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金丹,真的是金丹!”

    看着好似龙眼一般大小,射出璀璨光芒的金丹,其他的长老也都兴奋的喊了起来。

    “两颗!”

    “有两颗金丹!”

    “发达了!”

    有心急的长老伸出了自己有些干枯的手掌,想要将金丹捞出。其他长老被抢了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

    “这个老东西,一把年纪了,还是和年轻时一样冲动。”

    “就是!”

    “多少年了,性子还是不改。”

    “师傅当年在世时,五师兄因为这个原因没少挨罚!”

    “谁说不是!”

    “你们还记得二百年前,五师兄因为心急,生吞刚出炉丹丸被烫伤喉咙的事情么?”

    “哪能不记得!”

    众人看着一脸猴急的五长老,有些打趣的说道。

    “五长老这次不要在生吞了,小心被烫到!”

    其他人仿佛忆起过去的趣事,脸上无不流露出莞尔或者是好笑之色。但是他们脸上的笑容很快就凝固了。

    因为一只带着火焰的大手陡然从丹炉内探出。

    嘭!

    五长老只感觉一股巨力传来,他的身体好似被重型卡车撞到一样,瞬间被击飞。

    “这怎么可能?”

    身体有些枯瘦的五长老陡然被巨力撞飞,感受着全身骨骼一寸寸的断裂,他的眼睛中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这怎么可能?

    那个家伙怎么可能还没有死?

    我的金丹呢?

    嘭!

    五长老有些瘦弱身躯重重的撞在石柱之上。他的身体仿佛一张水墨画挂在石柱上半晌之后才慢慢的滑落,一丝丝鲜红的血,还白色的骨骼碎片染红了石柱显得格外的刺目。

    “这怎么可能!”

    围绕在四周的长老,下意识的看看身体好像布娃娃一般全身破碎,鲜红横流,明显没有了生命迹象的五长老,他们的脸上也都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这怎么可能呢?”

    “怎么可能有人在这么炽热的环境中生存下来,并且一拳打死了五长老?”

    “难道眼前的一切都是错觉?”

    还没有等他们做出理智的判断。司徒刑的拳头好似雨点一般落下。

    嘭!

    嘭!

    嘭!

    几个躲避不及的长老被重拳击中胸膛或者是脑袋等要害之地,身体瞬间被巨大的力量抛飞,鲜血还有内脏的碎片洒落了一地。

    “恐怖!”

    剩下的长老好似鸟兽一般四散,或者远离,或者躲避在石柱等掩体之后,这才没有被司徒刑全部击杀。

    可就是如此,玉清道这次也是损失惨重,竟然有四个长老被司徒刑暴力击杀。全身骨骼内脏破碎,眼睛中早就没有了生命的痕迹,就算有大药那种奇珍也无力天。

    “束缚术!”

    “火球术!”

    “冰霜术!”

    “岩石术!”

    一个个术法好似暴雨一般砸落。

    巨大坚固无比的丹炉在这好似狂风骤雨一般的术法面前也好似纸张一般脆弱。

    嘭!

    在众人震惊的眼神中,巨大的丹炉陡然崩裂爆炸,一丝丝火焰好似流星一般飞溅。不论是大殿还是垂下的流苏都被点燃。

    炽热的火光照亮了空间,也唤醒众人心中的理智。

    “丹炉!”

    “五阶丹炉被击碎了!”

    鬼仙大圆满长老有些吃惊的看着破碎的丹炉,他们的眼睛不停的收缩,脸上都流露出吃惊,难以置信之色。

    这怎么可能?

    五阶丹炉怎么可能如同纸张一般脆弱。

    五阶丹炉怎么可能被区区的几个术法所击碎?

    那可是五阶丹炉,玉清道的重器,怎么可能破碎?

    不光他们在疑惑,就连玉清道人的脸上流露出一丝迷茫,这怎么可能呢?

    五阶丹炉就算宗师也一时不能将他击碎。

    这几个长老不过是鬼仙大圆满,怎么可能有能力将它击碎?

    怪异!

    实在是怪异!

    嘭!

    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眼神中有些平破败的丹炉再次发生爆炸,赤红的火焰好似雨点到处乱飞,剩下的几个长老有些狼狈的躲避。生恐被地心之火点燃。

    就是这样,还有一个长老躲避不及,全身的衣物被瞬间点燃。不论他如何拍打,那个火焰都好似附骨之疽。

    不过须臾,就将他燃烧成灰烬。惨叫之声不绝于耳,听的玉清道人不由的蹙眉,心中更有一种兔死狐悲之感。

    见地心之火如此的凶猛,其他人那里还敢靠近。都下意识的避开火焰燃烧的地方,更加没有人胆敢上前。

    “你竟然还没有死!”

    玉清老道看着眼前全身被烈火包裹,头戴面具,好似火人的司徒刑,眼睛不由的收缩,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

    “看来你真是得了一个了不起的传承!”

    突然,他好似想到了什么,脸上竟然升起一丝难得的温和,有些诱惑的说道:

    “但是,这个传承是玉清道的,也只能是玉清道的。”

    “只要你交出这个传承,老道就放你离开,决不食言!”

    “甚至只要你愿意,老道还可以敕封你为副掌教,等老道羽化之后,你就是新任的掌门。”

    司徒刑静静的站在那里,感受着全身汹涌的力量,嘴巴不由轻轻的上翘,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

    “呵呵!”

    “鹿死谁手,尚未可知。道人何必轻言诓骗于我?”

    玉清老道看着司徒刑嘴角的不屑,还有眼睛中的轻蔑,脸色陡然大变,眼睛中流露出羞恼之色。

    “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么就不要怪老道无情。”

    “只要将你制伏,老道有的是办法获得传承。”

    玉清道人看着倒地不停吐血的长老,还有一身炽热,眼露金光,满脸不屑的司徒刑。他的眼睛里陡然升起一团刺骨的冰寒。

    玉清道遭受百年以来前所未有的重创,玉清道人心中对司徒刑的杀意越发的猛烈、

    “呵呵!”

    司徒刑全身骨骼发出声声脆响,他的身体竟然陡然拔高一节,全身肌肉也隆起,金黄色象征新生的血液在他粗壮的血管内发出巨大的咆哮。周身的气势更是陡然提升,在他气场的压迫之下,就连四周的火焰都是一滞。

    “孽障!”

    感受着司徒刑全身气势的提升,玉清道人的眼睛不由自主的收缩,心中也是有些惴惴。

    “杀!”

    司徒刑不管玉清道人的想法,木屐重重的踏在地上,巨大的力量让整个大殿都为之摇晃。一条条黑色的裂痕崩开,吞噬着四周的一切。

    轰!

    他的拳头好似重炮一般轰鸣,就连空气都被他打爆,在空中形成一条长长的真空。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