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几个长老隐晦的交换了一下眼神,十分默契的后退站在四周,成扇形隐隐将大殿围住,封死大殿的门窗并贴上符咒。在符咒的作用下,整个大殿顿时固若金汤。

    看的众人不由暗暗的点头。

    还是这几位长老想的周全,这样金丹出炉之后,就不可能逃逸出去。

    突然,那几个长老在封死门窗之后,竟然抽出随身的兵器,一脸的狰狞,眼睛中更有嗜血之色。

    “你们几个要做什么?”

    其中一个年岁最轻的长老下意识的问道。

    “你们胆敢反叛宗门不成?”

    那几个长老有些古怪的看了年轻长老一眼,但是脸上煞气丝毫不减。不过他们的眼睛却落在几个年轻的道人身上。

    “神兵出炉需要用鲜血祭祀!”

    “金丹出炉也是如此。宗门的灵兽本来就是用来祭祀的。但是这炉金丹等阶太高,普通的灵兽之血根本没有办法祭炉。”

    “唯有牺牲你们了!”

    几个年轻的道士看看被封死的门户,还有面目狰狞的长老,脸色顿时变得苍白,眼睛里也带上了绝望恐惧之色。

    按照宗门记载,每有大丹出炉,必定要用活人鲜血进行祭丹!

    看着成扇状包围的几个长老,他们那里还会能想不明白。

    “祖师饶命!”

    “祖师饶命!”

    其中有机灵的,急忙跪倒在地上,不停的对着玉清道人叩首,希望他能大发慈悲。

    但是不论玉清道人还是其他长老竟然对此好似未见。

    仿佛他们的全部心神都放在丹炉还有即将出炉的金丹之上。

    “师傅,救我!”

    “师傅,救我!”

    唇红齿白的小道童一脸惊慌,连滚带爬的抱着一个面色发赤的长老的身边,死死的抱着他的大腿,声音悲怆哀求道。

    “痴儿!”

    “痴儿!”

    面色发赤的长老微微垂头,看着面色苍白,一脸恐怖的小道童,用枯燥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小道童的脑袋,脸上升起一丝慈祥的笑容。

    小道童见师傅的笑容,全身顿时放松,有些享受的闭上眼睛,两人仿若爷孙。

    “几位师叔是和你开玩笑的。”

    “乖,不要害怕。”

    “师傅怎么可能舍得让你去祭炉呢?”

    小道童全身的肌肉更加的放松,眼睛微眯的依靠在长老的大腿上,一脸的平静。

    “真的么?”

    “当然!”

    面色发赤的长老声音轻柔,一脸的和善,就连脸上的皱纹都舒展不少。突然,他的眼睛陡然闪过一丝厉色。

    两只大手仿佛虎钳一般死死的抓住道童的头颅并且使劲的一扭。

    咔嚓!

    小道童的头颅骨骼断裂,好似缺少某种支撑,瞬间垂了下来。

    “这!”

    年轻道士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他们没有想到素来和善的长老竟然出手如此的狠辣,就连他平素最喜欢的童子,也可以毫不犹豫的杀死。

    “你们是为宗门牺牲的,宗门不会忘记你们的。”

    玉清道人看着脑袋耷拉,全身变得僵硬,脸上挂着难以置信神色的童子幽幽的叹息了一声,其他长老却面色不变,仿佛对这种事情早就司空见惯。

    就算有心慈的,眼睛中流露出一丝不忍,但是想到即将出炉的金丹,以及未来的道途。他们的脸色也陡然变得冷酷起来。

    “这!”

    “我们不想死!”

    看着几位长老眼睛里的狰狞,几个年轻道对视一眼,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不祥。身体不由的后退,想要趁机逃跑。

    玉清道人好似根本未觉,他的眼睛微闭,耳朵更是微微颤动,脸上流露出倾听之色。

    “祭祀!”

    “开炉!”

    玉清道人又倾听了一会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动静。正如刚才宗老所说,如此高温,别说武师境,就算是宗师也会被烧成飞灰。

    他实在不相信司徒刑竟然能够存活下来。

    “诺!”

    “诺!”

    “诺!”

    众多长老快速的交换了一下眼神,彼此十分有默契的分工。手指交错,好似蝴蝶一般飞舞,打出一个又一个复杂玄奥的手印,一道道青色的光柱落在丹炉之上。

    好似是触动了某个机关,又好似激活了某种力量。

    丹炉好似喝醉了酒一般,摇摇晃晃起来。

    一丝丝更加浓郁的金光从丹炉的缝隙中射出,将整个大殿都染成了金色。炽热充满药香的白气冲出,让整个大殿都变得烟雾缭绕,身穿道袍的长老好似仙人。

    金丹!

    金丹!

    金丹

    看着夺目的金光,不论是玉清道人还是十大长老,眼睛中流露出迷醉之色。

    “有了这批金丹,宗门的实力必定大增!”

    “有了这个金丹,必定能够返老还童,踏足地仙!”

    “有这枚金丹,必定能一扫沉珂,重新焕发活力!”

    玉清道人和众多长老心中所想不同,但是心中的欢喜溢于言表,就连素来以冷面著称的几位长老脸色都变得赤红,一脸的兴奋。

    “一粒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

    但是,丹炉并没有和大家预期的那样打开,而是摇晃的速度越来越慢。

    “丹炉内的金丹等阶太高,必须祭炉!”

    玉清道人看着慢慢沉寂的丹炉,不仅没有担忧反而一脸的兴奋。

    “定然是高阶金丹!”

    “否则不会出现如此强的异象!”

    身穿道袍,须发洁白的长老贪婪的吮吸着药气,脸庞酡红,好似喝醉一般,脸上更流露出迷醉之色。

    几个小道士见祖师和长老们面色都带有迷醉,而且眼睛都被丹炉所吸引,心中不由升起一丝希望,他们顾不得实力的差距,好似疯癫一样向殿门冲去。

    希望能够冲出大殿,从而获得一线生机。

    但是守在那里的长老岂会让他们如意?

    他们虽然心神被金丹所摄,而且吸入了大量的药气,面色酡红,好似喝醉。

    但是实力的差距好似天堑,这些年轻道士虽然也成就了阴神,在常人眼中也是活神仙的存在。但是和修行数百年的长老相比,他们还是太过稚嫩。

    而且他们的法术也都是宗门所传授。在长老面前使用,不亚于关公门前耍大刀。

    “火球术!”

    “疾风术!”

    两个年轻道士交换了一下眼神,一个射出一团火焰,另一个配合狂风。火借风势,越发的凶猛。

    如是常人,必定手足无措,但是可惜,他们面对的不是常人,而是宗门内的长老。

    “束缚术!”

    “诅咒术!”

    两道青色的能量后发而先至。

    两个年轻道士还没做出动作,就被后发而先至的法术轰中。

    束缚术发作,他们的身体陡然一僵,好似僵尸一般硬邦邦的摔倒在地上。诅咒术更是恶毒,他们身上的肌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腐烂。

    不过须臾,两个年岁尚轻,肌肉丰盈的道士竟然变成了两具形态丑陋的干尸。

    “哼!”

    “些许小事都敢推三阻四!”

    “真是不当人子!”

    看着全身僵硬,已经没了呼吸的道士,守在门口的长老好似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弹了弹手指,眼睛中闪出一丝厌恶,脸上更流露出不悦的神色,有些恨恨的说道。

    “哼,不当人子!”

    “为了祖师的大业,就算些许牺牲也是值得的,竟然还敢逃跑。”

    “其心可诛!”

    “明日定然要将他们的亲眷诛杀!”

    旁边的长老有些恨恨的踢了年轻道士僵硬的尸体一脚,有些愤慨的说道。

    “对!”

    “夷灭他们的九族!”

    “男的全部杀死,女的充当军妓。”

    “真是无法无天,忤逆犯上。”

    “能够祭炉,是尔等荣幸,竟然胆敢逃跑,真是该死!”

    其他长老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脸上多少都浮现出一丝怒色,就连玉清道人的脸上也流露出一丝不渝。

    “诸位大事要紧,些许小事,让下面人处理就是!”

    “诺!”

    “诺!”

    几位长老也知道轻重,不再抱怨。将两具尸体倒提,炽热的鲜血被取出,均匀的抹在丹炉之上。

    那口青铜丹炉上的花纹竟然好似活了过来,不停的游走,一丝丝鲜血渗入青铜的丹炉外壁,丹炉上的缝隙越来越大,丹药的香气也越发的浓郁。

    玉清道人和十大长老的脸上都流露出狂喜之色,眼睛也越来越亮。

    “开炉!”

    玉清道人声音清越的说道。

    十大长老交换了一下眼神,只见他们手指灵活的跳动,结成一个个复杂的手印。

    一道道光芒从他们的手掌中飞出,巨大沉重好似万斤的鼎盖慢慢的移动起来,刺目的金光顿时冲了出来。

    好在大殿之中早就贴好符咒,这才没有和刚才一般直接冲破结界,散发到外界。

    玉清道人看着缓缓打开的炉盖,刺目的金光将大殿里的一切都染成了金色,闻着越来越香的药气,他的眼睛不由的流露惊喜兴奋之色。

    其他长老也是如此,因为太过兴奋,每一个人都面色酡红,好似喝醉了一般。垫着脚尖,伸着脖子,眼睛直勾勾好似钩子一眼看着丹炉内部。

    大长老别看年岁最大,但是速度却出奇的快,一骑绝尘,瞬间就将他其他人甩在身后。

    他枯瘦的身体好似猴子一般挂在高大的丹炉之上,顾不得余火未消,热气逼人,将整个头颅都探进丹炉。

    但是,丹炉内部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金丹浮空。

    只有黑色的灰烬,还有没有熄灭的火焰,以及升腾起来的飞灰。

    “这怎么可能?”

    “一定是我眼老昏花!”

    “怎么可能没有金丹?”

    大长老有些难以置信的闭上眼睛,过了须臾他才重新睁开双眼。但是丹炉之中的确没有任何丹丸,只有黑色的灰烬,还有赤色的余火。

    “这怎么可能?”

    大长老面色僵硬,一脸的古怪。

    其他长老也陆续趴在丹炉之上,他们的反应和大长老如出一辙,先是闭上双眼,使劲的摇晃,让自己清醒一些。

    但是他们注定要失望了,因为丹炉内部除了赤红色的火焰以及黑色的灰炭之外,竟然再无他物。

    更没有他们苦苦寻找的金丹。

    几个长老面色大变,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黑色的灰烬,如丧考批,失魂落魄。

    “这怎么可能?”

    “刚才明明有金光冲霄!”

    “里面怎么可能没有金丹?”

    “难道是被大长老私藏了?”

    想到这里,几人都用狐疑的神色偷瞄大长老。更有人暗暗掐了法印,调动全身的法力。

    “怎么事?”

    玉清道人见众人面色有异常,急忙上前。其他几位长老十分知趣的给地仙玉清道人让出一个位置。

    “金丹呢?”

    “怎么可能没有金丹?”

    “刚才金光冲霄,药香扑鼻,这些都是金丹大成的异象。”

    “丹炉内部怎么可能没有金丹?”

    玉清道人看着空无一物的丹炉,眼睛中也流露一丝茫然。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封印的殿门和窗户。

    封印完整,根本没有破损的痕迹。

    “金丹超过五阶就会诞生灵智,这颗金丹定然还在大殿之内。”

    突然,玉清道人仿佛想到了某种可能,脸色上陡然升起一丝潮红,有些兴奋的说道。

    “诞生灵智的五阶金丹!”

    众多长老的脸色也不由的一怔,然后全身陡然哆嗦起来,有些兴奋的吼道。

    和籍,神兵一样,丹药只要超过五阶,就会诞生灵智。不仅可以进入药界自我修行,而且具有种种天赋神通。

    这枚金丹诡异失踪,必定是运用了天赋神通藏在大殿某处。

    好在大殿都被符咒封印,根本不担心金丹逃逸。

    “五阶诞生灵智的丹药!”

    “别说我等,就算地仙祖师吃了,也能提升不少。甚至有可能破开天门,成就洞天!”

    几个长老交换了一下眼神,想到了某种可能,脸上的兴奋之色顿时锐减。

    如果真是超过五阶的金丹,恐怕玉清道人必定不会赐予旁人。

    如其这样,还不如一枚四阶金丹来的实惠。

    就在众人心思各异的时候。

    黑漆漆的丹炉底部陡然射出两道金光。

    “金丹”

    一个长老正好被金光照射到,他有些兴奋的大声吼道。

    “有两枚龙眼大小的金丹!”

    新的一个月,月票都要投给老王啊!

    还有很多在其他书包网.bookbao2站的朋友,如果有条件,还请支持正版阅读。

    是首发书包网.bookbao2站,创世,城等也有连载。

    还请到正版书包网.bookbao2站阅读,谢谢大家!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