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故而吴起对这样的要求并不感觉诧异,司徒刑的这个奴仆看似憨厚,实则精明。当他的手即将伸入怀中的瞬间,他的脸色不由的一僵,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不由自嘲的笑了笑。

    “名帖出来的着急,没有携带。但是你将此物交给司徒镇国。他自然就会明白我的身份。”

    鲍牙有些惊异的看着吴起手中的梅花,眼睛不停的收缩,他竟然没有看到吴起是如何出手,快,实在是太快了。

    定然是先天之上的高手,否则不会有如此卓绝的身手。

    “请先生稍等!”

    鲍牙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满脸微笑接过转身。

    吴起看着鲍牙那看起来微胖的身躯,眼神不由的浮动了一下,这个下人不简单。

    鲍牙拿着鲜艳欲滴好似活物的梅花,慢慢的穿过亭台楼阁,转过几个曲折的小径,来到竹海深处。

    司徒刑正端坐在桌之后,目光炯炯的看着翰林手札。自从接受了半圣的念头之后,他不仅念头得到了锤炼,而且不论眼界还是见识都提升了不少。

    以前很多晦涩不懂的地方都瞬间迎刃而解。

    再头读这个手札,又有不少新的体悟,而且已经能够隐隐把握到手札的脉络。

    这位叫鱼玄机的翰林真是了不得,文章练达已经至于化境。对于圣道,此人隐隐已经有了几分体悟。

    看他的批注,有的地方已经有自成一家的趋势。

    如果不是早夭,此人必定能够自成一家,成为一代鸿儒,或者有可能登临圣位,成就圣人之尊。

    司徒刑闭上眼睛,忆鱼玄机批注的地方。慢慢的体悟其中的精髓。

    “人化物也者,灭天理而穷人欲者也。于是有悖逆诈伪之心,有淫泆作乱之事。”

    这里所谓“灭天理而穷人欲者”就是指泯灭天理而为所欲为者。

    真是精辟!

    如果人们的欲望少一些,这个世界将会更加的和谐。

    “大学所谓‘明明德’,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

    精辟!

    真是精辟!

    写这个手札的翰林了不得啊!

    将圣人的千言万语,总结成明天理,灭人欲。虽然写这个手札的时候,他的思想还没有完善,但是加以时日,必定会成为名垂青史,被后人所敬仰。

    但是,这并不表示,司徒刑完全认同鱼玄机的观点。

    他有他的道!

    司徒刑也有司徒刑的坚持。

    存天理,灭人欲固然能够让天下大同。

    但是仅凭教化,是绝对没有办法做到的。只有以法律约束,以刑法震慑,才能让天下人心头不生邪念。

    并非不生,而是不敢。

    人性本恶,怎么可能没有私心杂念呢?怎么可能只存天理,而没有人欲呢?

    在司徒刑看来,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期许,和儒家的大同社会一样,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

    这也是儒家和法家最大的区别。

    儒家重理想,法家重现实。

    但是鱼玄机很多观点,还是让他大有收获,多有受益。毕竟鱼玄机的高度是司徒刑没有办法比拟的。

    他对很多事物的理解,都让司徒刑有一种拨云见日之感。

    “老爷,有故友来访!”

    鲍牙见司徒刑在思索,没有立即上前打扰,过了半晌,见司徒刑眼睛微动,他这才轻轻的说道。

    司徒刑瞄了鲍牙手中的梅花一眼,眼睛里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容。但是他掩饰的很好,有些索然的说道:

    “我倒是谁,原来是知北县的故人。将他请到我的房,再送过一些茶水,这位吴大人最好口中之物。”

    “诺!”

    鲍牙见司徒刑说的随意,也没有多想,点头后退。

    “司徒先生,现在真是难见!”

    吴起见一身青衣的司徒刑,面容之间已经有了几分雍容,而且眼睛里还有着一种刚正,心头不由的大惊。但是嘴上却是打趣说道。

    “吴大人说笑了,知北县一别已经经月。在北郡见到大人,真是他乡遇故知,快哉!”

    司徒刑仿佛没有听到吴起的打趣,微微一笑,风轻云淡的说道。

    “本官在北郡没有朋友,隐隐算来司徒先生算是半个!”

    吴起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一脸真挚的说道。

    “吴大人为何面色还是如此难看?”

    “神都圣手对五劳七伤掌也没有办法?”

    司徒刑看着面色蜡黄,全身带有病气的吴起,眉头不由的微微皱起,有些疑惑的问道。

    “非是京中圣手没有办法,而是吴某不让他们治疗。”

    吴起感受着全身的病气,还有肺部的微微不适,不仅没有担忧,反而眼睛里流露一丝笑意。

    “吴某要时刻提醒自己,还有一个劲敌没有打败,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懈怠。”

    司徒刑看着眼睛中流露出认真之色的吴起,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敬佩。吴起能够成为三法司当代行走,固然有出身机遇的原因,但是更多的却是努力。

    通过病气来提醒磨练自己,从而让自己每时每刻都不懈怠。

    这样的意志,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武道之路,好似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吴起有些感慨的说道。

    “文路何尝不是如是!”

    司徒刑的眼睛里也流露唏嘘感慨之色,有些幽幽的说道。

    绣娘笑着打量了一眼二人,轻手轻脚的将茶托,茶杯等物放在案台之上,这才转身离去。

    司徒刑和吴起又打趣了几句,确定四周无人之后。

    司徒刑这才放下茶杯,有些疑惑的看着吴起,按照势指挥使的吩咐,法家之人轻易不会和他接头,以免引起儒家的怀疑。

    吴起今天贸然上门,的确让他有些疑惑。

    “本官在北郡只认识你一个,不来拜访下,反而会遭人怀疑。”

    吴起仿佛看出了司徒刑眼中的疑惑,将茶杯放下,笑着说道。

    “不过数月不见,你的确变了不少。你的表现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优秀,势指挥使大人对此非常满意。”

    “前几日总督霍斐然给乾帝盘上了一个奏折,里面夹了一份供词。成郡王和玉清道联系紧密,而且北郡之事和玉清道有直接关系。乾帝大为震怒,特命三法司严惩玉清道。”

    司徒刑面色不变的坐在那里,仿佛势指挥使嘉奖的并不是他。

    “但是现在宗门和大乾的关系非常微妙,双方都在克制,忽而轻易不能发生冲突。这也是玉清道一个成立不过数百年,只有一位地仙就胆敢如此放肆的原因。”

    “所以这次行动要我们自己组织人手秘密进行,而且表面上要和朝廷没有任何关系。”

    “不知有没有兴趣参加这次行动?”

    吴起看着面色淡然的司徒刑,不由暗暗的点头,不愧是被势指挥使看重的人。

    “我去参加?”

    “以什么身份?”

    司徒刑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惊讶之色,也有着一丝怀疑。

    “所有参加的人员都是易装,都是单线联系,除了我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所以你不用担心暴露身份。”

    “而且这次讨伐,三成收获留下归自己,七成收获必须给朝廷。”

    吴起知道司徒刑担心什么,笑着说道。

    司徒刑眼睛不由的一滞,几百年的宗门接受了百姓的供养,福地中的富庶不用言语,金银丝绸用之不尽,还有堆积如山的丹药,秘籍,灵米等外面难得一见的宝贝。

    只要打破福地,这些都可以随意取夺。好处自然不言而喻。

    但是风险也是不小。

    宗门不仅有地仙强者镇压,而且鬼仙,阴神高手无数,还有单独培养的剑客,刀客。一个不慎就有死亡的危险。

    “我等这样打入宗门,岂不是如强盗无异?”

    司徒刑脸色有些发僵,眼睛中流露出一丝犹豫之色。

    “哼!”

    “我等奉的是王命,讨伐忤逆之徒。怎么会和盗贼无异?”

    吴起面色有些难看,声音闷闷的说道。

    “朝廷为了避免过分的刺激宗门,也是为了避免得他们做出什么过激之事。我等才要改装易容,并且不能用朝廷的旗号,更不能动用大义。”

    “否则不过是一个几百年的宗门,只要陛下一道手谕,就能封了他的山门,岂容他如此放肆?”

    “玉清道有一尊地仙镇压,其实力还在武道宗师之上。如果没有人钳制,就我等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司徒刑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并且用了望气之法,只见吴起和自己身上有着劫气,但是并不是很浓郁。

    显然这次的行动会有麻烦,但是还不足以影响到生死。过了半晌,权衡了所有的利弊之后,司徒刑才幽幽的问道。

    “这个不用担心,朝廷会派出一尊武道宗师,他会负责钳制地仙强者。并且会将他引出福地,但是我等只有一刻钟的时间。”

    “这一刻要尽量给予玉清道重创,杀鸡儆猴,让其他有异心的宗门再也不敢放肆。”

    吴起面色阴沉,眼睛里流露着刺骨的寒意,仿佛是一尊杀神。

    “诺!”

    司徒刑一脸严肃的站起身形,眼神中已经隐隐有着煞气升腾。就连他背后的青竹都仿佛感受到了他的杀意,摇曳着身姿,发出沙沙一般的响声。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