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那就泼醒,今日一定要让他开口。”

    狱卒刘峰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满脸的狰狞,看着躺在地上,胸口只有微弱浮动的胡管事,他的眼睛里流露出变态的满足感,仿佛胡管事是案板上的肉,而他则是一位手艺高超的厨子。

    “我们刘家三代都是狱卒,口耳相传,共有一十八道手艺,就算是铁打的汉子,在这些手艺面前也打弯,不知你这老狗能撑得住几套伺候?”

    看着面目狰狞的狱卒,司徒朗只感觉全身的鸡皮一个个的突出,不由来的感到一阵寒冷。就连牙关都在不停的叩击,发出清脆的响声。

    可怕!

    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个狱卒全身煞气升腾,好似地狱中出来的修罗。这样的人,恐怕就是厉鬼也不敢靠近吧?

    鬼怕恶人!

    “我们是不是明日在用刑,他已经快撑不住了。”

    年轻的狱卒看着全身肉皮溃烂,散发着焦糊味道,好似半熟牛排的胡管事,脸上流露一丝不忍。

    中年狱卒并没立即答,而是上前探查了一番伤势,全身肌肉都经历了刑具之苦,更有一道道伤口翻开。

    因为时间的关系,有的伤口已经发白,还有的开始糜烂化脓。

    而且,胡管事的额头也有些发烫,这是感染的迹象。只要不妥善救治,必定会死在这黑狱之中。

    但是想到即将到手的前程,还有几代人的期盼,他那有些轻薄的嘴唇顿时上翘,眼睛中更是闪过一丝的得意和狠辣。

    “按照我说的做,暂时死不了。”

    “我们要的是口供!”

    “其他不再考虑范围之内。”

    年轻狱卒看着神智已经有些不清楚,全身上下有着焦臭味的胡管事,心中有些不忍,小声说道:

    “再行刑,他会被活活打死的!”

    “官府还没有宣判,现在将他打死在这里,于法不合啊!”

    “呵!”

    中年狱卒脸上看了一眼年轻的狱卒,嘴角上扬,流露出一丝嘲讽之色。眼睛怪翻,露出有些猩红的眼白,反问道。

    “那又如何?”

    “每日在这大牢之中暴毙的犯人还少么?”

    “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狱卒眼睛一滞,脸色也有些怔怔,看着准备刑具的中年狱卒,竟然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中年狱卒看着年轻狱卒怔怔的站在那里,眼睛里流露一丝难得的温情,还是年轻啊,需要好好历练几年,才能看透这个世界的本质。

    “胆敢私自将成郡王令牌借给宗门,打开法书包网.bookbao2,导致妖魔降世。这等罪大恶极之辈,就算被打死也是罪有应得。”

    “但是打死终究不好。毕竟此事牵扯甚大,后期大人们要提审也说不定,不如我们审问下旁边这个,他知道一些也说不定。”

    青年衙役看了一眼被捆绑在邢架上,全身哆嗦,脸色苍白,而且裤子处隐隐有着恶臭的司徒朗,眼睛有些戏谑的说道。

    “也好!”

    中年狱卒看了一眼全身带伤,昏死的胡管事,也明白过犹不及的道理,有些无奈的叹息一声。

    “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是司徒家的家主。”

    司徒朗看着手持皮鞭,面色阴郁狠辣的中年衙役,眼睛中陡然流露出恐惧之色,好似疯狗一般,竭嘶底里的叫喊道。

    “你们不能对我行刑。我们司徒家是豪族。其他家主知道我出事情,他们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司徒家主,都到了这里,就不要端着司徒家主的架子了。如果我是你,就赶紧把自己知道的招出来,省的受皮肉之苦。”

    青年衙役见司徒朗还抱有幻想,不由的嗤笑一声,有些不屑的说道。

    “再说,你那个司徒家主的位置怎么来的,你自己不清楚么?”

    “按照祖宗家法,司徒先生才是这一代的家主,你不过是一个卑贱的庶出。”

    “你。。。。”

    司徒朗好似被人点中穴道,眼睛顿时变得呆滞起来。全身的精气神更是仿佛被抽干一般,再也没有了刚才的精神。

    “行刑!”

    中年衙役的眼底不由的闪过一丝疯狂和狠辣,全身上下更洋溢着一种难言的兴奋。

    “我要见司徒刑,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我是司徒镇国的叔叔。”

    司徒朗看着中年衙役眼睛里的变态神色,身体陡然一僵,有些恐惧的吼道。

    “司徒先生正在温,准备春闱,那里有心思关注这里。”

    中年衙役不由的嗤笑一声,不屑的说道。

    “就是!”

    年轻的衙役眼睛里也闪过一丝嘲弄之色。

    司徒朗眼睛呆滞,想要张口,但是想到成郡王残酷的手段,浑身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

    “还是抱有侥幸心理啊!”

    “你认为成郡王会来救你!”

    中年狱卒仿佛看穿了司徒朗的心思,有些不屑的冷哼一声。

    “成郡王被圣上申饬,也被没收了兵权,他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他现在想要杀你们灭口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来就你们!”

    “我说!”

    一身血肉糜烂,好似破布袋的胡管事好似听到了什么,紧闭着的眼睛有睁开的迹象,他的嘴唇微微颤抖。发出一丝十分微弱的声音。

    “早这样就多好!”

    “给他治疗!”

    “旁边这个就没有价值了,处理掉吧!”

    中年狱卒有些惊喜的站起身,一脸兴奋的说道。

    “诺!”

    青年狱卒也是一脸的振奋,急忙从怀里掏出伤药,给胡管事的上伤口进行止血。

    “我说,我也说!”

    看着马上就要开口招供的胡管事,还有手捏长刀,一脸狰狞的狱卒,司徒朗只感觉自己的心都在震颤,顾不得其他,急忙大声说道。

    看着神智接近崩溃,有些胡言乱语的司徒朗,中年衙役的眼睛里不由的多出一丝喜色。

    “带他出去,签字画押!”

    “诺!”

    几个身体粗壮,满脸横肉,如狼似虎的狱卒冲了进去,提着司徒朗的脖子,仿佛抓小鸡一般提着司徒朗就出了牢房。

    看着司徒朗被狱卒带走,青年狱卒正在上药的手竟然一滞。

    看着躺在地上,仿佛烂肉一般的胡管事,还有被带走签字画押的司徒朗,心中不由的长松了一口气,中年狱卒好似如释重负,全身上下说不出轻松。

    “散!”

    好似灰姑娘的水晶鞋,到了午夜就要现出原形,躺在地上好似烂肉,,胸口有微微起伏的胡管事身上冒出一阵浓烟,他竟然真的变成了一堆红白交杂的烂肉。看其纹理,应该是牛肉之类。

    “总算是骗过了!”

    中年狱卒有些侥幸,又有些兴奋的说道。

    如果司徒朗在此,定然要大惊失色,刚才的审讯,严刑逼供竟然都只是障眼法!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