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文曲星!”

    “这怎么可能?”

    石崇坚眼睛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一颗若隐若现的星斗闪烁,其他的几颗即将靠近紫微星的星斗,仿佛是受到某种诡异的能量场所牵引,竟然有脱离紫微星控制的趋势。

    “这颗文曲星,我遍寻周天都没有找到。”

    “今日怎么会突然冒出,而且影响公子的大业?”

    石崇坚眼睛里流露一丝惊色,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崇坚,可有什么变数?”

    张玉阶见石崇坚面露惊色,嘴巴里更是喃喃自语。神色不由的也微变,有些诧异的问道。

    “这!”

    石崇坚好似不相信的又查看了半晌,中途还曾经试图用紫微斗数推算因果。但是整件事都好似被浓雾遮盖,任凭他如何掐算,都只能得到一个朦朦胧胧的答案,好似雾里看花,说不出的模糊。

    “公子,不知为何,天机竟然突然变得混淆。”

    “而且,有异星崛起,影响了群星。公子盛宴之上恐生波折。”

    石崇坚面色阴沉如水,声音有些苦涩的说道。

    “可能推算出是何人所为?”

    张玉阶的脸色也不由的一僵,有些焦急的追问道。

    “公子,此人的命格极为特殊,而且有高人为他掩盖了命运的痕迹。就算崇坚借助紫薇金斗这等上古神器,也仅仅只能看到一丝痕迹。”

    石崇坚安定自己的心神,看着紫薇金斗中的文曲星,声音低沉的说道。

    “此人虽然有了星核,但是并没有彻底的凝聚星命。所以还不算真的是上应天星之人。故而对公子的影响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只要公子在宴席上大放异彩,定然能够将他压制。”

    张玉阶表情不由的一滞,过了半晌,才有些幽幽的说道:

    “只有星核,还没有凝聚星命!”

    “此人难道不是星宿转世?”

    石崇坚面色如水,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眼睛中更是流露着一种说不出的古怪。

    “妖星!”

    “此人定然是师傅口中的妖星!”

    “这颗妖星具有改变其他星宿命运的能力,是天地间最大的变数。”

    “公子如果能够收服此人,必定会是困龙出水,如虎添翼!”

    张玉阶脸上并没有欢喜之色,他有一种预感,这颗陡然出现,搅乱星盘的文曲星,应该是天机反噬,和他天生对立,并不是那么好收服的。

    “如果不能为我所用呢?”

    “那就要除掉!”

    “不论他是谁,有什么样的地位,都不能留,否则必定会是公子今生最大的敌人。”

    石崇坚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寒芒,有些狠辣的说道。

    “没有人能够阻挡公子,就算是天机反噬也不行。”

    “这是天命!”

    “这就是大势!”

    “就算屹立三百年的大乾,亦或者乾帝盘在这种大势面前,都是蝼蚁,他们一切的努力都是螳臂当车。不会有任何结果,没有人能够逃脱命运的力量!”

    石崇坚看着空中越来越昏沉的帝星,以及明显带有几分暮气的大乾帝国,他的眼睛中陡然出现一道代表了命运的锁链。

    不论是乾帝盘,还是张玉阶,他自己亦或者司徒刑等人都被这一根锁链所捆绑,好似木偶一般在舞台上表演着悲欢离合。

    “命运是天地间最伟大的力量!”

    “赞美命运的力量!”

    张玉阶仿佛也被命运的伟力所感染,脸色变得潮红,有些癫狂的看着空中,向命运低头朝拜。用几乎虔诚的声音祷告着。

    “我是命运的骄子!”

    “是天命所归!”

    “是注定的王者,这里的一切都会被我统治。”

    “任何试图挑战命运,打破命运的人都会是我的敌人,我的长刀和我的部队会将他碾成碎片。”

    轰!

    轰!

    轰!

    仿佛是应张玉阶的祷告,天地之间陡然传来一声声雷响,

    一股股命运的力量的哦偶然从天而降,紫薇金斗不停的发出兴奋的嗡鸣。一颗颗斗大的星斗飞出,在空中交织出一道道美丽的痕迹。

    好似像是机杼,又好似人生。

    “没有人能够摆脱命运的摆布!”

    张玉阶好似癫狂的站在高塔之上,看着空中或明或暗的星辰,他的头顶升起一颗紫色象征王权的星斗。

    紫薇星!

    这一颗象征了王道,也是诸天星斗的主宰。

    不论是象征管理的天相,还是象征战争的七杀,亦或者是象征姻缘的红鸾等,都必须无条件的服从。

    嗡!

    嗡!

    嗡!

    随着紫微星的出现,漫天的星斗好似遇到了主人,都流露出臣服之色。

    张玉阶的眼睛里更是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迷醉。他的手掌伸出,轻轻拂过,一个个巨大的星斗好似好似棋盘上的棋子,被他轻易的挪动,按照他的意愿组合成一个新的格局。

    石崇坚看着新的星盘,眼睛不停的收缩,一脸的恐惧,看向张玉阶的眼神中竟然带有一丝陌生。

    “这个天下既然注定要大乱,那么就让他更乱一些吧!”

    张玉阶看着空中的星盘,全身不停的颤抖,眼睛中更有着难言的癫狂。

    “就算乾帝盘雄才伟略,是五百年难出的王者,也别想要逆天改命!”

    “没人能够改变了命运。”

    “因为命运就是天!”

    石崇坚看着一个个星命,在张玉阶亦或者说是命运的强势干预下竟诡异不正常的融合在一起。

    七杀和破军融合在一起,形成主战争杀戮的杀破命格。

    没有贪狼的理智,主张杀戮的七杀和执拗暴躁的破军融合,必定会制造出一个没有感情,只知杀戮,甚至是以吃人为乐的恶魔!

    象征恶念的廉贞和象征灾难的罗睺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毁灭的星命。

    拥有这个星命的人,必定是灾难的侍者,走到哪里,哪里就会爆发战争,瘟疫,以及灾难不幸!

    “我的天!”

    “大乾本就风雨飘摇!”

    “再有这些凶狠的天星入世,就算乾帝盘是五百年的王者,也是天乏术!”

    “但是,只是天下黎民有难了!”

    战火纷飞,易子相食,这样的末世惨象即将上演。并且因为命运的干预,这种末世景象只会比他想的更加的眼中。

    石崇坚站在高台之上,看着空中的点点星光,还有下方属于民间的点点炊烟,心中不知为何竟然升起一丝不忍。眼神也变得灰暗了几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