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司徒刑的身形好似猿猴一般灵活,好似后世的跑酷,不论是高达数丈的顽石,还是陡峭的悬崖,亦或者是长长的藤条,都变成了他的助力。

    嘭!

    司徒刑的脚踏在悬崖裸露的岩体上,身体陡然向上一窜,紧接着就是一个漂亮的翻滚,在下落的过程中抓住一个长长的藤条,巨大的惯性将他的身体抛飞,好似空中飞人一般。又好似人猿泰山。

    在重力,惯性已经他自身的力量作用下,司徒刑的速度出奇的快。

    随着他好似特技表演似的翻滚,跳跃,一个个建筑,一个个树木瞬间倒退,被他抛在身后。

    但是司徒刑没有任何的放松,因为由纯粹能量形成的风暴以常人难以理解的速度推进。

    高耸万年的高山,瞬间被风化,一片片岩石脱落,还没等岩石落到地面,就被撕裂的力量变成一块块碎屑。

    一株株生长百年的树木,在这股堪称恐怖的力量面前瞬间湮灭。

    一个个动物有些惊惧的嚎叫,向相反的方向逃跑,但是他们的速度实在是太缓慢了。或者说风暴推进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一头头灵兽被哀鸣着卷进风暴,好似砂砾一般分解,最终彻底的消失。

    “可怕!”

    司徒刑虽然没有头,但是对于星核爆炸的力量他是一清二楚,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恐惧,就连背后的肌肉也变得僵硬不少。

    “突进!”

    “只有脱离星辰爆炸的范围,才能够拥有一线生机。”

    “这么强大的能量,如果被卷入,就算自己已经成就了先天武者,也会好似大海上的小舟瞬间被撕成碎片。”

    “只有不停的前进才有一丝生机!”

    司徒刑的速度不减,反而在强大的气血推动下,速度陡然提升不少。

    轰!

    轰!

    轰!

    玉清道福地好似末日景象,大地开裂,无数的建筑倒塌,被道人们圈养的凡人在这种天灾面前,好似纸人一般的脆弱。

    他们有些恐惧的吼叫着,试图获得道人们的帮助。

    但是道人们现在是自身难保,那里会顾得了他们。

    轰!

    炽热的能量横推过后,只留下一片焦土,不论是城池,还是生灵都被气化,彻底的消失。

    人们看着爆发的火山,开裂的大地,推倒的城市,一脸绝望的跪倒在上,眼睛紧闭,等待灾难的降临。

    就在这时,空中陡然亮起一道神光。

    一个身穿赤色官袍,手拿玉笏,头戴官帽,身体上有无量白光射出的神灵突兀的出现玉清福地之中。

    汹涌的力量竟然在他神光的镇压下变得柔和不少。

    “吾乃北郡城隍,只要尔等皈依,本尊必定庇佑尔等平安!”

    一身官袍的城隍看着肆虐的能量,还有孤苦无依,闭目等死的百姓,声音好似雷霆一般。

    “该死!”

    “祖师还没有陨落呢。你竟然敢来掠夺信徒!”

    大长老脚踏在一艘孤舟之上,在孤舟的陆棚之上挂着一盏昏黄的油灯,就是因为这盏油灯的关系。小舟竟然能够在汹涌的风暴中穿行。

    一个个有潜力的弟子被搭救上小舟。

    其他长老虽然法器形态各异,但是做的事情却出奇的一致,那就是搭救有潜力的年轻弟子。毕竟这些人才是宗门的精华。

    就算今日宗门遭受大难,但是只要宗门精英弟子不失,总有一日能够重新恢复道统。

    当他们看到身穿官袍,手持玉笏的北郡城隍竟然光明正大的抢人之时,眼睛里不由的流露出愤慨之色。

    但是他们却不敢上前阻止,无他,实力差距太大。

    北郡城隍是朝廷敕封的大神,据说来历跟脚很深,有说他是前朝重臣,因为功勋被人王敕封,也有人说他是先天之神,因为灵验被百姓供奉。还有人说,他是当朝的儒生,因为领悟了大义微言,死后封神,说什么的都有。但是有一点是不容置疑的,那就是在大乾之前就有香火祭祀,是一方大神。后来从龙之战中立下大功,被大乾太祖敕封为北郡城隍。

    最关键是北郡城隍神力广大,不在地仙祖师玉清道人之下。

    故而,不论他们心中如何愤慨,都不敢上前阻拦。

    “我等愿意皈依城隍!”

    在死亡面前,信仰出奇的脆弱,一个身穿儒服的中年人没有任何犹豫的跪倒在城隍面前,叩头说道。

    “贼子!”

    脚踏在孤舟之上的大长老见有人投敌,眼睛不由的圆睁,怒声骂道。

    “真是喂不熟的白眼狼。”

    “祖师还没有蒙难,就敢如此,真是该杀!”

    其他道士也是一脸的愤慨,恨不得将那个中年儒生碎尸万段。但是慑于城隍的威势,只敢怒声咒骂,却不敢上前。

    北郡城隍也不搭理,脸上流露出一丝和色,轻轻一点,只见一道流光落下。那个儒生的身形瞬间消失。

    有了第一个人带头,越来越多的人跪倒,皈依在城隍座下,北郡城隍也来者不拒,轻点手指,将他们接引到自己的神国之中。

    “加入造化道,当受庇佑!”

    其他窥探之人,见北郡城隍得手,再也顾不得和玉清祖师的交情,一个巨大的葫芦横空,巨大的风暴竟然在葫芦的青光中变得温顺。

    一个个道人踏在青色好似碧玉的葫芦之上,眼睛垂涎的看着下面一个个恐惧的年轻道人。

    能够被允许进入祖师福地的年轻道人必定资质超群,是宗门的新鲜血液,也是中坚力量。

    和北郡城隍需要信仰不同,宗门更加看重人才。

    “只要你们愿意加入造化道,必定会得到救赎!”

    踏在扁舟之上,看着大袖翩翩的造化道修士,还有下方数十个面色仓皇,不知如何抉择的青年道人,大长老的面色陡然变得赤红,就连眼睛中也流露出冰冷之色。

    “可恶的造化道,这是要斩断玉清道的命脉。”

    北郡城隍抬头,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造化道的碧玉葫芦,显然,对于造化道的所作所为,他也感到有些诧异。

    抢夺其他宗门的种子,这是赶尽杀绝,必定不死不休。造化道究竟有什么样的底气,竟然敢如此对待玉清道。

    要知这些,玉清道人可是生死未知。如果玉清道人没有陨落,岂能和造化道干休。

    “可恨!”

    “造化道这笔账老道记住了。等祖师脱困,我等必定要杀到造化道福地。”

    大长老踏在扁舟之上,在狂暴的浪潮中不停的沉浮,眼睛冰冷的看着那个体型巨大,散发着青光的碧玉葫芦,眼睛中有着说不出的愤慨。

    “我愿意皈依!”

    一个中年道士满脸苍白,眼睛中透露着恐惧,看着越来越近的风暴,连滚带爬的滚到造化葫芦下方,大声喊道。

    “诺!”

    “大善!”

    “识时务者为俊杰!”

    站在青玉葫芦上的老道看着年岁有些偏大的道人,眼睛闪过一丝不喜。这种人大多没有多少潜力可以挖掘,而且对宗门也没有多少忠诚度可言。

    但是出于千金买马骨,道人还不得不将他拯救。

    不过他的心中已经暗暗下了决定,等返灵州造化道,定然要将这个道人打发到外门。

    好在,在他的带领下又有数人背弃了玉清道,加入了造化道。

    看的大长老眼睛不停的收缩,牙根更是被咬的嘎嘎作响。手背上的青筋更是一根根的突出。

    “叛徒!”

    当他看到其中有一人还是他的弟子时,这种情绪再也控制不住。怒声大喊:

    “叛徒!”

    “尔等竟然敢背弃道统!”

    “竟然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老道诅咒你们!”

    背弃了自己信仰的人都愧疚的低下了他,他们的确是叛徒,而且还是懦夫。在生与死,现实和信仰的考验中,他们当了逃兵。

    故而听到大长老愤怒的吼声,他们都下意识的低下了头颅,一脸的赤红和愧疚。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道人都是软骨头,还有十多个道人坚决不投降,他们坚定端坐在那里,口里读诵着道德文章,一脸的大义炳然视死如归。

    脚踏在青玉葫芦上的道人看着那些青年道人视死如归的表情,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欣赏和可惜。

    欣赏,是因为他们的气节。

    可惜,是因为他们即将付出生命的代价。

    “可惜了!”

    造化道的碧玉葫芦慢慢的飞起,没有了法器的镇压,汹涌的能量好似海啸一般席卷。

    “长老,救救他们吧!”

    “他们可是宗门的未来啊!”

    站在扁舟之上的道者看着汹涌的能量好似海啸一般席卷,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担忧之色,有些哀求的说道。

    “是啊,大长老!”

    “这样的气节弟子才是宗门的未来。”

    踏在扁舟之上,须发洁白的大长老看着几个闭目等死,一脸泰然的弟子,还有汹涌狂暴好似海啸的能量风暴,他的眼睛里流露出了犹豫之色。

    过了半晌,他才有些心痛,又有些可惜的说道。

    “非是老道不愿!”

    “而是不能,这一页扁舟,只能容纳如此多的人。”

    “哎!”

    “这一次真是宗门前所未有的大劫。”

    一个个弟子如同雷击,面色怔怔的站在那里,突然其中一个弟子脸上流露出决然之色。

    “长老,弟子先行去了,希望能够将列位师兄救上船。”

    “你!”

    大长老看着面色决然的弟子,面色不由的微微一变。还没等他说完,那个弟子脸上流露出一丝惨然之后,竟然直挺挺的跳下扁舟,用孱弱的身躯去直面汹涌的风暴。

    轰!

    巨大的浪头拍来,那个弟子根本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就被汹涌的能量湮灭。

    尸骨无存!

    形神皆灭!

    “弟子资质鲁钝,只会给宗门造成负担!”

    “弟子去也!”

    又一个弟子跳下扁舟,牺牲自己。

    “宗门的希望在于天才弟子。”

    “弟子资质不堪重任,希望宗门光复!”

    在这两个弟子的带领鼓动下,又有数个弟子跳下扁舟。

    “你们这是干什么!”

    “不要再跳了!”

    “你们都是宗门的未来,道门的种子。”

    “不能再做无谓的牺牲了。”

    大长老面色铁青,眼中流露出感动之色,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站在下方的弟子,看着扁舟之上诸位弟子的牺牲,眼睛里也流露出感动之色。

    “上来吧!”

    那几个面色苍白,但是却神色怡然不惧的弟子在最后的时刻被接引上了扁舟,也摆脱了一个死劫。

    轰!

    脆弱布满裂痕的玉清道结界再次被人冲破。

    这次出现的一架充满铁血气息的战车,一身戎装,全身有着炽热龙气升腾的成郡王暴力的掠夺,不论是士卒,还是粮食,灵米,或者是铠甲兵器,战车碾压过的地方,都会留下一片狼藉。

    “五帝龙拳!”

    一个硕大的拳头轰击在能量浪潮之上,汹涌不可挡的浪头竟然一滞。带着铁血的战车压过土地,留下深深的车辙。

    带走的却是无尽的资源!

    作为曾经的盟友,成郡王也参与掠夺了么?

    真是墙倒众人推。

    看着头戴面具,但却一身精纯龙气,并且催动五帝龙拳的铁血战士,心中不由的想到了镇守北郡的成郡王。

    这位郡王曾经是他们在北郡被坚固的盟友。

    实在是没有想到,祖师出现问题,这位盟友不仅没有协力,并且参与了掠夺。

    有了宗门的这些资源,只要在给成郡王一些时间,想来不难炼出一只强兵。

    司徒刑在不停的逃跑,但是他也是在不停的掠夺,遮天魔手不停的伸出,不论金银,籍,还是灵米之物,都被他毫不客气的收入囊中。

    也许是挟着刚击败地仙祖师玉清道人之威,不论是北郡城隍,还是灵州造化道,或者是铁血的成郡王,他们竟然出奇的默契。

    不仅没有找司徒刑的麻烦,反而非常的克制。每个人占据玉清道的一方,肆意的搜刮玉清道的数百年积累。

    瓜分!

    虽然没有言语交流,但是四个人竟然非常默契的结成了同盟,共同瓜分玉清道。

    “祖师,你究竟在哪里?”

    “这些强盗竟然在瓜分玉清道的数百年基业!”

    大长老看着好似强盗一般的四人,心中虽然恼怒,但是却不敢上前,只能好似丧家之犬一般不停的向福地外逃窜。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