演。必定让公子一鸣惊人!”

    石崇坚低下头颅,一脸郑重的说道。

    “此事有劳崇坚了。”

    张玉阶满意的点头,眼睛中也多了一丝暖色,有些更感激的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