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斩!”

    司徒刑的声音好似携带着煌煌天威。

    斩仙飞刀更是快到了极致。

    众人只感觉眼前闪过一道白光,斩仙飞刀震颤着不停的发出鸣叫,好似有着说不出的欢喜。

    一滴有些金黄色的血液被他饱饮。

    不知是不是错觉,斩仙飞刀的刀锋好似变得更加锋利了不少。

    “斩仙!”

    “斩仙!”

    “今日虽然斩的只是一尊地仙,但是我坚信,有一日你必定能够饱饮天仙之血。”

    司徒刑眼神幽幽看着空中的飞刀,有些感慨的说道。

    仿佛是感受了司徒刑的情绪,斩仙飞刀不由欢快的鸣叫起来,仿佛是对司徒刑话语的应。

    “这怎么可能?”

    大长老等人探出脑袋看着眼前的一切,眼睛不停的收缩,满脸的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

    “宗主可是地仙,更在自己的福地之中,获得福地的加成,就算武道宗师在此也要饮恨。怎么可能就败在一个先天武者手里?”

    “这不可能!”

    “定然是幻觉!”

    大长老有些难以置信的闭上眼睛,过了半晌他的眼睛这才慢慢的睁开。但是司徒刑还是一脸风轻云淡的站在那里。而他们心中的神,无敌的地仙玉清道人则有些颓废的跪倒在地上。

    一丝丝金黄色的血液从伤口处流出,一条枯瘦但是却隐隐有着玉色的手臂掉落在地上。

    司徒刑刚才的一刀虽然没有斩杀玉清道人。但是却斩落了他的一只手臂。

    玉清道人也是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断裂的手臂,以及不停滴落鲜血的伤口。

    “这怎么可能?”

    “老道可是地仙福地高手,更有一个福地作为供养,就算宗师到此也得饮恨,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被人斩落手臂。”

    “这怎么可能?”

    仿佛是感受到了玉清道人心中的愤怒,一座座火山喷涌,赤红是岩浆伴随着黑色的火山灰飞溅的到处都是。

    大片的良田被摧毁,岩浆流淌到河流之中,大量的水被瞬间升腾成白气,消失于无形。大片的火山灰落下,把村庄点燃,无数的居民仓皇的逃窜出来,一脸恐惧的看着空中。

    平日高高在上的道士也再也没有以前的从容,他们的脸上都流露出恐惧之色,祖师发怒了。

    只有祖师发怒,福地中才会出现如此重大的自然灾害。

    究竟是谁?

    竟然如此大胆,竟然敢冒犯祖师的天威。

    不客气的说,地仙祖师在福地之中就是天,就是地,是万物的主宰。

    如果他不高兴,天地都会颤抖,日月也会无光。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祖师的怒火比以往都要猛烈,或者是其中还夹杂一丝常人难以理解的恐惧。

    天空陡然变得黑暗,充当日月的法器赤火珠和银盘隐藏在乌云之中。一道道雷霆好似阴神一般劈落。

    一个个百姓跪倒在地,不停的向道宫方向磕头,希望能够减轻地仙祖师的怒火。但是他们的一切注定都是徒劳的。

    因为司徒刑根本没有打算放过玉清老道。

    “斩!”

    司徒刑手指轻点,斩仙飞刀祭出。在空中留下一个摇曳的尾巴。

    玉清道人有些狼狈的躲闪着,他四周的石柱,高台,还有巨大的炉鼎都遭受了无妄之灾。

    嘭!

    石柱被斩仙飞刀切成两段,巨大的石柱断体倒塌,砸毁了旁边的雕塑。

    嘭!

    高台被斩仙飞刀斩成两段,露出一个黑漆漆,深不可底的豁口。

    嘭!

    仅存的丹炉,被直接削成两半,赤色的地心之火好似岩浆一般在地上流淌,本就破败不堪的大殿,彻底的被火焰所吞噬。

    “该死!”

    “真是该死!”

    玉清老道的身形被火光从黑暗中照出,他脸上充满了愤怒绝望,以及说不出的恐惧。

    “这把飞刀真是诡异,非金非玉,但是却出奇的锋利,而且不论老道如何藏身,都躲不开飞刀的诛杀。”

    “这飞刀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法家的法刀老道以前也曾经见过,也没有这么强大的威力!”

    司徒刑脸色肃穆,但是当他看到不停轻鸣的斩仙飞刀,眼睛里不由的闪过一丝暖色。

    飞刀上长着三对翅膀,眼睛中有神光射出,最善于斩杀。就连仙人被他盯上,也难逃。故而得名斩仙飞刀!

    这把飞刀的形状虽然怪异,但是却承载了司徒刑对上一个世界的思念。

    斩仙飞刀!

    封神演义中陆压道人的神器,虽然出场不多,但是却给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甚至连最后的妖后苏妲己都是死在这把飞刀之下。

    “这是斩仙飞刀!”

    “专斩仙人!”

    司徒刑满脸肃穆,一字一顿的说道。仿佛是得到了司徒刑的正名,斩仙飞刀翅膀扇动的频率越发的快,而且刀身传来一阵说不出的欣喜。

    “斩仙飞刀!”

    玉清道人脸色不由的大变,心中更是升起一种恐惧,但是更多的却是愤怒。

    “好一个斩仙飞刀!”

    “好一个气吞天下的口气。”

    “就算始皇在世,也不敢如此狂妄!”

    “老道成道还在大乾太祖之前,至今修行三百载,早就成就地仙,今日就看你如何斩我!”

    司徒刑面色肃穆,好似进行某种庄严的祭祀,只见他对着空中的飞刀拜了三拜,声音庄严而且肃穆的说道:

    “请宝贝转身!”

    他这句话仿佛有特殊的意义,斩仙飞刀颤动的更加厉害,庚金之气四射,残破不堪的大殿顿时变得满目疮痍。

    几个藏在远处的道士更是被洞穿身躯,变成冰冷的死尸,鲜血流了一地。

    “星辰术,爆!”

    感受着刀锋上的彻骨寒意,还有心中的毛骨悚然,玉清老道有些不甘心的喊道。

    只见空中陡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星辰,星辰太过巨大,以至于众人隐隐能够看到星辰表面的天坑,已经凸起的环形山丘,但是,就这么一个巨大的星辰竟然在玉清老道的催动下发生了崩溃爆炸。

    “不!”

    “不要!”

    看着表面震动,环形山丘不停的倒塌,天坑中出现一道道巨大裂痕,岩浆,地火升腾,本来有些灰暗的星球表面变成了赤红色。

    大长老的脸上流露出惊惧之色,恐惧的倒退电射,好似后面有豺狼虎豹一般。

    其他的长老面色也强不到哪里去,一个个仓皇不堪,逃命似的电射而去。

    “好强大的力量!”

    “星球爆炸的力量会将方圆百里炸成粉末!”

    “怪不得这些长老好似见鬼一般逃窜。”

    看着汹涌的力量在不停的凝聚,司徒刑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