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自然要参加。”

    “这是北郡难得的盛事,文人墨客齐聚,既然老龙王给了请柬,自然要共襄盛举,为北郡文运昌盛出一份心力!”

    司徒刑嘴角上翘。微微一笑,露出一个谜一样的笑容,眼神幽幽的说道。

    “诺!”

    鲍牙见司徒刑心意已决,不再说什么。低头告退,准备行装车马,要知道碧波湖距离北郡雄城足足有百余里之远。

    自然要提前准备一二。

    司徒刑见鲍牙出去准备,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满意之色。

    鲍牙有眼力劲,而且能力也不错,他用起来很是顺手。不过,他还是有些想念被留在知北县的金万三以及杨寿。

    鲍牙比起二人来,还是缺了历练,少了几分火候。

    不知道知北县的基业如何?

    司徒刑在思念二人的时候,杨寿和金万三正在推杯换盏。

    两人一个主内,一个主外,又有士卒卖命,不仅在知北县扎下了根,而且趁机发展。

    前些日子龙四被不知名的人击杀,知北县局势有些动荡。

    杨寿凭借胡庭玉的帮助,收拢了帮派人心。趁机掌控了知北县的地下势力,而金万三也吞并了不少产业。

    司徒府实力大增,横跨黑白两道,更是日进斗金。不是没有人想要打司徒府的主意,但是一则杨寿武艺高强,又有武士保卫,一般人根本没有办法得手,而且还容易引火烧身。

    二则,司徒刑在北郡的事情已经被人传知北县,诗成镇国,获得了乾帝盘的敕封,而且更写出圣文,被人尊为小圣人。

    按照司徒刑的名望和才学,在春闱中必定能够一鸣惊人,飞黄腾达只是时间问题。所以,就算有实力的人,也顾忌司徒刑而不敢动手。

    。。。

    北郡黑甲军军营

    自从成郡王被剥夺军权之后,张玉阶如同惊弓之鸟,日夜都在军营之中,和各级将领日夜相处,生恐被人一张圣旨剥夺了军权。

    作为张玉阶的首席谋士石崇坚自然也要在军营中起居。

    “公子,黑甲军越发的精锐了。”

    看着全身肌肉鼓起,气血充盈,在队正营正带领下正在操练的黑甲军,石崇坚眼睛中闪过一丝欣喜,有些赞赏的说道。

    “这次玉清道福地掠夺了不少器械丹药,正好用来提升他们的实力。”

    “乱世之中,只有这些兵甲才是我们的根基,不容有失。”

    张玉阶的目光也被外面的甲兵所吸引,在炽热的阳光下,一个个甲兵的脸上身上都被汗水浸透,但是他们没有任何的抱怨,更没有丝毫的懈怠。

    “哈!”

    “哈!”

    “哈!”

    “哈!”

    在队正的带领下,他们蹲着马步,不停的出拳。

    每一拳都是那么用力,以至于空气中隐隐已经有了一丝丝空气爆裂声。

    “好!”

    看的张玉阶也是热血沸腾,心中不由暗暗的叫好。这些士卒在丹药的滋补下,已经有了几分强兵的影子。

    只要在刻苦训练一年半载,必定能够派上大用。

    “公子!”

    “碧波湖龙王邀请北郡士子参加盛宴,不知公子如何打算?”

    一身儒服,面如冠玉的石崇坚轻轻的摩挲着手里的紫薇金斗,站在一身戎装,手持长刀的张玉阶背后,有些好奇的问道。

    “龙王宴请北郡英才,去,为什么不去呢?”

    “本公子倒也想要看看,那个司徒镇国究竟是如何人物,是何等命格,竟然能够抢走本公子预定的贪狼星。”

    “那个龙四真是该杀!”

    “竟然为了一时义愤,一时的脸面,竟然不顾本公子的大事,将贪狼星放出,害本公子缺了一大臂膀。”

    张玉阶面色阴沉,眼睛中更有着难言的杀意。

    “你做的很好。”

    “知北县势力被掠夺,只是一个意外。”

    张玉阶嘴角上挑,露出洁白的牙齿,微笑着说道。

    “谢公子。是崇坚考虑不周,才被司徒刑的两个家奴钻了空子。”

    石崇坚见张玉阶并没有怪罪的意思,心中不由的长出了一口气,但是仍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些都是小事。”

    “在大势面前,不论司徒刑也好,其他人也好,都是微不足道的蝼蚁。”

    “没有人能够摆脱天命,也没有人能够逆转大势。”

    张玉阶看着挂在正中央的紫微星,脸上流露出虔诚之色,有些喃喃的说道。

    “天命才是至高无上的。”

    “就算乾帝盘也不过是统领山河之臣。”

    “天命让我做人王,那么我必定会是人王。不论是司徒刑,还是成郡王都是为王前驱的角色,终究都会被大势碾成粉尘。”

    石崇坚看着空中被一颗颗贼星环绕,形成群虎弑龙格局的星象,眼睛里也流露出振奋之色。

    “公子说的是!”

    “大乾朝廷还有三十年国祚,只要在过数年,天下必定大乱。”

    “公子上承天命,必定会大乾太祖一般,横扫天下,气吞八荒,成就一番伟业,不论是司徒刑,还是成郡王,在天命大势面前,都是螳臂当车。”

    张玉阶面色如常的站在那里,但是他的眼睛里却流露出满意之色,显然对石崇坚的话非常的认可。

    “这是北郡百年难有的盛世,不仅能够提升文运,说不得还能寻来几个人才,为我所用。”

    “这次的确是百年难遇的盛世。”

    “不论是寒门子弟,还是豪族子孙,都想在龙王面前展露头角,的确是人才汇聚。”

    “其中不乏上应天星之人。”

    “公子是紫微星转世,天生对他们有着克制和吸引。这是天命,也是大势所趋。没有人能够摆脱公子的掌控。”

    “只要遇到,必定能够获得他们的效忠,对公子未来的大业也是极好的。”

    石崇坚看着金斗中的星斗一个个竟然有汇聚之象,就在张玉阶决定参加盛宴的时候,悬挂在天空中央的紫微星竟然更加的明亮,有数颗星斗受到紫微星的影响,慢慢了有了臣服之象,石崇坚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欣喜之色。

    “天命所归!”

    “大势所趋!”

    “公子在盛宴上必定能够一鸣惊人,凝聚大势!”

    张玉阶虽然面色如常,但是眼角的笑纹已经出卖了他此时的心情。

    突然,石崇坚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因为他发现在有一颗星辰正在从无到有,慢慢的显现,而且受到这颗星辰的影响。

    数颗星辰竟然有脱离紫微星影响的趋势。

    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有星辰摆脱紫微星的影响?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